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双鱼座·蝴蝶飞过不羁流年
201509/15

双鱼座·蝴蝶飞过不羁流年

小说大全 围观:
夜晚,在华丽的宴会厅里,三千纱丽挥舞着轻柔的白练,摆弄着细嫩的水蛇腰,舞起妖娆。高高在上的双鱼族帝皇拍手赞叹,坐在他旁边的逍遥公主瑾陌离用手撑着头,一脸阴郁,因为她知道,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宴会,父皇把所有兄弟姐妹已及大臣们的未婚女眷男眷都请来,还不是为了指婚吗?
无聊,大哥他居然也津津乐道的欣赏,实在是太底俗了!还是人间好!在人间,有我的闺密,有我的冤家,有我的仇人,也有我的快乐,这里呢?虚伪!只有权利,没有亲情,更没有感情!
正在这时,帝皇站起来,说道:“今天,相信大家都玩的很尽兴!在这里,我要宣布一件事情:靖国公伊泷灀因立大功,为天下苍生造福。今日赐婚与逍遥公主,两个月后成婚!”顿时,下面顿时引起喧然大波。谁都说这是天生的一对,靖国公年仅19,虽小小年纪,能力却很大。逍遥公主年纪轻轻,在九岁之时就去人间历练,前不久刚刚回归。俩人都不凡,都拥有绝世容貌,能力一等一,可谓郎才女貌。
陌离眉头一皱,心想,关我什么事?然后起身说道:“父皇,儿臣不愿……”
“哦,这是为何?”
“禀父皇,儿臣不久前刚回家乡,旅途劳累,且十分想念祖国故土,想游历一番。”再说,靖国公是我师兄耶!
“没事,等陌离你和靖国公成完婚,朕就准你们俩人去祖国的大好江山游历一番。”
“可是儿臣……”可是儿臣年仅16,太小了…
“没什么可是的,这几日,你就先待在靖国公府邸,没事就别出来了!”言下之意,就是这今天你没我命令就别出门了。这让陌离很是无语…
“臣/儿臣尊旨。”
“公主,该用早膳了。”侍女紫郁轻轻敲了一下门,说到。
“唔…现在什么时辰了?欸,这是在哪里?”刚刚睡醒的陌离睁开松懈的眼睛,问到。
“回公主,您现在在靖国公的书房里,现在,快八时了。”
什么?靖国公的书房里?“怎么回事?”真是奇怪…
“回公主,昨夜皇上已经下旨,在您出嫁前,就住在靖国公的府邸。”
原来如此。“紫郁,为我更衣。”
“是……”
另一边,在府邸的暗室里,伊泷灀一身青衣长袍,屹立在那里。身后跪着一个蒙面男子,男子道:“主上,那边已经飞鸽传书,把行动计划寄来了。”
“什么?已经寄来了?”飞鸽的指定降落点是书房,那个逍遥公主还住在那里,“不好!”说完,就赶紧奔出密室。
在书房外的小院子里,开满了薰衣草陌离带着紫郁在院子了玩,忽然飞来一只灵巧的鸽子,一见到陌离,就飞到她手上,“咦,这只鸽子的腿上有东西,公主。”
“哦?确实,是什么呢?”陌离说着,解下那个纸卷,展开一看,写着:十八日九时,发兵夺位,一切就绪。
“什么?这应该是给伊泷灀的……他要造反……唔”陌离正说着,心里计算了一下,今天是十四日,还有五天。这时,便看见靖国公飞奔而来,见到她,急忙捂住她的嘴,怒视着紫郁,示意她退下。
“公主…”紫郁看了一下陌离,无奈的退下了。
伊泷灀胁持着陌离进了书房,才发开她。“本王的王妃,你刚才都看到了什么?给为夫说说。”热气在陌离耳畔萦绕,这靖国公,真是风流。
“哎,离成亲还有两个月呢!……不对,别转移话题!父皇待你不薄,你为何还要反叛?我要进宫!我要把这些告诉父皇!”陌离说着,欲要挣脱腰上的枷锁,奔向皇宫。
“哎呀,这怎么行呢?皇上开始下令你成亲之前不能出门呀!”伊泷灀感觉到了手上的松动,心里一笑,“公主我看您还是别去了吧!
“怎么可能?不会的!”哼,我现在就去!
“其实公主去了也是白去,不如在在下的府中好好游玩!”最后两子伊泷灀咬的特别紧,眸子不在是调戏的目光,反而变的阴郁。
“公主我是不会辜负了我的名号。逍遥逍遥,本公主就是要逍遥!本公主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姐恼怒了,也是不好惹滴!
“呵,就算你逍遥,那又怎样?现在,你就在这床上,睡上一两个月吧!”说着,在陌离耳边轻轻呢喃道:“无尽梦河……”说完,任由眼前的人儿倒在怀里,把她抱上床。静静的走了,走前,也不忘冷哼一声。想阻止我?公主呀,你太嫩了!
啊!这…这是哪里?头…好痛!唔,救命!痛,受不了了!好黑,这是哪儿?前面有光!坚持,快到了……
“啊——这是哪里?”刚刚醒来的陌离满头大汗,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的头好疼,周围一片漆黑,然后,她快到了光……“我怎么在这里?”陌离喃喃自语着,这里不是寝宫,也不是靖国公的府邸,这是——母后的寝宫?!
带着疑惑,陌离整好衣服,走了出去。
门外跪满了奴婢,她们见她出来,急忙喊道:“皇后娘娘吉祥。”
皇后娘娘?她们在说我吗?“都起来吧。”到底怎么会事?我还没有成亲,嫁出去也不是皇后。对了!伊泷灀要谋反!“你们,陪本宫转转。”
“奴婢不知,皇后要去哪里?”领头的宫女不卑不亢的问到。
“天牢!”既然我是皇后,那么天牢中,就会有父皇他们了吧?
“这……是……”领头的宫婢虽然惊愕,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带路!”朱唇微起,霸气的说出两个字
“尊旨。”
既然现在是伊泷灀篡位后,那父皇他们就应该在天牢里吧?轻轻笑了一笑,跟着带路的宫女去天牢。
一路上,有不少宫女太监看见陌离,都议论纷纷。他们说的,陌离都听了就去。
有人说,皇后性格暴躁,经常发脾气。陌离想,那是因为我不喜欢繁琐,因为那宫里的规矩,而烦厌。
有人说,皇后经常不喜现实,颠倒是非。陌离想,那是因为我讽刺宫里的虚伪,乖张而已。
有人说,皇后幼稚,说话嗲声嗲气。陌离想,那是因为我心中的面具太多,多一张也不算什么。
有人说,皇后为人冷漠,不善言语。
有人说……
陌离只想说,我心中的面具太多,多的不敢想象。我真正的面目,又有几个人能看到呢?
“娘娘,天牢到了。”
宫女的一句话,打破 编辑评语呵呵(作者自评) 夜晚,在华丽的宴会厅里,三千纱丽挥舞着轻柔的白练,摆弄着细嫩的水蛇腰,舞起妖娆。高高在上的双鱼族帝皇拍手赞叹,坐在他旁边的逍遥公主瑾陌离用手撑着头,一脸阴郁,因为她知道,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宴会,父皇把所有兄弟姐妹已及大臣们的未婚女眷男眷都请来,还不是为了指婚吗?
无聊,大哥他居然也津津乐道的欣赏,实在是太底俗了!还是人间好!在人间,有我的闺密,有我的冤家,有我的仇人,也有我的快乐,这里呢?虚伪!只有权利,没有亲情,更没有感情!
正在这时,帝皇站起来,说道:“今天,相信大家都玩的很尽兴!在这里,我要宣布一件事情:靖国公伊泷灀因立大功,为天下苍生造福。今日赐婚与逍遥公主,两个月后成婚!”顿时,下面顿时引起喧然大波。谁都说这是天生的一对,靖国公年仅19,虽小小年纪,能力却很大。逍遥公主年纪轻轻,在九岁之时就去人间历练,前不久刚刚回归。俩人都不凡,都拥有绝世容貌,能力一等一,可谓郎才女貌。
陌离眉头一皱,心想,关我什么事?然后起身说道:“父皇,儿臣不愿……”
“哦,这是为何?”
“禀父皇,儿臣不久前刚回家乡,旅途劳累,且十分想念祖国故土,想游历一番。”再说,靖国公是我师兄耶!
“没事,等陌离你和靖国公成完婚,朕就准你们俩人去祖国的大好江山游历一番。”
“可是儿臣……”可是儿臣年仅16,太小了…
“没什么可是的,这几日,你就先待在靖国公府邸,没事就别出来了!”言下之意,就是这今天你没我命令就别出门了。这让陌离很是无语…
“臣/儿臣尊旨。”
“公主,该用早膳了。”侍女紫郁轻轻敲了一下门,说到。
“唔…现在什么时辰了?欸,这是在哪里?”刚刚睡醒的陌离睁开松懈的眼睛,问到。
“回公主,您现在在靖国公的书房里,现在,快八时了。”
什么?靖国公的书房里?“怎么回事?”真是奇怪…
“回公主,昨夜皇上已经下旨,在您出嫁前,就住在靖国公的府邸。”
原来如此。“紫郁,为我更衣。”
“是……”
另一边,在府邸的暗室里,伊泷灀一身青衣长袍,屹立在那里。身后跪着一个蒙面男子,男子道:“主上,那边已经飞鸽传书,把行动计划寄来了。”
“什么?已经寄来了?”飞鸽的指定降落点是书房,那个逍遥公主还住在那里,“不好!”说完,就赶紧奔出密室。
在书房外的小院子里,开满了薰衣草陌离带着紫郁在院子了玩,忽然飞来一只灵巧的鸽子,一见到陌离,就飞到她手上,“咦,这只鸽子的腿上有东西,公主。”
“哦?确实,是什么呢?”陌离说着,解下那个纸卷,展开一看,写着:十八日九时,发兵夺位,一切就绪。
“什么?这应该是给伊泷灀的……他要造反……唔”陌离正说着,心里计算了一下,今天是十四日,还有五天。这时,便看见靖国公飞奔而来,见到她,急忙捂住她的嘴,怒视着紫郁,示意她退下。
“公主…”紫郁看了一下陌离,无奈的退下了。
伊泷灀胁持着陌离进了书房,才发开她。“本王的王妃,你刚才都看到了什么?给为夫说说。”热气在陌离耳畔萦绕,这靖国公,真是风流。
“哎,离成亲还有两个月呢!……不对,别转移话题!父皇待你不薄,你为何还要反叛?我要进宫!我要把这些告诉父皇!”陌离说着,欲要挣脱腰上的枷锁,奔向皇宫。
“哎呀,这怎么行呢?皇上开始下令你成亲之前不能出门呀!”伊泷灀感觉到了手上的松动,心里一笑,“公主我看您还是别去了吧!
“怎么可能?不会的!”哼,我现在就去!
“其实公主去了也是白去,不如在在下的府中好好游玩!”最后两子伊泷灀咬的特别紧,眸子不在是调戏的目光,反而变的阴郁。
“公主我是不会辜负了我的名号。逍遥逍遥,本公主就是要逍遥!本公主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姐恼怒了,也是不好惹滴!
“呵,就算你逍遥,那又怎样?现在,你就在这床上,睡上一两个月吧!”说着,在陌离耳边轻轻呢喃道:“无尽梦河……”说完,任由眼前的人儿倒在怀里,把她抱上床。静静的走了,走前,也不忘冷哼一声。想阻止我?公主呀,你太嫩了!
啊!这…这是哪里?头…好痛!唔,救命!痛,受不了了!好黑,这是哪儿?前面有光!坚持,快到了……
“啊——这是哪里?”刚刚醒来的陌离满头大汗,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的头好疼,周围一片漆黑,然后,她快到了光……“我怎么在这里?”陌离喃喃自语着,这里不是寝宫,也不是靖国公的府邸,这是——母后的寝宫?!
带着疑惑,陌离整好衣服,走了出去。
门外跪满了奴婢,她们见她出来,急忙喊道:“皇后娘娘吉祥。”
皇后娘娘?她们在说我吗?“都起来吧。”到底怎么会事?我还没有成亲,嫁出去也不是皇后。对了!伊泷灀要谋反!“你们,陪本宫转转。”
“奴婢不知,皇后要去哪里?”领头的宫女不卑不亢的问到。
“天牢!”既然我是皇后,那么天牢中,就会有父皇他们了吧?
“这……是……”领头的宫婢虽然惊愕,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带路!”朱唇微起,霸气的说出两个字
“尊旨。”
既然现在是伊泷灀篡位后,那父皇他们就应该在天牢里吧?轻轻笑了一笑,跟着带路的宫女去天牢。
一路上,有不少宫女太监看见陌离,都议论纷纷。他们说的,陌离都听了就去。
有人说,皇后性格暴躁,经常发脾气。陌离想,那是因为我不喜欢繁琐,因为那宫里的规矩,而烦厌。
有人说,皇后经常不喜现实,颠倒是非。陌离想,那是因为我讽刺宫里的虚伪,乖张而已。
有人说,皇后幼稚,说话嗲声嗲气。陌离想,那是因为我心中的面具太多,多一张也不算什么。
有人说,皇后为人冷漠,不善言语。
有人说……
陌离只想说,我心中的面具太多,多的不敢想象。我真正的面目,又有几个人能看到呢?
“娘娘,天牢到了。”
宫女的一句话,打破 编辑评语呵呵(作者自评) 了陌离的沉思,她说道:“哦,好。你们先下去吧,我自己进去。”“是…”
没有人阻拦?没有侍卫?很奇怪!走进去,两边空荡荡的,没有一个囚犯,一直走到最里面,才有一间铁门。门紧闭着,门外的钥匙说明这里关着人。
陌离没有多想,拿起钥匙便打开铁门,只见门后面,关着好多人,好多故人。
“父……父皇?”看见里面的人,陌离顿时热泪盈眶。是他们,是我的家人!
“离儿?”颓废的坐在牢边的男人,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她
你怎么在这里?”一旁的大哥,冷然的看着陌离,说。
“大哥……”
“我劝皇后娘娘还是快些走吧!你一国之母,在这里,有失身份!”大哥并没有住口,反而无比厌恶的看着陌离。
“大哥你……呜呜”陌离很伤心,她敬爱的大哥,在骂她?想让我走?好,我走!
陌离跑开了,头也不回。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很好心的来看他们,为什么?嘶,头实在好痛!又是那般痛。陌离正想着,晕了过去。
这是哪里?陌离忽然睁开眼睛,四周好黑。想起刚才的事情,陌离心中好悲痛。她想起小时候师傅说的话:“陌离,你不像你师兄,你拥有最至纯的双鱼血脉,你记住,要控制好你的性格,你长大就知道,你的性格,颇为复杂……”
陌离现在想起,闭上眼睛,苦笑。师傅说的真对呀!
“唰!”陌离忽然睁开眼睛,发现这里已经不再是皇宫了,而是现代的医院。医院?好奇怪。
“啊,陌离你醒了呀!”是羽的声音。
“羽,这是哪里?医院吗?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受伤了,陌离。被车撞了,幸好没有什么大碍。”羽温柔的说。
“哦,原来是这样。歌呢?”这样的羽让陌离很不习惯,因为她平时大大咧咧的,今天却格外的温柔,而且,她居然被车撞了!
“她…她…”羽犹豫到。
“别费话,说!”陌离忍无可忍了,这个羽,还是老样子。
“哦,既然你想见她,就来吧。我扶着你。”“好。”
在羽的搀扶下,陌离来到了另一间病房门外。“这是怎么回事?歌在里面?”
“是的。”
“她生什么病了?这么严重,还住进去医院了。”陌离无奈,歌那个事愁,三天两头惹给事情。
“说起来也很好笑,玩蹦极,摔了。”一脸无奈的羽说道,“进去吧,歌在里面。”
“好。”说完,推门而入,“我来看你了,歌。”
“啊……是陌离呀,来来来,坐。”歌一脸热情,而陌离看到她这样,心却有些痛。
“歌,你正经一点。这样我有些不自在。”
“啊,对了!羽你出去一下,我有话给陌离说。”
“好。”孟然羽慢慢转过身,走出去。
羽走后,歌对她说:“陌离,你清醒一些吧。这里不是真正的医院,这只是梦境。这是伊泷灀的阴谋,他困主你,把我们关进来,妄图迷惑你。”
“真的?”陌离不感相信的问,因为她好像想起来了,伊泷灀对她说了四个字,她就来了这里。
“真的,被关进来的还有刘思齐,薛华然。相信我!”歌急了,因为不出去的话,外面就会大乱,因为他们的身份……
“纳尼?刘思齐那两货也被关进来了,真是……爽啊!好吧,别这样看我。我们怎么出去,还有那两货呢?”陌离看到歌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她,连忙转移话题。
“羽刚才出去就是去监控室,我们已经发现,监控室的主机就是关闭和启动这个幻境的源头。别忘了,羽是个微机天才。那两个货……应该快到了,他俩一到,就去监控室找她汇合。”歌沉稳的说,脸上露出与年龄不符表情。
“嗯,好。”
“笃笃。”有人敲门。
“进。”
“瑾陌离?你们很准时呀!”刘思齐故作惊讶的说。
“正常点儿,现在是非常时
期。”薛华然说,“现在去汇合孟然羽吧。”
“嗯。”
已经换下病号服的歌和陌离在刘思齐俩人的掩护下,匆匆走到五楼的尽头,那只有一扇门:监控室。
“羽就在里面。走吧!”
“好!”
监控室内,一个少女自信的屹立在那里,看见他们,溢慢笑意的嘴说道:“伙伴们,我成功了!”
“yes!爽!”大家听见这句话激动的上去拥抱她。陌离兴奋的说:“哈哈!伊泷礵,你不是能吗?想把我困住?怎么可能?姐姐我一会儿就出来给你看!哈哈,爽!”
“那么,走吧!”
“嗯…我问你们,我的身份……”陌离不安的看着他们。
羽看了一下歌,俩人点点头,于是开口道:“这个……陌离呀,你听我说,我们几个,都不是凡人,我是人鱼族的公主;歌呢,是九尾狐的传人。”
“还有我们。”薛华然说,“刘思齐是龙之七子饕餮的后人;我,是新世纪吸血鬼,那个,不用吸血的。”
陌离听后,表现很正常,理由是:“我双鱼族公主的朋友,又怎会是凡人,很正常。”
“好了,秘密也说完了,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吧!闷死了!”不知是谁,冒出这样一句话。
“嗯,我们走。”
话音刚落,一道七彩光芒绽放,睁开眼,便是靖国公的府邸。
“这就是把你困住的地方?好丑!”羽边说,边大量着周围的环境。
“你们别出声,等我一下。”陌离强装镇定,对其他四人说。说完,便使轻功,飞了。
陌离来到一个花园旁边,伸手拦住一个小婢,问到:“你说,今天多少日?”
小婢一看是逍遥公主,立马跪下,说:“回…回公主,今天十八日了。”
十八日……陌离的脑子炸开了,十八日,是伊泷灀准备篡位的日子,不行,要赶紧走。
陌离赶回来,对大家说:“你们,都会法术会轻功是吧?现在跟我走,我要阻止伊泷灀。”说完,便施展轻功,向皇宫飞去。她边飞,边在身上掏着什么,她拿出一块令牌,这是父皇赐给她的,可调遣50万大军。
忽然,她停了下来。对他们说“你们的家族,都有自己的军队吧?”
他们说:“怎的,要用?”
“当然。”
“好!” 编辑评语呵呵(作者自评)
再次起身时,就剩陌离一人。
皇宫,赤金色的房顶闪耀着威严。屋内,身材修长的男子站在门口,而坐在那龙椅上的,是当朝帝皇。
“呵,这一天,还是会来的呀。”帝皇的脸上带着释然,“预谋了这么久,你终于成功了。”
“那里那里,就预谋了五年而已。你,可有遗言?”伊泷灀脸上没有那种严肃,而是悠闲。
“呵,朕还能求什么?只要对她好,就足够了。我欠她的,太多了。来吧!”
“好,我答应你。玉玺,交出来!或者,血洗皇宫,我自己找。”
“停!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不叫上我呢?太不够意思了。”一抹略现调侃的女声响起,两人望向门外,惊叫道:“陌离!”
来者,就是陌离。
只见与她并排的,是四个少男少女。他们的身后,是一队大军,很复杂的大军,他们服饰不同,甚至,有异类。
陌离随意的说:“伊泷灀同志,血洗皇宫?你不用想,你手里的令牌,是假的。这个,才是真的。”说着,还晃了晃手里的玉雕血风。
”哦?那又如何?我人鱼一族的大将,又怎会敌不过你那50万人马?”伊泷灀不怒反笑,“别忘了,人鱼,可是能以一敌十的。”
“哎呀呀,忘了这茬了。哎呀没事,侵贼先侵王嘛,打赢了你,那么自然就赢了。”陌离的脸上挂着纯良无害的笑容,说话的语气也让她显的无辜。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她是装的。
“既然逍遥公主这么给面子,那伊某就承让了。”伊泷灀的脸上出现了几抹阴狠,“只是不知道,公主的父皇会不会让你这样呢?”只见他身旁,是一只被威胁的帝皇。
“你居然用这个威胁我!孙子兵法读的很熟是不是?”
“既然要打,就来呗!人鱼大军,是时候显身了。”他的话音刚落,四面八分出现了许多带着尾巴的不明生物——人鱼。
“仗势真大,我们乐意奉陪。”说这话的不是陌离,而是羽,歌他们。
“哦对了,这是我朋友。如此强大的顶梁柱,还有那50万大军,你确定能打赢?”一脸无辜的陌离,此刻脸上显得十分阴险。
“那么,大战开始!”伊泷灀一声令下,两路大军向彼此冲来。而陌离,心中默念咒语,召唤出了那柄与她走过16年的漫天飞雪,那柄华丽的手仗,是她的本命武器。她的目标,是伊泷灀。
当她快要冲到他面前时,一黑一白两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他们说:“姑娘,要杀少主,先过我们这一关!”
“看来,走狗来啦。”陌离脸上弯起一个危险的笑容,“漫天飞雪!”霎时,一道紫光袭向他们,形成一朵美丽的烟雾。烟雾散开,只剩下伊泷灀一人:“黑白护法……好,让我见到了你的实力,瑾陌离。这就是我的青梅竹马。”
陌离没有说话,只是袭向他。她用漫天飞雪挡住他的攻击,偷偷掏出匕首,向他心头刺去。
他把手一翻,抵住她的手腕,匕首反而转换方向,向陌离刺去。陌离一惊,慌忙躲开。幸好,幸好。
俩人对视着,心中各有千秋,最终伊泷灀先开口:“我们,是不是该好好静一静了。”
“呵,是呀。这么多年的师兄妹,是该好好一起静一静了。”语闭,俩人手同时一挥,两边的场景已经不是沙场,而是美丽的薰衣草田。
“这是我们小时候的秘密基地呢!我记得,你最喜欢这里了。”伊泷灀开口道。
“对呀,因为它们是紫色的。我最喜欢紫色了。”陌离说,她的眼中,充满童真的快乐。
“其实,我也在想,何必要篡位呢?大家都安好,不就行了吗?”这是一句释然的话,话语间,充满了无奈。
“不想打,就停战吧……”伊泷灀轻声说,嘴角溢出一抹宠溺的笑容,“我们……停战吧!”
“好。”听闻这话,少女的眼睛里放光。
不过倾刻,周围,便又是沙场。
“停战!”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陌离呀,这是为何?”羽不解的看着她。
“因为我们想好了,打仗,不必要。”
“我们尊重你的选择。”
“嗯。”谁都没有注意到,站在一旁的伊泷灀,脸上出现一抹苦笑。
就在这时,天边金光万道。
“天降圣旨!”有人喊道。
“是……天神降临!”
从天上,慢慢降下一张金纸,是天神的圣旨:双鱼族公主瑾陌离,为族人,呕心沥血。特赐逍遥一称。为完其心愿,赐玉天符,享永世不死之身,钦此。
就这么点儿?陌离无语,这天神,够抠门的:“陌离接旨。”不卑不伉,鄙视的意思足足的。玉天符,有了它可以随意行走各个地界的宝贝,也就这个,陌离看得上。
“离儿呀,这之后,你要怎的?”一直默不作声的帝皇发话了。
“我?还要去人间历练。”我才不要待在这里,“朋友们,我们去闯荡江湖吧!”陌离对他们说完,催动玉天符,瞬间消失。
“她,还真是耐不住性子呀。”也不知是谁,无奈的来了一句。
伊泷灀一直看着在陌离消失的地方,神色渐渐变得有些失望,有些孤独,其实,他要的,不是皇权富贵,而是她……没了天下,他就得不到她了……
美人蝶飘然飞过,“只要你快乐就好……”望着远处,伊泷灀的嘴角微微向上扬了扬……
编辑评语呵呵(作者自评)
◇◇上一篇:空城空叹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