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落雨梧桐
201509/15

落雨梧桐

小说大全 围观:
我走在这条梧桐路上,宽阔的大学校园路上,两旁是高大的梧桐树。今天是十一月十七号,初冬。天气不错,是北京难得的清明天气。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漫步走在这条曾经梦寐以求的路上,路是宽阔的大学路,路的两旁栽着高大的树,在秋天落叶萧萧,就像杜甫诗里的那样“无边落木萧萧下”,那该是多美的画面,我喜欢凄美。
是的,这是六年前种在我心里的美丽画面,一个小城镇的一所不知名的中学里,一个坐在木桌子上认真听老师讲课的孩子心里的憧憬。我要考上中国最好的大学。暗暗发誓,野心在我的心里滋长。我终于是最优秀的学生,六年中学生涯,同样也是流年最光辉的年华。当收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我没笑,当然也没哭。爸妈是高兴的,老师是高兴的,甚至县里的人,那些我不认识的似乎情绪也很高涨。
我就这样,告别了那个小城镇,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拉着皮箱来到了北京。当我以为一切都是新的开始了,要把过去忘记时,才发现现在自己真的是孑然一身,除了那张通知书,那个床位,我一无所有。
离开家准备去北京的前夜,我和同学聚会,喝得烂醉。我不知道此刻的自己为何会如此疯狂,作为一个严于自律的人,喝酒是一个不该碰的禁忌。但是,控制不住。狂吐得时刻,我哭了,泪水滴在地上,我不想让它滑过脸颊,因为我不允许我为这样的事哭泣。朦胧里,有人过来扶了我,熟悉的味道让我安心,更让我忐忑。
“嗨,叶知桐”她微笑着向我介绍。
“你好,华楠”
“哇,你就是华楠!”旁边一个同学惊呼道,引来了几个同学的目光。是,我就是华楠,以年级第一考到了这个县城的第一高级中学。
“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
没等我说完她已经转过头,回到了自己座位上。我勾了下唇角,没有理会。
高中的生活是紧凑的,高一没有分科,九门功课轮番轰炸,一向对学习应付自如的我也感到有些吃力。日子就在忙忙碌碌,三点一线间飞走。转眼是高二了,我选择了文科,让爸妈和老师都诧异不已。我也不知道,鬼使神差的,就冲着那份感觉,选择了。那时候脑袋里满塞的就是初中课文里学到的普希金的那句话“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那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我分到了十七班,和她一个班。但遗憾的是我忘记了她的名字,而且把她和另外一个叫谢佳媛的搞混了,为此的确遭到了一些鄙视。我承认,那时除了书本,其他的我从来不会上心。但是,我为我的这个错误倒是问心无愧,本来就是觉得“媛”这个字适合她的气质,温婉娴静,优雅得体,一派大家闺秀的感觉。
日子一如既往,匆匆飞逝,三点一线,亘古不变。奔走之间,偶尔回头会看见那个坐在第二排最外边的身影,那样安静,波澜不惊。和我这个急功近利,埋头苦干,皱眉焦躁的人截然相反。我虽然轻视那些胸无大志,整日优哉游哉的人,但是此刻我竟然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摇摇头,不再回头。
半年分了班,我到了一个新的班级,四班。她,还在十七班。一面墙,隔开了那个身影,隔开了或许可能早早发生的友谊。以至于,后来我们会常常感叹相见恨晚,后来的后来的我,会遗憾为什么我们的缘分那么浅。多年后的KTV里,唱着刘若英的《知道不知道》,一曲终了,我已经泪流满面。“那天的云是否都已料到,所以脚步才轻巧,以免打扰到我们的时光,因为注定那么少。风,吹着白云飘,你到哪里去了?想你的时候,抬头微笑,知道不知道”
高中的日子枯燥无味,我已经由初中时对学习的无线兴趣与热忱变为机械的运作,做题!做题!这是一高的治学最佳方式,在老师心中,只有题海里才能出战斗英雄。每天都有宣誓,那是老师在给我们打起,念着“高考必胜,四班必胜!”等等顺口又有气势的口号,我突然觉得想笑,讽刺的笑,我不喜欢疯狂。我爱学习,但不意味着我要为它疯狂。但是当大家都在疯狂时,我又能怎样呢?不过冷眼看着,心里抵触者,但是又不得不跟随着。我想我现在的叛逆风格或许就是在那时埋下种子的吧。
高三了,再一次分班。在一高,每次大考都会迎来一次班级的大调整,班级会分为不同的层次,这样做为的是督促大家争做上游,激励普通班学生加油更上一层楼,同时及时淘汰考试中落伍的实验班学生,给实验班那些骄子们一些压力。当然,四班和十七班是文科实验班。在大调整的时代洪流里,我们这些小人物又能怎样,不过是等着命运给我们安排,安排在哪里,就在那里落地生根,茁壮生长。这次,我还在四班,她,也来了四班。好像兜了一圈一切又回到了原样,命运在给我们开着玩笑。
再见到她时,我认出了她,当然也正确记得了那个名字,很好听“叶知桐”“梧桐一落叶,天下尽知秋”,猛然想起这句诗,不应景,但是就是这句。打水或吃饭偶尔遇到时,她会微笑向我打个招呼,我不是个热络的人,自然只是回应一个僵硬的微笑。那是同桌会向我打趣“你的笑真难看,皮笑肉不笑的”。这是唯一一个敢和我打趣的,当然也是和我比较收悉的同桌了,我们高三坐了一年同桌,后来也有了比较好的友谊。
高三下半学期,三月左右,桃花开的时候,一切欣欣向荣,但是我没有感觉到,我坐的临窗,所以我看到的仅仅是那一窗的春夏秋冬,但是除了白和绿会给我视觉的差异外,那一年我没有分清春夏秋冬,时间概念从来只停留在黑板那一角的倒数天数上。
因为优中选优,校领导最我们这届报以重大希望,所以另设了一个尖子班,文科只有十二个人,另外分配了宿舍,晚上加班上自习。是很好的照顾,但是坐在那间自习室里的我却觉得如坐针毡,那里的人是全校最优秀的人,但是我不喜欢,我知道我不善于和人相处,但是他们的眼睛让我不适。我不害怕竞争,但是我讨厌那种氛围,自私,高傲,冷漠。在几次感觉频临崩溃的边缘时,我会逃到天台上吹风,每层楼都有一个天台,有长椅,木制的很舒服。我喜欢那里,安静,可以闻到校园里的桂花香,还有不知名的虫叫。看着远处山头的月亮,清清泠泠的洒下月光,照得天台如水般清澈透明。躺在长椅上,看着那月亮,好想睡觉。或许此刻我才能感觉到,我累了。
桃花开的时候,距离高考也近了。新班主任是个年轻小伙,来学校没几年,依旧热血澎湃,朝气蓬勃,居然瞒着学校偷偷带着我们到了不远 处的山上看桃花。山上是一个桃林,虽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是安全方便,况且对于我们这些笼中之鸟能出校门已经是觉得普天同庆了,所以中午大家早早吃完午饭集合,兴致勃勃,浩浩荡荡的出发了。而我,学习狂,居然也满心期待,我喜欢春天,喜欢花花草草。只是习惯沉默的我,看着叽叽喳喳的人群,只是默默地走着,我不想加入讨论,我不喜欢热闹。
“嗨,华楠!”说话间,一只胳膊已经自然熟练地晚上了我的胳膊。我不自在的转头看了看旁边这个没眼色的家伙,毋庸置疑,“你好,叶知桐”,礼貌起见,我也回了个招呼。我向来不会拒绝人,只好任由她挽着我僵硬的胳膊。一路上我们都很安静,我有意无意的问:“你喜欢春天吗?我很喜欢”
“嗯,我也很喜欢”我没有接着回答,她也没再说话,一路的安静,让我很受用。上山时有一段略陡的路,我们一直牵着手,我第一次牵别人的手,虽然有点不自在但是很温暖。上了山,到达了那片桃林,来得有些晚了,花已经谢了大半,稀疏的几朵挂在枝头,开得烂漫。阳光很好,风和日丽,久居樊笼重复自然的感觉让大家亢奋,嬉笑奔跑的,拍照留念的,当然谈情说爱的也有,青春是应该像这样和谐的吧,看着一切我痴痴地在想。
“华楠,”
听到有人在唤我,我抬起头来,看到她正站在我面前,微笑地看着我。
“在想什么呢,也不看路”不是斥责的语气,带着腼腆和羞涩。
“哦,没什么”
“华楠,华楠,快过来”,旁边亭子里几个同学叫我过去,看来是叫我去帮她们拍照。我转过头微笑着点点头,转过身朝亭子那边走过去。帮她们拍好了照片,总算又安静了,我坐在亭子的木椅上,伸手扳过一支桃花似有似无的嗅着,想起唐伯虎那首《桃花诗》“桃花坞里桃花仙,桃花庵里桃花仙....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一时忍不住笑了出来,突然又觉得一个人傻笑有点二,忙松了那枝桃花,站了起来。一站不要紧,我猛然发现左对面有两个人,一个背对着我和另一个说话,而那另一个正对着我笑,不像是微笑。我一时间觉得尴尬无比,赶忙躲开那目光,走出了亭子。出去和一群同学站着聊了一会儿,我一定觉得百无聊赖了,也没了什么兴致。
“山头上有些花开得很漂亮,我们去看看吧”身后有人在说话,是问我吗?我不确定的回头,看到的是那张手洗的笑脸和伸过来的手。我没说话,算是默认,我们一起爬上了山头,中间我偷偷抽出了被握的手,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不自在。山头的景色的确不错,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对面是连绵的山峰,还有几户人家在山腰上,一派隐逸图,我不由得想到了古代的隐士们也是这样,身居山林,淡薄空明。我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感受着清风的吹拂。一切仿佛在梦境。
“你的理想是什么?”她问我。
“考上自己最想上的大学,做个企业家”我知道自己想上的大学是什么,做企业家的目的是什么,一个为名,一个为钱。对,我的人生理想。
“那太功利了。”
“你呢?”我没在意她的评价,我只想走自己的路。
“我也不知道,我就想简简单单的,让爸妈过得好就行”她淡淡地回答。
“你很孝顺”
她笑笑,没说话。一阵沉默以后,她才缓缓开口道:“你知道吗,我有时觉得好烦,我甚至都想剃了头发做尼姑去。”
我承认我吃惊不小,侧过头,看到她看着远远地山,目光很遥远,我似乎触摸不到,“她是个空灵的女子”我心里对她已经留下了这个不可磨灭的印象,那个侧脸真的很美,记忆似乎在此定格。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只要一想起她,第一个画面就是那眺望远方,眼神空明的美丽侧脸。是的,我对她已经起了敬佩之意。
“怎么?吓到了?”她看到我一脸呆滞的看着她,扑哧笑了出来。
“不是”,我摇头,然后转过身对着她,抱拳鞠了一躬。
她没有很吃惊,只是笑了笑。
“知桐,知桐!”有人边叫着边跑上来,那是她的闺蜜好友,“可找到你们了,老师让我们在下面合影,结果拍了照发现你们俩不在,就让我来找你们了”她边喘气,便说道“爬这么高,累死我了。”
“嗯,那我们下去吧。”我对她说道。
“好”
然后我就先率先走了,两个人会比三个好一点,我自然应该让步。
下了山,果然大家刚刚拍好照,队伍正在三开,见了我们少不得戏谑两句“华楠,你们跑哪去了,照片也不照”
“老实交代,把我们知桐拐哪去了?”
“知桐,我能和你拍个照吗?”一个男生红着脸说。
“还有我,还有我。”
“当然也不能少了我啊”
几个男生在起哄,是的,桃树下的她穿着绿色的针织衫毛衣,温柔娴静,巧笑倩兮,风吹着散落的几缕头发,很漂亮,我也有一时失神。
回来的路上,自然还是我和她同行,在下那段比较陡的路上我牵着她的手,之后她挽着我。路上有意无意的聊着,那感觉很安静,真希望那条路没有尽头,让我们一直走去。
但是,路总是有尽头的,我们的尽头在高三。居然在高三,就再也没有前路了。
这次春游是我们关系的转折点,我们从普通同学一下子成了好朋友,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迅速,但是我们似乎是有默契一样,自然而然就像是相见恨晚一样。她时常下课招呼我过去和她聊天,也时常到我这里找我聊天。我也从一开始的不情愿到后来的习以为常,到最后的觉得离不开。我喜欢和她说话,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话题,只是有一句每一句的聊天,但那种待在一起的感觉是那么好。原来有朋友的感觉是这个样子,可怜如我,第一次感受到友谊。
距高考仅剩一周时,学校会放一天假期,全高三统一出行,这次去的是个景区,虽然没什么看头,但足以令人亢奋。这次她一路上被人缠着拍照,也是,可能是大家最后一次出游了,留个影纪念很应该。但是,我真的觉得烦,她却乐此不疲地和大家拍着。我无奈,就丢下她自己走了,一路上我一个人走着,突然有一种落寞,一个人惯了没想到还会觉得孤单。我苦笑,沿着弯弯的小路一直走,山里的空气很好,五六月已经是“绿肥红瘦”了,鸟鸣嘤嘤,一路走着,心情也由烦躁变得安静了。
“华楠!等等我们呀!”是她的闺蜜在叫我
我和她不熟,所以疑惑地回头,她的闺蜜正挽着她朝我走来。
“怎么不等等我?” 她微笑的问道
“我不喜欢照相”被她一问,那股烦躁的感觉又袭上心头。所以语气也不大好。她倒没有在意,拉着我向前走。碰到了一堆同学,正在地上野餐。“来,一起吧。”禁不住大家的招呼,我们坐下了。食物很丰盛,花生米,烧鸡,烤鸭,几道凉菜,还有一堆各式各样的零食,也有几听啤酒。我不饿,但是对啤酒来了兴趣。拿了一听,咕咚咕咚就喝了起来,没几下已经喝光了一听,就这样我一连喝了三听酒后,头昏昏的站起来走了,我不喜欢人多,借着酒劲也不想顾及别人的面子,率性的潇洒走了。
“等等”她连忙起来扶住有些摇晃的我。
“去哪!”是询问,却更像是斥责的语气。
“上厕所”这个理由似乎再合理不过了。
“我和你一起去”
“额,好吧,随便你喽”我满不在乎地甩开她的手,径自走了。
她的闺蜜也赶上来了:“她怎么了,发什么疯?”,她没有回答。或许我走远了,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她们跟了我一路,直到回去,我故意甩开她们,坐了另一辆车。到校后大家自由活动,可以出校门,她又找到我和我一起去吃饭,“好”不会拒绝的我,只能答应。在外面,面对着她和她闺蜜,我真是一点食欲都没有,确实我不饿,于是又点了就,这次喝的是两瓶,加上之前的三听,不胜酒力的我已经晕晕乎乎了。只觉得恶心,晚饭也没有吃。她一路扶着我回到了学校,没说什么话,我只记得一句,是她对她闺蜜说的:“我来扶她”。谢谢,我想说,却中没有说出口。她说她最讨厌我对她说谢谢,她不要我对她那样客客气气,但是,为什么我还是经常那个说谢谢,我不想她太走进我心里。因为她,耽误了我太多时间,我是自私的,我不想浪费时间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除了学习我认为在高中阶段其他的事情没有什么意义,那时的我就是那么偏颇。我总是有意无意的和她疏远,我不需要朋友,我不能分心。
还好晚上没有上课,看了电影。我已经昏昏沉沉了,一个人跑到天台上去吹风,希望客气清醒我。可是我反而觉得更加头晕了。
“一个人跑这里做什么?”熟悉的声音,我没有回头。
“头晕”
“谁让你喝那么多”
“马上高考了,你准备好了吗?”
她许久没说话,半天才答应了一下,声音微小。
“那就好,高考是很重要”我在提醒她,我知道她在和隔壁班的一个男生谈恋爱,对于别人我不会干涉,与我无关,但是作为朋友我觉得我想提醒她一下。
“我知道!”她淡淡地回答。
“好吧”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刚知道这件事不久,但是因为这件事她的确在我心中的地位下降了不少。学校规定谈恋爱属于严重违纪,毫不犹豫要开除的,作为一个三好学生,我自然不会很看好这些。况且,私心里觉得这个她应该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空明的人,但是把这些联系起来总觉得不舒服。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或许我把她想得太美好了。
那天我在天台上做到了三点多,她也陪着我吹了近五个小时的凉风,我们都沉默着。此后,我刻意疏远她,我不想和她靠得太近。课下的时间我都用在了做题和好学生们讨论问题上。高考如期而至,七号八号,谐音“录取吧”。第一天考完我看到她的脸色不太好,我以为是发挥不好,本想安慰几句,但是脚上却像灌了铅,心里那个声音大的厉害“管好你自己吧,都不知道你自己考得怎么样,还有,现在心态不要乱,也不要扰乱别人,好好复习!”隔着座位我看到了她男朋友和她闺蜜相继来问候,我耸耸肩,忽然觉得自己刚刚的挣扎有点好笑。
两天很快过去了,考完妈妈开车来接我,她爸爸也开着车来接她,两辆车,隔得好近,我们互相看了一眼,没有说什么话,也无话可说。
二十五号凌晨,我看了成绩,激动地一夜没睡。填报志愿那天,我们见了面,我从同学那里得知她考得不好,没过重点线,和我差距自然很大。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想安慰又害怕她以为我在炫耀,或者看到我的成绩会难过,所以我躲过她了,很想问问她报哪里的学校,可是只能在心里问。我报了我们梦想里的大学,在北京。本来该高兴的,但是我的心却很沉,因为我想和她离得近,大学我们就会有更多时间相处了。可是,还有机会吗?
后来我打听到了她在本省的一所师范里上学,听到后我觉得还不错,她很适合做老师。虽然很可惜,以她平时的成绩绝对可以上重点高校。这是我不能原谅自己的一点,也是我没脸再见她的原因。高考那几天是她的例假,而她又痛经。我备有止疼片,如果我当时问问她,或许她就不会考成这样。
走在这条梦想的大学道路上,两边栽的是梧桐树,树叶落了一地,堆积起来,大大的叶子很漂亮。我拾起一个大大的鸭掌,轻轻一搓,干枯的叶子被捻的粉碎,被一阵风吹得四散飘走。
叶知桐,谢谢你,让我看到我的自私,那样的我配不上你的友谊。
◇◇上一篇:狐妖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