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她想再找一个老公
201509/15

她想再找一个老公

小说大全 围观:
最近,她心里很烦、很乱,原来,她心里深深地埋葬着一个不愿泄露的小秘密。总是嫌弃自已的那个人,想再找一个老公。
这种念头,自从她和她的男人结婚后不久就产生了,后来才下了决心的。在产生之前,她也是顾虑重重,犹豫不决,深怕那些大姐小妹、婶子大娘、三姑四姨等等亲戚们知道后,会替她脸红耳臊,丢人现眼,不知道羞耻卖多少钱一斤。也怕被左邻右舍那些爱嚼舌根的妇道人知道后,比鸡骂狗,说她是一个水性杨花,不守妇道的淫女荡妇。
想来想去,还是不管它三七二十一,初一到十五了,反正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谁也管不了,谁也甭想管。
她原来在哈尔滨市一家国企上班,工资虽不理想,倒很清闲,清闲的有时感到太无聊。去年,她突然心血来潮,想出去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于是“北雁南飞”,进了深圳一家规范不大不小,生意不孬不好的外国老板办的工厂,还当了一名令人羡慕嫉妒恨的办公室秘书。职务不大,权力不小,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
她,年龄不大不小,二十有六,婚龄算来算去,不多不少,385天整。她上班的报酬,工资表上是每月35250元,据说全勤奖、绩效奖、年终奖等奖金更多。
有人说,她的职位、待遇和她的姿色是成正的。是啊,她长得虽不能和素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的古代西施相媲美,却也不亚于当今红的发紫的影视圈内的范冰冰、章子怡等十大美女当。这是她自己认为的,别人也没有当面反对过她。她就是这样认为的,谁也改变不了她的思想。
她不光长得秀色可餐,让男人们心潮澎湃,唾涎欲滴,宁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叫女人们自惭形秽,背后骂娘,恨不得她出门就被车撞死。她还有一个一般女人无法可比的地方。那就是她爱在闲暇之余,尚有之乎者也已焉哉的斯文雅好,时常凭借灵感,文思泉涌,下笔成章。写出来的作品篇篇俱是云烟满,句句皆取锦绣裁,只要通过电子邮件发出去,都能得到大小报刊编辑的青睐,发表在副刊头条上,倍受文化人士的注目,让她结交很多知名的文人墨客。
她是一个善于观察的女人。她能够清晰地从姐妹们的眼睛里,看出对自已羡慕、爱慕的目光来。她从小到大,从没化过妆,美过容,护肤品也都是大众化的,高档的从来不用。她也经常在兄弟姐妹们面前,夸耀自己是清水芙蓉,天生丽质,美的自然。她真的是一个淑女加才女型的潮女,在她身上看不到丝毫的娇气和傲气。
好马配好鞍,好女配好男。再漂亮的女孩子都要嫁人,这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她也不能例外。她在婚前选择配偶上,就凭她“姿才双馨”的先天条件,诚可物色一个美如宋玉,貌似潘安的美男子,或可以找一个各面条件都不错的男人,结为秦晋之好。
谁也没想到,当年在这个终身大事上,她竟一时头脑发热,春心涌动,鬼迷心窍,稀里糊涂地一头栽倒在一个门楣、地位、相貌等,都不相等的一个农家子弟的男人家中,和他成为伉俪,过着凡人不可在凡的生活,给她充满无限生机,无限美好的前程,涂抹上一道道浓重的乌云。她企盼着这样的日子像朝露暮霭,不会永远停留在她的眼前。
她时常在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劝慰自己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听从命运的安排,和他长厢斯守,白头偕老,结束自己的一生一世算了。可是,最近不知她中了哪门子魔法、邪道,偷偷地和周围的姐妹们比对起老公来。
她看到,猪姐姐的老公仪表堂堂,还是一个县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神通广大的政要人物;狗小妹的老公风流倜傥,还是一位海外侨胞,腰缠万贯,财大气粗,路径市井,回头率颇高,羡慕的人直流口水。还有鸡大嫂、猴大妈、牛大姨的老公,都是公务员、企业家和土豪们,人长得楞角分明,风度翩翩,迷死了女人。
这些女人个小体胖,长相丑陋,身不长物,可她们的老公都比自己的老公帅的多。
她,天天在思考、琢磨,她们为什么都能找到这样好的老公,而原本秀外惠中的她,怎么就贪上一个寄人篱下,长着个大众脸,只知道整天替人卖命的穷汉子呢。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上天安排,故意来捉弄她,让她窝窝囊囊,腌腌臜臜地过一辈子吗?
有一天,她猛然醒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时代在在变,社会在变,所有的所有都在不停地变幻着,她也要跟着潮流走。
她有理想、希望、有能力,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好一点,美一点,快乐一点,浪漫一点,幸福一点。这是她最基本也是最根本的愿望,并非过分。
她是看透了,死上一棵树,苦的还是自己,没有人同情你,心疼你,理解你。她要学会对自己好一点,自己心疼自己,自己感恩自己,不能委屈自己,小瞧自己,把自己关进牢笼里,忍受着孤独、寂寞和痛苦。
她的想法,说法或做法,都是人之常情,没人说她好歹的。
在经过一番思想激烈的碰撞后,她毅然决定,趁着花蕾初开,芳颜正艳,春宵一刻值千金的美好时光,再找一个长相盖过周润华,胜过刘德华,能够上得了厅堂,又可下得了厨房,真真切切地配得上自己的好老公。
这样的老公上哪里找呢?她也想好了,不想听从媒妁之言,巧舌如簧,硬凑合,不想通过网上婚介,瞎撞乱撞,碰运气,也不想通过电视征婚秀,惹事生非,遭人白眼。她想花点本钱,堂而皇之地在国内外几家权威报纸、刊物上,大登特登,不厌其烦地刊登征婚启示,一直等到那个称心如意的白马王子出现,方可善罢干休。
她还把征婚启示的内容,提前透露给闺蜜。大致内容是:吴女士,少妇,芳龄26岁,初怀六甲,窈窕淑女,相貌靓丽,欲寻一位豁达大度,慈悲为怀,英俊潇洒,有轿车、豪宅的男士为终身伴侣。有权有钱有势力的男士,婚否、年龄、身高、国籍不限。有意者请拨打联系电话:固话:0555-22223517,手机:19923237777
在征婚启示的最后,她又加了补充说明。文字如下:有言在先,我家那口子出差已经7个多月未归了。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他是我的男人,如此重大决策,我不能擅作主张,得和他事前商量商量,叫他王八吃账本,心里有数。不过没问题,知夫莫若妻。他确实是一个善解人意,甘当阶梯,喜欢成人之美的爽快人。我相信,等他回来,这事一定能够顺利通过的。
请不要把她想绝了。她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心狠手辣的女人。她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心肠非 最近,她心里很烦、很乱,原来,她心里深深地埋葬着一个不愿泄露的小秘密。总是嫌弃自已的那个人,想再找一个老公。
这种念头,自从她和她的男人结婚后不久就产生了,后来才下了决心的。在产生之前,她也是顾虑重重,犹豫不决,深怕那些大姐小妹、婶子大娘、三姑四姨等等亲戚们知道后,会替她脸红耳臊,丢人现眼,不知道羞耻卖多少钱一斤。也怕被左邻右舍那些爱嚼舌根的妇道人知道后,比鸡骂狗,说她是一个水性杨花,不守妇道的淫女荡妇。
想来想去,还是不管它三七二十一,初一到十五了,反正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谁也管不了,谁也甭想管。
她原来在哈尔滨市一家国企上班,工资虽不理想,倒很清闲,清闲的有时感到太无聊。去年,她突然心血来潮,想出去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于是“北雁南飞”,进了深圳一家规范不大不小,生意不孬不好的外国老板办的工厂,还当了一名令人羡慕嫉妒恨的办公室秘书。职务不大,权力不小,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
她,年龄不大不小,二十有六,婚龄算来算去,不多不少,385天整。她上班的报酬,工资表上是每月35250元,据说全勤奖、绩效奖、年终奖等奖金更多。
有人说,她的职位、待遇和她的姿色是成正的。是啊,她长得虽不能和素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容的古代西施相媲美,却也不亚于当今红的发紫的影视圈内的范冰冰、章子怡等十大美女当。这是她自己认为的,别人也没有当面反对过她。她就是这样认为的,谁也改变不了她的思想。
她不光长得秀色可餐,让男人们心潮澎湃,唾涎欲滴,宁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叫女人们自惭形秽,背后骂娘,恨不得她出门就被车撞死。她还有一个一般女人无法可比的地方。那就是她爱在闲暇之余,尚有之乎者也已焉哉的斯文雅好,时常凭借灵感,文思泉涌,下笔成章。写出来的作品篇篇俱是云烟满,句句皆取锦绣裁,只要通过电子邮件发出去,都能得到大小报刊编辑的青睐,发表在副刊头条上,倍受文化人士的注目,让她结交很多知名的文人墨客。
她是一个善于观察的女人。她能够清晰地从姐妹们的眼睛里,看出对自已羡慕、爱慕的目光来。她从小到大,从没化过妆,美过容,护肤品也都是大众化的,高档的从来不用。她也经常在兄弟姐妹们面前,夸耀自己是清水芙蓉,天生丽质,美的自然。她真的是一个淑女加才女型的潮女,在她身上看不到丝毫的娇气和傲气。
好马配好鞍,好女配好男。再漂亮的女孩子都要嫁人,这好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她也不能例外。她在婚前选择配偶上,就凭她“姿才双馨”的先天条件,诚可物色一个美如宋玉,貌似潘安的美男子,或可以找一个各面条件都不错的男人,结为秦晋之好。
谁也没想到,当年在这个终身大事上,她竟一时头脑发热,春心涌动,鬼迷心窍,稀里糊涂地一头栽倒在一个门楣、地位、相貌等,都不相等的一个农家子弟的男人家中,和他成为伉俪,过着凡人不可在凡的生活,给她充满无限生机,无限美好的前程,涂抹上一道道浓重的乌云。她企盼着这样的日子像朝露暮霭,不会永远停留在她的眼前。
她时常在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劝慰自己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听从命运的安排,和他长厢斯守,白头偕老,结束自己的一生一世算了。可是,最近不知她中了哪门子魔法、邪道,偷偷地和周围的姐妹们比对起老公来。
她看到,猪姐姐的老公仪表堂堂,还是一个县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神通广大的政要人物;狗小妹的老公风流倜傥,还是一位海外侨胞,腰缠万贯,财大气粗,路径市井,回头率颇高,羡慕的人直流口水。还有鸡大嫂、猴大妈、牛大姨的老公,都是公务员、企业家和土豪们,人长得楞角分明,风度翩翩,迷死了女人。
这些女人个小体胖,长相丑陋,身不长物,可她们的老公都比自己的老公帅的多。
她,天天在思考、琢磨,她们为什么都能找到这样好的老公,而原本秀外惠中的她,怎么就贪上一个寄人篱下,长着个大众脸,只知道整天替人卖命的穷汉子呢。难道这就是命中注定,上天安排,故意来捉弄她,让她窝窝囊囊,腌腌臜臜地过一辈子吗?
有一天,她猛然醒悟: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时代在在变,社会在变,所有的所有都在不停地变幻着,她也要跟着潮流走。
她有理想、希望、有能力,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好一点,美一点,快乐一点,浪漫一点,幸福一点。这是她最基本也是最根本的愿望,并非过分。
她是看透了,死上一棵树,苦的还是自己,没有人同情你,心疼你,理解你。她要学会对自己好一点,自己心疼自己,自己感恩自己,不能委屈自己,小瞧自己,把自己关进牢笼里,忍受着孤独、寂寞和痛苦。
她的想法,说法或做法,都是人之常情,没人说她好歹的。
在经过一番思想激烈的碰撞后,她毅然决定,趁着花蕾初开,芳颜正艳,春宵一刻值千金的美好时光,再找一个长相盖过周润华,胜过刘德华,能够上得了厅堂,又可下得了厨房,真真切切地配得上自己的好老公。
这样的老公上哪里找呢?她也想好了,不想听从媒妁之言,巧舌如簧,硬凑合,不想通过网上婚介,瞎撞乱撞,碰运气,也不想通过电视征婚秀,惹事生非,遭人白眼。她想花点本钱,堂而皇之地在国内外几家权威报纸、刊物上,大登特登,不厌其烦地刊登征婚启示,一直等到那个称心如意的白马王子出现,方可善罢干休。
她还把征婚启示的内容,提前透露给闺蜜。大致内容是:吴女士,少妇,芳龄26岁,初怀六甲,窈窕淑女,相貌靓丽,欲寻一位豁达大度,慈悲为怀,英俊潇洒,有轿车、豪宅的男士为终身伴侣。有权有钱有势力的男士,婚否、年龄、身高、国籍不限。有意者请拨打联系电话:固话:0555-22223517,手机:19923237777
在征婚启示的最后,她又加了补充说明。文字如下:有言在先,我家那口子出差已经7个多月未归了。一日夫妻百日恩,好歹他是我的男人,如此重大决策,我不能擅作主张,得和他事前商量商量,叫他王八吃账本,心里有数。不过没问题,知夫莫若妻。他确实是一个善解人意,甘当阶梯,喜欢成人之美的爽快人。我相信,等他回来,这事一定能够顺利通过的。
请不要把她想绝了。她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心狠手辣的女人。她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心肠非 常善良,柔软的知性才女。她说她有一个小小的心愿,今后不管是哪位明君娶她为妻的时候,不仅要把腹中6个月大,还没来得及见到世界的千金或少爷娶过去,还要把她那位五脏六腑一样不缺,就是有点缺少心眼,别人认为他有点傻里巴叽的那个他,一同娶过去,像待我一样,温柔、体贴、恩爱,共同享受富贵人生,否则免谈。时隔不久,征婚姻启示在《征服世界》、《享受自由》等世界上最具影响力,排名在前十位的报纸、杂志上连续刊登出来了。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连个电话也没有人打过来,让她白花了一笔不菲的广告费用。她彻底的死心了。但她没有怪罪那些她想要的男人有眼无珠。她放弃了一切不该产生的欲望,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的老公,安心地过着每一天的生活,打发着越来越少的时光。
(王鼎海)
2014年11月17日
◇◇上一篇:无泪天使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