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琴箫恋
201509/15

琴箫恋

小说大全 围观:
自盘古开天辟地,万物祥和。不料共工与颛顼争为帝,共工怒而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女娲炼五彩石补天,但天柱折,天道塌,需合四神将及其四大神器之力补天柱,弥天道。然而西方神将少昊与其伏羲琴却下落不明。

昆仑山脚下,一青一百两道身影划破长空,对面而立。
“你本天地神物,如今浩劫将至,你却游戏人间,实在是有违天道。跟我走,我用昆仑法阵送你回西方神界。”白影开口说道。
“天尊,并不是我非要都留在人间,只是主人少昊突然寂灭,我的本体定然是与传承之人在一起,而且只有我才能找到他。”青影乞求天尊道。
“六道轮回自有定数,少昊自有他自己的路要走,你不可贸然插手,不然定遭天谴。”
“难道天尊不能放过我?”
天尊没有说话。
“那便得罪了。”话音刚落,青影化作一道流光,冲向天尊,天尊手中拂尘挥舞,一道白光打中青影,青影流光散乱,借力向东南那方向飞去。
“也罢,这定然是宿命使然。”天尊叹息了一声,身体化作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烟雨江南,落花小筑内。
默笙撑开窗子,看着一连阴了半月的梅雨天气,竟然今日放晴,心情大好。他拿起床头的红玉箫,如往常一样去断桥边鸣箫怡情,打开房门,却看到一个青衣女子倒在了门前。
她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子。
秀发如瀑,肤如凝脂。如雨中一朵清荷,清丽脱俗,一尘不染。
默笙欲把她扶进房内,担当手指触摸到她身体时,她的身上发出一道青绿色光芒,微弱却又包含生机。
女子缓缓睁开双眼,看到正在忙碌的默笙,开口问道:“你是谁?是你救了我?”
“伤势没好就不要随便说话。我叫默笙。”
“你叫默笙,我叫鸣凤。谢谢你。”
“鸣凤”
上古有仙琴,曰伏羲,又曰鸣凤。琴音千转,轮回百年。
默笙听到她是鸣凤时,眼前一亮,看着她的眼神逐渐变得温柔。
“你会吹箫?”伤势打好的鸣凤问道。
“嗯。”
“我会弹琴,不如我们合奏一曲吧。”
“可以,但我只会《凤求凰》。”默笙说道。
鸣凤单手一挥,书案上多出了一架古琴。玉手抚动琴弦,琴音沁骨而入。默笙竖起红玉箫,合了一曲千古绝唱。
“你不问问我的来历?”鸣凤撑着脑袋问默笙。
“你不也不问我的来历。”这算是默笙的回答。
“你好像对我的来历不感兴趣。”
“我知道。”
鸣凤惊讶了,一个凡人怎么会知道她的来历。
从此,两人在烟雨江南里,小秦淮中孤舟上,瘦西湖畔长亭里,琴箫合奏的《凤求凰》如天籁般,仅回应便在这烟雨江南驻足千年。
“你知道这世间谁的琴弹的最好?”有一天,鸣凤突然问道。
“以前是三绝中的‘琴绝’紫宸,但在我看来,是你。”
“能带我去找他吗?”
“不能。”
“为什么?”
默笙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已经习惯了有鸣凤在身边。他感觉到,一旦鸣凤找到‘琴绝’就会离开他。
经不住鸣凤的央求,两人从江南起身,向着长安而去。

江南到长安,不过七日时间,但默笙却故意用了将近一个月。他故意把时间延迟的很长很长,只为多一秒和鸣凤在一起的时间。
到了长安,默笙发现鸣凤就好像一个孩子,她拉扯着默笙买糖人,泥娃娃,在大街上蹦蹦跳跳。默笙的眼神也由温柔变得深情,再变得暗淡。
在去见紫宸的前一天,默笙带着鸣凤去看了长安的日出和日落,默笙现在才发现,长安的日出和日落竟然是那么美。
初见紫宸时,是在长安的琴阁内。
他一身紫衣,修长的双手抚动琴弦,一曲天籁伴着庭中白衣女子的碎步生莲,一舞动天下。
紫宸看着她,眼里全是数不尽的温柔,她看着紫宸,眼里全是数不尽的柔情。
“是你?”紫宸问默笙道。显然他们认识。
“是我,这位是?”默笙看着白衣女子道。
“小女子姬舞。”白衣女子自己开口说。
“姬舞?”默笙在脑海中思索着,寻找着这个女子的身影。突然眼前一亮,看着姬舞的眼神中充满了惊讶。眼前的姬舞竟然与鸣凤有七分神似。
“才貌本倾城,一舞动天下。”
“能的‘箫绝’一言,姬舞不甚荣幸。你身边的这位也是个难得的佳人。”姬舞看着鸣凤。
“你们来得正好,三日后,七月十五我和姬舞将要成亲。你们正好可以喝一杯喜酒。哦,这位是?”紫宸几乎已经忽略了在默笙身后的鸣凤。
“她叫鸣凤,是来找紫宸的。”
鸣凤呆呆的看着紫宸,她好像在紫宸身上找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鸣凤抚动了紫宸的琴,“铮”的一声,千百年来的往事,一股脑浮现在鸣凤的脑海中。
现在她确认了,紫宸就是少昊,因为这把琴就是伏羲琴,也就是鸣凤的本体。
突然,鸣凤冲出了房屋,众人一愣,默笙紧跟着冲了出来。
现在的鸣凤已经成了一个泪人儿。
鸣凤看着默笙,拉着他的衣角,哭着说:“他就是少昊,他就是我的主人。我陪伴了他千年,我也深爱了他千年。”
默笙的眼神变得更黯淡了。
“管他什么天道崩塌,管他什么万劫不复,我一定要和少昊在一起。”鸣凤突然说道。

默笙发现鸣凤好像突然长大了,他看着紫宸娿眼神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姬舞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但只是轻轻微笑。紫宸亦是如此。
鸣凤变得很沉默,沉默的让默笙感到可怕。
“他不是少昊,她是紫宸。”默笙对鸣凤说。
“他是少昊的传承者。在我眼里他就是少昊。”
默笙转过身,默默的走了。
他失踪了。
鸣凤四处寻找,却找不到他的踪迹,哪怕是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紫宸与姬舞婚礼如期举行。
但鸣凤还在四处寻找默笙,因为她知道,默笙不会轻易离开她的。她感受得到默笙对她的情意,但她爱的却是少昊。
“一拜天地。”司仪话音刚落。
“慢着,你不能和她成亲。”一个男子倚着门说道。
他就是默笙,他一身素衣已经破烂不堪,嘴角的血迹已经干了,他就像风中的残烛将要熄灭一般。
他瘫软在门口,“再等等鸣凤。”
鸣凤已经不知道她找了多久。在渭水河畔时,一 自盘古开天辟地,万物祥和。不料共工与颛顼争为帝,共工怒而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女娲炼五彩石补天,但天柱折,天道塌,需合四神将及其四大神器之力补天柱,弥天道。然而西方神将少昊与其伏羲琴却下落不明。

昆仑山脚下,一青一百两道身影划破长空,对面而立。
“你本天地神物,如今浩劫将至,你却游戏人间,实在是有违天道。跟我走,我用昆仑法阵送你回西方神界。”白影开口说道。
“天尊,并不是我非要都留在人间,只是主人少昊突然寂灭,我的本体定然是与传承之人在一起,而且只有我才能找到他。”青影乞求天尊道。
“六道轮回自有定数,少昊自有他自己的路要走,你不可贸然插手,不然定遭天谴。”
“难道天尊不能放过我?”
天尊没有说话。
“那便得罪了。”话音刚落,青影化作一道流光,冲向天尊,天尊手中拂尘挥舞,一道白光打中青影,青影流光散乱,借力向东南那方向飞去。
“也罢,这定然是宿命使然。”天尊叹息了一声,身体化作流光,消失在了原地。

烟雨江南,落花小筑内。
默笙撑开窗子,看着一连阴了半月的梅雨天气,竟然今日放晴,心情大好。他拿起床头的红玉箫,如往常一样去断桥边鸣箫怡情,打开房门,却看到一个青衣女子倒在了门前。
她是他见过最美的女子。
秀发如瀑,肤如凝脂。如雨中一朵清荷,清丽脱俗,一尘不染。
默笙欲把她扶进房内,担当手指触摸到她身体时,她的身上发出一道青绿色光芒,微弱却又包含生机。
女子缓缓睁开双眼,看到正在忙碌的默笙,开口问道:“你是谁?是你救了我?”
“伤势没好就不要随便说话。我叫默笙。”
“你叫默笙,我叫鸣凤。谢谢你。”
“鸣凤”
上古有仙琴,曰伏羲,又曰鸣凤。琴音千转,轮回百年。
默笙听到她是鸣凤时,眼前一亮,看着她的眼神逐渐变得温柔。
“你会吹箫?”伤势打好的鸣凤问道。
“嗯。”
“我会弹琴,不如我们合奏一曲吧。”
“可以,但我只会《凤求凰》。”默笙说道。
鸣凤单手一挥,书案上多出了一架古琴。玉手抚动琴弦,琴音沁骨而入。默笙竖起红玉箫,合了一曲千古绝唱。
“你不问问我的来历?”鸣凤撑着脑袋问默笙。
“你不也不问我的来历。”这算是默笙的回答。
“你好像对我的来历不感兴趣。”
“我知道。”
鸣凤惊讶了,一个凡人怎么会知道她的来历。
从此,两人在烟雨江南里,小秦淮中孤舟上,瘦西湖畔长亭里,琴箫合奏的《凤求凰》如天籁般,仅回应便在这烟雨江南驻足千年。
“你知道这世间谁的琴弹的最好?”有一天,鸣凤突然问道。
“以前是三绝中的‘琴绝’紫宸,但在我看来,是你。”
“能带我去找他吗?”
“不能。”
“为什么?”
默笙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已经习惯了有鸣凤在身边。他感觉到,一旦鸣凤找到‘琴绝’就会离开他。
经不住鸣凤的央求,两人从江南起身,向着长安而去。

江南到长安,不过七日时间,但默笙却故意用了将近一个月。他故意把时间延迟的很长很长,只为多一秒和鸣凤在一起的时间。
到了长安,默笙发现鸣凤就好像一个孩子,她拉扯着默笙买糖人,泥娃娃,在大街上蹦蹦跳跳。默笙的眼神也由温柔变得深情,再变得暗淡。
在去见紫宸的前一天,默笙带着鸣凤去看了长安的日出和日落,默笙现在才发现,长安的日出和日落竟然是那么美。
初见紫宸时,是在长安的琴阁内。
他一身紫衣,修长的双手抚动琴弦,一曲天籁伴着庭中白衣女子的碎步生莲,一舞动天下。
紫宸看着她,眼里全是数不尽的温柔,她看着紫宸,眼里全是数不尽的柔情。
“是你?”紫宸问默笙道。显然他们认识。
“是我,这位是?”默笙看着白衣女子道。
“小女子姬舞。”白衣女子自己开口说。
“姬舞?”默笙在脑海中思索着,寻找着这个女子的身影。突然眼前一亮,看着姬舞的眼神中充满了惊讶。眼前的姬舞竟然与鸣凤有七分神似。
“才貌本倾城,一舞动天下。”
“能的‘箫绝’一言,姬舞不甚荣幸。你身边的这位也是个难得的佳人。”姬舞看着鸣凤。
“你们来得正好,三日后,七月十五我和姬舞将要成亲。你们正好可以喝一杯喜酒。哦,这位是?”紫宸几乎已经忽略了在默笙身后的鸣凤。
“她叫鸣凤,是来找紫宸的。”
鸣凤呆呆的看着紫宸,她好像在紫宸身上找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鸣凤抚动了紫宸的琴,“铮”的一声,千百年来的往事,一股脑浮现在鸣凤的脑海中。
现在她确认了,紫宸就是少昊,因为这把琴就是伏羲琴,也就是鸣凤的本体。
突然,鸣凤冲出了房屋,众人一愣,默笙紧跟着冲了出来。
现在的鸣凤已经成了一个泪人儿。
鸣凤看着默笙,拉着他的衣角,哭着说:“他就是少昊,他就是我的主人。我陪伴了他千年,我也深爱了他千年。”
默笙的眼神变得更黯淡了。
“管他什么天道崩塌,管他什么万劫不复,我一定要和少昊在一起。”鸣凤突然说道。

默笙发现鸣凤好像突然长大了,他看着紫宸娿眼神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姬舞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但只是轻轻微笑。紫宸亦是如此。
鸣凤变得很沉默,沉默的让默笙感到可怕。
“他不是少昊,她是紫宸。”默笙对鸣凤说。
“他是少昊的传承者。在我眼里他就是少昊。”
默笙转过身,默默的走了。
他失踪了。
鸣凤四处寻找,却找不到他的踪迹,哪怕是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紫宸与姬舞婚礼如期举行。
但鸣凤还在四处寻找默笙,因为她知道,默笙不会轻易离开她的。她感受得到默笙对她的情意,但她爱的却是少昊。
“一拜天地。”司仪话音刚落。
“慢着,你不能和她成亲。”一个男子倚着门说道。
他就是默笙,他一身素衣已经破烂不堪,嘴角的血迹已经干了,他就像风中的残烛将要熄灭一般。
他瘫软在门口,“再等等鸣凤。”
鸣凤已经不知道她找了多久。在渭水河畔时,一 道白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天尊,难道你还是不肯放过我?”鸣凤问道。
“上古红玉箫中器灵偷了我昆仑山之宝昆仑镜,我一路追踪才来到此处。”天尊回答。
听到这句话,鸣凤惊呆了,难道是默笙偷了昆仑镜?他是红玉箫的器灵?
鸣凤来不及思考,身体化作流光,向琴阁飞去,天尊紧跟其后。
鸣凤一把抱住虚弱的默笙,哭着问:“为什么会这样?”
“不要哭。”默笙吃力的擦掉了鸣凤的眼泪。从怀中取出了一面金黄色镜子,向紫宸与少昊照去。一道金光,堂中众人昏了过去,只剩下紫宸,姬舞,鸣凤和瘫软在鸣凤怀里的默笙,以及随后而来的天尊。天尊只是默默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并没有出手阻拦。
鸣凤依然哭声不止。

“昆仑神镜,蕴含轮回之力。定能让紫宸变成少昊。”
“我不.......”鸣凤哭喊着。
“天尊,你快救救他。”鸣凤请求天尊。
“他与你一样,本是上古红玉箫的器灵,可以不死不灭。但非我昆仑门人,近不得昆仑镜。他被昆仑镜的轮回之力打伤,如今红玉箫毁,他的根基也毁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
“我只不过是让你死心。就算紫宸变成了少昊,他爱的人依然是姬舞,不会是你。没有少昊,没有你,就无法补天柱,弥天道。”
昆仑镜下的紫宸与姬舞两人全身光芒大盛,一金一白两种颜色充满了屋子。默笙看着姬舞,“他不是姬舞,他是红玉仙子,我的主人。她和少昊一同历天劫,而我趁她寂灭之时,偷偷逃离了神界。”
鸣凤看着紫宸与姬舞,应该是少昊和红玉。
她忽然明白了。
她之所以和姬舞有七分神似,是因为姬舞就是少昊画上的女子,而鸣凤看了看着少昊把那幅画看了几千年,自己也被影响了,所以幻化成人之后与姬舞神似。
原来,她一直都在自作多情。
“你陪伴了少昊几千年,你深爱了少昊几千年。我也是。我元本是少昊取自神界的一把古萧,唤作红玉。少昊曾把我何你在一起放了三百年,不过你一直都没有注意到我。直到少昊要把我送给红玉仙子的时候,你从鸣凤琴中出来,那一眼,你的身影便印在了我的脑海中,也是几千年。”
“我偷偷的爱了你几千年,在仙子寂灭之时,我趁机离开了神界,我想去寻找你,但却过不了昆仑山。上天眷我,让你终于到了我身边,但你爱的人却是少昊。”
“能不能答应我,不要封印鸣凤,让他自由。”默笙看着少昊,这是他唯一能为她做的。
少昊点了点头。
鸣凤怀中默笙一道红光闪过,变成了一把萧,不过却是断了的萧。

七月十五,是世间阴气最盛的日子。补天柱的日子便是在今日。
天尊打了一个符印收回了昆仑镜。
红玉依偎在少昊的怀里,看着鸣凤与怀中断了的红玉箫,眼神里充满了惋惜。
鸣凤化作流光,进入了鸣凤琴内。
四神将合四大神器之力,修复了天柱,弥补了天道。
少昊也放出了鸣凤。
鸣凤轻轻抚摸着红玉箫,仿佛是在抚摸默笙一般,眼里尽是柔情。
“守护他千年,红玉便可重塑。”少昊的声音远远飘来,又远远飘散。
“你在心中守护了我千年,现在就让我来守护你千年。”鸣凤把默笙轻轻抱在了怀里。
◇◇上一篇:一生为君舞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