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不曾让你忘记我
201509/15

不曾让你忘记我

小说大全 围观:
㈠、初见
二零一三年。
五月底,顾觉晓一个人来到了B市。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却给了她一股莫名的亲切感。呼吸了一口清新空气,感觉在火车上疲惫一扫全无。
所带的积蓄并不多,她租了一间还算看的过去的房子。房东是一位老太太,特别热情,见她是外地来的,对这里又不熟悉。便热心地帮她把行李搬进屋。打理好屋子,又带她熟悉周围的环境,细心的给她解说着。顾觉晓耐心的听完,最后想请老太太留下来吃晚饭,她委婉的拒绝了。
五月的B市并不怎么炎热,夜里有些微凉。顾觉晓趴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夜色。直到现在,她也没想明白。在众多城市中,为何会选B市。
眼睛被夜风刮的有些生疼,她关上窗,转身准备睡觉。却因听到黑夜中突传来钢琴的声音而止步。这地段并不富裕,显然没有人能买得起钢琴。而这确实是钢琴发出的声音,着实有些奇怪。好奇心使她朝声源处寻去。
就是这里了。站在一间瓦房前,她早已听出那人弹奏的曲子:无人像你
靠近瓦房,透过门缝见一个少年侧坐着,这是顾觉晓第一次见到江山。他看上去十八、九岁的样子。后来顾觉晓才知道,他实际二十一岁,这就是所谓的被外表所迷惑。他面前摆着一架白色钢琴,与这房间及其不合。修长的十指在黑白键上跳跃着,不可否认,他的侧脸很好看。看的顾觉晓有些入迷,可他眼里尽是不属于那年纪的忧伤。
琴声截然而止,他抬头看了顾觉晓一眼,脸上闪过一抹惊讶,随即用一脸冰冷掩饰并低头下去。但还是被她给捕捉到了,她不知道他的惊讶代表着什么,满是迷惑。心里一颤,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推门进到了屋里,与他仅隔大约一米的位置。
他们谁也没有说话,沉默延续了很久。久到顾觉晓的脚站着变麻木失去知觉。
“江山”
“啊?哦……觉晓,顾觉晓。”她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他的名字。
江山如此多娇。他嗓音虽低,却很好听,后来他说他念的音乐系,专修钢琴,怪不得弹的那么好。礼尚往来,顾觉晓告知了他自己的名字。
往后的日子里,顾觉晓成了那里的常客,时常去听他弹钢琴,依旧是那首曲。
他百弹不厌,她百听不烦。
一来二去,他们也就慢慢熟络起来,顾觉晓也知道了关于江山的一些事。
“要不要来试试?”江山弹完一曲,对坐在沙发上听的入神的顾觉晓说道,边说边移了移位置,示意她过去。
“不了,我不会。”
“我教你!”
“不用了。”说完慌忙的起身,朝外走去,眼里有泪光闪过。
江山啊,不是不想坐在你身旁,与你并肩弹奏一曲。,只是我压根就没有资格。
轻闭双眼,以防泪掉下来。顾觉晓直径朝外走去,没有回头。江山看着她的背影,并未挽留。

㈡、【慕城说,觉晓,你和江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辈子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有的人,冥冥之中会让你遇到,可注定今生你无法得到。顾觉晓想,这大概就是说的江山
顾觉晓的十九岁生日,并不隆重,只有江山一人陪她过。连慕城她也没有请。
慕城是顾觉晓在这所城市认识的第二个朋友,也是江山最好的哥们,平日里爱拿她开玩笑。明眼人都看的出慕城喜欢她,只有她一直在装糊涂。
一个蛋糕,一首生日歌,便把顾觉晓感动的热泪盈眶。只因是江山,她喜欢已久的江山。
江山把灯灭了,叫她把眼睛闭上,七夏以为他有惊喜要给自己,便乖乖的把眼闭上,许久,江山叫她睁开眼睛。
睁眼的同时灯也打开,灯光有些刺眼,使得顾觉晓眯起了眼睛。她眯眼望着面前的人,并不是江山,而是慕城。只见他一手抱着玫瑰花一手拿着个盒子微笑的看着自己。顾觉晓瞪大了眼看着慕城,惊讶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顾觉晓之所以没有请慕城,是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今天生日,再有就是她有一个私心,就是想江山单独陪她过生日。只是她疏忽了,喜欢一个人到无法自拔时,就会千方百计的去了解她的一切,就像她去了解江山一样。
“,觉晓,做我女朋友吧!”慕城突然单膝跪地,打开盒子,递出手里的玫瑰花,一脸深情地看着七夏,简单的话语,等着她的回答。
顾觉晓惊愕的后退一步看着慕城,虽早就知道慕城喜欢自己,只是没有想到他会在自己生日当天与她告白。顾觉晓看向盒子,里面是一条项链,挂坠是一条鱼。她一眼便明白那条鱼的意思。
“觉晓,你就答应慕城吧!他为了这次告白可是废了好大的心思呢,知道你是双鱼座,跑遍了将近半个B市才选到这条项链。”还没从慕城的告白中回过神来,七夏便听到一柔柔的女声传来。
回过头,见江山身旁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女孩。高挑的身材,长长的头发,一张瓜子脸,她的眼睛没有任何神采。七夏见过她,准确的说是见过她的照片,在江山的钱夹里。
一般男生将女生的照片放在钱夹里,不是女朋友就是重要的人。而她,就是江山的女朋友,不,是前女朋友,季微。
顾觉晓望向江山时,他脸上虽笑着但眼神还是有所逃避。是因为失信了吗?明明说好就你一人陪我过。顾觉晓轻说了声对不起后跑了出去。慕城看到顾觉晓落慌而逃的背影心,起身扔下玫瑰花追了出去。
顾觉晓刚跑到路口便被人拉住,回头一见是慕城在屋里强忍的泪水便流了出来。
慕城见状把她搂进怀里,许久,哭累了趴在慕城的肩膀上睡着了。迷糊之间她听见慕城说:“七夏,你和江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辈子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你这又是何苦呢?”
可是,我愿意为了你不顾一切来到你的世界,江山,你要我吗?
㈢、【不怕别人爱你,怕就怕你的心早已被一个离世的人占据,因为那样注定我无能为力。】
关于江山与季微之间的故事,他对顾觉晓提过但甚少。可能是不想提起伤心往事,也有可能是不想让顾觉晓知道的太多。有些,还是慕城告诉她的,因为他不想让她对江山的感情陷的更深。
江山的初恋,并非给了季微,而是在高中时给了一个叫沈星的女孩。沈星长相出众,谈的一手好钢琴,她的梦想,就是将来成为一名钢琴家。
顾觉晓也知道了第一次见面江山为什么会露出惊讶的表情,因为她与沈星长得有些神似。后来的顾觉晓想,如果当时的江山把她当成沈星来喜欢,那么她也愿意,哪怕只是一个替身。可是,她连当替身的机会都 ㈠、初见
二零一三年。
五月底,顾觉晓一个人来到了B市。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却给了她一股莫名的亲切感。呼吸了一口清新空气,感觉在火车上疲惫一扫全无。
所带的积蓄并不多,她租了一间还算看的过去的房子。房东是一位老太太,特别热情,见她是外地来的,对这里又不熟悉。便热心地帮她把行李搬进屋。打理好屋子,又带她熟悉周围的环境,细心的给她解说着。顾觉晓耐心的听完,最后想请老太太留下来吃晚饭,她委婉的拒绝了。
五月的B市并不怎么炎热,夜里有些微凉。顾觉晓趴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夜色。直到现在,她也没想明白。在众多城市中,为何会选B市。
眼睛被夜风刮的有些生疼,她关上窗,转身准备睡觉。却因听到黑夜中突传来钢琴的声音而止步。这地段并不富裕,显然没有人能买得起钢琴。而这确实是钢琴发出的声音,着实有些奇怪。好奇心使她朝声源处寻去。
就是这里了。站在一间瓦房前,她早已听出那人弹奏的曲子:无人像你
靠近瓦房,透过门缝见一个少年侧坐着,这是顾觉晓第一次见到江山。他看上去十八、九岁的样子。后来顾觉晓才知道,他实际二十一岁,这就是所谓的被外表所迷惑。他面前摆着一架白色钢琴,与这房间及其不合。修长的十指在黑白键上跳跃着,不可否认,他的侧脸很好看。看的顾觉晓有些入迷,可他眼里尽是不属于那年纪的忧伤。
琴声截然而止,他抬头看了顾觉晓一眼,脸上闪过一抹惊讶,随即用一脸冰冷掩饰并低头下去。但还是被她给捕捉到了,她不知道他的惊讶代表着什么,满是迷惑。心里一颤,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推门进到了屋里,与他仅隔大约一米的位置。
他们谁也没有说话,沉默延续了很久。久到顾觉晓的脚站着变麻木失去知觉。
“江山”
“啊?哦……觉晓,顾觉晓。”她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他的名字。
江山如此多娇。他嗓音虽低,却很好听,后来他说他念的音乐系,专修钢琴,怪不得弹的那么好。礼尚往来,顾觉晓告知了他自己的名字。
往后的日子里,顾觉晓成了那里的常客,时常去听他弹钢琴,依旧是那首曲。
他百弹不厌,她百听不烦。
一来二去,他们也就慢慢熟络起来,顾觉晓也知道了关于江山的一些事。
“要不要来试试?”江山弹完一曲,对坐在沙发上听的入神的顾觉晓说道,边说边移了移位置,示意她过去。
“不了,我不会。”
“我教你!”
“不用了。”说完慌忙的起身,朝外走去,眼里有泪光闪过。
江山啊,不是不想坐在你身旁,与你并肩弹奏一曲。,只是我压根就没有资格。
轻闭双眼,以防泪掉下来。顾觉晓直径朝外走去,没有回头。江山看着她的背影,并未挽留。

㈡、【慕城说,觉晓,你和江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辈子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有的人,冥冥之中会让你遇到,可注定今生你无法得到。顾觉晓想,这大概就是说的江山
顾觉晓的十九岁生日,并不隆重,只有江山一人陪她过。连慕城她也没有请。
慕城是顾觉晓在这所城市认识的第二个朋友,也是江山最好的哥们,平日里爱拿她开玩笑。明眼人都看的出慕城喜欢她,只有她一直在装糊涂。
一个蛋糕,一首生日歌,便把顾觉晓感动的热泪盈眶。只因是江山,她喜欢已久的江山。
江山把灯灭了,叫她把眼睛闭上,七夏以为他有惊喜要给自己,便乖乖的把眼闭上,许久,江山叫她睁开眼睛。
睁眼的同时灯也打开,灯光有些刺眼,使得顾觉晓眯起了眼睛。她眯眼望着面前的人,并不是江山,而是慕城。只见他一手抱着玫瑰花一手拿着个盒子微笑的看着自己。顾觉晓瞪大了眼看着慕城,惊讶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顾觉晓之所以没有请慕城,是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今天生日,再有就是她有一个私心,就是想江山单独陪她过生日。只是她疏忽了,喜欢一个人到无法自拔时,就会千方百计的去了解她的一切,就像她去了解江山一样。
“,觉晓,做我女朋友吧!”慕城突然单膝跪地,打开盒子,递出手里的玫瑰花,一脸深情地看着七夏,简单的话语,等着她的回答。
顾觉晓惊愕的后退一步看着慕城,虽早就知道慕城喜欢自己,只是没有想到他会在自己生日当天与她告白。顾觉晓看向盒子,里面是一条项链,挂坠是一条鱼。她一眼便明白那条鱼的意思。
“觉晓,你就答应慕城吧!他为了这次告白可是废了好大的心思呢,知道你是双鱼座,跑遍了将近半个B市才选到这条项链。”还没从慕城的告白中回过神来,七夏便听到一柔柔的女声传来。
回过头,见江山身旁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女孩。高挑的身材,长长的头发,一张瓜子脸,她的眼睛没有任何神采。七夏见过她,准确的说是见过她的照片,在江山的钱夹里。
一般男生将女生的照片放在钱夹里,不是女朋友就是重要的人。而她,就是江山的女朋友,不,是前女朋友,季微。
顾觉晓望向江山时,他脸上虽笑着但眼神还是有所逃避。是因为失信了吗?明明说好就你一人陪我过。顾觉晓轻说了声对不起后跑了出去。慕城看到顾觉晓落慌而逃的背影心,起身扔下玫瑰花追了出去。
顾觉晓刚跑到路口便被人拉住,回头一见是慕城在屋里强忍的泪水便流了出来。
慕城见状把她搂进怀里,许久,哭累了趴在慕城的肩膀上睡着了。迷糊之间她听见慕城说:“七夏,你和江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辈子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你这又是何苦呢?”
可是,我愿意为了你不顾一切来到你的世界,江山,你要我吗?
㈢、【不怕别人爱你,怕就怕你的心早已被一个离世的人占据,因为那样注定我无能为力。】
关于江山与季微之间的故事,他对顾觉晓提过但甚少。可能是不想提起伤心往事,也有可能是不想让顾觉晓知道的太多。有些,还是慕城告诉她的,因为他不想让她对江山的感情陷的更深。
江山的初恋,并非给了季微,而是在高中时给了一个叫沈星的女孩。沈星长相出众,谈的一手好钢琴,她的梦想,就是将来成为一名钢琴家。
顾觉晓也知道了第一次见面江山为什么会露出惊讶的表情,因为她与沈星长得有些神似。后来的顾觉晓想,如果当时的江山把她当成沈星来喜欢,那么她也愿意,哪怕只是一个替身。可是,她连当替身的机会都 没有。
当时在学校,沈星就是一颗闪耀的星,可全校都知道,那颗星,归属于江山。
他们的恋情在学校是公开的,江山的父亲是B市的副市长,沈星又是学校重点培养的钢琴人才,所以对他们,学校的领导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去了。
全校师生都羡慕他们的爱情,可就是他们太过恩爱嫉红了老天的眼。
江山的十八岁生日是星期六,沈星早早的就出发去江山家想给他一个惊喜。可不幸的是半路出了车祸,原因是司机醉酒驾车,沈星一心想给江山惊喜也没有多注意。行驶到半路司机把红灯看成了绿灯,沈星想开口阻止已经晚了,车被一辆货车撞翻……
江山赶到医院时,沈星已经宣告抢救无效死亡。那一刻,江山花尽毕生的力气也没有站住,直接跪在了地上,他想喊,喉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想哭,眼里却流不出一滴泪。
 江山把沈星的死全归咎于自己,那时候的他,颓废到不得不退学。
而季微之所以会成为江山的女朋友,是因为她在乱巷救了他一命,眼睛也是在救他时弄瞎的。
江山承诺过要照顾她一世,季微顺理成章的成了他的女朋友。他的承诺无关爱情,只是一种责任。
季微之所以分手,是因为接受不了江山因她救了她一命才和她在一起。她要的是一份爱情,而不是责任,不是怜悯。季微离开B市后,江山疯了一样找她,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
就在前不久,季微突然出现,找到了江山说:“以后你就不用在内疚了,也不用想着怎么对我负责。医院找到了合适的眼角膜,但捐献眼角膜的人不肯露面,只说手术要在A市做,明年的一月份。我知道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回来告诉你,江山,现在你高兴吧!”
他看着季微,并没有说话。
㈣、【江山,我以为有一天你终会感动,可是等不到那天你却断了我所有念想。】
七月,顾觉晓回到了A市,没有跟任何人告别。
八月,顾觉晓开始学钢琴,导师换了一个又一个。
九月,顾觉晓禁不住对江山的思念,又来到了B市,并未让他知道。悄悄在那里住了几天,他还是和以往一样,每天都会来小屋弹钢琴,依旧是那首曲。
十一月,慕城来到a市找到顾觉晓,说他教她钢琴。顾觉晓这才想起,慕城和江山念的一个系。
二零一四年五月。
顾觉晓要去B市,慕城有心阻止,却还是说服不了她,只得陪着她去B市。
那间小屋,顾觉晓一直没退,慕城帮她安顿好一切,叫她乖乖的在家,他出去买些生活用品。
顾觉晓坐着,还是按耐不住,准备去看看江山在不在那里,刚站起来,就有人推门进来。
“慕城,是不是忘拿钱了?”顾觉晓看着门口,以为慕城出去忘拿钱了。许久,也没人回答。
“觉晓,原来真的是你。刚我和江山来搬东西,听到这边有动静,就来看看是不是你来了,还真是你。你不知道,你一声不响的离开,江山找过你,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后来慕城说你回家了,我们也就放心了。”虽然时隔有些日子,但顾觉晓还是听出了女声的主人。
季微,没错,就是季微,与她一起的还有江山。顾觉晓突然有些慌乱了,手死死的拽着衣角,她知道,此刻自己的手心全是汗,却还要努力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
江山,原来我走了,你也是会找我的,那是不是意味着,你有一点在乎我,哪怕一点也好。
“觉晓,六月三日,我们的订婚典礼,希望你能来。”不用季微说,顾觉晓也知道“我们”指的是她和江山。
“恭喜……”许久,顾觉晓终于颤颤的吐出两个字,心里一阵绞痛。订婚?他们要订婚了,怪不得慕城阻止自己来这里。
“觉晓……你的眼睛?”江山刚在七夏说话时就发现了,明明是他们她为何叫慕城的名字。
“对啊觉晓,你的眼睛怎么回事?”季微这时也吃惊的叫了出来,上前拉住顾觉晓一个劲的瞧。
“没事,不小心碰到了头,只是短暂性失明。你们坐吧!慕城过会儿就回来了。”
“觉晓,你和慕城……”
“觉晓前不久已经答应和我交往了。”慕城踏进门,解了季微的疑问。其实他回来已经有一会儿了,只是在外面站着没有进来。他们的对话,他也全听见了。
那天,他们谈了很多,季微说不如他们同一天订婚。慕城说不急,等想顾觉晓好在做决定,毕竟是一生的事。
㈤、【江山,喜欢上你不过一瞬间,一个念头的事,而忘记你却要断送我此生,此生不甘】
参加完江山和季微的订婚典礼,七夏就退了那间小屋回到A市。她没想到,这次来b市,是以这样的结局收尾。
事后慕城对顾觉晓说对不起,没经过她同意就说她是他女朋友,还有,就是隐瞒江山和季微订婚的事。顾觉晓笑笑说没事,心里却一阵苦涩。
慕城把顾觉晓送到A市,没几天就回B市了。走的那天,慕城没让她送他去车站,一来是担心她不方便,二来是这辈子他不想在顾觉晓面前走掉,留给她背影。
“觉晓,真的不打算告诉江山么?”临走时,慕城再一次问七夏。
“恩,现在这样不是挺好。”七夏笑着说。那笑,看的慕城很是心疼。
他说觉晓,如果有一天你发现自己不喜欢江山了,那么,第一个就要考虑我,只要你一句话,我立马来到你身边。顾觉晓笑着说好,可以后的事谁预料的到呢,可能那时你的身旁已有了佳人相伴。
得知季微眼瞎的原因,顾觉晓想了很久做出了一个决定,捐眼角膜。她的家人和慕城劝了很久,也没有让顾觉晓改变这个决定。
她以为,季微的眼睛好了,江山就可以放下了。可是,江山并非如此,季微眼睛虽然看见了,但她当初救了他一命是事实,倘若不是她,他早就没命了。这情,是他欠她的,他不得不还。
既然季微喜欢自己,那他就如她所愿,努力让自己慢慢去喜欢她,给她一份她所想要的爱情。
可是江山,你知道么,有些人,你从一开始就由衷的不会去爱,纵然给你一辈子的努力时间,你也不会真心的去喜欢。相反,倘若真心喜欢了,哪能想忘就能忘,给你一辈子的时间,你也忘不掉。就比如顾觉晓。
她下心赌了一把,最终输的彻彻底底。可是,为了江山,她不悔,哪怕最后他选择的不是她。
顾觉晓不告诉江山眼角膜的事,是因为她不想走原来季微走过的路。江山选择与季微相伴终老,她又怎忍心他以后因要照顾季微又要为家庭生计而过度的奔波劳累。
她能 为他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哦,有件事,顾觉晓谁也没有告诉。在她十岁那年,她和几个玩伴偷偷的去工地玩,没进去多久便被工头发现了,逃跑时不小心摔了一跤,右手被钢筋刺穿,当时的顾觉晓疼的哇哇大哭。
送进医院时,已经疼晕过去。醒来时,见到的是一脸愤怒的父亲和低声抽泣的母亲。后来顾觉晓知道自己的右手这辈子都不能弹钢琴时,她无声的哭了。不能弹钢琴,那跟残废了有何区别。
顾家几代接连出钢琴家,顾觉晓从两岁便开始熟悉钢琴,三岁的她已经会弹奏一些简单的曲子,四岁的她参赛破例拿到了钢琴演奏奖。所有人都认为顾家这代又要出钢琴家。可谁料到,就是顾觉晓的一时贪玩,晾成了这样的结局。
顾觉晓的父母很是愤怒,可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就听了天命。
顾觉晓那段时间忍痛拼命的试着弹奏,以至于手旧伤复发。到医院,医生说如果再弹钢琴,那她这只手就真的废了,到时连拿筷吃饭都成问题。她心里难受,回家砸了那架她心爱的钢琴。她的母亲也因她退出了钢琴界。
因为江山,她碰了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在碰的钢琴,只想弹给他听。多年未碰,加上她这些年记忆的下降,已经全都生疏。她的母亲不肯教她,她就自己请导师,导师换了一个又一个,不是顾觉晓嫌她们教的不够好,而是她们不愿教一个这辈子都不可能弹钢琴的人。
后来,慕城愿意教她。可她的手,真的就如医生所说,连拿筷吃饭都成了问题,她恨自己,为何不能撑到手术前弹奏一曲给他听。
她不顾一切的去江山的世界,可是江山不要她。
江山,在往后的很多年里,我从未像喜欢你一样再去喜欢一个人。
她要的并不多,不过只是想与喜欢的人一起天长地久,相伴终老。
可是她知道,这辈子再无可能。
◇◇上一篇:她想再找一个老公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