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一生为君舞
201509/15

一生为君舞

小说大全 围观:
他已经老了,但他却喜欢在翠云阁内听曲,但他听的曲子只有一首,那就是《念归郎》。
一日,他还是如往常一样,早早便来到的翠云阁内,不过曲子却变了。这次是《夜未央》。
还记得月华青霜/你借月色痴守西窗//我窥镜见我颜老珠黄/你却依然执笔挥扬//素锦上留下我的模样/只是月色照有情人夜未央//曼妙的身姿再也看不出我的忧伤/留我一人在世间独自彷徨......
他看着天空,轻轻地重复着:“留我一人在世间独自彷徨,为什么只是我一个人?”

他,一身戎装,一副俊朗的容貌迎着夕阳,静立在风中,三月间的劲风把战袍吹得呼呼作响。
他望着在西夏铁骑践踏之下满目疮痍的大好河山,不由得把手中的佩剑握的更紧了。再看看身后那一个个饱经战火的将士满脸的疲惫与沧桑,他的心扭成了一团。一次出征,不知道要失去多少个这样的熟悉的面孔,但他却无法选择,因为他是将军,他们都是为了守护这片生长的土地。
喊杀声响起,金鼓震天。他身先士卒,率领已经为数不多的士兵冲向了战场。
哀兵必胜,每一个人都不允许侵略者的存在。他的长剑不知挥舞了多少次,他面前的敌人也由多逐渐变得少了下来,不过他身后的士兵,他的兄弟却一个个倒下。敌人被消灭了,他们胜利了。
捷报传到了京城,皇帝龙颜大悦,命他班师回朝,同时在边境城内举办庆功宴。
翠云阁,是京城内最大的一处烟花歌舞之地。夜雨是翠云阁内最出名的一个人,也是京城城内最受欢迎的一个人。她不但美貌,而且精通琴艺,舞技更是一流,不过很少有人见过她跳舞。
三月间的下午,太阳也累了,才使盛开的桃花朵低垂,柳丝飘拂的无力,使杨花毫无目的的漫天飞舞。
这时,小玉不知道从何处钻出来了,伺候她梳洗,她轻轻坐下,面对着梳妆台上古铜色的宝镜,试看自己的面庞。漠然侧转了头颈这时镜中出现了一位少女的倩影: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五官,肤如凝脂,高高的云鬓,簪在额前微颤着的步摇,她为自己的美丽吃惊了。
“小姐,你好漂亮啊!”小玉说道,“小姐,你可真是一个大美人。”
她默默的看了小玉一眼,什么也没说。
小玉由说道:“听说皇帝请我们翠云阁出面,去庆功宴上献舞。”
“我只会弹琴。”她轻声说道。
小玉扶着她缓缓走出绣阁,小心的走过布满苍苔的花径,推开了虚掩着的园门,无意间看到了花园,看到了让人睁不开眼的春光。
她在花园门口停下,有些迷惘,有些晕眩,更有些忧伤。
她知道圣旨不能违抗。她也知道像这种取悦达官贵人的生活不会结束。
第二天,阳光静好。她是主舞,却走在了舞队的中央。
在皇宫门口,一人下马,取下佩剑,目光望去,与回头的她对视了一眼,他只觉得心跳骤然加快,好像心中多了一种东西。她急忙转过头,脸上多了一丝红晕。
皇宫大殿上,搭起了一座简单的舞台,四周坐着大臣,正北方向坐着皇帝。
这一次,她跳舞了。不是为皇帝,而是为他——狄青。
她踩着绣着鸳鸯的布幔,莲步走在舞台的中央,清丽的琴音穿透四周的人群和闭塞的空气,飘散在半空。
她身姿曼妙,如雨中清荷。他与她的目光在不经意间对视多次。每一次对视,她的脸上便多出一份红晕,每一次对视,他都如坐针毡。
庆功宴在欢笑声与琴音中结束,他的心却开始跳动。

第二天,翠云阁内,琴声阵阵。
那一天,同往常一样,翠云阁众宾欢坐。
不多时刻,二楼罗幕拂动,一妙龄丫鬟轻声道:“夜雨姑娘出来了。”
如此一句,便胜过了众人的喧哗。厅中众人,尽是披绮绣,佩朱缨宝石,带白玉之环的王公贵族子弟。他们手掷千金只为一睹夜雨芳容,倾听夜雨弹琴。
人影攒动,皆注视着屏风后的女子。但只有一个素布青衣的男子,眼神中含着淡淡的愁,静静的坐在一个角落里,好像也在等待。
丫鬟退去之后,只见一只玉手掀开罗幕,一女子身着淡粉色柳烟群,外披白色纱衣,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春云初展的面容,眼神中却又有一丝丝闲愁。
众人惊叹。夜雨轻轻说道:“今天小女子为各位弹一曲《有所思》”。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阵喧哗。
片刻安静后,玉手抚动琴弦,翠云阁内众人已陶醉,只有角落中那个青衣男子,眼神越来越迷惑,又越来越清晰。
曲毕,他来到了后堂,见到了她。
她还是和昨天一样,长发及腰,肤如凝脂。只是她没想到他会来找她。
“跟我走,从此我来守护你。”他的声音如同战鼓,坚强而有力。
她笑了,比盛开的桃花更美:“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他先是惊讶,然后看着她的目光变得很温柔。
她真的跟他走了。翠云阁内,夜雨已经是个传说。但在将军府里,夜雨却在为她跳舞。当然,弹琴的是小玉,她舍不得离开小玉,小雨也是如此。
她依偎在他的怀里,轻声道:“从此以后,我只为君一人舞。”

边疆的战鼓已经敲响。元昊称帝,边疆的城池一座又一座失守。
他是将军,他当然要带兵出征。
出征的前一晚,她给他温了酒,小玉在弹琴,弹的是《念归郎》。她边跳舞,边吟唱。她忧伤的歌声和温好的酒,被他一同饮下。
曾在尘世中思君千转/也曾对月空守流年//愿为君走过万水千山/哪怕一刹红尘如烟//也待君归来/与君守百年......
“等我,我一定会回来。”他把她拉在怀里,轻轻地说,好像是承诺,也好像是嘱托。
“夜雨一定会等夫君回来。”她依偎在他怀里,温柔的回答。

他带兵出征。一开始捷报连连,震动京城。不料谁知道竟然是敌人的阴谋。
他和他的将士被困在山中,饥饿,偷袭。他每天都在和死亡打交道。
她仍在家中等待着她的消息,等待着他的到来。
小玉闯进门来,急忙说道:“小姐,不好了,将军被敌人困在了山里,现在生死不 他已经老了,但他却喜欢在翠云阁内听曲,但他听的曲子只有一首,那就是《念归郎》。
一日,他还是如往常一样,早早便来到的翠云阁内,不过曲子却变了。这次是《夜未央》。
还记得月华青霜/你借月色痴守西窗//我窥镜见我颜老珠黄/你却依然执笔挥扬//素锦上留下我的模样/只是月色照有情人夜未央//曼妙的身姿再也看不出我的忧伤/留我一人在世间独自彷徨......
他看着天空,轻轻地重复着:“留我一人在世间独自彷徨,为什么只是我一个人?”

他,一身戎装,一副俊朗的容貌迎着夕阳,静立在风中,三月间的劲风把战袍吹得呼呼作响。
他望着在西夏铁骑践踏之下满目疮痍的大好河山,不由得把手中的佩剑握的更紧了。再看看身后那一个个饱经战火的将士满脸的疲惫与沧桑,他的心扭成了一团。一次出征,不知道要失去多少个这样的熟悉的面孔,但他却无法选择,因为他是将军,他们都是为了守护这片生长的土地。
喊杀声响起,金鼓震天。他身先士卒,率领已经为数不多的士兵冲向了战场。
哀兵必胜,每一个人都不允许侵略者的存在。他的长剑不知挥舞了多少次,他面前的敌人也由多逐渐变得少了下来,不过他身后的士兵,他的兄弟却一个个倒下。敌人被消灭了,他们胜利了。
捷报传到了京城,皇帝龙颜大悦,命他班师回朝,同时在边境城内举办庆功宴。
翠云阁,是京城内最大的一处烟花歌舞之地。夜雨是翠云阁内最出名的一个人,也是京城城内最受欢迎的一个人。她不但美貌,而且精通琴艺,舞技更是一流,不过很少有人见过她跳舞。
三月间的下午,太阳也累了,才使盛开的桃花朵低垂,柳丝飘拂的无力,使杨花毫无目的的漫天飞舞。
这时,小玉不知道从何处钻出来了,伺候她梳洗,她轻轻坐下,面对着梳妆台上古铜色的宝镜,试看自己的面庞。漠然侧转了头颈这时镜中出现了一位少女的倩影: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五官,肤如凝脂,高高的云鬓,簪在额前微颤着的步摇,她为自己的美丽吃惊了。
“小姐,你好漂亮啊!”小玉说道,“小姐,你可真是一个大美人。”
她默默的看了小玉一眼,什么也没说。
小玉由说道:“听说皇帝请我们翠云阁出面,去庆功宴上献舞。”
“我只会弹琴。”她轻声说道。
小玉扶着她缓缓走出绣阁,小心的走过布满苍苔的花径,推开了虚掩着的园门,无意间看到了花园,看到了让人睁不开眼的春光。
她在花园门口停下,有些迷惘,有些晕眩,更有些忧伤。
她知道圣旨不能违抗。她也知道像这种取悦达官贵人的生活不会结束。
第二天,阳光静好。她是主舞,却走在了舞队的中央。
在皇宫门口,一人下马,取下佩剑,目光望去,与回头的她对视了一眼,他只觉得心跳骤然加快,好像心中多了一种东西。她急忙转过头,脸上多了一丝红晕。
皇宫大殿上,搭起了一座简单的舞台,四周坐着大臣,正北方向坐着皇帝。
这一次,她跳舞了。不是为皇帝,而是为他——狄青。
她踩着绣着鸳鸯的布幔,莲步走在舞台的中央,清丽的琴音穿透四周的人群和闭塞的空气,飘散在半空。
她身姿曼妙,如雨中清荷。他与她的目光在不经意间对视多次。每一次对视,她的脸上便多出一份红晕,每一次对视,他都如坐针毡。
庆功宴在欢笑声与琴音中结束,他的心却开始跳动。

第二天,翠云阁内,琴声阵阵。
那一天,同往常一样,翠云阁众宾欢坐。
不多时刻,二楼罗幕拂动,一妙龄丫鬟轻声道:“夜雨姑娘出来了。”
如此一句,便胜过了众人的喧哗。厅中众人,尽是披绮绣,佩朱缨宝石,带白玉之环的王公贵族子弟。他们手掷千金只为一睹夜雨芳容,倾听夜雨弹琴。
人影攒动,皆注视着屏风后的女子。但只有一个素布青衣的男子,眼神中含着淡淡的愁,静静的坐在一个角落里,好像也在等待。
丫鬟退去之后,只见一只玉手掀开罗幕,一女子身着淡粉色柳烟群,外披白色纱衣,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春云初展的面容,眼神中却又有一丝丝闲愁。
众人惊叹。夜雨轻轻说道:“今天小女子为各位弹一曲《有所思》”。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阵喧哗。
片刻安静后,玉手抚动琴弦,翠云阁内众人已陶醉,只有角落中那个青衣男子,眼神越来越迷惑,又越来越清晰。
曲毕,他来到了后堂,见到了她。
她还是和昨天一样,长发及腰,肤如凝脂。只是她没想到他会来找她。
“跟我走,从此我来守护你。”他的声音如同战鼓,坚强而有力。
她笑了,比盛开的桃花更美:“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他先是惊讶,然后看着她的目光变得很温柔。
她真的跟他走了。翠云阁内,夜雨已经是个传说。但在将军府里,夜雨却在为她跳舞。当然,弹琴的是小玉,她舍不得离开小玉,小雨也是如此。
她依偎在他的怀里,轻声道:“从此以后,我只为君一人舞。”

边疆的战鼓已经敲响。元昊称帝,边疆的城池一座又一座失守。
他是将军,他当然要带兵出征。
出征的前一晚,她给他温了酒,小玉在弹琴,弹的是《念归郎》。她边跳舞,边吟唱。她忧伤的歌声和温好的酒,被他一同饮下。
曾在尘世中思君千转/也曾对月空守流年//愿为君走过万水千山/哪怕一刹红尘如烟//也待君归来/与君守百年......
“等我,我一定会回来。”他把她拉在怀里,轻轻地说,好像是承诺,也好像是嘱托。
“夜雨一定会等夫君回来。”她依偎在他怀里,温柔的回答。

他带兵出征。一开始捷报连连,震动京城。不料谁知道竟然是敌人的阴谋。
他和他的将士被困在山中,饥饿,偷袭。他每天都在和死亡打交道。
她仍在家中等待着她的消息,等待着他的到来。
小玉闯进门来,急忙说道:“小姐,不好了,将军被敌人困在了山里,现在生死不 明。”
她手中的茶杯掉落,摔得粉碎,她的心也纠结在一起,快要碎了。
她再也等不了了。
她骑上租来的马,没来得及招呼小玉,就去寻找他了。她只有一个念头,就算是死,他们也要死在一起。
一路颠簸,她来到了山脚下。丢下了马,向山里跑去。
此时,山中喊杀声震天,火光一片。等到她跑到战场的时候,敌军已经退走。
她忍住的血腥让她恶心的感觉,翻开一具具尸体,却没有发现他的。
他究竟在哪儿?
她在山谷中歇斯底里的喊叫着他的名字,传来的却只有阵阵回声。
她起身向前走去,已经顾不上鲜血浸透了罗裳。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黑影。一个人手里拄着长剑,靠着长剑的支撑,半跪在地上。
她知道,这个人就是他。
她冲上去抱住她,不知道是血还是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下。他睁开眼睛,看到了这张他日思夜想的脸。
他笑了,笑得那么开朗。她却哭了,哭得那么悲伤。
“你说过要守护我的,你不能先走。”她扶起他,对他说。
“我也再想看你舞一次。”他说。
“我一生只为你舞。”
......
一支箭划破长空,向他射来。她身体一斜,挡在了他身前,口里鲜血溢出,但她却笑了。
“来世,我还只为君一人舞。”

他想大声地喊,却感觉自己发不出一丝的声音,身上的血还在流,泪也在流。
她走后,他就晕倒在了她身边。她的血和她的泪,他的血和他的泪流在了一起,相互融合。
援军到了,救了他。
但他好像什么都不知道,或许他只知道她走了。
从此以后,他也不见了。
世上却多了一个带着青铜面具的将军,人称“面涅将军”。

◇◇上一篇:千秋结:寻芳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