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遥远的你
201509/15

遥远的你

小说大全 围观:
只有她,一直站在原地眺望,垒起土,建起高塔,踮起脚尖,却忘了,照影惊鸿,只是曾经。她在回忆的城池流连,却不知昔人昔年早已远去。
——楔子
我喜欢这个男人十年了,从年少懵懂的小女孩,一直到成长为坚强独立的别人眼里的精英人士。
有时候我会想,我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
想来不过是,努力爬的更高,好让仰望的距离变得稍微近一点点吧。
毕竟,他离我,是那么遥远。
——徐嘉忆
(一)
十五岁的徐嘉忆和二十五岁的徐嘉忆,就好像两个极端。
十五岁的她,懵懂无知,不知慕了少艾;二十岁的她,后知后觉得明白,那些年压在心底的记忆和那人,惊艳了时光旖旎了岁月,只是彼此的距离太过遥远,她劝自己不过是求不得的意难平罢了,可是怎么也忘不了又是因为什么呢?
二十五岁的她,成为了她曾经想要成为的那种人,足以与他比肩了,那种藏起来的暗恋,却怎么都不会说出口了。
时光风化了所有。
当爱成为怀念,当彼此走上陌路天涯,她所有的追逐,就像飞鸟和游鱼,可笑却不舍,无力争夺,无力辩驳。
十年之间,她一直在追逐着他的脚步,后来的后来,都不知晓值不值得了,转身离开的时候,不是心疼也不是落泪,只是那样一种酸涩,你都不知,有那么一个人,她默默地喜欢了你十年,不过是因你而得的一场空欢喜。
镜中花,水中月,是她怎么也触碰不到的光。
坐在回伦敦的飞机上,万里高空,鼻端突地酸涩难言,眼泪刚刚涌出就退缩了回去,不能不坚强。
就像那些年一个人默默努力奋斗的孤寂时光。
那些年改过的个签里,有一句她仍然记得,就算洪水滔天,总有一个人,是你的信仰;就算世界荒芜,总有一个人,是你的信徒。
可是,那些年终究成了一个人象牙城堡里的旧梦了,铜锁斑驳,梧桐叶落,黄昏寂寥的影子拉长了岁月的脚步,深深浅浅,像干涸了的河床,再也没有当年碧绿柔软随着水流晃晃悠悠的水草和圆润的鹅卵石了,只剩下干枯的沙砾与蹉跎的嗟叹,年华不饶人。
我终究是,丢失了在你身上的信仰,一步一步,朝着背离的方向而去,原来这就是人生,半点由不得人。
谁又能说那些韶华年少里的小小眷恋与倾慕不是爱情呢,即使来不及绽放就枯萎了,可它终究是存在过这个世界,哪怕短暂的连烟火都不如,她却珍惜了这么多年。
伦敦的酒店里,宽敞的套房,灯光温暖,心却寂寥,玻璃杯里清水澄澈映出了她的影子,手心里孤零零的躺着几片TCA药片,自嘲的笑了笑,和Depression一直抗争,都好些年了,幸而靠着药物有了好转,否则生活还不知怎样乱糟糟的呢。
关上灯,漆黑的夜里,周遭的一切都陷入了沉默。
(二)
遇见他,是在一个猝不及防的盛夏。
那天天气极为炎热,天空蓝得没有一丝云朵,她刚刚被妈妈从清凉的空调房被窝里挖起来,要她帮在林氏实习的粗心的邻家小哥哥送落在家里的设计稿。
时间紧急,她立刻拦了出租车前往林氏设计,一路倒也顺畅,只是到了林氏才发现,自己忘记带手机了,没办法找到邻家小哥哥,一时手足无措,愣神站在林氏的玻璃门前许久,直到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阳光。
“小姑娘是来这里找人的吗?”一个温润的声音传到耳边,抬眼望去,是一个穿着正式西装的男子,许是天气太热,脱下的西装外套松松搭在手上,白色衬衫衬得那人容颜如玉,深邃的眸子说话时注视着她,认真而和雅。她不知怎的,望着那眸子,就好似陷入了一片流光溢彩的璀璨世界,心脏止不住地怦怦跳起来。
后来的许多年她才知道,那样的感觉,叫作一见钟情,是她曾当作笑话嗤之以鼻的爱情定义。
在他的帮助下,她顺利的找到了小哥哥,把设计稿送达,原来,他是小哥哥的部长。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知为什么,那时的她,心里蓦地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
因为小哥哥的粗心,她经常得帮着送落在家里文件,一来二去竟然就这么和他们部的人熟悉了起来,然而始终,对他,没有更多的了解,他似乎不怎么参加集体的庆祝活动,大多数时间也只是呆在办公室里画或者修改设计稿。
她看过他工作时候的样子,那是出于一个偶然的机会,帮着小哥哥送文件,可是小哥哥和同事正好外出,他让她进了他的办公室等候。在给她倒了一杯水后,他就回到自己的工作上去了。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他认真的侧脸上,修长的五指握着画笔勾勒,那等待的时光,却不叫人枯燥无味,反而让她心里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温馨。
后来因为小哥哥,她也了解了一些他,只不过终究太过浅显,她那时忙着学业,他早已步入社会打拼的有所成就。其实相见的次数也不少,可是她和设计部的所有人交换了各种联系方式,却连他的QQ号码都不知道。始终也是,不敢去问,她一直是乖巧的孩子,努力学习,想不到其他的事物上,譬如爱情,因此那时候也没有太过在意自己的异样情绪。
那时候她只是想,自己的胆量都哪儿去了,怎么就不敢问个联系方式呢?
后来到了异地读大学的时候,积攒了五年的所有爆发那一刻,她才明白,什么是心悦,辗转得到了他的联系方式,联系上了,他那时已经是设计行业的佼佼者了。
她只敢偶尔与他说说话,傻瓜似的拼命掩藏自己的喜欢,拼命寻找话题,小心翼翼的珍惜每一次的聊天时间。
她那时想,自己还不够资格说喜欢,在还没有成长为能和他比肩而立的女子之前。
她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换了专业,转而去学珠宝设计,那段时光好像疯了一样,不管不顾。在知道他有意去英国深造的想法后,她又拼命申请到了一所英国设计专业一流的学校,后来,她去了英国,他却没有去。
后来,听小哥哥说,他已经有了女朋友。
彼时,她已经有所成就,正打算回国,向他袒露心迹。
十年的暗恋,瞬间成殇,她还来不及说喜欢,就凋零遍地。
从沅城到伦敦,从十五到二十五,所有最好的年华里,那个人,一直是她为之努力的信仰。每一次努力,都只是为了离他更近一点,后来能够比肩之时,那年惊艳芳华的人,早已不见踪迹,远隔天涯。
只有她,一直站在原地眺望,垒起土,建起高塔,踮起脚尖,却忘了,照影惊鸿,只是曾经。
只有她,一直站在原地眺望,垒起土,建起高塔,踮起脚尖,却忘了,照影惊鸿,只是曾经。她在回忆的城池流连,却不知昔人昔年早已远去。
——楔子
我喜欢这个男人十年了,从年少懵懂的小女孩,一直到成长为坚强独立的别人眼里的精英人士。
有时候我会想,我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
想来不过是,努力爬的更高,好让仰望的距离变得稍微近一点点吧。
毕竟,他离我,是那么遥远。
——徐嘉忆
(一)
十五岁的徐嘉忆和二十五岁的徐嘉忆,就好像两个极端。
十五岁的她,懵懂无知,不知慕了少艾;二十岁的她,后知后觉得明白,那些年压在心底的记忆和那人,惊艳了时光旖旎了岁月,只是彼此的距离太过遥远,她劝自己不过是求不得的意难平罢了,可是怎么也忘不了又是因为什么呢?
二十五岁的她,成为了她曾经想要成为的那种人,足以与他比肩了,那种藏起来的暗恋,却怎么都不会说出口了。
时光风化了所有。
当爱成为怀念,当彼此走上陌路天涯,她所有的追逐,就像飞鸟和游鱼,可笑却不舍,无力争夺,无力辩驳。
十年之间,她一直在追逐着他的脚步,后来的后来,都不知晓值不值得了,转身离开的时候,不是心疼也不是落泪,只是那样一种酸涩,你都不知,有那么一个人,她默默地喜欢了你十年,不过是因你而得的一场空欢喜。
镜中花,水中月,是她怎么也触碰不到的光。
坐在回伦敦的飞机上,万里高空,鼻端突地酸涩难言,眼泪刚刚涌出就退缩了回去,不能不坚强。
就像那些年一个人默默努力奋斗的孤寂时光。
那些年改过的个签里,有一句她仍然记得,就算洪水滔天,总有一个人,是你的信仰;就算世界荒芜,总有一个人,是你的信徒。
可是,那些年终究成了一个人象牙城堡里的旧梦了,铜锁斑驳,梧桐叶落,黄昏寂寥的影子拉长了岁月的脚步,深深浅浅,像干涸了的河床,再也没有当年碧绿柔软随着水流晃晃悠悠的水草和圆润的鹅卵石了,只剩下干枯的沙砾与蹉跎的嗟叹,年华不饶人。
我终究是,丢失了在你身上的信仰,一步一步,朝着背离的方向而去,原来这就是人生,半点由不得人。
谁又能说那些韶华年少里的小小眷恋与倾慕不是爱情呢,即使来不及绽放就枯萎了,可它终究是存在过这个世界,哪怕短暂的连烟火都不如,她却珍惜了这么多年。
伦敦的酒店里,宽敞的套房,灯光温暖,心却寂寥,玻璃杯里清水澄澈映出了她的影子,手心里孤零零的躺着几片TCA药片,自嘲的笑了笑,和Depression一直抗争,都好些年了,幸而靠着药物有了好转,否则生活还不知怎样乱糟糟的呢。
关上灯,漆黑的夜里,周遭的一切都陷入了沉默。
(二)
遇见他,是在一个猝不及防的盛夏。
那天天气极为炎热,天空蓝得没有一丝云朵,她刚刚被妈妈从清凉的空调房被窝里挖起来,要她帮在林氏实习的粗心的邻家小哥哥送落在家里的设计稿。
时间紧急,她立刻拦了出租车前往林氏设计,一路倒也顺畅,只是到了林氏才发现,自己忘记带手机了,没办法找到邻家小哥哥,一时手足无措,愣神站在林氏的玻璃门前许久,直到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阳光。
“小姑娘是来这里找人的吗?”一个温润的声音传到耳边,抬眼望去,是一个穿着正式西装的男子,许是天气太热,脱下的西装外套松松搭在手上,白色衬衫衬得那人容颜如玉,深邃的眸子说话时注视着她,认真而和雅。她不知怎的,望着那眸子,就好似陷入了一片流光溢彩的璀璨世界,心脏止不住地怦怦跳起来。
后来的许多年她才知道,那样的感觉,叫作一见钟情,是她曾当作笑话嗤之以鼻的爱情定义。
在他的帮助下,她顺利的找到了小哥哥,把设计稿送达,原来,他是小哥哥的部长。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知为什么,那时的她,心里蓦地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
因为小哥哥的粗心,她经常得帮着送落在家里文件,一来二去竟然就这么和他们部的人熟悉了起来,然而始终,对他,没有更多的了解,他似乎不怎么参加集体的庆祝活动,大多数时间也只是呆在办公室里画或者修改设计稿。
她看过他工作时候的样子,那是出于一个偶然的机会,帮着小哥哥送文件,可是小哥哥和同事正好外出,他让她进了他的办公室等候。在给她倒了一杯水后,他就回到自己的工作上去了。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他认真的侧脸上,修长的五指握着画笔勾勒,那等待的时光,却不叫人枯燥无味,反而让她心里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温馨。
后来因为小哥哥,她也了解了一些他,只不过终究太过浅显,她那时忙着学业,他早已步入社会打拼的有所成就。其实相见的次数也不少,可是她和设计部的所有人交换了各种联系方式,却连他的QQ号码都不知道。始终也是,不敢去问,她一直是乖巧的孩子,努力学习,想不到其他的事物上,譬如爱情,因此那时候也没有太过在意自己的异样情绪。
那时候她只是想,自己的胆量都哪儿去了,怎么就不敢问个联系方式呢?
后来到了异地读大学的时候,积攒了五年的所有爆发那一刻,她才明白,什么是心悦,辗转得到了他的联系方式,联系上了,他那时已经是设计行业的佼佼者了。
她只敢偶尔与他说说话,傻瓜似的拼命掩藏自己的喜欢,拼命寻找话题,小心翼翼的珍惜每一次的聊天时间。
她那时想,自己还不够资格说喜欢,在还没有成长为能和他比肩而立的女子之前。
她不顾所有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换了专业,转而去学珠宝设计,那段时光好像疯了一样,不管不顾。在知道他有意去英国深造的想法后,她又拼命申请到了一所英国设计专业一流的学校,后来,她去了英国,他却没有去。
后来,听小哥哥说,他已经有了女朋友。
彼时,她已经有所成就,正打算回国,向他袒露心迹。
十年的暗恋,瞬间成殇,她还来不及说喜欢,就凋零遍地。
从沅城到伦敦,从十五到二十五,所有最好的年华里,那个人,一直是她为之努力的信仰。每一次努力,都只是为了离他更近一点,后来能够比肩之时,那年惊艳芳华的人,早已不见踪迹,远隔天涯。
只有她,一直站在原地眺望,垒起土,建起高塔,踮起脚尖,却忘了,照影惊鸿,只是曾经。
她在回忆的城池流连,却不知昔人昔年已远去。
(三)
正好小哥哥要结婚了,给她寄来邮件和请柬,。
回国,准备的贺礼,是自己最喜欢的设计——倾城时光,本来的意义都不重要了,那些倾注了回忆和爱恋的过往,任谁来说,都是一段倾城的时光。
是一段信仰,还是一段爱恋,她早已分不清了。曾经那些数不清的日子,她一个人在冷冷清清的图书馆自习室度过,只为了离他更近一点儿而努力。当她觉得自己足够好足够能与他比肩之时,却发现,依旧遥远。
遥远的,是时光和心的距离,是一场道不清说不明的懵懂暗恋,是一段倾城的美好岁月,再难回首。
坐在出租车上,前往婚礼现场,耳塞里歌声旋转“不知轻误昔人几岁,年华催,望穿轮回……浮生荒唐事,不过痴嗔几回,难辨错对……”
她只是怔怔的望着窗外飞快退却的景色发呆。
婚礼现场他也来了,身边伴着一个女子;她托人把礼物和贺金转达,转身悄悄离开。
沅城夜色一如当年,凉月如水、繁星满天,她一个人走在江边,看夜里的渡轮和码头,静静沉默良久。再次起身后,给助理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订明天的飞机票,飞回伦敦。
韶光锦绣,物是人非。
她从手提包里,抽出那一张来自他的泛黄的明信片,是那一年圣诞,大家一起庆祝收到的,每个人都有,即使这样,她也无比珍视,而今——
扬手之间,落入扬子江,闭上眼,仰头有微凉的液体划过,心头微微酸涩。
开始在什么时候,结束在什么时候,都已经不重要了。
想来,她不过是他的红尘过客之一,暗恋那么美,那么殇,好像独自盛开的荼糜。
有那么一个人,不够勇敢的爱了你十年,可惜你不知道。
她以为努力就能拉近距离,只是不过流年逝去,渐行渐远。
她所有曾经黑夜里的光,就此埋在了心底那座坟,寂灭无声。
那年他二十五,她十五;如今她二十五,可无论怎么追赶,都赶不上那个十年。
他的时光跑在了她之前,她只能仰望,那永不能比肩的距离,从来都是时光啊。
起风的夜,明亮的月,到底都模糊了过往,心事惘然成空。
依旧遥远,却再不能追逐。
再见,是再也不见,周以琛。
◇◇上一篇:乡间奇闻录之阴蛊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