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宿城
201509/15

宿城

小说大全 围观:
许多时候,人总是在茫然不知所措中追寻着自我,蓦然回首时,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离不开的路,逃不过的宿命,到不了的将来,这一切或许很早就已经注定。
——题记
在茂密的山林中,坐落着一个古老的村庄,那便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宿城。这里没有喧嚣,平静的像一潭死水,人与人之间相敬如宾,却笑而不语,因为总害怕说错一句话而受到神灵的亵渎,所以一切都是小心翼翼的。在这个古老的村庄里,人们祖祖辈辈一直信奉着基督教,几乎每家都有一个很大的十字架挂在家里,每天吃饭的时候都要做祷告,以此来表明对神灵虔诚的信仰。一旦有人干了坏事或者没有按照神灵的旨意来办事,将会受到全村人的唾骂和排挤,久而久之,也使这种信仰更加深入人心。
我们家在这个村子里算得上是一个大户人家,但长久以来却忍受着各种排挤和冷眼。一方面由于早年母亲是父亲从外面带回来的女人,没有遵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被认为是坏了村里的规矩;另一方面是由于我的父亲并没有对神灵进行虔诚的信仰,全村就我们家没有挂十字架。父亲是一个倔强的人,他从来都不信神,只相信自己,所以那时我们家就一直忍受着各种欺负。后来母亲也在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村里的人就说是神灵对我们家的惩罚。父亲虽然也很难过,但他却觉得这对我母亲来说是一种解脱,毕竟她操劳了大半辈子。自母亲走后父亲比以前更加辛劳了,整天没日没夜得干活,只为家里能好过一点,我有两个哥哥,我是家里最小的,所以从小到大我是在哥哥和父亲的关爱中长大的。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走着,我也在时光中渐渐长大,而父亲却显得苍老了许多,两个哥哥也没有去上学,而是选择了待在村子里,挣钱供我读书。在那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而且下定决心以后要是能走出村子,我一定要改变村子的面貌,可是到后来的后来,一切都不是那么回事了。
时间总是太匆匆,转眼间大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可是,父亲却只字不提,我知道不是父亲不提,而是没有这个能力,毕竟我们家在村子里的成份不好,大哥也沉默不语,或许一切他以心知肚明。我和二哥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有一天,吃过晚饭后,二哥便对父亲说他想去外面闯闯,毕竟自己大了,而且家里有大哥就成了。父亲想了一会就答应了,并对二哥说:“你现在也长大了,出去干啥事多长个心眼,不要干坏事,要本分。”二哥听了父亲的话,第二天收拾了东西便走了。村里的人听说二哥到外面的大城市去了,感觉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七嘴八舌的又谈论起来,还说自古以来就没有人出去过,现在我二哥出去把这里的灵气都给冲散了等各种议论,父亲全都不在乎,好象没有那回事。直到有一天,大哥上山砍柴救了一个姑娘,才使人们的话题得到了转移,大哥砍柴时发现这个姑娘被蛇咬了,昏迷不醒便把她带回来,并找村里的大夫医救了她,但是姑娘醒来时却不会说话,只是咿咿呀呀,才知道她是个哑巴,问从哪来的,她不会说也不会写,一切都成了一个谜。所以只好把她留在家里,村里的人便说这是神灵赐给我大哥的媳妇,还说这是我大哥一心向善应得的。父亲实在听不下去了,便要赶这个姑娘走,并说我不能让村里的人觉得我们是信奉神灵而得到你这个儿媳妇,因为我们家一直以来都不信奉神灵,也从不屈服,可是这个姑娘却不肯走,哭着跪在地上,恳求父亲把她留下来,而我和大哥也希望父亲把她留下来,父亲执拗不过,便答应了,不久我大哥便和这个姑娘结婚了,她们的结合也给这个平淡无味的家中增加了一点喜气。
而此时的我,已经上初中了,也变成了一个大姑娘,有了自己的梦想和追求,就像当初所想的一样,我希望自己可以走出村庄,成为一个有所作为的人。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隔三差五的总是感冒,因为父亲和大哥总是很忙。我也没有给他们说,自己硬扛着,直到我在课堂上昏倒了,父亲急忙赶来,问医生我怎么样了,医生说只是感冒严重,发高烧,没啥大问题,所以我挂完吊针后便回学校了,父亲也回家了可是我自己却发现体质不如从前了,浑身无力,而且感觉身上老是浮肿,我便回家告诉了大哥,大哥便让村里的老中医给我看了一下,那位老中医说我是由于感冒引起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如果不治疗,后果会很严重。回家后,大哥便向父亲说明了我的情况,父亲便说,别听那些人胡说,我闺女好着呢,赶明我不忙了,带你到城里检查检查。就父亲的这一句话,让我等了好久,直到我一病不起,父亲才意识到我是真的得了重病,便带着我去了县里的医院,结果人家医生说我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而且我的病情太严重了,没法医治,父亲便又背着我去了市里的医院,在那我得到了医治,可是却已经晚了就算治好也成了瘸子,因为我的右脚踝已经完全走形,父亲恳求医生一定要医治好我,医生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回家后还要好好调养,不然还会复发的。当我知道自己变成了残疾之后,我的世界瞬间沦陷了,感觉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我怪父亲没有及早的带我来看病,怪父亲没有相信老中医的话,可是一切都没有用,都太晚了,我泪流满面,不想再看到父亲,父亲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沉默不语,等我病好了后,啥事都顺着我的意思,并且把我从县城一路背回到家里,到家后大哥也是尽可能的给我宽心,我不想让大哥操心,毕竟他活着也不容易,便对大哥说:“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
自此以后我再也不能去学校上学了,只能待在家里,就算有嫂子陪着,也是无声的。我越来越沉默了,甚至不愿意见人,只想钻在属于自己的那个角落里,静静的呼吸。对于我生病这件事更是引起了村里的轩然大波,说这是我母亲上辈子欠的债这辈子让我还了,还说我们家由于不信奉神灵,世世代代都会被诅咒,不得安宁,结果真的被他们说中了。那是个下着大雨的晚上,结果雨把牛棚给吹倒了,同时也把我大哥压在了下面,因为那时我大哥正在牛棚里给牛喂草,当把我大哥救出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父亲在雨中痛苦大喊:“苍天啊,你真的要与我为敌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大哥的离去更让这个家没有了一点活力,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角落里,别人进不来,自己也永久的不想出去,就这样毫无声息的过着,而村子里的人这次再也没有议论什么,在他们看来这些事都是命中早以注定好的,一切都是由神灵安排的,就像我 编辑评语没有华丽的语言,只希望带给你内心最真实的自我,不忘初心(作者自评) 许多时候,人总是在茫然不知所措中追寻着自我,蓦然回首时,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离不开的路,逃不过的宿命,到不了的将来,这一切或许很早就已经注定。
——题记
在茂密的山林中,坐落着一个古老的村庄,那便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宿城。这里没有喧嚣,平静的像一潭死水,人与人之间相敬如宾,却笑而不语,因为总害怕说错一句话而受到神灵的亵渎,所以一切都是小心翼翼的。在这个古老的村庄里,人们祖祖辈辈一直信奉着基督教,几乎每家都有一个很大的十字架挂在家里,每天吃饭的时候都要做祷告,以此来表明对神灵虔诚的信仰。一旦有人干了坏事或者没有按照神灵的旨意来办事,将会受到全村人的唾骂和排挤,久而久之,也使这种信仰更加深入人心。
我们家在这个村子里算得上是一个大户人家,但长久以来却忍受着各种排挤和冷眼。一方面由于早年母亲是父亲从外面带回来的女人,没有遵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被认为是坏了村里的规矩;另一方面是由于我的父亲并没有对神灵进行虔诚的信仰,全村就我们家没有挂十字架。父亲是一个倔强的人,他从来都不信神,只相信自己,所以那时我们家就一直忍受着各种欺负。后来母亲也在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村里的人就说是神灵对我们家的惩罚。父亲虽然也很难过,但他却觉得这对我母亲来说是一种解脱,毕竟她操劳了大半辈子。自母亲走后父亲比以前更加辛劳了,整天没日没夜得干活,只为家里能好过一点,我有两个哥哥,我是家里最小的,所以从小到大我是在哥哥和父亲的关爱中长大的。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走着,我也在时光中渐渐长大,而父亲却显得苍老了许多,两个哥哥也没有去上学,而是选择了待在村子里,挣钱供我读书。在那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而且下定决心以后要是能走出村子,我一定要改变村子的面貌,可是到后来的后来,一切都不是那么回事了。
时间总是太匆匆,转眼间大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可是,父亲却只字不提,我知道不是父亲不提,而是没有这个能力,毕竟我们家在村子里的成份不好,大哥也沉默不语,或许一切他以心知肚明。我和二哥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中。有一天,吃过晚饭后,二哥便对父亲说他想去外面闯闯,毕竟自己大了,而且家里有大哥就成了。父亲想了一会就答应了,并对二哥说:“你现在也长大了,出去干啥事多长个心眼,不要干坏事,要本分。”二哥听了父亲的话,第二天收拾了东西便走了。村里的人听说二哥到外面的大城市去了,感觉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七嘴八舌的又谈论起来,还说自古以来就没有人出去过,现在我二哥出去把这里的灵气都给冲散了等各种议论,父亲全都不在乎,好象没有那回事。直到有一天,大哥上山砍柴救了一个姑娘,才使人们的话题得到了转移,大哥砍柴时发现这个姑娘被蛇咬了,昏迷不醒便把她带回来,并找村里的大夫医救了她,但是姑娘醒来时却不会说话,只是咿咿呀呀,才知道她是个哑巴,问从哪来的,她不会说也不会写,一切都成了一个谜。所以只好把她留在家里,村里的人便说这是神灵赐给我大哥的媳妇,还说这是我大哥一心向善应得的。父亲实在听不下去了,便要赶这个姑娘走,并说我不能让村里的人觉得我们是信奉神灵而得到你这个儿媳妇,因为我们家一直以来都不信奉神灵,也从不屈服,可是这个姑娘却不肯走,哭着跪在地上,恳求父亲把她留下来,而我和大哥也希望父亲把她留下来,父亲执拗不过,便答应了,不久我大哥便和这个姑娘结婚了,她们的结合也给这个平淡无味的家中增加了一点喜气。
而此时的我,已经上初中了,也变成了一个大姑娘,有了自己的梦想和追求,就像当初所想的一样,我希望自己可以走出村庄,成为一个有所作为的人。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了,隔三差五的总是感冒,因为父亲和大哥总是很忙。我也没有给他们说,自己硬扛着,直到我在课堂上昏倒了,父亲急忙赶来,问医生我怎么样了,医生说只是感冒严重,发高烧,没啥大问题,所以我挂完吊针后便回学校了,父亲也回家了可是我自己却发现体质不如从前了,浑身无力,而且感觉身上老是浮肿,我便回家告诉了大哥,大哥便让村里的老中医给我看了一下,那位老中医说我是由于感冒引起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如果不治疗,后果会很严重。回家后,大哥便向父亲说明了我的情况,父亲便说,别听那些人胡说,我闺女好着呢,赶明我不忙了,带你到城里检查检查。就父亲的这一句话,让我等了好久,直到我一病不起,父亲才意识到我是真的得了重病,便带着我去了县里的医院,结果人家医生说我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而且我的病情太严重了,没法医治,父亲便又背着我去了市里的医院,在那我得到了医治,可是却已经晚了就算治好也成了瘸子,因为我的右脚踝已经完全走形,父亲恳求医生一定要医治好我,医生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回家后还要好好调养,不然还会复发的。当我知道自己变成了残疾之后,我的世界瞬间沦陷了,感觉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我怪父亲没有及早的带我来看病,怪父亲没有相信老中医的话,可是一切都没有用,都太晚了,我泪流满面,不想再看到父亲,父亲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沉默不语,等我病好了后,啥事都顺着我的意思,并且把我从县城一路背回到家里,到家后大哥也是尽可能的给我宽心,我不想让大哥操心,毕竟他活着也不容易,便对大哥说:“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
自此以后我再也不能去学校上学了,只能待在家里,就算有嫂子陪着,也是无声的。我越来越沉默了,甚至不愿意见人,只想钻在属于自己的那个角落里,静静的呼吸。对于我生病这件事更是引起了村里的轩然大波,说这是我母亲上辈子欠的债这辈子让我还了,还说我们家由于不信奉神灵,世世代代都会被诅咒,不得安宁,结果真的被他们说中了。那是个下着大雨的晚上,结果雨把牛棚给吹倒了,同时也把我大哥压在了下面,因为那时我大哥正在牛棚里给牛喂草,当把我大哥救出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父亲在雨中痛苦大喊:“苍天啊,你真的要与我为敌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大哥的离去更让这个家没有了一点活力,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角落里,别人进不来,自己也永久的不想出去,就这样毫无声息的过着,而村子里的人这次再也没有议论什么,在他们看来这些事都是命中早以注定好的,一切都是由神灵安排的,就像我 编辑评语没有华丽的语言,只希望带给你内心最真实的自我,不忘初心(作者自评) 们的这个村名叫宿城,所以也就不再感到新奇了。
不知什么时候,父亲也开始相信命这件事了,每当大家说起神灵的时候,他都静静的听着,生怕错过什么。而且也不去争论,或许大概没有力气来理论争论了,因为无论如何该发生的全都发生了,他只能静静地等待命运的安排。且一如既往的重复着以前的生活,嫂子却比以前更加有干劲了但身体却一天比一天消瘦。看着让人心疼,而我只想静静的,静静的就好,不愿更不想去理会这个破败不堪的家。我就想二哥出去3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希望他快点回来,这个家快撑不下去了。
结果快过年的时候,出门在外的二哥回来了,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而是开着一辆我们从来没见过的车回来了,他的回来让我们家看到了一丝希望,家里人都很欢喜。二哥听说了家里近几年发生的事情,也失声痛哭,更是为我的现状感到惋惜,便对我说:“妹子,你一定要坚强,人活一生,值得你去追求的东西还有很多,不要因为一个不满意,而毁了你的一生。等忙过这一段,二哥带你到城里去。”我听了二哥的话,心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开心,因为在这个家中至少还有人是懂我的。这时候村里人不在议论纷纷,而是说我二哥有出息,能挣大钱,还说是我父亲悔过之心被神灵感动了,我们家在村里的情况渐渐好起来。
可是,命运就是爱和你开玩笑,这次老天把玩笑开大了,还记得那是一个下大雪的早晨,二哥和父亲准备到县里准备年货,谁知雪下得太大,路太滑,车子在半路滑到了山沟里,由于没有人经过直到晚上还没有见父亲和哥哥回来,我和嫂子便求村里人帮忙找找,当找到父亲和哥哥的时候都已经冻僵了。村里人集体出钱把我父亲和我二哥葬了,或许觉得我们实在太悲惨了,或许觉得这样能展现自己对神灵的虔诚。我想在以后的日子里,这里的的每个人应该更加对“宿城”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我们家就是最好的例子,争扎了一辈子,结果都回归了最初,甚至更惨,所以只能静静的,等待命运的安排。突然觉得人生无路可走,容不得一点反抗,最终还是逃脱不了宿命。
自此以后,我和嫂子相依为命,过着清苦的日子,村里也有人经常给我们送东西,帮衬这我们,而我的身体也大不如前,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自己还能过多久,只知道不能停下来。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看着村子里灯火通明,想要感受到这份温暖,却发现太难了,只能孤独的守候在自己的角落里等待黎明的到来,可夜太难熬了,真怕自己永久的离开,但愿这种感觉不会很早的到来。人们还是在虔诚中安分守己的过日子,村庄依旧是那么平静,只是这种平静里多了一份温和,少了一份倔强;多了一份虔诚,少了一份执拗。 编辑评语没有华丽的语言,只希望带给你内心最真实的自我,不忘初心(作者自评)
◇◇上一篇:双鱼座·蝴蝶飞过不羁流年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