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你不是真的拥有
201509/15

你不是真的拥有

小说大全 围观:
马丽走在去医院的路上,阳光非常明媚,她却感到了胸闷。是的,胸闷,胸口像塞了一块被棉花厚厚包裹着的石头,喘不过气而沉甸甸地坠着。这该死的感觉已经持续好几天了。明明刚刚还好好的,走着走着就开始了。她努力想要把脑子排空,像小孩挤牛奶袋一样,她也用了同样的耐心,想要把脑子里的那些话语统统排掉。然而,不能够,那些话语已经生根发芽,而且根部也已经在她意识的土里蔓延,狂舞之态很像树精的藤蔓。
“不要叫我姐,我不是你姐”,马丽的脑中反复出现这句话,当时并没有太大触动,自己反倒做出一种大肚能容的姿态稳定局势,等事情平息之后,马丽就像老黄牛反绉似的对那些话反复嚼,。。她知道自己不可以去计较,也知道不能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然而不是的,仔细想一想,她不是在计较,她只是感受到了伤害,而那伤害却是包装过的,需要一层层打开,方能看见。她想起杨宗纬唱的《洋葱》,虽然很不搭界,也没有一点罗曼蒂克的意境,可是,她一层层剥开那些冠冕堂皇的外衣,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流。
每个人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思考问题,更有甚者,甚至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歪曲事实,假借他人之口大肆宣扬。这样的人很多,他们骨子里脆弱,没有担当,推委塞责却得意洋洋自己的小把戏。而悲哀的是,自己却必须时时要与之周旋。
马丽并不是软弱可欺之人,她只是在想,人世间最大的缘分莫过于亲情,人生而不易,而人世间的美丑善恶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遇到什么,就接受什么,接受不了,就学着接受。
这个世界上,谁也别想主宰其他人,也没有人心甘情愿的被主宰。马丽这样推想着,就走到了住院部的电梯门口。胸闷一直持续,她用拳头捶打着胸口,没有一点用处,尝试做了几个深呼吸,还是不见好转,索性任它去吧。
马丽走入电梯,电梯是用了十几年的老电梯,反应迟钝,而且十分笨重,铅色的反光散发着各种不祥。人很多,而且大多是探望病人的家属亲朋之类的,人人脸上都一副愁眉苦脸而心里隐隐庆幸不是自己的轻松之态。然而有些病人却较起真来,他总希望自己的病能博得十二万分的同情,甚至希望别人能感同身受,当他病的时候,就把自己还原为一个几个月的小宝宝,渴望着全世界的呵护。
人在重大的磨难中,才能真正暴露他的本性。
电梯门开开合合,每一次都要磨叽两三分钟,而等的这两三分钟,马丽能清楚地感知到自己心中熊熊燃烧的火焰,火苗蹭蹭蹭地往上冒,胸口灼热,嗓子干燥,整个身体也跟着急躁起来,很想很想咒骂些什么,却努力保持着平静的姿态。
终于到了病房,马丽满腔的怒火却在一
刹那烟消云散。还是那两张熟悉的面孔,萎靡的精神在马丽入房的一瞬间陡然一亮,嘴里也欣喜地招呼到:“丽,你过来啦。”马丽把饭盒放下,听着心里冰块融化的声音,轻声问候着病情。
她原谅了所有,也包容了所有。
病房里的空气弥漫着一股药水味儿,初进病房的人是很难适应的。晴空万里的天气,窗玻璃反射着金灿灿的太阳光,照得正个病房暖洋洋的。
公公仍然躺在床上,一副听天由命的神情。婆婆枯坐在椅子里,布满皱纹的脸上没有了平时工于心计的精明,神情很松弛,终于在这一瞬间,她还原成了一个可怜的老太太。
马丽就被这一瞬间打动了,再争强好胜也是一个可怜的老太太。她终于有点懂得了耶稣的心境。他原谅世人,宽恕世人,拯救世人,是因为他知道,世人是怎样在人世间在人性的淤泥里痛苦挣扎。
马丽打算再坐一会儿,可一看时间,已经不能够了。她只能急匆匆地拿上饭盒,跟俩老道别一下,就双腿交替着快步走出了病房。
几分钟后,马丽来到了公交站下,公交车还没来,她的心又开始紧缩起来。禁不住脑中又想起了那句话——“不要叫我姐,我不是你姐”。她觉得自己好委屈,一直努力做一个好媳妇,孝敬公婆,尊重婆姐,连老公的弟弟一家,也不时拿点东西去看看望。仅仅说了老太太几句不要操太多心这样之类的话,就被老太太给女儿翻弄歪曲成什么样子?!
一股火又冒了起来,马丽甩头想把它甩掉,可火苗弯着还是在熊熊燃烧。她开始猜想,耶稣是不是肉身,他是人吗?如果是人而能超脱成那么彻底,真的不容易,真值得敬佩啊!
马丽没有想当耶稣的设想,她只是自我修炼而已。无门无派,只抱着向善的信仰,听心的战斗。

|马丽不晓得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当然是努力向善,可有时候她又怀疑那些是不是伪善。如果自己有一百块钱,分给别人一块钱就很容易,特别是以施舍的方式,听到别人不住口的感谢声,那就更是一种心灵上的享受了。有钱人做慈善,没啥了不起,难能可贵的是没钱人做慈善,那就需要相当的胸怀了。
马丽想到这些年对公公婆婆的好,一方面是真心真意对待老人家,可听到村里人不住口的夸赞,马丽心想,自己未必没有沽名钓誉的成分在。她也实在是享受别人的称赞,而且公婆的态度也说明了自己没有白对他们好。
然而,现在马丽的心理却不平衡起来,生活的内容还是那些内容,只是用不同的容器装起来,就变得让她难以接受了。
马丽是早就做好了赡养老人的准备的,公公看病的钱怎么筹备,她也是早和老公商量好了的,甚至以后俩老人怎么在这个50多平的小屋住下,她心里大概有了安排。她热心地为公公的病四处查找资料,并跑了好几家医院,去咨询这方面的专家大夫。她安慰婆婆,希望婆婆的精神能好点儿。她这样做的时候,是满心满意的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一分子了,她希望公公的病能好起来,为了要不要做手术,晚上睡觉还纠结着。她是倾向于不做手术的,因为自己的爹爹曾经也是这种病,没有做手术,化疗几次后,十几年了,身体也还可以。而且,如果是晚期,手术后扩散的话,恶化是很快的,她问过几个有同样情况的人,他们都给出不做手术的建议。开始时老人也是这样想,婆婆和老公还有老公的弟弟也这样想,化疗时又查出了左腿静脉血栓,更增加了手术的风险,大家就做出了一致的意见,决定不做手术。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马丽像卸下肩膀上的担子一样,浑身轻松了不少,她期望着自己的公公能战胜病魔。
  马丽走在去医院的路上,阳光非常明媚,她却感到了胸闷。是的,胸闷,胸口像塞了一块被棉花厚厚包裹着的石头,喘不过气而沉甸甸地坠着。这该死的感觉已经持续好几天了。明明刚刚还好好的,走着走着就开始了。她努力想要把脑子排空,像小孩挤牛奶袋一样,她也用了同样的耐心,想要把脑子里的那些话语统统排掉。然而,不能够,那些话语已经生根发芽,而且根部也已经在她意识的土里蔓延,狂舞之态很像树精的藤蔓。
“不要叫我姐,我不是你姐”,马丽的脑中反复出现这句话,当时并没有太大触动,自己反倒做出一种大肚能容的姿态稳定局势,等事情平息之后,马丽就像老黄牛反绉似的对那些话反复嚼,。。她知道自己不可以去计较,也知道不能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然而不是的,仔细想一想,她不是在计较,她只是感受到了伤害,而那伤害却是包装过的,需要一层层打开,方能看见。她想起杨宗纬唱的《洋葱》,虽然很不搭界,也没有一点罗曼蒂克的意境,可是,她一层层剥开那些冠冕堂皇的外衣,眼泪还是忍不住的流。
每个人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思考问题,更有甚者,甚至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歪曲事实,假借他人之口大肆宣扬。这样的人很多,他们骨子里脆弱,没有担当,推委塞责却得意洋洋自己的小把戏。而悲哀的是,自己却必须时时要与之周旋。
马丽并不是软弱可欺之人,她只是在想,人世间最大的缘分莫过于亲情,人生而不易,而人世间的美丑善恶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遇到什么,就接受什么,接受不了,就学着接受。
这个世界上,谁也别想主宰其他人,也没有人心甘情愿的被主宰。马丽这样推想着,就走到了住院部的电梯门口。胸闷一直持续,她用拳头捶打着胸口,没有一点用处,尝试做了几个深呼吸,还是不见好转,索性任它去吧。
马丽走入电梯,电梯是用了十几年的老电梯,反应迟钝,而且十分笨重,铅色的反光散发着各种不祥。人很多,而且大多是探望病人的家属亲朋之类的,人人脸上都一副愁眉苦脸而心里隐隐庆幸不是自己的轻松之态。然而有些病人却较起真来,他总希望自己的病能博得十二万分的同情,甚至希望别人能感同身受,当他病的时候,就把自己还原为一个几个月的小宝宝,渴望着全世界的呵护。
人在重大的磨难中,才能真正暴露他的本性。
电梯门开开合合,每一次都要磨叽两三分钟,而等的这两三分钟,马丽能清楚地感知到自己心中熊熊燃烧的火焰,火苗蹭蹭蹭地往上冒,胸口灼热,嗓子干燥,整个身体也跟着急躁起来,很想很想咒骂些什么,却努力保持着平静的姿态。
终于到了病房,马丽满腔的怒火却在一
刹那烟消云散。还是那两张熟悉的面孔,萎靡的精神在马丽入房的一瞬间陡然一亮,嘴里也欣喜地招呼到:“丽,你过来啦。”马丽把饭盒放下,听着心里冰块融化的声音,轻声问候着病情。
她原谅了所有,也包容了所有。
病房里的空气弥漫着一股药水味儿,初进病房的人是很难适应的。晴空万里的天气,窗玻璃反射着金灿灿的太阳光,照得正个病房暖洋洋的。
公公仍然躺在床上,一副听天由命的神情。婆婆枯坐在椅子里,布满皱纹的脸上没有了平时工于心计的精明,神情很松弛,终于在这一瞬间,她还原成了一个可怜的老太太。
马丽就被这一瞬间打动了,再争强好胜也是一个可怜的老太太。她终于有点懂得了耶稣的心境。他原谅世人,宽恕世人,拯救世人,是因为他知道,世人是怎样在人世间在人性的淤泥里痛苦挣扎。
马丽打算再坐一会儿,可一看时间,已经不能够了。她只能急匆匆地拿上饭盒,跟俩老道别一下,就双腿交替着快步走出了病房。
几分钟后,马丽来到了公交站下,公交车还没来,她的心又开始紧缩起来。禁不住脑中又想起了那句话——“不要叫我姐,我不是你姐”。她觉得自己好委屈,一直努力做一个好媳妇,孝敬公婆,尊重婆姐,连老公的弟弟一家,也不时拿点东西去看看望。仅仅说了老太太几句不要操太多心这样之类的话,就被老太太给女儿翻弄歪曲成什么样子?!
一股火又冒了起来,马丽甩头想把它甩掉,可火苗弯着还是在熊熊燃烧。她开始猜想,耶稣是不是肉身,他是人吗?如果是人而能超脱成那么彻底,真的不容易,真值得敬佩啊!
马丽没有想当耶稣的设想,她只是自我修炼而已。无门无派,只抱着向善的信仰,听心的战斗。

|马丽不晓得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当然是努力向善,可有时候她又怀疑那些是不是伪善。如果自己有一百块钱,分给别人一块钱就很容易,特别是以施舍的方式,听到别人不住口的感谢声,那就更是一种心灵上的享受了。有钱人做慈善,没啥了不起,难能可贵的是没钱人做慈善,那就需要相当的胸怀了。
马丽想到这些年对公公婆婆的好,一方面是真心真意对待老人家,可听到村里人不住口的夸赞,马丽心想,自己未必没有沽名钓誉的成分在。她也实在是享受别人的称赞,而且公婆的态度也说明了自己没有白对他们好。
然而,现在马丽的心理却不平衡起来,生活的内容还是那些内容,只是用不同的容器装起来,就变得让她难以接受了。
马丽是早就做好了赡养老人的准备的,公公看病的钱怎么筹备,她也是早和老公商量好了的,甚至以后俩老人怎么在这个50多平的小屋住下,她心里大概有了安排。她热心地为公公的病四处查找资料,并跑了好几家医院,去咨询这方面的专家大夫。她安慰婆婆,希望婆婆的精神能好点儿。她这样做的时候,是满心满意的把自己当成这个家的一分子了,她希望公公的病能好起来,为了要不要做手术,晚上睡觉还纠结着。她是倾向于不做手术的,因为自己的爹爹曾经也是这种病,没有做手术,化疗几次后,十几年了,身体也还可以。而且,如果是晚期,手术后扩散的话,恶化是很快的,她问过几个有同样情况的人,他们都给出不做手术的建议。开始时老人也是这样想,婆婆和老公还有老公的弟弟也这样想,化疗时又查出了左腿静脉血栓,更增加了手术的风险,大家就做出了一致的意见,决定不做手术。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马丽像卸下肩膀上的担子一样,浑身轻松了不少,她期望着自己的公公能战胜病魔。
     马丽是那样热心的去操劳奔波,是因为她想把自己儿媳妇的角色尽可能扮演好,另一方面是因为她自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从中她能找到一种肯定自我价值的满足感。这里特别提到“扮演”两个字,这两个字引起了她的思考。人生也是要扮演的吗?难道自己那些情感不是发自内心的吗?她像择韭菜似的把以往的那些情感摊在脑海里细细分辨,哪些是纯净的,哪些掺了杂质,哪些是委曲求全迁就社会期望的,哪些是自己发自肺腑的。这耗费了她大量的脑细胞,因为她并不能做到像计算数学题似的那么精准。
过往的经历带给马丽最宝贵的经验就是要学会珍惜。早在2007年遇到老公之后,她就知道,自己要等的人来了。是的,他来了,如在水一方一样的意境,经过长途跋涉,历经风霜雨雪,一路披荆斩棘,他在雾气蒙蒙的水面上,一点点向她逼近。在对的时间里遇上对的人,这并不是针对爱情,而是针对婚姻的。老公并不是完美的恋爱对象,但他是完美的结婚对象。这一点一直到现在马丽也没有动摇过。
马丽珍惜老公给她带来的安稳生活,虽然家境非常一般,而且这“一般”是农村里很勉强的给足人面子的“一般”。不过,马丽并不介意,她不是一个纠结于物质的女人,相对于物质,她更看重的是精神上情感上的质量。
,她本就是一个清淡的人,她需要的是安稳,而这安稳就静静地等在那里。就像是无限绯红的枫叶林里,一枚轻轻飘落的叶子,安安稳稳落在捧着的手心里,她也沉陷在老公温柔的宁静里。“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并不是咫尺天涯的云朵,它很多时候就住在那容易满足的心里。
马丽想说自己爱老公,当然她也曾在心里无数次的否定过,有时候甚至为此而深感绝望,不过,她还是希望自己是爱老公的。只是这种爱少了男女间的相互吸引,多了同为人类的同命相怜的相互取暖,而这已足够。
为此她忍受了老公被动退缩行动迟缓等弱点,因为正是他这些特质,才成就了大树一样的安稳,她不能要求太多。当然也正是这样,也才能给马丽更多自由发挥的空间,她本就是一个向往自由的人,被约束被管教对她来说,一天都不能忍受。所以,两人互不干涉,各自忙各自的,也是一种很好的搭配。而且,在家里,马丽也渐渐有了主人公的自豪感,虽然挣钱不多,但都归她管,老公也听他的,儿子也是她全权负责。就像炒菜时爆出的香味弥漫在小小的厨房里,她自身存在的价值感也满满流淌在各种的操劳盘算里。日子也就这样香气四溢美滋滋地过着。
当然,她也承认自己是一个承压能力很差的人,每当遇到经济上的危机的时候,她都心里又空又慌,
她虽然想否定那生存的危机感,但它的确是紧紧缠绕着她。她一直觉得自己缺乏自我生存的能力,就像村上春树《烧仓房》里的那个女孩儿,飘荡的内心不允许她在现实的土地上驻足,马丽也曾经历过那样的惨痛,虽然现在她可以将两眼聚焦到一个个具体的物质,她也可以找一份工作“忍辱负重”干它个一年两年,她也相信自己有足够的勇气和担当来面对各种现实压力,但她还是会惶惶而不可终日,还是会有情绪上的压抑克制之后的大爆发。每当这时候,老公就成了她的出气口,马丽会一点点数落老公的各种缺点,不管孩子,不干家务,不思进取,没有情趣,沉闷无聊……马丽嘴里吼着,眼神迷离着,眼看着老公脸开始涨红,继而发青,她意识到,老公体内的气快要胀破了,到了必须给他撒气的时候了。马丽的优点就是说过后气就顺了,而且能审时度势,注意控制局面,能点火也善于息火。
马丽马上变换腔调,她知道老公的性格是改变不了的,而且她也没希望他真的去改变。而且她一直认为,两个人在一起,最基本的原则,就是让对方做自己。所以,她开始向老公道歉,并说出自己急躁的原因,剖析自己承压能力差的根源,再加上肢体上的不停磨蹭,嘴巴上柔软的慰贴,眼神又可怜兮兮的,老公自然招架不了,只能举手投降,先享受这一刻的温存再说。过后,自然是更加珍惜彼此,两人的手握的更紧,也增加了面对现实的信心。
其实,俘虏马丽的只是她想象中的恐惧,事情真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这次也一样,当初因为公公生病,赡养公婆的担子突然一下子提到日程上来,真让她有点措手不及。经济条件刚刚好点,孩子也刚大了点,本想着终于可以喘口气,松乏松乏筋骨呢,公婆可杀过来了。真是没有一点心里准备,而且婆婆的态度也一如既往的强硬专行,伺候老人是应该的,但如果是婆婆指挥着,马丽就有点接受不了了。最重要的是,马丽从结婚到现在,从没有花过婆婆一分钱,也没让她带过孩子,结婚的钱还是娘家出的呢。她怎么那么有底气指挥媳妇干这干那呢?!
人善被人欺是不错的,有些人就专门欺软怕硬。
马丽就在这样的心理作用下,心理失衡了起来。
有人说,人不可貌相。以前她也这么认为,前提是她没有社会经验,也没有分辨能力。但现在,她不这么认为。她认为,人是可以貌相的,只看这个相面之人是不是有真本事,是不是真的阅人无数。
第一次见婆婆时,她就不怎么满意。但她忽略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那时的她还是很虔诚地相信着“人不可貌相”的正确性,而且,老公让人觉得是那么的安稳,婆婆又是那么的热情,老公家里又是那么的简陋,而简陋总是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
后来仔细品品当时的感觉,还真是不太好形容。
初次见到婆婆,就被她那张脸给惊住了,单眼皮薄嘴唇,鼻子小小,脸型也窄小,但是你却不能小瞧了它去,也不能把“丑”字给说出来,甚至放在心里细细品味也不能够,因为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忽略那小眼睛里露出来的光,那精光具有震慑力,不仅仅是精于计算的锐利,更有着从不饶人的刻薄。当然,这些也是她在做了七年媳妇中从生活的点滴里一点一点品味出来的,当时,她只是有一瞬间的不舒服罢了。
婆婆嘴很能说,虽然只是置了五六床被子,十来条床单,一张早做了一年的大床,和三个门的自制的没有任何装饰的衣柜,然而她就有本事把新媳妇哄得滴溜溜跟着她转。她会在每个细节做足功夫,会渲染每一针每一线的不易。而且,因为待客杀了头猪都会说得自己有多么多么的慷慨。
对于婆婆的精明和算计,马丽心知肚明,她选择了忍 让。因为从迈进门那一瞬间就知道了老公家的家境情况,她本就不是冲着他家的条件去的,而且,她也不只一次跟老公说过“我们要自己奋斗”等等之类的话,而且,她也要给老公留面子,所以,每当婆婆在那里自白其身,她都佯装兴致勃勃的听着,而且还会不时地给她买点衣服鞋袜之类。她希望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幸福开心的,特别是因为自己,她就更有一种满足感。
而且,婆婆对她也不错,虽然没有物质上的支持,但每次回去,婆婆都笑脸相迎,也会好好做饭给她吃,这就够了。马丽是很容易满足的人。
可是,现在,马丽之所以和婆婆有了矛盾,一方面是马丽这方面的原因,是因为她想象中的恐惧让她变得心烦气躁起来,可婆婆在这样的重大事情面前,所选择的逃避态度也真让人不好受。不管你平时再怎么当家做主,现在生病的是一起几十年的丈夫,不能事事都让儿子媳妇们去办吧。钱儿子拿没话说,也是必须的,伺候让儿子媳妇闺女去也对的,但做手术的时候你总该在场吧,一味逃避总有点说不过去了吧。而且,她还是拿出一幅大帅在帐篷指挥千军万马的姿态来,就让人非常不舒服,马丽生气就在于婆婆这一点。
马丽觉得一直是被婆婆当猴耍着玩的。比如老家分宅基地她就在马丽完全不知晓的情况下,分给了她的小儿子。比如,这次再住院,也是在她好不知情的情况下,选择了做手术。马丽生气的是,自己一直热心的要把大媳妇的位子做下去,可人家却总在关键时候,把她忽略不计。
为了要不要给公公做手术,马丽虽然生气,但还是努力的争取着,可没有一个人听她的。她突然就感到一种出力不讨好的憋屈来。
当然,她也没有百分之白的把握不做手术就一定比做手术好,她气恼的是他们的态度,做手术至少应该全家商量吧,而且也应该慎重一点,先做个腹腔镜看看有没有扩散,而且静脉血栓的风险也要考虑吧?!没有人和她商量,只是老二和婆婆就拍板定钉了,马丽严重觉得自己被忽视了。
而且,婆婆嘴上说着心疼儿子们花钱,可医生都说不用再输营养液了,她还自作主张要再输两天,那药也不便宜,而且也不报销。马丽并不心疼钱,她不是那种小气之人,她气的是婆婆是如此的心口不一,而且生怕儿子们不养活似的不停的暗示着要靠儿子们伺候了。
马丽感觉到自己的气恼了,她是一个不会装的直肠子,她也就抽了个机会,把自己的意思向婆婆传达了过去。
还记得那天是中午,马丽因为要去办手续,就让婆婆回家接孩子,马丽怕婆婆精神不好,过马路出什么问题,就送她回去了。两人单独走在路上,马丽本不想节外生枝,想着自己慢慢消化消化算了,可是,那些话却脱口而出,就像是冰淇淋一拿到太阳底下就一滴滴粘糊糊的融化似的,她眼睁睁看着那些话在太阳底下暴晒成一根根伤人的刺,狠狠地向婆婆的心口扎去。其实,她真的是不想的,但她也知道自己并不是大善之人,别人不让她好过,她也不想让别人好过。她低着头眼看着地像倒一股股飞溅的鱼,那些话倾泻而出:“妈,你年纪也大了,以后不要再操那么多心了。你看,现在儿女们都大了,你儿子也娶媳妇了,以前一个人做主,没什么,可现在儿子也自己过一家了,有啥家庭重要决定,也该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吧。就说这次我爹做手术,当初不是说好的不做的吗?现在突然决定做,也应该大家在一块商量着,不能老二一说,你一拍板,就定了。还有以前,就拿宅基地来说,你也应该让通知我们一声,农村的规矩不都是老大先出来吗?还有这次,医生都说不用输了,你还要叫输,我本来不是我们当儿女该做的吗?我也心疼我爹,想让他早点好起来,可这话你来说,就觉得有点变味儿了。你请放一百个心,我们肯定会伺候好你们的。我爹看病的钱都想好怎么弄了,你就放宽心养好身体吧。”
马丽一咕噜说这么多,始终看着地面,她不敢看婆婆的眼睛,婆婆是最不受气的人,在村里人缘是出了名的差,光左邻右舍就绝交了五六家,紧挨着的三家都不和人家说话,而且因为她,公公连自己的两个亲弟弟家都很少走动。她也不跟自己的亲妹妹来往。所以,马丽意识到自己是捅了马蜂窝了,可捅了就捅了,当时她并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后来,她鼓起勇气看了婆婆一眼,她的脸色低沉,神情十分阴郁。马丽心头不落忍,就试着去安慰婆婆。她搂过婆婆的肩膀,婆婆身体丝毫未动,通过手指,她感受到婆婆身体因为心的颤抖而变得多么僵硬,她轻拍婆婆的肩并小声劝着:不要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当。当然,那时,马丽最好应该是闭嘴,可她放心不下,在医院里又给婆婆打电话,劝她想开点,并说了一些道歉的话。而婆婆却在电话里说什么手术后直接回家,这样更公平之类的话。马丽心里的火就冒了出来,她不是小气之人,如果宅基地的事跟她商量一下,不用婆婆出口,她都会自觉让出来的,她很生气这么多年了,婆婆还是以小人之心来猜度她。如果计较这些小事的话,她怎么会嫁到他家?
马丽本来还是一腔欠疚之心,一下子变成了冷冰冰的质问:“原来我在你心中是这样的人,我要真计较早就和你闹了还用等到现在?!我不满意的是你专横的态度,明白吗?你要真觉得那样公平,随你怎么样都行。”
马丽挂了电话,在病房的走廊里跺着步,如同一个闯了祸而没有人知道的小孩一样,自己内心惊恐着却又自找安慰。
其实,马丽最大的错误不是说那些话,而是挑错了时机。她在那样一种情形下说这些话,就不仅仅是不懂事,而且是大大的罪无可赦了。
下午,马丽不放心婆婆一个人去医院,又跑回来陪着她去。而婆婆的脸始终阴郁,马丽的心就更忐忑不安起来。
果不其然,下午出了院,晚上婆婆的闺女就打电话到老公的手机上了。只见老公的脸越来越阴沉,挂断电话后就噼里啪啦开始质问我:“你跟妈说以前那事干啥?!手术做了就做了,还有啥好提的?!你啊你,真是大嘴巴子,一活多大个人了,一点儿事都不懂!”被老公训斥这是第一次,也是最严厉的一次,而且老公又说:“妈都被你气的胃病又犯了,你非得让两个老人都病了,你心里才舒坦?!”马丽本来想分辨几句,可她不敢承担把老人气病了的罪名,而且是在这样一个时刻,大家都焦头烂额,自己再去添乱,以后就永远要被记上一笔了。
而 马丽其实在说出口之后,就后悔了。婆婆够难受的了,她说那些话也是希望能更好的照顾好自己的丈夫,而且是对自己的儿女们说,实在也是可以被谅解的。可是,马丽还是无法忽视自己被冷落的事实,她就这样掺杂着气恼和懊悔,慢慢消化着老公甩过来的那些话。
深夜里,翻来覆去地想,她最终还是说服自己,把这些都翻篇,以后再也不提这些了,婆婆的态度也不计较了,还像以前那样当一个孝顺的好媳妇。想清楚之后,她的心就轻松了,开始思考着怎么修复这婆媳关系了。
第二天,她就给公公打了个电话,问候了公公的病情,又让婆婆照顾好身体,而且害怕婆婆想不开,就给婆姐打电话,希望她能开导开导婆婆。
可原来这个公公婆婆一直夸赞的女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通情达理,反倒是一个农村里的泼妇形象给马丽劈头盖脸一通数落,而且不给她插嘴的机会,当马丽叫着“姐姐姐”的时候,让马丽始料不及的是她竟然在电话那边大吼:“不要叫我姐,我不是你姐。”
这是完全出乎马丽预料的,她以前是太高看她这个婆姐了,原来婆姐发起威来竟是这般一叶障目不管不顾,而且从中也可推测出婆婆是怎么向自己的女儿搬弄是非的,马丽不明白的是,婆姐这样撕开脸对着她吼,是打算以后都不让马丽伺候老人家了吗?而婆婆这样做,也是下了决心不让马丽伺候了吗?即使再生气,也要给人申诉的机会吧,可婆姐不,一上来就是:“丽啊丽,你说你憨不憨,你钱也出了力也出了,临了临了了你来这一出。宅基地的事都过去恁久了,你现在提还有啥用?!况且当初妈可是问过你们的,是你们说你们不在家住,让他们盖的!到现在了,你来提这些!手术做都做了,你还提着有啥用,做手术我也同意,他们也都同意的!你过了了你在这儿提提提,提啥提?!我妈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一辈子都是那样,你能给她改过来?!再说,她操心,是为谁操心,还不是为了你们?!你这么不知好歹?!你看你给我妈气出啥病,看我能不能饶过你?!”马丽听着这些强词夺理的话,也终于明白了自己在他们家的地位,左不过是一个用过了就可以一脚踢开的棋子罢了。然而,她还是强压着怒火,她必须把局势给扭转过来,要不自己可真就失败了。
她嘴里叫着:“姐姐姐”,她想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可婆姐不给她,甩过来一句:“不要叫我姐,我不是你姐”就把电话啪的挂了。
马丽欲哭无泪,她终于是领教了,做了这么些年的好媳妇顶不过婆婆的一张利嘴,她本来还自我陶醉地以为自己多受人看重,以为自己也是有一定的发言权的,现在看来,是她错了,而且大错特错了!
而她也终于明白,要在她们面前争出个是非对错来,简直是痴人说梦。
马丽也就在那时彻底投降了,她再也不愿意去纠缠到里边了,该怎么办怎么办吧,只是她再也不会多嘴说什么了,该尽的义务尽到,自己看不惯的就躲开,躲不开就忍着。而要想像过去那样,掏心掏肺好像是不能够了。
马丽心里这样想着,就自己平静了十几分钟,等到差不多婆姐的情绪应该稳定了,她就又打了个电话过去,她听着婆姐余气未平的数落,也不辩解,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就说道:“姐,你说的都对,是我错了,以后你看我表现就行了,我一定会好好待爹妈的!”马丽原想着这样一说,婆姐就得饶人处且饶人了,可她不,她也遗传了婆婆的刻薄,只一味斗狠争气,不知道怎么收场。她在那边不屑一顾地说道:“你说了后悔,我说了可是不后悔。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马丽简直无语了,遇到这样的人有什么办法,决绝至此又是何必呢?自己一没骂二没打,连提高腔说都没说过一句,只是说了婆婆几句,就被她女儿恨到如此地步,她真对她妈好,有本事一辈子跟着她过啊!马丽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仍是心平气和地劝解着:“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心疼妈,我也心疼,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就只能尽量挽回吧。我想着,你离家近,劝劝妈,别让她再生气了,我就是有千万个不是,你怎么说我都行,我只希望妈能消消气。”而婆姐仍然在那里说着“你说话后悔,我可是不后悔”的话,马丽就语气硬了起来,说道:“家和万事兴,得饶人处且饶人,没必要把事情闹到无法收拾的局面吧?!”婆姐这才语气和缓下来,俩人寒暄了几句,婆姐答应劝劝婆婆后,就挂了电话。
事后,马丽向老公说起婆姐的反应,他也大为光火,这就够了,马丽想,至少有老公的理解,也就没什么计较了。
她以为自己真的那么大度,以为自己真的修行够高,以为自己真的能像拍拍身上的灰尘似的,把婆姐那些决绝的话轻轻拍掉,而其实不是的,她只是秋后算账而已,虽然当时没有发泄,那只是情势所逼而已,她必须控制好局势,但不代表她真的不计较。
后来,婆姐那些话就时不时来啃噬她的心,胸闷气短胸肋胀痛妇科炎症眼睛干涩等等症状统统出现,她也只是一个血肉之躯,所谓超脱,谈何容易!
最让马丽难受的是,她这样忍受着婆姐的那些话,还要每天细心炖汤给公公送去医院,这是怎样一种憋屈啊!
马丽不甘于让自己处于这样被动的状态,她仍然对老人存有感情,仍然愿意去伺候他们,可至少要给她一个台阶下吧。婆姐却是自从那次通话后,就再也没来过电话,马丽不是女仆,最起码她也应该道歉两句,发个短信总可以吧。
实在没辙,她只能动用老公了。她跟老公说:“你给她打个电话,试试她啥态度,如果有悔意,我就啥都不计较了,如果还是那一套,就别怪我以后真不叫她姐了”。老公打了过去,没有按免提,但马丽从老公的语气和脸色里推测,婆姐的态度应该尚可。
这就可以了,她要的也就是这么一点尊严而已。
◇◇上一篇:爱情魔怔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