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巴山夜语
201509/15

巴山夜语

小说大全 围观:
我是你窗外的一片树叶,
如果你看不见它,
是因为它刚刚发芽。
黄溢在课本上无意识地写下三行小字,很多次他上课开小差,右手就会无意识地乱写,黄溢放下笔,认真地看了一遍这三行字,却发现这三行字写得还挺好,平时自己专心来写,却写得歪歪斜斜,而开小差时写下的字,却工工整整,原来开小差也并非全是坏事。
黄溢轻声念着这三行小字,念完之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窗外,看着旁边一棵大树茂密的树叶和阴沉的天空,瞳孔渐渐失去了焦点,忘记了这是第几次,毫无预兆地突然发呆,连教室里几十个同学聊天的嘈杂声也不能影响到他分毫。
这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下课后就放学了,同学们都无心上课,纷纷以聊天看杂志睡觉等方式虚度,老师早就已经被前排的几个伶牙俐齿拉的同学下水,围在一个小圈子里谈笑风生,整个教室乌烟瘴气,如果有教育局的领导看到这样的情景,估计马上会跑到校门口,亲自将那块“市重点中学”的牌子烧掉。
过了许久,万众期待的下课铃终于响了,这是一个天中最优美的一次铃声,同学们欢呼雀跃地跑出教室,没有人停下来复习,不一会,教室里就只剩下了黄溢。
黄溢看了看窗外的天空,不知道要去做什么事情,空闲的时候,最无聊的事情莫过于没有事情,黄溢想了想,决定还是去那个地方。
那是一个神圣的地方,这三年来,黄溢不知道已经去了多少次,呆在那里的时间,或许比呆在教室里的时间还要久,他一有空就会去那里,对于他来说,那里已经成为了一个圣地。
黄溢站起身,走出座位,眼神却无意中瞟到了黑板的左上角,那里用白色粉笔写着一行小字——“距高考只有7天!”
那一行字很小,却在漆黑如墨的黑板中显得异常醒目,周围的板书密密麻麻,“光合作用的意义”,“回光返照的原理”“细胞结构图”等等各种板书都在上面,但一眼望过去,那行小字才是主角,黑板再大,板书再多也无法掩盖那小小的一行字,在昏暗的教室里,复习书堆积如山的课桌旁,黄溢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看着那行字,仿佛是突然之间,他感到了慌张,第一次正视这句每天都看见的话。
自己竟然这么快就要毕业了!再过7天,就再也无法去那个地方!
窗外的风静静地吹来,翻动了几本书,吹乱了黄溢的头发。
过了许久,黄溢的目光才移开,转身离开了教室,但那行小字刻印在了他的脑海里,久久无法散去。
黄溢穿过空荡的走廊,周围没有什么人,同学们都吃饭回寝室去了,这一层是普通班,不像尖子班那样时刻为高考冲刺。黄溢下了教学楼,从篮球场旁经过,一些男生正在场上挥洒着汗水,一个男生明显很累了,离开了球场,走到球场边休息,一个女生羞答答地递上饮料,满脸通红。
而林荫道小树林等隐蔽的地方,则有一些男生和女生偷偷地牵手,一有行人经过,又会闪电般地松开,装作陌生人的样子。黄溢看着他们,有些羡慕,他还从未交过女朋友,只暗恋过一个女孩,一直暗恋到现在。
很快,黄溢来到了文艺楼下面的林荫道,黄溢停下脚步,抬头往二楼的第一个窗口看了看,他的目光透过茂密的树叶缝隙,看见了一扇窗户,那扇窗户是打开的,两扇木质的窗叶像是两只翅膀,想要拥抱蓝天。
黄溢的嘴角扬起一道轻微的弧度,转身走进了文艺楼。
黄溢直奔二楼而去,二楼是学校的钢琴中心,分布着数十个琴房,地形错综复杂,迷宫一般,但黄溢却轻车熟路,七弯八拐,直接来到了一间紧闭的琴房外。
黄溢放轻脚步,静静地站在房外,眼睛盯着房门上的三个小字——叶子萱。
这就是他暗恋了三年的女孩。
叶子萱是这个学校的校花,是无数男生的梦中情人,但也只能在梦中做一回情人,叶子萱已经有了男朋友,他男朋友在附近的另一个城市,他们的父亲在商业上有很紧密的来往,两人是一对金童玉女,这个学校的任何一个男生,都只能仰望叶子萱,她就像是天上的明月,让所有的星星都黯然失色,只能瞻仰她那清冷的光芒。
黄溢和她没有任何交集,甚至连说话都没说过,他只不过是一个最普通的男生,和叶子萱根本不处于同一个世界,七天之后,高中毕业,他们的距离还会越来越远,在人海里再也找不到痕迹。
此时,琴房里响起悠扬的琴声,黄溢就这样悄悄地站在琴房外,静静地听着,一串串优美的音符穿透房门的阻挡传出来,钻入黄溢的耳中,变成一双双温柔的手,抚慰着他的灵魂。
这是他最快乐的时光,每次他有空,就会来到这里,偷听她的琴声。
今天叶子萱弹奏的是《安妮的仙境》,这是黄溢最喜欢的一首曲子,也是黄溢第一次偷听时听到的曲子。
三年前一个安静的午后,黄溢第一次来到这个琴房外,心情忐忑地躲在外面偷听,当时叶子萱弹的正是这首曲子,他在琴房外静静地听了许久,那优美的旋律像是树叶缝隙中洒下的阳光,将他包围,装裱成记忆中永不退色的一副画面。从那以后,黄溢一有空就会来到文艺楼下,站在林荫道中,仰头观察那间琴房有没有开窗,如果开了窗,他就会悄悄地跑到琴房外偷听,这个习惯一直坚持了三年,已经成为黄溢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可是还有7天,他就再也听不到这梦中人的旋律了。
乌云低垂,风又大了一些,吹得旁边的树叶哗哗作响,夜幕渐渐拉起,淹没了黄溢的身影。
琴房里的少女,你知道吗?
这三年总有一个少年在你的琴房外,偷听你的琴声,
他的脚步很轻,很轻。
……
二、你也曾这样爱过一个人吗?
过了许久,明月升起,林荫道旁的路灯也亮了起来,昏黄的灯光照在黄溢身上,在走廊里投下一道长长的影子,琴房里的琴声也消失了,传来钢琴合盖的声音,紧接着是关窗的声音,黄溢回过神来,赶紧跑到了远处一个昏暗的楼梯口,躲了起来。
不一会,琴房的门被打开,黄溢屏住了呼吸,忘记了一切,双眼紧紧地盯着房门,整个世界所有的光影全都消散,只剩下那间琴房,黄溢的每一寸目光,都像是一朵朵鲜花,铺满了整个房门,迎接即将走出来的少女。
终于,房门打开,那个美丽的少女走了出来,出现在他的世界里,黄溢静静地凝望着。
对黄溢来说,叶子萱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任何词语到了她的身上,都会变得苍白,如果硬要选择一个词语,黄溢 我是你窗外的一片树叶,
如果你看不见它,
是因为它刚刚发芽。
黄溢在课本上无意识地写下三行小字,很多次他上课开小差,右手就会无意识地乱写,黄溢放下笔,认真地看了一遍这三行字,却发现这三行字写得还挺好,平时自己专心来写,却写得歪歪斜斜,而开小差时写下的字,却工工整整,原来开小差也并非全是坏事。
黄溢轻声念着这三行小字,念完之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窗外,看着旁边一棵大树茂密的树叶和阴沉的天空,瞳孔渐渐失去了焦点,忘记了这是第几次,毫无预兆地突然发呆,连教室里几十个同学聊天的嘈杂声也不能影响到他分毫。
这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下课后就放学了,同学们都无心上课,纷纷以聊天看杂志睡觉等方式虚度,老师早就已经被前排的几个伶牙俐齿拉的同学下水,围在一个小圈子里谈笑风生,整个教室乌烟瘴气,如果有教育局的领导看到这样的情景,估计马上会跑到校门口,亲自将那块“市重点中学”的牌子烧掉。
过了许久,万众期待的下课铃终于响了,这是一个天中最优美的一次铃声,同学们欢呼雀跃地跑出教室,没有人停下来复习,不一会,教室里就只剩下了黄溢。
黄溢看了看窗外的天空,不知道要去做什么事情,空闲的时候,最无聊的事情莫过于没有事情,黄溢想了想,决定还是去那个地方。
那是一个神圣的地方,这三年来,黄溢不知道已经去了多少次,呆在那里的时间,或许比呆在教室里的时间还要久,他一有空就会去那里,对于他来说,那里已经成为了一个圣地。
黄溢站起身,走出座位,眼神却无意中瞟到了黑板的左上角,那里用白色粉笔写着一行小字——“距高考只有7天!”
那一行字很小,却在漆黑如墨的黑板中显得异常醒目,周围的板书密密麻麻,“光合作用的意义”,“回光返照的原理”“细胞结构图”等等各种板书都在上面,但一眼望过去,那行小字才是主角,黑板再大,板书再多也无法掩盖那小小的一行字,在昏暗的教室里,复习书堆积如山的课桌旁,黄溢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看着那行字,仿佛是突然之间,他感到了慌张,第一次正视这句每天都看见的话。
自己竟然这么快就要毕业了!再过7天,就再也无法去那个地方!
窗外的风静静地吹来,翻动了几本书,吹乱了黄溢的头发。
过了许久,黄溢的目光才移开,转身离开了教室,但那行小字刻印在了他的脑海里,久久无法散去。
黄溢穿过空荡的走廊,周围没有什么人,同学们都吃饭回寝室去了,这一层是普通班,不像尖子班那样时刻为高考冲刺。黄溢下了教学楼,从篮球场旁经过,一些男生正在场上挥洒着汗水,一个男生明显很累了,离开了球场,走到球场边休息,一个女生羞答答地递上饮料,满脸通红。
而林荫道小树林等隐蔽的地方,则有一些男生和女生偷偷地牵手,一有行人经过,又会闪电般地松开,装作陌生人的样子。黄溢看着他们,有些羡慕,他还从未交过女朋友,只暗恋过一个女孩,一直暗恋到现在。
很快,黄溢来到了文艺楼下面的林荫道,黄溢停下脚步,抬头往二楼的第一个窗口看了看,他的目光透过茂密的树叶缝隙,看见了一扇窗户,那扇窗户是打开的,两扇木质的窗叶像是两只翅膀,想要拥抱蓝天。
黄溢的嘴角扬起一道轻微的弧度,转身走进了文艺楼。
黄溢直奔二楼而去,二楼是学校的钢琴中心,分布着数十个琴房,地形错综复杂,迷宫一般,但黄溢却轻车熟路,七弯八拐,直接来到了一间紧闭的琴房外。
黄溢放轻脚步,静静地站在房外,眼睛盯着房门上的三个小字——叶子萱。
这就是他暗恋了三年的女孩。
叶子萱是这个学校的校花,是无数男生的梦中情人,但也只能在梦中做一回情人,叶子萱已经有了男朋友,他男朋友在附近的另一个城市,他们的父亲在商业上有很紧密的来往,两人是一对金童玉女,这个学校的任何一个男生,都只能仰望叶子萱,她就像是天上的明月,让所有的星星都黯然失色,只能瞻仰她那清冷的光芒。
黄溢和她没有任何交集,甚至连说话都没说过,他只不过是一个最普通的男生,和叶子萱根本不处于同一个世界,七天之后,高中毕业,他们的距离还会越来越远,在人海里再也找不到痕迹。
此时,琴房里响起悠扬的琴声,黄溢就这样悄悄地站在琴房外,静静地听着,一串串优美的音符穿透房门的阻挡传出来,钻入黄溢的耳中,变成一双双温柔的手,抚慰着他的灵魂。
这是他最快乐的时光,每次他有空,就会来到这里,偷听她的琴声。
今天叶子萱弹奏的是《安妮的仙境》,这是黄溢最喜欢的一首曲子,也是黄溢第一次偷听时听到的曲子。
三年前一个安静的午后,黄溢第一次来到这个琴房外,心情忐忑地躲在外面偷听,当时叶子萱弹的正是这首曲子,他在琴房外静静地听了许久,那优美的旋律像是树叶缝隙中洒下的阳光,将他包围,装裱成记忆中永不退色的一副画面。从那以后,黄溢一有空就会来到文艺楼下,站在林荫道中,仰头观察那间琴房有没有开窗,如果开了窗,他就会悄悄地跑到琴房外偷听,这个习惯一直坚持了三年,已经成为黄溢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可是还有7天,他就再也听不到这梦中人的旋律了。
乌云低垂,风又大了一些,吹得旁边的树叶哗哗作响,夜幕渐渐拉起,淹没了黄溢的身影。
琴房里的少女,你知道吗?
这三年总有一个少年在你的琴房外,偷听你的琴声,
他的脚步很轻,很轻。
……
二、你也曾这样爱过一个人吗?
过了许久,明月升起,林荫道旁的路灯也亮了起来,昏黄的灯光照在黄溢身上,在走廊里投下一道长长的影子,琴房里的琴声也消失了,传来钢琴合盖的声音,紧接着是关窗的声音,黄溢回过神来,赶紧跑到了远处一个昏暗的楼梯口,躲了起来。
不一会,琴房的门被打开,黄溢屏住了呼吸,忘记了一切,双眼紧紧地盯着房门,整个世界所有的光影全都消散,只剩下那间琴房,黄溢的每一寸目光,都像是一朵朵鲜花,铺满了整个房门,迎接即将走出来的少女。
终于,房门打开,那个美丽的少女走了出来,出现在他的世界里,黄溢静静地凝望着。
对黄溢来说,叶子萱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任何词语到了她的身上,都会变得苍白,如果硬要选择一个词语,黄溢 会选择“美丽”,叶子萱是美丽的。
美丽不同于漂亮,漂亮是纯粹的外貌描述,但美丽却是一个人的气质,以及她带来的感觉,看见了她,黄溢觉得他那荒芜的岁月里长满了鲜花,看见了她,黄溢像是一个小孩回到了家。
黄溢见过很多漂亮的女孩,却只见过叶子萱一个美丽的女孩,漂亮的女孩值得欣赏,但美丽的女孩却能放在心上。
今天,叶子萱穿了一条淡绿色的碎花裙子,洋溢着清纯的气息,雪白细腻的肌肤,在昏暗的路灯下反射出动人的光芒。一阵夜风吹来,吹动她的裙子,吹动她的头发,像是月下柔弱的美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保护。
黄溢就那么躲在黑暗的角落,远远地看着,在叶子萱面前,他似乎只能站在黑暗里,静静地凝望,而不敢踏出一步,在光明和黑暗之间,有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你也曾这样爱过一个人吗?
只是远远地看着她,
不说话。
……
很快,叶子萱下楼了,美丽的身影消失在黄溢的瞳孔中,黄溢的世界里只剩下了黑暗,那些盛开的花停止生长,慢慢枯萎下去,等待下一个春天,但七天过后,这些花将永远枯萎下去,再也无法盛开。
黄溢收回目光,从角落走出来,走到叶子萱刚刚走过的地方,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她的芳香,黄溢等了一会,料想叶子萱走远了,才转身下了楼。
校园里的路灯已经全部开启,散发出昏黄色的光芒,黄溢踩着自己长长的影子走在校园里,偌大的校园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经常能看见树林里有男女手牵着手在散步,时不时传来阵阵笑声。
看着他们,黄溢感到有些孤单又有些寂寞。
孤单和寂寞是不同的。
孤单是一个人,寂寞是想一个人,而此时,他却在一个人的时候想一个人。
孤单是一个人,寂寞是一颗心,而此时,他却一个人捧着一颗心。
……
黄溢看了看手表,已经晚上八点了,立刻离开了学校,朝附近的一个孤儿院走去。
他从小就在孤儿院里长大,据孤儿院里的阿姨说,他是在十六年前被警察送到孤儿院的,当时他只有两岁,与父母走散了,后来也一直没有人来认领,黄溢就这样成为了一个孤儿,自从读高中之后,他就自己租了个房子,很少再回孤儿院,只有空闲的时候回去看看,帮忙做一些劳务。
孤儿院距离学校不远,只有十来分钟的路程,黄溢很快就到了,但此时,孤儿院的铁门却紧闭着,透过铁门的缝隙看过去,里面的房子全都漆黑一片,没有任何灯光,淹没在了浓重的夜色里,像是一个荒废许久的古堡。
这是黄溢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看见孤儿院出现这副情景。
这时,黄溢发现铁门上贴着一张告示:
“前日,我院发现新型传染病,所有人员已转入医院隔离观察,我院暂时关闭中,对各位造成的不便之处,敬请见谅!”
看见告示里的内容,黄溢心中一凛,自己几天没来,这里竟然出现了新型传染病,而且还隔离了,看起来似乎挺严重的样子,黄溢有些担心,这已经成为了他的半个家,现在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具体情况怎么样了。
黄溢在门口徘徊了一阵,但等不到任何人到来,隔离不是一两天就能结束,再等下去也毫无意义,黄溢看了看手表的时间,已经走到了晚上八点半,立刻转身离开了,朝附近的一家酒吧走去。
黄溢从高一开始,就脱离了孤儿院,独自生存,他小时候跟着孤儿院的阿姨学习过几门乐器,后来在附近的一个酒吧找到了一份兼职,每天晚上九点半上班,在酒吧里吹奏一个小时的萨克斯。由于黄溢的情况特殊,学校批准他可以不用来上晚自习,他就这么成为了一个半工半读的学生,由于他技艺高超,酬金也很高,这几年都靠这份工作养活自己。
半个小时后,黄溢来到了一家豪华的酒吧,一进门,各种闪光灯高音炮顿时朝黄溢轰炸过来,震耳欲聋,无数男男女女正在舞池中疯狂地扭动,其中一些男女还忘我地接吻抚摸着,酒吧的角落还有一些人正捧着锡纸,闭上双眼轻轻地吸着上面的白色粉末,一副飘飘欲仙的神情,黄溢皱了皱眉,他一点也不喜欢这里,在他眼中酒吧已经成为了堕落的代名词,他快步离开了这里,走到了后台。
黄溢直接来到了更衣室,打开了自己的衣柜,换上了自己的演出服,此时,其余几个年轻人也都准备就绪了,站在登台口处等候,他们是酒吧的乐队,黄溢也是乐队中的一员,等会,他要和他们一起合奏半个小时,之后则由黄溢一个人独奏,他的技艺是乐队中数一数二的,酒吧特地给他安排了半个小时的独奏时间。
“阿溢,今天叶子萱请了病假,你帮她撑半个小时吧!”这时,乐队的队长黄雨衡朝黄溢说道。
黄溢点点头,叶子萱是乐队中的钢琴手,技艺精湛,和他一样,也有半个小时的独奏时间,有时候叶子萱不能来,他就会替她延长半个小时的表演。
时针指向九点半,舞池上方的舞台突然唰唰唰地亮起三盏巨大的闪光灯,舞池中跳舞的人群纷纷抬头看向舞台,早已准备就绪的乐队队员纷纷登台,黄溢也夹杂在中间,他的位置在舞台的角落,毫不起眼。
第三话虽然我不是他
黄雨衡简单地向下方的观众问了声好,随后乐队开始了表演,黄溢站在角落,亲吻着手中的萨克斯,眼睛看着台下,看着一群年轻的男男女女忘我地扭动着,他们因疯狂而变得沙哑的呐喊声似乎来自远方,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黄溢每天都能看见一些不同的面孔,但是他们扭曲的脸庞却全都一样,无论是西装革履的白领,还是穿着校服的学生,到了这里都会为他而呐喊。
一种发泄式的呐喊。
黄溢缓缓地闭上双眼,那些扭曲的脸终于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
“我只是卑微的小丑,翻几个跟斗,就等你拍一拍手,你笑了之后,不需要记得我,人群散了后,漫天的星空,最明亮的是寂寞……”主唱的声音很欢快,这首原本忧伤的歌经过乐队的改编之后,已经更适合酒吧欢快的气氛,但歌曲的意境却已经面目全非,只有那歌词还在独自忧伤。
一曲完毕,乐队又开始了第二曲,黄溢也睁开了眼睛,但这一刻,他看见了一个人影,一个没有扭曲的人影,一个美丽的人影,他突然忘记了吹奏,在无数呐喊声中,在星光闪耀的舞台中,他停了下来,没有人察觉到萨克斯已经停止。
这一刻,黄溢的心像是活了三世,与无数人擦肩而过,突然在人海中回眸看见了那一个人,一个寻寻觅觅了三生三世 的人,一个在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人,那个人被无数疯狂的人群隔离,但是却异常清晰,就像在自己眼前一般,触手可及。
他看见了叶子萱。
叶子萱坐在酒吧角落的沙发上,安安静静地举着酒杯,与周围疯狂人群形成鲜明的对比,像是淤泥中的那朵荷花,无任周围多么肮脏,都不能影响到她分毫,此时她秀眉头微皱,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忧伤,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烦恼,惹人怜惜。
黄溢就那么站在台上,站在闪耀的灯光下,远远地注视着叶子萱。
远方的少女,你在为谁伤心?
可以告诉我吗?
虽然,我不是他。
……
黄溢站在星光闪耀的舞台,突然感到很无奈,纵然有无数人为他呐喊,但他却连安慰叶子萱的资格的都没有,他想立刻冲下台,冲到叶子萱的旁边,就这么陪着她,不需要说话,她要喝酒便陪着她喝,她要坐多久,就陪她坐多久,只要她不再难过就好。
但这只是黄溢心中的臆想,他没有这么大的勇气,他用了三年,都凑不出一份可以对她说一句话的勇气。
所有的暗恋都是一样,都是想一想,但不敢讲。
这时,旁边的吉他手发现了黄溢的异样,忍不住用脚轻轻踢了踢黄溢,黄溢回过神来,重新吹起了萨克斯,但此时,他的心已经在叶子萱身上,舞台上的他,只剩下了一副躯壳。
半小时很快过去了,到了黄溢的独奏时间,乐队其余成员纷纷下台,只剩下了黄溢一个人,他从角落慢慢走出来,走到灯光的中心处,四面八方的灯光全都以他为中心,他站在舞台上,看着下方呐喊的人群,他们的动作被无限放慢,声音被无限减小,变成了与叶子萱同样的频率,叶子萱依旧在慢慢地喝酒,即便是忧伤的时候,她的动作也依旧那么优雅。
黄溢拿起萨克斯,闭上眼睛,含上哨口,一首曲子飘荡开来。
远方的少女,这首曲子,为你而奏。
黄溢吹的曲子名叫《写给自己的情书》,这是王菲的经典歌曲,他刚刚看见叶子萱之后,脑海里立刻就想起了这首音乐,情不自禁地吹了出来,萨克斯这种乐器天生就带有一丝伤感,为这首曲子更添了几分动人,黄溢也带上了自己的情绪来演奏,他将三年来的每一次爱慕,全都吹奏出来,每次琴房外偷听的情景,每次远远地注视叶子萱的情景,全都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三年的时间,或许一对情侣都已经从牵手到分手了,但他却一直在暗恋,那些写给叶子萱的情书,最终都没有勇气寄出去,渐渐变成了他自己的情书,七天之后,那些情书将会永远泛黄,将那段青涩的暗恋埋葬。
黄溢全身心地投入着,嘴唇亲吻着萨克斯的哨片,如同亲吻着叶子萱,时而轻柔,时而沉重,此时,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乐者,为曲子附上了灵魂,将这首曲子表演得入木三分。
忧伤的旋律在热闹的酒吧里弥漫开来,与那疯狂扭动呐喊的人群显得格格不入,但慢慢地,那些扭动的人竟然停了下来,似乎被这首动人的曲子所感染,停在这旋律中。
慢慢地,他们想起了一些事,想起了一些城,想起了一些人……
黄溢没有发现观众的异样,依旧全身心地演奏着,或许是三年来的暗恋积蓄得太久,终于在今天晚上爆发,他手指中流淌出的每一个音符,都写着叶子萱,弥漫在酒吧里,四处飘荡,终于,其中的一个飘到了叶子萱所在的位置,钻进了她的耳朵,荡漾在她心里。
那一刻,远处的叶子萱似乎是无意识地,转头看了看台上的黄溢。
那一刻,黄溢与她四目相对。
所有的光影全都自动过滤,整个世界只剩下那一双美丽的眼眸。
这是叶子萱第一次看他。
黄溢从未想过,叶子萱那双美丽的眼睛会有一天将焦距对准他,这是三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
他终于成为了叶子萱生命中一个毫不起眼的过客,他终于在叶子萱的脑海里停留了一秒钟,这是叶子萱的随意一眼,或许下一刻就会遗忘在她脑海里,他只不过是她脑海中一段废弃的记忆,不着痕迹地过滤掉。
但黄溢已经满足了,他的暗恋就是这么卑微,在叶子萱面前,他纵然是站在星光闪耀的舞台,也如同站在一个平民窟,仰望着高贵的公主。
她眼中的平常,是他心中的梦想
人生当中,恋爱可以刻骨铭心,也可以虐心至痛,同样的也可以平淡着,一个病毒着的城市,一对永远在不到一起的两个人,拥抱影子,五天的轮回,最后的守望,感慨已不是主题,爱情是两个人的,爱恋一个人够了
◇◇上一篇:盗画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