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江南雨
201509/15

江南雨

小说大全 围观:
这是一个小小的故事,来源于偶然。没有太多的恩怨纠葛,有的只是一场淡淡的依恋与忧伤。亲情,爱情,理想与信仰都如同指尖明媚的阳光,缓缓缠绕在一起,没有铁血丹心,没有侠骨柔情,有的只是一种恬淡的心境,仿佛江南那温暖的雨。
楔子
六月是江南最好的日子,烟柳画桥,清风袅袅,艄公冰片子一样清冽的渔歌声,这一切在琼柳镇体现由尤为显著。琼柳镇原是叫青安镇的,可是后来镇里出了一名探花,探花衣锦还乡时正是杨柳依依的六月,他一想青安镇是自己的故乡,可青安二字却极其俗气,于是挥笔写下了琼柳二字,琼柳镇就此成为了青安镇的新名。如今已是民国了,虽然外界兵荒马乱的,可琼柳镇依旧很平静,就像镇上那条悠悠的河。沈约宁便是此时在桥上初次看见安的,那是的沈约宁刚刚留洋归来,身后的管家黄伯拎着他的行李箱。经过这几年异国他乡的流浪,他是越发喜欢这个风景如画的故乡了。他缓缓走上石桥向桥下望去,一个女孩吸引了他的注意,她穿着时下正兴的蓝棉布学生装,剪着齐耳短发,靠在刘树干上,手里捧着一本小说看的津津有味,就像一朵安静的水莲花。“黄伯,那女子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他推推鼻梁上的眼镜问道,六月的风轻轻吹动着他手里的西装外套。“摁,嗯,”黄伯清了清嗓子,“那是前镇黄老板的独生女,和三少爷一样在县里读书,三少爷似乎对她有几分意思,一放假就往黄老板家里跑。老夫人也问过他几次,他回答说去研究什么雨果,解释了半天,太太也听不明白。听说是和洋人有关系。这年头啊,学校里都开了洋文,有一次听三少爷说过一大段,那个绕口的哟。”黄伯絮絮叨叨的说着,审阅您不悦的皱皱眉,打断了他的话,“黄伯,你多嘴了,走吧。”黄伯方才的那一席话就像一根锋利的刺,一点点的刺进沈约宁的心里。
面对沈老太太精心备下的食物却没有丝毫食欲,总感觉心里堵得慌,所以只是草草扒了几口饭,然后问道“酿,青宁呢,怎么没见他?”“他去前镇黄老板家去了。”沈老太太答道。“我有些晕船,先回房了、”沈约宁找借口匆匆离开了花厅。身后传来沈老太太无可奈何的叹息“你这孩子是兄妹几个中最让不让我省心的了,早知道你爱晕船,当初我说什么也不该听信安宁和罗杰的话,把你送到西洋去。”又对身后的老妇嘱咐道:“柳妈,把菜撤了吧,晚上再给二少爷热了送过去。鸡汤里别放茴香粉,约宁讨厌那味道,叫老夏去陈家鱼庄再买几条新鲈鱼回来,鱼汤让厨房重新做,还有把前些日子安宁从南京带回来的刀叉也给他送过去”
穿过回廊的时候,沈约宁看到两个小女孩正在回廊下方的花园里玩耍,一个穿着粉红色的兔毛夹袄,头发也剪成了齐耳短发,另一个则穿着西洋的公主裙,头上带着一个嵌钻的发夹,“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大个两个女孩?”沈约宁暗自疑惑,“二哥,你可回来了,可带了什么礼物给我们?”穿着兔毛夹袄的女子回头问道,“你是?”沈约宁问道.“我是雨宁,这是五妹卿宁。”兔毛夹袄女孩指着公主裙女孩说道.公主裙女孩见到一脸诧异的沈约宁,不禁笑道:“二哥去了英国五年,竟连自家小妹也不认识了?”沈约宁这才回过神来,自己的两个小妹五年未见,竟长这么大了?当初自己离家的时候她们还是牙牙学语的小家伙呢!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又看看两人的穿着,于是问道:“倩宁,你怎么穿成这样了?这都谁给你买的,小心三姨娘骂你?”雨宁听到这话却哭了起来,“二哥,你不知道吗,娘已经去世两年了.”沈约宁一怔,沈家老爷除了沈老太太这一位妻子外,还有两房姨太太,二姨太生三少爷沈青宁的时候因难产而去世,所以沈青宁自小是由沈老太太带大的,沈老爷子是在三年前辞世的,那时自己因身在大洋彼岸,路途遥远就没有回家奔丧。三姨太是女中毕业的,年纪还轻,怎么也会去世了呢?“爹走后,娘就一病不起,用药水拖了一年也走了”雨宁解释道.原来如此,沈约宁明白过来。沈老爷子和三姨太是忘年之恋,三位夫人之中他最爱的也是沈三姨太.“这裙子是大姐带回来的,四姐也有一条,我觉得漂亮就穿了,四姐却说它怪怪的,死活不肯穿.二哥,听大姐夫说洋人的女孩子都是这么穿的,漂亮的不得了,我穿着比洋人的姑娘如何?”倩宁问道。沈约宁爱怜的摸摸她的头,笑着回答道:“我们家倩宁可比洋人的姑娘漂亮多了!”倩宁听后高兴的笑了笑,回头对雨宁得意的说:“听见了没,二哥都要说我比洋人漂亮多了,你还敢不信,二哥可是留过洋的!”雨宁小声的说道:“大姐夫还是洋人呢”。闻此,沈约宁笑了笑,与两位妹妹又聊了许久,沈约宁这才回房。
沈家在琼柳镇是数一数二的大富人家,所以每个沈家的小姐少爷都能拥有一独立的小院。沈约宁静静靠在沙发上,院里的海棠开得正浓,醉人的花香弥漫了整座小院,他点燃了一支雪茄,静静的抽了几口,又将它按灭在烟灰缸里。没有人知道沈约宁的留学生涯早在两年前就结束了,在英国他结识了一位国民党政要的儿子,后来二人就一起加入了国民党。他们都是热血的儿郎,是以天下为己任的年轻人,如见的沈约宁已是国民党的少校军官,在上海保密局任职。这次的回家不过是上面方的一个探亲假而已。沈约宁未将真实情况告诉沈老太太,一是出于工作的需要,二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三是为了不让沈老老太太多心。二萍水相逢,尽是陌路之人
“杏儿,小桃,你们把花厅里的那张屏风先给挪到又厢房去,阿莱,你去厨房里告诉刘妈让她把菜做的清淡些,酸菜栗子鸡要过放些酸菜,把腥味给好好去去。还有你,红翠,去老太太那里把大小姐上次从南京带回来的那瓶洋酒找出来。”沈约宁刚进院子就听见黄伯在指挥丫鬟仆人忙这忙那的,沈约宁将西装外套脱下来交给丫鬟,好奇的闻黄伯:“黄伯.今天是什么重要日子?可是家中要来什么大人物,竟让你这般费心”“二少爷有所不知,今天儿可是个重要日子,未来的三少奶奶要来,老太太千叮咛万嘱咐说是一定要准备好,说是别失了咱们沈家的面子.”“未来的三少奶奶?青宁倒是挺积极的,我这兄长还未娶他倒是先把夫人领进门了,这姑娘是哪家的?”黄伯笑笑,答道:“就是安小姐.”“安小姐?咱们镇上似乎没有姓安的人家。”“二少爷您是见过安小姐的,就是您那天回来是在桥上看到的那姑娘,他是黄老板的独生女,出生时算命先生说她命硬, 这是一个小小的故事,来源于偶然。没有太多的恩怨纠葛,有的只是一场淡淡的依恋与忧伤。亲情,爱情,理想与信仰都如同指尖明媚的阳光,缓缓缠绕在一起,没有铁血丹心,没有侠骨柔情,有的只是一种恬淡的心境,仿佛江南那温暖的雨。
楔子
六月是江南最好的日子,烟柳画桥,清风袅袅,艄公冰片子一样清冽的渔歌声,这一切在琼柳镇体现由尤为显著。琼柳镇原是叫青安镇的,可是后来镇里出了一名探花,探花衣锦还乡时正是杨柳依依的六月,他一想青安镇是自己的故乡,可青安二字却极其俗气,于是挥笔写下了琼柳二字,琼柳镇就此成为了青安镇的新名。如今已是民国了,虽然外界兵荒马乱的,可琼柳镇依旧很平静,就像镇上那条悠悠的河。沈约宁便是此时在桥上初次看见安的,那是的沈约宁刚刚留洋归来,身后的管家黄伯拎着他的行李箱。经过这几年异国他乡的流浪,他是越发喜欢这个风景如画的故乡了。他缓缓走上石桥向桥下望去,一个女孩吸引了他的注意,她穿着时下正兴的蓝棉布学生装,剪着齐耳短发,靠在刘树干上,手里捧着一本小说看的津津有味,就像一朵安静的水莲花。“黄伯,那女子是谁?我怎么没见过。”他推推鼻梁上的眼镜问道,六月的风轻轻吹动着他手里的西装外套。“摁,嗯,”黄伯清了清嗓子,“那是前镇黄老板的独生女,和三少爷一样在县里读书,三少爷似乎对她有几分意思,一放假就往黄老板家里跑。老夫人也问过他几次,他回答说去研究什么雨果,解释了半天,太太也听不明白。听说是和洋人有关系。这年头啊,学校里都开了洋文,有一次听三少爷说过一大段,那个绕口的哟。”黄伯絮絮叨叨的说着,审阅您不悦的皱皱眉,打断了他的话,“黄伯,你多嘴了,走吧。”黄伯方才的那一席话就像一根锋利的刺,一点点的刺进沈约宁的心里。
面对沈老太太精心备下的食物却没有丝毫食欲,总感觉心里堵得慌,所以只是草草扒了几口饭,然后问道“酿,青宁呢,怎么没见他?”“他去前镇黄老板家去了。”沈老太太答道。“我有些晕船,先回房了、”沈约宁找借口匆匆离开了花厅。身后传来沈老太太无可奈何的叹息“你这孩子是兄妹几个中最让不让我省心的了,早知道你爱晕船,当初我说什么也不该听信安宁和罗杰的话,把你送到西洋去。”又对身后的老妇嘱咐道:“柳妈,把菜撤了吧,晚上再给二少爷热了送过去。鸡汤里别放茴香粉,约宁讨厌那味道,叫老夏去陈家鱼庄再买几条新鲈鱼回来,鱼汤让厨房重新做,还有把前些日子安宁从南京带回来的刀叉也给他送过去”
穿过回廊的时候,沈约宁看到两个小女孩正在回廊下方的花园里玩耍,一个穿着粉红色的兔毛夹袄,头发也剪成了齐耳短发,另一个则穿着西洋的公主裙,头上带着一个嵌钻的发夹,“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大个两个女孩?”沈约宁暗自疑惑,“二哥,你可回来了,可带了什么礼物给我们?”穿着兔毛夹袄的女子回头问道,“你是?”沈约宁问道.“我是雨宁,这是五妹卿宁。”兔毛夹袄女孩指着公主裙女孩说道.公主裙女孩见到一脸诧异的沈约宁,不禁笑道:“二哥去了英国五年,竟连自家小妹也不认识了?”沈约宁这才回过神来,自己的两个小妹五年未见,竟长这么大了?当初自己离家的时候她们还是牙牙学语的小家伙呢!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又看看两人的穿着,于是问道:“倩宁,你怎么穿成这样了?这都谁给你买的,小心三姨娘骂你?”雨宁听到这话却哭了起来,“二哥,你不知道吗,娘已经去世两年了.”沈约宁一怔,沈家老爷除了沈老太太这一位妻子外,还有两房姨太太,二姨太生三少爷沈青宁的时候因难产而去世,所以沈青宁自小是由沈老太太带大的,沈老爷子是在三年前辞世的,那时自己因身在大洋彼岸,路途遥远就没有回家奔丧。三姨太是女中毕业的,年纪还轻,怎么也会去世了呢?“爹走后,娘就一病不起,用药水拖了一年也走了”雨宁解释道.原来如此,沈约宁明白过来。沈老爷子和三姨太是忘年之恋,三位夫人之中他最爱的也是沈三姨太.“这裙子是大姐带回来的,四姐也有一条,我觉得漂亮就穿了,四姐却说它怪怪的,死活不肯穿.二哥,听大姐夫说洋人的女孩子都是这么穿的,漂亮的不得了,我穿着比洋人的姑娘如何?”倩宁问道。沈约宁爱怜的摸摸她的头,笑着回答道:“我们家倩宁可比洋人的姑娘漂亮多了!”倩宁听后高兴的笑了笑,回头对雨宁得意的说:“听见了没,二哥都要说我比洋人漂亮多了,你还敢不信,二哥可是留过洋的!”雨宁小声的说道:“大姐夫还是洋人呢”。闻此,沈约宁笑了笑,与两位妹妹又聊了许久,沈约宁这才回房。
沈家在琼柳镇是数一数二的大富人家,所以每个沈家的小姐少爷都能拥有一独立的小院。沈约宁静静靠在沙发上,院里的海棠开得正浓,醉人的花香弥漫了整座小院,他点燃了一支雪茄,静静的抽了几口,又将它按灭在烟灰缸里。没有人知道沈约宁的留学生涯早在两年前就结束了,在英国他结识了一位国民党政要的儿子,后来二人就一起加入了国民党。他们都是热血的儿郎,是以天下为己任的年轻人,如见的沈约宁已是国民党的少校军官,在上海保密局任职。这次的回家不过是上面方的一个探亲假而已。沈约宁未将真实情况告诉沈老太太,一是出于工作的需要,二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三是为了不让沈老老太太多心。二萍水相逢,尽是陌路之人
“杏儿,小桃,你们把花厅里的那张屏风先给挪到又厢房去,阿莱,你去厨房里告诉刘妈让她把菜做的清淡些,酸菜栗子鸡要过放些酸菜,把腥味给好好去去。还有你,红翠,去老太太那里把大小姐上次从南京带回来的那瓶洋酒找出来。”沈约宁刚进院子就听见黄伯在指挥丫鬟仆人忙这忙那的,沈约宁将西装外套脱下来交给丫鬟,好奇的闻黄伯:“黄伯.今天是什么重要日子?可是家中要来什么大人物,竟让你这般费心”“二少爷有所不知,今天儿可是个重要日子,未来的三少奶奶要来,老太太千叮咛万嘱咐说是一定要准备好,说是别失了咱们沈家的面子.”“未来的三少奶奶?青宁倒是挺积极的,我这兄长还未娶他倒是先把夫人领进门了,这姑娘是哪家的?”黄伯笑笑,答道:“就是安小姐.”“安小姐?咱们镇上似乎没有姓安的人家。”“二少爷您是见过安小姐的,就是您那天回来是在桥上看到的那姑娘,他是黄老板的独生女,出生时算命先生说她命硬, 若要有偶需得以独字为名。黄老板爱女心切,就只给了他去了一个安字,所求的不过是她一生平安罢了。”“安”沈约宁轻声念到。那个女子的名字一如她人一般温婉祥和,那一份清新和婉仿佛苗疆深处那浪漫的山花。
当沈青宁拉着安的手一同走进花厅时,众人皆是见怪不怪。沈老太太虽是过来人,但家教和门风却是极其开放的,沈家的五个孩子都喝过洋墨水,听说沈老太太还计划着把四小姐和五小姐也送去留洋呢。沈家的大小姐在南京读书的时候就认识了一个洋人,后来就嫁给了那个洋人。沈青宁拉着安的手给她一一介绍起自己的家人,“这是我娘,这是我四妹,这是我五妹,这是我二哥沈约宁,我大姐如今在南京,一年不过回来一两次。我二哥可是去英国留过学的,比不得我英文诗也读不懂。”安乖巧的和众人一一打过招呼,来之前她原以为沈家这样的大户人家是在森严不过的了,镇里人口中近乎传奇般的沈老太太也自有其威严之处。如今看回来倒是自己事先想多了,沈老太太和善的很。比过被沈青宁唤作二哥的男子倒有几分不怒自威的味道,眼睛里不曾里流露出一丝情绪,仿佛两汪幽深的山泉。“安姐姐好。”文静的雨宁招呼到,“三嫂好。”雨宁左边的卿宁却调皮的说道。“你这丫头乱说什么呢,安,你别见怪,卿宁这丫头自小被我们家人宠坏了。”沈青宁说。沈约宁只觉得心好像被人用刀一片片的割开,形成了一朵盛开的红莲,又似一碗酸梅汤和着辣子一起被人灌到了自己的嘴里,苦涩的,滚烫的,一直到达心底最深处的地方。“娘,三弟,你们吃着,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先回房了。”沈约宁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花厅,他只觉得着这个花厅里的一切都无比刺眼,就连那道素净的白菜汤都变成了翡翠簪子,飞快的向他眼睛刺来,他想逃离这里,就像蚂蚁想逃离烧的火红的铜锅。
回到房里沈约宁一支接着一支抽烟,他不解,也不甘,他是一个军人啊,一个自制力无比强悍的军人啊,今日警备一件小事儿扰乱自己的心神。这个假期原本是上方为让他们处理琐事而放的,而自己如今不仅没处理好琐事还多了无数的愁绪。窗外不知何时下起雨来,淅淅沥沥的雨水打在芭蕉叶上,就像一个新婚不久就独守空闺的女子在哭泣,他鄙视那些只会悲秋伤春的文人学者,可是自己怎么也变成这样了呢?仿佛窗外下的不是雨而是铜豆,还长有无数锋利的小刺,每一粒都打在他心里,深深刺入皮肤了,带出了血,无数的血,在这个夜里绽放成一朵朵国色天香的牡丹。他觉得自己该离开,这一个风景如画的江南小镇让他畏惧,让他害怕,离开这对于自己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沈约宁最终走了,在安嫁入沈家的前一夜,不顾沈老夫人的责骂,多年之后,他不止一次的后悔,如果当初自己留下来,就不会错国安最美的样子,哪怕那个与安白首偕老的男子不是他。
三:再相见,物是人非事事休
沈约宁没有想到与安还能在见,不过这已是半年以后。
那一夜,下了好大的雨,他一直到午夜才回家,等司机把车开到门口前一个站在雨中的身影硬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个削瘦的女子,她身着一袭紫色碎花旗袍,剪着齐耳短发,眼巴巴的望着门内,就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狐狸。“先生,要喝走她吗?”司机问道,他的主子是出了名的花名在外,有钱,又有学识,而且人也是绝代风华。他经常会带不同的女子回家过夜,这些女子也都识趣,过了夜,拿了钱就离开,今晚怎么会碰上这么个不识趣地?沈约宁刚想点头允许,可是心底却有个声音告诉他不能这么干,催促着他下车过去看看,她让司机把车一会再开进去,自己下了车,扥到看清女子的面容时他惊呆了,她居然是安,“你疯了吗?居然在这里淋雨,还有李嫂,她是怎么待客的,居然就这么让你在门外淋雨.”沈约宁如同发疯的豹子,女气冲冲得喝道,直接脱下西装外套不有分说的盖到她头上,拉着她直接进了客厅。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雨水顺着她的发丝一滴滴流了下来,说不出的狼狈。沈约宁没有会卧室换衣服,而是急匆匆的找了了一张毛巾,递给她,淡淡的说:“把头发擦擦吧,小心别得了了感冒,要不然三弟会心疼的。”然后又对着门外叫到:“李嫂你进来。”话音刚落,一个系着青灰色围裙的中年妇女赶了进来,这大概就是李嫂了吧,安在心里默默的想到,她知道自己的这个二哥不是常人,可眼前的这一切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你是怎么待客的,居然让客人在外面淋了大半夜雨?”李嫂刚想辩解:“先生,这,”沈约宁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别解释了,赶紧去给安小姐煮一碗面来,多放些姜,还有让小张去买一身旗袍回来,要素净些的,对了,给程医生打个电话,让他过来瞧瞧”沈约宁吩咐道。李嫂看看坐在沙发上的安,又看看头发上还滴着雨水,衬衫早已湿透的沈约宁不敢再分辨什么,匆匆的退出客厅。她不是没见过先生发火,只是没见过先生为了一个女人发火。
李嫂刚刚退出来就在走廊里碰到了司机小张,“李嫂,你这是怎么了,弄得这么狼狈”小张开玩笑的问道。“你先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去买身旗袍回来,先生急着要。晚一点小心先生打断你的腿,先生今晚火气不小,你得小心些”李嫂提醒道。小张不禁好奇:“是为了那女人吗?看上去也不怎么样啊,还没有前些天刚刚搬出去的舞女刘亚亚漂亮呢,先生什么时候换口味了?对了,你认识那女人吗?”“我要知道先生会这么在意她,早就把她请进来当菩萨一样供着,还哪敢让她在外面淋雨呀,也不至于在先生面前碰一鼻子灰。”李嫂说着匆匆向厨房赶去。不一会面和旗袍就送到了沈约宁的面前,“先去客房把衣服换了,再下来吃面,这是客房的钥匙。”沈约宁将一把明晃晃的钥匙和一身紫色碎花的旗袍递给安。按换好衣服就开始吃面,再安下楼的那一刹那沈约宁还是惊艳到了,一如他回乡时路过石桥初见安一般,这些年,他为了工作,为了应酬,接触过各色各样的女子,有留洋归来的知识与美貌并存的政府高官女儿,有温婉如玉的大家闺秀,有美艳妖娆的百乐门舞娘,有精明机智的同事,总之很多,多的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可是能让他感到惊艳的只有一个,就是面前这个正在狼吞虎咽吃面的女子,安。
安在吃完面后,终于开口:“二哥,你救救青宁好吗,我不能没有他,现在唯一能救他的只有你了。我知道二哥你是个有本事的人,一定可以救出他来的。”“他 犯事儿了吗,娘呢,娘没被他连累吧。”“娘和倩宁雨宁都在南京,在大姐哪儿,都没事。我和青宁是三个月前搬到上海的,离开老家时,他就已经给大姐写信,让他把娘和雨宁,倩宁接到南京去”“后来呢,你把事详细说给我,我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沈约宁点上了一支吕宋烟,准备抽一下,但又想到了安就在旁边,于是又把它戳灭在了烟灰缸里。
“到达上海后,青宁就跟变了一个人似得,他开始早出晚归,没次出门都要带上假胡须,穿着一件青布长衫,我问他去哪儿,他总是说去找一个朋友。问多了,他也会冲我发脾气,于是我也不好再问。有时候家里会来很多人,他们总是把门锁上,在屋里低声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或许是怕我起疑,也可能是拍我坏事,青宁总喜欢把我打发出去买东西。在门口的台阶上总有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小姑娘,遇到陌生人进来时她就会唱歌,他爸爸是码头的一名工人,也是家中的常客,经常来找青宁,青宁对他似乎很尊敬。出事的时候是一个下雨的晚上,家里依旧来了很多人,青宁依旧把我打发出去,可等我回来的时候院子里一片狼藉,屋子里都是泥泞的足迹,我喊了几声青宁,可是没人应我,原来真的出事了。我连忙去了邻居家问发生了什么,邻居说青宁和所有聚会的人都被宪兵给抓走了,说是他们私通共匪,我震惊了,我真没想到青宁居然会和这些事沾上关系。我要见他,我要亲自问问他。于是我变卖了所有首饰,在邻居的介绍下买通了巡捕房的人,他们说这事他们也插不了手,不过他们也不能白收我的钱,于是他们让我去找一个所谓的沈少校。”
“于是你就到这儿来了是吗?只是没想到这所谓的沈少校会是我。安,你太天真了,不知道巡捕房的那帮家伙就是一个个吸血的蝙蝠吗?青宁这是疯了吗,居然和共匪扯上关系。”沈约宁笑着说道,可是安却从他的笑意感到了一种蚀骨的寒意,尤其是他在提到青宁的时候眼睛透出了一股深深的恨意,仿佛一个背负血海深仇的人在念自己仇人的名字。安不禁哆嗦了一下,“很冷吗?”沈约宁问道没等安回答,又转身上楼找出了一件狐皮大衣,然后递给了安,示意她穿上,安接过衣服细细的打量起来,这是一件上好的女士狐皮大衣,貌似乎被上了油一般,在灯光的照射下每一根放着光泽,比江南冬夜月光下的积雪还要明亮,可摸上去却又如此的柔软,如此的温暖,就像婴儿的小手一般。原来自己的这个二哥便不是真正的热血儿郎,竟也会买如此昂贵的狐皮大衣来讨好女孩子。李妈不知何时走了进来,在收拾好桌子上的碗追被离开时,一抬头就看到了安身上的狐皮大衣,于是手里的碗筷啪的一声落到了地上,如同看见了鬼一般,然后颤巍巍的指着安,痴痴地说道:“先生,这可是您为刘小姐定制的啊”“这是我的东西,李妈,你多事了。”沈约宁冷冷的说,李妈如同被触电了一般,连声说到:“先生,对不起,我失态了。”说吧。赶紧捡起了碗筷,匆匆退了出去。“你放心,青宁的事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不过人出来之后大陆是不能在了,我会安排你们去台湾,无论你们愿不愿意。”“二哥,我一切都听你的,只要青宁能活着出来就好。”安乖巧的点点头,“你今晚就在客房睡吧,钥匙就是我刚才给你的那根。”沈约宁说道。
安,他在心里暗暗的说,我救青宁,不是为他,只是为你,我只想要你一生长安,一世欢颜,哪怕不是我在陪你,只要你快乐,就好了。
四年华岁岁如相许,只是人终老
“沈少校,不来一杯威士忌吗?”白妙妙从背后楼主沈约宁的脖子,娇气的说,“你可好久都没来看我了,我知道柳次长家的小姐很漂亮,可是大家闺秀有大家闺秀的婉约,风尘女子也有风尘女子的妩媚,我可是很想你的。”沈约宁接过女子手中的酒,悄悄的晃了晃,红色的酒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迷人的光泽,如同鲜血一般。沈约宁出神的看着酒,就像古老的吸血鬼贵族在观赏着鲜血,许久,淡淡的吐出一个字:“滚。”白妙妙在风尘中混迹已久,察人观色的本领自然是一流,直觉告诉她面前的这一个男人是自己惹不起的,于是立马灰溜溜的走开了。沈约宁浅浅的喝了一口酒,但此时的他心里却如被无数只蚂蚁咬噬,就连身下的椅子似乎也着了火一般,他在等人,一个很重要的人。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他等的那个身影终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来人是一个妖媚与英气兼具的女子,她身着一袭玫红色素缎面料鹅黄色嵌边的旗袍,上绣有紫色的双福字,头发是时下正流行的电卷烫发,眉毛画得极高,有些类似于挑眉的味道。但眼睛里却透着一股犀利劲来,目光仿佛是一锅烧的泛泡的油,人只要碰到,就会被炸得皮焦肉烂。她走到沈约宁的面前坐下,眼里透出欣喜,“你来了。”沈约宁说,依旧是淡淡的声音,但是却夹杂着一丝不悦。“你这是在怪我来迟了吗?可我也没办法,我不可能穿一身军装来见你,一是不妥,二是不愿,人皆道女为悦己者容,尽管你不会悦我,但我还是要做一个合格的女子的。哪怕仅仅只能给你留下一个影子,但于我而言就已够了。”
“我不是听你来胡言乱语的,我有件事需要你帮我办。”沈约宁说。“你连我的名字都不肯叫了啊,”女子自嘲似得说道,“不叫就不叫吧,只要你高兴就好了,你肯教我一面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说吧,要我做什么?”“沈青宁不是被你们带走了吗,放了他。”沈约宁说。女子笑道:“为什么?”“毕竟他是我弟弟,我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语罢女子好像听到了什么巨大的笑话一般,嘴角浮起了一色不屑的笑来:“你弟弟,沈少校你这是在和我说笑吗?你都直呼他姓名了,还说他是你弟弟,再说他母亲在世时可没少给伯母甩脸色,沈少校你素来孝顺,只怕恨不得亲手宰了他呢。”“放不放?”沈约宁只是淡淡的问道。“放,我怎么会不放?别说只是让我放一个人,只要你开口,就是让我去死我也是甘愿的,沈约宁这些年我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我勇敢一点,不听我义父的话,不加入中统,不去做特务,素手如玉不沾半点鲜血,你是不是会爱我一点呢,哪怕仅仅只是一点。可是我怕啊,我怕你一个人承受不过来啊,所以当义父告诉我说只要我加入中统就可以帮到你时,我义无返顾的就答应了。有人说造下太多杀孽死后是会下地狱的,可是我们的使命决定了我们注定要沾满鲜血,那么有一些人就由我来替你处理吧,如果一定要下的的话,就让我替你下吧。如果最后你也下了,我至 少也可以陪着你,这样在地狱里你也就不会太孤单了。”女子静静地说着,声音中夹杂着些许哭腔,或许所谓的单恋,所谓的付出在某些时候就是义无反顾的执着吧,把那个自己永远都在抓不住的身影当做信仰,以一种飞蛾扑火的姿态为他或她做着一切,无关丢错,无关是非,只要她开心就好。
“什么时候来接人?”女子问道。“后天的凌晨两点吧,那有一帮去台湾的船。对了,把这药给他吃了。”“这药?”女子拿起看了看,不屑的笑笑,“你不这也一样要他死吗?”沈约宁说道:“我只是说要救他出来,可没说要让他活着到台湾去。”“你放心我会办好的。女子说道。
三天后的凌晨,安和沈青宁离开了上海,在他们上船的那一刹,那沈约宁暗暗的在心里说,“安,你不要怪我,我所作所为皆是为你好,青宁对他所谓的革命事业爱得太深,太多,只要他还活着他还会回来,继续他所谓的革命事业,你不应该过这样的生活,所以他只能死。我只愿你一生长安,一世欢颜。”
五,再相见,白发苍苍心依旧
“对对对,这灯笼再挂高一点,这才喜庆吗”沈碧茹说道,又对女儿说:“思璇,去看看你外公好了吗,”“恩”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应道。沧海桑田,转眼就是数十年,在国名党兵败后沈约宁和众多高官一样离开大陆,去了台湾,然后在台湾安家立业,娶妻生子。见天已是他的七十大寿了。
宾客入座后沈约宁却发现自己的孙女还没到。于是问大女儿沈碧玉:“思仪呢,怎么没来?”“爸,您先坐下,”沈碧玉将沈约宁扶着坐下,说道:“这丫头,一直说要给您一个惊喜,也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您别急,她刚给我打电话说已经在来的路上,估计马上就要到了。这丫头,也太不省心了。”话音刚落,一个妙龄女子搀扶着一个白发苍苍的来太太走进大厅,叫到:“爷爷,我可是把你的偶像给请来了。”孙女口中的偶像不是别人,正是沈约宁最喜欢的一位剧作家,名唤成亦的大学教授,以写民国时期的故事而闻名,她的很多小说都被方拍成了电影,受到了众多人的欢迎。不过她向来低调,很少接受采访。沈约宁总会在她的书中找到属于哪个年代的记忆,和安的影子,所以很是喜欢她的作品。当初到台湾后沈约宁也找过安,只是没找到,毕竟在那个兵魂马乱的年代,时光埋葬了太多人的消息。
“这可是我的导师,是我们大学里最德高望重的教授哟,爷爷,我孝顺吧。”思仪撒娇道,又扶着老教授坐下,介绍到:“老师,这是我爷爷,一直很喜欢你的作品,所以啊,我就哀求您来了。您就让他过过和偶像说话的瘾吧。”说完,就撇下了二人。“沈老先生是台湾人士吗?”成亦问道,沈约宁大惊,这女子居然有着江南的口音,还是阔别当年的故乡的那种声音,心里不仅突然涌起了一种熟悉的感觉,再细看,成亦和安是如此的相似,哪怕她已白发苍苍。“你认识琼柳镇吗?”沈约宁问到。“您是?”成亦大惊,“我是安啊,二哥,是你吗?”沈约宁手里的茶哐当一声摔到了地上,泪水决堤。众人听到了声音以为出了什么事,立即围了上来,“哥,你怎么了?”雨宁问道,“是啊,二哥,出怎么事了?”“这是倩宁,还有雨宁吗。怎么都这么老了?”安感叹道。二人面露惊讶:“你是?”“这是你们三嫂啊。”沈约宁说道。“三嫂?”二人看了看,大哭了起来,“我们到台湾以后没少找你们,大家都以为你没了啊,对了三哥呢?”。安听到后面露悲伤:“青宁,早就没了,当年刚上船,他就开始发了高烧,后来浑身起了血色的疹子,然后就病逝了,船上的人都说他的了传染病,不顾我的哀求,把他的尸骨扔到海里了。”说着说着,不经哭了起来,“好了,二哥,三嫂,往事不提,大家都还好好的就好,今天可是二哥的大寿呢。”倩宁见状连忙圆场到。众人在恭喜安的回归后,也就继续进行寿宴起来。
宴会散去后已是夜晚,但安和沈约宁依旧还聊得正在兴头上,于是在书房里聊开来“后来呢,你怎么成为大学教授了?还有名字怎么也换了?”“初到台湾后,为了生活,也吃了不少苦,但总觉得缺了些什么,于是我对自己说把过去写下来吧,就这样我开始了写作,渐渐出了些名气,于是被聘做了讲师,后来又慢慢熬成了教授,至于名字,青宁走后,我就没有家了,为了安慰自己,也为了放下过,我选择了遗忘,于是我给自己取名成亦,毕竟往事终已成追忆了。”安笑着说又打量起了周围,“还是二哥你好,终于是白头偕老,子孙满堂了。”“白头偕老到没有,子孙满堂都是有了。”沈约宁笑着说。“对了,二嫂是谁啊,当年你出去后,李妈就到房间里劝我,说让我识相些,说你身边有一大堆女人,什么侨和洋行的小姐许薇薇啊,柳次长的独生女柳月媚啊,乔治伯爵的千金艾暖啊,总之说了一大堆,我至今还记得她那神态,就像富婆在炫耀自己的珠宝一样,你最后选了谁啊?”“我谁也没有选,毕竟那非我所爱,到了台湾后在家人的撮合下和温迪在一起了,她是罗杰的表妹,想不到真如母亲当年在放桌上说的那般,她终究还是有个洋儿媳的,只是温迪,”他沉默了一会,“她在生碧玉的时候,由于难产,终究是去了。”“可你至少还有家,而我什么也没有了。”安自嘲似得说。“你都叫我二哥了,这就是你的家,你怎么会没有家呢?”沈约宁说。安闻言,泪水夺眶而出,一如当年在雨夜里哭泣的那个女孩。二人一直聊到了凌晨,最终安因为工作上的事是谢绝了住下来,由思仪开车送回了学校。
“青宁,其实你走了也挺好”沈约宁一个人痴痴地站在窗前,望着皎洁的月轻声说“至少我还可以陪着她慢慢死去,哪怕仅仅只是看着,也挺好的。”窗外,风轻轻地吹了进来,掀开了桌上的的泰戈尔诗集,灯光照在书页上,每一行诗歌都闪烁着光芒: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
却不能在一起
而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
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
放在心里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想念
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
放在心里
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
对爱你的人
掘了一道无法跨越的沟渠

现在这个世界我觉得还有更遥远的距离
那就是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拉着你的手,
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个人.是我明明在虚情假意而你傻傻地以为我爱你.

眼睛看到的未必真实
要用心去感受你才能拥有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天各一方
而是我已说了很多
你却还是不明白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已说了很多
你却还是不明白
而是知道那就是爱
却只能单相思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知道那就是爱
却只能单相思
而是相爱的彼此在错误的时间相遇
没有结果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相爱的彼此在错误的时间相遇
没有结果
而是明明只是虚情假意
却傻傻地以为你爱我.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明明只是虚情假意
却傻傻地以为你爱我.
而是当你终于懂得珍惜我
我已不在.:
◇◇上一篇:泪曾流过那片海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