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假面爱情之伤痕我心
201509/14

假面爱情之伤痕我心

小说大全 围观:

(一)
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随着断断续续的梦,她眉梢紧锁着,额头汗珠不停的渗出,身旁两侧的床单已被抓出皱褶。
突然,女子气息紊乱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用手抚了抚凌乱的发丝,迅速地走到洗手间里捧了一把凉水冲在了脸上,看着镜子里的完美容颜,使她心情平复了许多。
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她便不能安然入睡。
天色渐渐微亮,她穿着贴身简便黑色系的衣裤来到了海边。
回头远眺M岛上的景物,使她的欲望得到了满足。岛上的一切都是自己建立起来的,象征自己成功的第一步。
她双手展开面对着大海,感受着海风带来的舒适与平静。
一个小喽啰走了过来:“慕姐,我们要的货已经到F山了,就等您前去验货,目前是雷洛哥在和龙霆碰面。”
慕钦云冷酷地抬手一挥:“嗯,下去吧。”
她回到了别墅里,点了三柱香面对着桑坤的牌位:“坤哥,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如果没有你,我就不会活到今天。你放心,我会好好的抚养小曦的,希望你在天之灵能保佑兄弟们!”
交易地点:F山;时间:上午9点26分;交易对象:龙霆。
木屋中,一个虎背熊腰的光头男子在和雷洛谈判。他瞪着眼冷言道:“雷洛小弟,你们的慕老大怎么没来?难道是看不起老子我龙霆吗?”
“你……。”雷洛的一个手下愤怒着,手握紧武器。只见雷洛左手一抬,镇定自若的回答:“哪敢哪敢,您可是我们的生意伙伴,怎么可能小看您。只是慕姐正在来的路上,还请您谅解啊!”
听完,龙霆突然大笑:“听闻慕老大的一个手下口才了得,今日所见原来是雷洛老弟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干大买卖?”
“龙哥的好意,雷某我心领了。想必你也知道,在枪口上讨生活除了够胆以外,最重要的还是信义吧?”
“好吧,既然你我人各有志,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那……我们就言归正传吧!”说完,他向身旁的手下使一个眼神,就有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把黑色手提箱摆放在桌子上。
雷洛也不含糊,他爽快的把装有票子的手提箱扔给了龙霆。双方都分别打开了箱子查看自己想要的东西。
交易成功结束,龙霆带着手下准备离开:“雷洛老弟,记得替我向慕老大问声好!”
“雷洛哥,慕姐什么时候来到?”小虎问道。
“快了,目前我们只要保护好这批货就行。”
一小时后。
地面上的枯叶被踏出‘嘻嘻索索’的声音,野草伴随着轻微摩擦正在左右地摆动,四周的空气都被凝固,微弱的风声传进木屋里,却只有他能感受到。
这时,缉毒警们根据可靠消息来到了木屋周围,进行隐蔽埋伏。危险的气息离雷洛越来越近。
突然,一个男子捂着伤口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倒在雷洛的脚下,用双手抓住他的脚部,艰难的说道:“雷洛哥,我们的人当中……有……内鬼。”接着,便断气身亡。
当他正要命令手下开始准备战斗时,在外站岗的一个手下就被当场击毙。
“快隐蔽……。”雷洛大喊道。
随着一声枪声打响,雷洛和手下们开始了战斗。
在山脚下,戴着鬼魅面具的慕钦云听到了激烈的战斗声,她朝山上冲了上去,有条不紊的命令道:“兄弟们,快给我加快速度。”
当她到达时,只看到雷洛和少数未死的兄弟在拼死抵抗。她看到木屋正前方四十米处有倾斜的小山坡,便带领着一帮手下绕到敌后方的斜面小山坡上进行对警方的夹攻:“给我狠狠的打,要救出被困的兄弟。”
一片枪声响彻云霄,空中飘荡着浓浓的火药味。警方深感腹背受敌,直往两旁撤,也正因如此,让雷洛有机会带着剩余的几个手下完成了突围。
一名受伤的缉毒警被架着下山,他拉着叶少卿的手说道:“叶队长,敌方又来了七八十人,我们三十九个战友都牺牲了,希望你能增援。”
叶少卿俊逸的眉头紧皱着,沉思一小会儿,对身后的缉毒警们说:“F山地势险要,只有两个重要出口,现在敌方应该在准备从另一个出口逃走,我们要分别堵住这两个出口。传令下去,留一百五十人守住这个出口,剩下的五十人跟我走。”
若要从F山的第二个出口逃走,较为困难。放眼望去,只见两堵峭壁中间有一条裂缝,出口只能一次通过一个人。
慕钦云带着手下跑到出口面前,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地穿过缝隙,走出困境。大约还差半小时左右才能全体过完出口,逃出F山。
这时,叶少卿和队伍已经追上了毒贩,缉毒警们正在攻击阻拦犯人逃离。看到叶少卿离自己越来越近,瞬间就勾起了尘封已久的记忆。
她感到心里一阵刺痛,仿佛自己快要窒息一样,恨意之火从心中强烈的燃烧着。雷洛和四十五个手下留下为慕钦云他们逃离做火力掩护。很快,战场陷入白热化的状态。手雷和枪声毫无节奏的轰炸着对方,大批的人纷纷倒下,双方的伤亡几乎过半。
慕钦云巧妙利用地势,指挥剩余的手下实行围绕攻击战略,对大部分警方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叶少卿带着少许尚未被困的人员隐蔽在岩石后方,他准确无误的对着罪犯进行射击。为吸引火力,救出战友,他以游击式的方法乱了敌人的阵法,使队伍顺利的突围,当他准备甩开敌方时,却被慕钦云暗中用枪击中了胸口右侧,倒在了地上。双方的枪声从未中断,很快,在场的警员全部阵亡。
(二)
在M岛上的奢华别墅里,慕钦云守在叶少卿的床边。她用纤细的玉手轻握住他冰冷的大手,温柔的目光凝视着正在昏迷沉睡的叶少卿。
看着沉睡的他,使她回忆起那些曾经让自己很难忘的美好时光。
在油菜田里,男孩拉着女孩在欢快的穿梭着。大片的油菜花在风中摇曳,不远处的小溪边,鸭子在摇摇摆摆的觅食。溪水旁有棵开满粉色桃花的桃树,花瓣飘飘荡荡的落在水波上,顺着水流漂出视线。
男孩和女孩来到桃树下坐着,他拉起她的手认真的说:“桃儿,你就像桃花一样美丽独特,使我情不自禁的爱上你。’桃儿’这个名字是那么的有吸引力,使我铭记。不管你在哪里,我也会找到你。”
女孩俏皮的对他吐了吐舌头,红着脸说:“我对你也一样。”话刚说完,她拉着乌黑的发辫羞涩的跑开了。
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仿佛就在眼前。直到某天他离开村子后,一切又发生了巨变,让她无奈抛开了最初的本性。想到这些, 编辑评语本故事纯属虚构(作者自评)
(一)
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随着断断续续的梦,她眉梢紧锁着,额头汗珠不停的渗出,身旁两侧的床单已被抓出皱褶。
突然,女子气息紊乱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用手抚了抚凌乱的发丝,迅速地走到洗手间里捧了一把凉水冲在了脸上,看着镜子里的完美容颜,使她心情平复了许多。
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她便不能安然入睡。
天色渐渐微亮,她穿着贴身简便黑色系的衣裤来到了海边。
回头远眺M岛上的景物,使她的欲望得到了满足。岛上的一切都是自己建立起来的,象征自己成功的第一步。
她双手展开面对着大海,感受着海风带来的舒适与平静。
一个小喽啰走了过来:“慕姐,我们要的货已经到F山了,就等您前去验货,目前是雷洛哥在和龙霆碰面。”
慕钦云冷酷地抬手一挥:“嗯,下去吧。”
她回到了别墅里,点了三柱香面对着桑坤的牌位:“坤哥,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如果没有你,我就不会活到今天。你放心,我会好好的抚养小曦的,希望你在天之灵能保佑兄弟们!”
交易地点:F山;时间:上午9点26分;交易对象:龙霆。
木屋中,一个虎背熊腰的光头男子在和雷洛谈判。他瞪着眼冷言道:“雷洛小弟,你们的慕老大怎么没来?难道是看不起老子我龙霆吗?”
“你……。”雷洛的一个手下愤怒着,手握紧武器。只见雷洛左手一抬,镇定自若的回答:“哪敢哪敢,您可是我们的生意伙伴,怎么可能小看您。只是慕姐正在来的路上,还请您谅解啊!”
听完,龙霆突然大笑:“听闻慕老大的一个手下口才了得,今日所见原来是雷洛老弟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干大买卖?”
“龙哥的好意,雷某我心领了。想必你也知道,在枪口上讨生活除了够胆以外,最重要的还是信义吧?”
“好吧,既然你我人各有志,我也就不强人所难了。那……我们就言归正传吧!”说完,他向身旁的手下使一个眼神,就有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把黑色手提箱摆放在桌子上。
雷洛也不含糊,他爽快的把装有票子的手提箱扔给了龙霆。双方都分别打开了箱子查看自己想要的东西。
交易成功结束,龙霆带着手下准备离开:“雷洛老弟,记得替我向慕老大问声好!”
“雷洛哥,慕姐什么时候来到?”小虎问道。
“快了,目前我们只要保护好这批货就行。”
一小时后。
地面上的枯叶被踏出‘嘻嘻索索’的声音,野草伴随着轻微摩擦正在左右地摆动,四周的空气都被凝固,微弱的风声传进木屋里,却只有他能感受到。
这时,缉毒警们根据可靠消息来到了木屋周围,进行隐蔽埋伏。危险的气息离雷洛越来越近。
突然,一个男子捂着伤口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倒在雷洛的脚下,用双手抓住他的脚部,艰难的说道:“雷洛哥,我们的人当中……有……内鬼。”接着,便断气身亡。
当他正要命令手下开始准备战斗时,在外站岗的一个手下就被当场击毙。
“快隐蔽……。”雷洛大喊道。
随着一声枪声打响,雷洛和手下们开始了战斗。
在山脚下,戴着鬼魅面具的慕钦云听到了激烈的战斗声,她朝山上冲了上去,有条不紊的命令道:“兄弟们,快给我加快速度。”
当她到达时,只看到雷洛和少数未死的兄弟在拼死抵抗。她看到木屋正前方四十米处有倾斜的小山坡,便带领着一帮手下绕到敌后方的斜面小山坡上进行对警方的夹攻:“给我狠狠的打,要救出被困的兄弟。”
一片枪声响彻云霄,空中飘荡着浓浓的火药味。警方深感腹背受敌,直往两旁撤,也正因如此,让雷洛有机会带着剩余的几个手下完成了突围。
一名受伤的缉毒警被架着下山,他拉着叶少卿的手说道:“叶队长,敌方又来了七八十人,我们三十九个战友都牺牲了,希望你能增援。”
叶少卿俊逸的眉头紧皱着,沉思一小会儿,对身后的缉毒警们说:“F山地势险要,只有两个重要出口,现在敌方应该在准备从另一个出口逃走,我们要分别堵住这两个出口。传令下去,留一百五十人守住这个出口,剩下的五十人跟我走。”
若要从F山的第二个出口逃走,较为困难。放眼望去,只见两堵峭壁中间有一条裂缝,出口只能一次通过一个人。
慕钦云带着手下跑到出口面前,他们一个接着一个地穿过缝隙,走出困境。大约还差半小时左右才能全体过完出口,逃出F山。
这时,叶少卿和队伍已经追上了毒贩,缉毒警们正在攻击阻拦犯人逃离。看到叶少卿离自己越来越近,瞬间就勾起了尘封已久的记忆。
她感到心里一阵刺痛,仿佛自己快要窒息一样,恨意之火从心中强烈的燃烧着。雷洛和四十五个手下留下为慕钦云他们逃离做火力掩护。很快,战场陷入白热化的状态。手雷和枪声毫无节奏的轰炸着对方,大批的人纷纷倒下,双方的伤亡几乎过半。
慕钦云巧妙利用地势,指挥剩余的手下实行围绕攻击战略,对大部分警方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叶少卿带着少许尚未被困的人员隐蔽在岩石后方,他准确无误的对着罪犯进行射击。为吸引火力,救出战友,他以游击式的方法乱了敌人的阵法,使队伍顺利的突围,当他准备甩开敌方时,却被慕钦云暗中用枪击中了胸口右侧,倒在了地上。双方的枪声从未中断,很快,在场的警员全部阵亡。
(二)
在M岛上的奢华别墅里,慕钦云守在叶少卿的床边。她用纤细的玉手轻握住他冰冷的大手,温柔的目光凝视着正在昏迷沉睡的叶少卿。
看着沉睡的他,使她回忆起那些曾经让自己很难忘的美好时光。
在油菜田里,男孩拉着女孩在欢快的穿梭着。大片的油菜花在风中摇曳,不远处的小溪边,鸭子在摇摇摆摆的觅食。溪水旁有棵开满粉色桃花的桃树,花瓣飘飘荡荡的落在水波上,顺着水流漂出视线。
男孩和女孩来到桃树下坐着,他拉起她的手认真的说:“桃儿,你就像桃花一样美丽独特,使我情不自禁的爱上你。’桃儿’这个名字是那么的有吸引力,使我铭记。不管你在哪里,我也会找到你。”
女孩俏皮的对他吐了吐舌头,红着脸说:“我对你也一样。”话刚说完,她拉着乌黑的发辫羞涩的跑开了。
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仿佛就在眼前。直到某天他离开村子后,一切又发生了巨变,让她无奈抛开了最初的本性。想到这些, 编辑评语本故事纯属虚构(作者自评) 她放开了他的手,温柔的目光也转变成冷酷的恨意。
次日清晨,叶少卿清醒了过来,他回想起在自己昏迷期间,曾感觉到另一只手带给了他熟悉的温暖。看着陌生的房间,正想要起身,就感到伤口传来的阵痛。他全身无力躺在床上,只等着救过他的人出现。
过了一会儿,一个女仆推开门端着早餐走了进来,她把食物放在桌子上,唯唯诺诺的说:“先生,你醒了,就请用餐吧!这是慕姐让我准备给你的。”说完,她转身要走。
“我要见你们慕姐!”叶少卿急忙叫道。他快速冲到女仆的身后,用手拽住她的手臂。
女仆吓了一跳,声音微颤地说:“我……我只是个下人,并不知道慕姐在哪儿,还请您放开我。”叶少卿沉思着放开了她,她得到了自由便快步离开。
在冷清的房间里,他从衣包里拿出一个充满桃花清香的小香囊攥在手心里,思念着那个送香囊给他的女人。
“慕姐,对于那个警察,你打算怎么处置?”雷洛冷静的问道。
慕钦云轻闭了一下双眼,手指夹着香烟,轻吐出一个烟圈,抱起双手回答:“雷洛,我有事要向他寻找答案,你能不能不要再问了?”
“好吧,你不想说我也就不逼你了。那我先出去了。”说完,他转身朝门外走去。
慕钦云走到窗边,低下头看着手腕上的伤,深感疲惫的望着窗外,想起了过去。
三年前。
慕钦云失魂落魄的走在离村子不远的公路上,她脑海中浮现着不可磨灭的经过。
“医生,求求你救救他,我给你跪下了,我不能没有他啊……。”女人悲伤的哭泣,渴望能找到希望的光芒。
医生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也无能为力啊,你送进来时,他已经停止了呼吸,你还是放弃吧。”
“不,不……,不是的,你摸摸他,他的身体还是暖的呀……。”她拽着医生的衣角,痛苦的恳求道。
医生夺过她手中的衣角,大喊着:“来人……,快把孩子抱走。”
“不……,不要,我的孩子……。”她发了疯似的,抱着孩子跑出了医院。
一个月后。
在叶家,她伤心的哀求着:“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我答应少卿要等他回来的呀。”
叶母刻薄严厉的说:“你快滚回你家去,你这个扫把星,不要害了我的家人。少卿来了封信,他在城里找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正在准备结婚。他是不会要你的,你连个孩子都保不住,你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待在这儿?在说了,少卿只是和你玩玩儿,不可能真的要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快滚!”
叶母把信狠狠的砸在她身上,转身就把门给关上。
她看着信上的内容,的确是如此的绝情。一字一句都像把刀割在她的心上,笔迹也证实了是叶少卿的。
“不会的……这不可能,少卿是不会骗我的。”她哽咽的哭泣,转身跑到了见证他们诺言的桃树下。
“啊……,啊……。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叶少卿,你为什么骗我……,我恨你……。”她伤心欲绝的对着远方的山撕喊道。突然,她只觉得头一阵晕眩,接着便跪倒在地上。
“桃儿,桃儿……。”一个衣服陈旧,头发少许银白的女人用手摇着她叫道。
“你救她干什么?她做出未婚先孕又被抛弃的事出来,你还把她给带回来。难道你还嫌不够丢人吗?”男人拍着手激动的说。
“孩子他爹,桃儿可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啊。”女人哭诉道。
一会儿,慕钦云醒了过来。那男人冲过去拉着她的手向门外拽着说:“走,你给我走,以后你不再是我的女儿,我可丢不起这张老脸。”说着说着,他把她扔在了门外。女人哭喊道:“不要啊,孩子他爹……。桃儿,桃儿……”
很快这件事就被村里所有人知道了。他们像见到鬼一样的躲开她,甚至辱骂她。
这些片段浮现在她脑海里,使她想忘也忘不掉。她仿佛灵魂已经被掏空般伤心欲绝的离开了村子,失落的走上了公路。
突然,一辆车向她越靠越近,接着便看到她倒在了地上。车的主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他低着头看到还幸存的慕钦云眼里闪过一丝怨恨,便把她带走了。
第二天,慕钦云醒了。照顾她的仆人看到后,兴奋的跑去通报。
慕钦云从床上坐了起来,回想起那些伤心事,她便开始环顾着周围。当看到桌上有水果刀时,她急忙的拿了过来,在手腕上慢慢地割了下去,静静的躺在床上,等待死神的来临。
桑坤得知被自己救的女子醒了,便大步赶了过来。
在他推开门的那一刻,只见床上的人变得苍白虚弱。掉落在地的刀上还有几滴鲜血残留在上面,米色的床单已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他急忙吩咐仆人去叫医生,然后快速的走到她的身边,把床单的一角撕了下来,紧紧的包住了她被割破的手腕。这时,医生赶到了现场,他开始对她进行治疗。
经过医生的整治,她总算是没有了生命危险。
过了几小时,她清醒了过来,把目光投向了窗外,企图寻找另一种死的方法。
桑坤看着她的眼神,便知道她的想法,只在一旁道:“你可知你现在的做法是多么的愚蠢?人生还有很多事是等着你做的,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你自己好好想想。”他走到门口,停了下来:“若是想通了,以后你就待在我身边吧。”说完,便转身离去。
几个月后,射击场上出现了一个擅长射击的俏丽女人的身影,她是那么的英气逼人,带有几分中性美的感觉却又不失女子天生的魅力。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已经学会了射击、格斗、潜伏、设计作战方案等本领。
直到某天,在一次交易行动中,桑坤不幸被警方击毙后,她才接手了这个毒枭老大的位置。
每当她回忆到这些痛苦往事时,她都会很感激桑坤对她的救命之恩。如果没有桑坤,可能自己早已身首异处。
(三)
傍晚已近黄昏,晚霞虚无缥缈的飘荡在空中,夕阳悬挂在大海边,仿佛快要被海水吞噬一般,海鸥向它飞去。
叶少卿一人站在窗边,望着茫茫的大海,使他产生了些许落寞的感觉。
突然,当他低下头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女子背影矗立在海边。他发了疯似的往别墅外冲,他心里呐喊着:“桃儿,我来了……等我……。”
当他跑到离女子所在的地点不远时,她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不顾一切的冲到海水中,使劲的拍打着海水。
“啊……,这是为什么……,桃儿……,不要离开我……。”他撕心裂肺的对大海喊着,倒在了地上。
慕钦 编辑评语本故事纯属虚构(作者自评) 云回到了别墅里,她从窗外看过去,把这一幕尽收眼底。
她自我欺骗,故作坏笑的模样。心里想到:就这样吧,叶少卿,你该为你曾经的决定付出代价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叶少卿依然躺在海滩上,他被海水接二连三的冲刷着。
看着这个画面,慕钦云没有感到真正的快乐。她用手捂住胸口,只觉得自己的心也在跟着他一样,慢慢走向死亡。所有的怨恨瞬间消失,仿佛不曾有过。
我应该高兴,可是为什么看到你这样,我的心还是会隐隐作痛,感觉快要憋得不能呼吸?
于是,她马上拿起电话打给了雷洛。
“快…快把他扶到床上。他的伤口撕裂并且开始发炎了,你快去准备退烧针和消炎药,否则出什么事,你我都担不了。”医生焦急的说道。
“是,医生!”护士慌张的跑去准备。
“他怎么样了?”慕钦云找来雷洛问道。强忍着心中的焦虑,眼神流露出一丝担忧。
雷洛回答:“医生在帮他处理,应该没有大碍。”
他看得出来,其实她并不是真的冷酷无情,这只是她为保护自己免受伤害的一种方式。他知道她现在依然爱着叶少卿,只是还没有面对的勇气。
“好了,你出去吧!”
“是。”
雷洛走后,房间里就只剩下慕钦云一个人。她靠在转椅上,呼出了一口长气,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叶少卿,为什么你伤害我那么深,我的心却还是会被你牵动?
夜色已深,黑暗的房间里被透进一束明亮的灯光,门被推开了一下就立即恢复原来的黑暗。
拉开了窗帘,月光照了进来。看着叶少卿沉睡的模样,她忍不住用手去触摸他的脸颊。
当她把叶少卿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时,就看到了他的衣包里有一个线头露了出来,她伸手过去拉住那个线头。一个制作精致的香囊呈现在她眼前,她把它当做宝贝一样的放在胸前,心痛得难以呼吸。她眼中闪烁着泪光。
原来一直是我错了,我应该相信你的。可惜太迟了,我们选择了与对方相反的路,现在我回不了头了,我只能一直走下去。若有下辈子,无论发生什么,我也不会离开你。
过了一小时,慕钦云从叶少卿的房间走了出来,她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站在阳台上,手里拿着一根烟静静的抽着。看着别墅外的夜景,使她的心平静了不少。
三天后,慕钦云带着手下去进行交易了,家里只剩下少数的仆人。叶少卿从楼上走了下来,他打算去海边透透气,散散心。
来到海边,站在海滩上,回想着那天曾看到过的熟悉背影,渐渐的便陷入了一片沉思。
桃儿,你为什么对我总是忽隐忽现?我该怎样才能找到你呢?
一个赤着脚丫,穿着粉色裙子的小女孩正提着小花篮蹲在海边捡海螺。她像个可爱活泼的小天使一样把玩着自己捡来的海螺,没有烦恼,只有快乐的微笑着。
突然,小女孩来到了叶少卿的身边,她用稚嫩的小手拉着叶少卿的衣角,用甜甜的童音说:“叔叔,你在想什么呢?妈妈说了,问题想多了是会变老的,还会出现皱纹哦!”
叶少卿回过头来看着那个小女孩,对她微微的笑道:“没什么,叔叔只是有点想心爱的人了。对了,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曦!”她兴高采烈的回答。
“那你有几岁了?”
女孩憋着小嘴小声的说:“叔叔,男人直接问女人的年龄是没有礼貌的表现哦!”
叶少卿哭笑不得的说:“对不起啊,小曦小姐,我忘记了这个礼仪。”
“算了,我原谅你了。告诉你哦,我现在有三岁了。”她又恢复了天真无邪的笑容。
“叔叔,这个海螺送给你,当你想念你爱的人时,只要把它放在耳边就能听到她对你说话哦!妈妈不在家时,我就会这样做。”她认真的说。然后,离开了叶少卿的身边。
叶少卿低头看着手中的海螺,心情莫名的放松了好多。他重新回到了别墅。
当他走到正中央时,便不经意的看到楼梯拐角处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他最熟悉的女人的画像。他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幅画,眼角渐渐的湿润了。他缓慢的向那幅画走近,用手指轻轻的触摸着画上的可人。
如果我重新出现在你的世界里,你是否还会记得我?如果我依然爱你,你是否还会再看我一眼?
傍晚,大海还是一样的令人憧憬向往,晚霞总是飘忽在蔚蓝的天际,定定的还能看到若隐若现的月亮。
在远处,一搜游艇正在往M岛驶来。当游艇靠岸时,慕钦云和她的手下走了下来。
“慕姐,我们的货都是越来越好了,生意也是很顺利,兄弟们也很拼命,是不是可以多犒劳一点呢?”一个小混混屁颠屁颠的说道。
慕钦云也都知道他们的想法,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我知道你们都很辛苦,但是做我们这行的,不玩点命还指望能赚什么大钱?好了,都下去休息吧!”
“是,慕姐,我们都愿意以您马首是瞻。”
“妈妈,你回来啦?有没有带来我爱吃的姜糖呢?”小曦高兴的小跑过去。
“带了,我就知道你会向我要姜糖吃。”慕钦云走了过去,抱起她说道。
她将小曦放下,把姜糖拿出来:“小曦,给。快去玩吧!待会儿要去睡觉了喔!”
“谢谢妈妈,妈妈我最爱你了。”说完,她在慕钦云的脸上亲了一口就跑开了。
慕钦云正上楼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突然,有一双手从她的身后伸了过来,抓住她的双手按在了墙壁上,使她动弹不得。
他激动万分,惊喜的说道:“桃儿,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曾经说过: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去找你。我不曾忘记对你的承诺。三年前我错过了你,现在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说着说着,他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
慕钦云扭动着身子,用手推攮在他健壮的胸前。
仆人们看到后,以为他们在玩激情,便很识趣的慌忙向别墅外走了出去,同时也不忘关上大门。
慕钦云犹豫着,她很喜欢被他紧紧的抱着,这样能感受到他的存在。
当她闭上眼睛享受他的怀抱时,曾经的伤害和‘正邪不同道’的事实提醒着她,迫使她强忍着痛,用力的推开了他。同时,她也顺手给了叶少卿一记耳光。
她气喘吁吁,不知所措的言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桃儿,我是慕钦云,而你是我的俘虏。我们之间只有仇恨,况且……。快……放开……我!”
叶少卿怕她将会说出互相伤害的话,还未等她说完,嘴唇便准确无误的吻上她的唇。
她企图再 编辑评语本故事纯属虚构(作者自评) 次用力的推开他,却再也无法成功。为了达到目的,她用手指狠狠的抓住他的伤口,想让他知痛的放开自己。他却面不改色的仍然没有丝毫打算放开她。
伤口虽然愈合得比理想中快些,却也因为突然的刺激出现了血珠。
空气中弥漫着少许血腥的味道。她知道即使他被自己抓痛了也不可能放开自己,
叶少卿感觉到她已经放弃了挣扎,泪水早已流出眼眶,便放开了她。
“桃儿,别哭!这样我会心痛的。”
她捏起粉拳敲打在他没有受伤的另一边胸口,嘴里也不忘抱怨他。
“你混蛋,我已经在努力恨你了,放弃你,你为什么要动摇我的心?绝情信是你写的,不要我是你说的,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吗?”
叶少卿听到‘绝情信’这三个字,便知道是自己母亲做的事。
在他准备去部队当兵的前一晚,母亲来找过他,劝他快点和桃儿分手,可是被他拒绝了母亲的劝解。他对母亲表明了自己非桃儿不娶的决心。
过了一段时间,当他回到柳村去找她时,母亲告诉他:“桃儿已经嫁到城市里的一个有钱人家去了。她现在过得可好了,你也不要再念到她啦。”
对于母亲所说的话,他从来没有相信过,但是也不否认桃儿已经消失的事实,他一直以来都再不停的寻找她。
好不容易现在又让他们相聚了,他现在只希望能跟慕钦云重新开始。
“桃儿,相信我,我从来没有写过什么绝情信,我对你的心一直没变过。还记得我和你分别的那天说过的一句话吗?”
“相爱永远,生死相依,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听完这句话,慕钦云完全被他折服了,同时也放下一直以来的武装。她紧紧的抱住他,感受着他的气息和真实的存在。
少卿,尽管我明白这是个错误的决定,我也无怨无悔,我只想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四)
“少卿,快尝尝这个菜饼子吧!这可是你以前最爱吃的。好久没做了,不知道味道有没有变。”
“桃儿,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他拉着慕钦云的手,轻轻的在上面吻了一下,接着便开始品尝美味。
“嗯~~,好吃!味道一点没变,还是那么的可口。”他说完,又赶紧继续吃着。
看着叶少卿吃菜饼子的样子像个未长大的孩子一样,她心里就暖暖的,感觉很幸福。虽然只是几个廉价的菜饼子,却也凝聚了多少美好回忆和爱心,她很希望能够一直这样下去。
夜晚十分,叶少卿正在浴室里洗着澡。在浴室外,慕钦云坐在豪华大床的边缘,她十指紧扣着,用牙齿轻咬着自己的嘴唇,身体也在不停的微微颤抖着。
“咣咚!”浴室门突然被打开,叶少卿穿着浴袍走了出来,他用毛巾擦试着头,朝慕钦云走来。
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她急忙起身:“你的伤还没有完全痊愈,我去楼下帮你拿药和水。”说完,她正在往房间门外走去。突然,她感觉有一双手触碰到自己,情急之下,她一个擒拿手就把对方的双手合拢拉在一起,用膝盖抵着对方后背。
“啊……!桃儿,你在干嘛呀!疼……疼……疼。”他表情扭曲的喊着。
一想到他身上还有伤,她急忙放开他:“对不起啊,少卿。我不是故意的!因为我……害怕你会……。”说到这,她的脸颊早已经绯红,她尴尬的把头转向另一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叶少卿站了起来,一把手就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面向自己,双手适度的抱着她。他把嘴唇贴在她的耳边,认真的言语道:“桃儿,你放心吧!我不会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要你的,我还欠你一个完整的婚礼。”说完,他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吻下了一吻。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一刻。心里也平静了许多。
他上床躺下,用一只手拍着床的另一半空位:“桃儿,你不睡了吗?”
“哦!”她回过神来,慢慢的躺在叶少卿的身旁。他用手把她护在身下,轻轻的用手搂着她。渐渐的,慕钦云感到身后传来轻缓均匀的气息,自己也就自然而然的闭上了眼睛,睡去。
次日清晨,当慕钦云醒来时,床的另一半已没有炽热的温度感。她慌忙起身走到楼下寻找叶少卿,深怕这只是一个梦。她急忙走到客厅,仍然不见他的人影。当她冲到门口,准备出去寻找时,便听到厨房里传来声音。
她渐渐的走向厨房,闻见了饭菜的香味儿,接着便看到叶少卿在餐桌前忙着盛汤。
“桃儿,你醒啦?快过来吃早餐吧!”他温柔的叫道。赶快拉出离慕钦云较近的椅子,转身走向她,双手扶着她的双肩,把她安排坐在自己准备好的位置上。接着,他与她相对而坐。
“妈妈,你为什么不叫我起床啊?我答应过美美(一只小泰迪狗)要带它去看朝阳的!”小曦撇着嘴抱怨道。她边说边坐到椅子上。
“哈喽,叔叔!我们又见面啦!可是你怎么会在我家呢?”她一脸疑问,杵着下巴说着。
叶少卿回答:“是啊,因为我喜欢你啊,所以我请你妈妈收留我。你说好不好?”
小曦高兴的道:“好啊,我也喜欢叔叔,妈妈会同意的,是吗?妈妈。”她转过头面向慕钦云。
慕钦云顿时有点无语的说:“是啊,小曦同意了,妈妈怎么敢不答应呢!”
“太好喽,我又多了一个亲人。美美我们走吧!”说着,她跑了出去。
慕钦云感叹道:“小曦很听话,她在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她是我一手抚养大的,所以我比她亲身母亲还要爱她。”
叶少卿听后,他拉着慕钦云的手说道:“桃儿,你辛苦了。你放心,我会和你一起把她抚养成人的。”
“谢谢你,少卿。可是,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也请你好好的照顾她。这样,我就很满足啦!”
叶少卿快速站起来靠近她,在她的唇上狠狠的亲咬着,让她感到些许疼痛。
“这是对你说错话的惩罚!以后不准你这样说了,知道吗?”
“嗯。”
“听不见……知道了吗?”他把手掌放在耳边,故做没听见的样子。
“知……道……啦!”说完,他们一起大笑着。
傍晚,餐桌上只有慕钦云和小曦在吃晚饭,叶少卿从中午时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少卿不会是走了吧?难道他说过的话都是骗我的吗?如果是真的,我该怎么办?
“妈妈,妈妈……,你在想什么啊?”小曦用手在她的眼前晃着说道。
慕钦云回过神来,心情郁闷的说道:“没什么,快点吃饭吧!”说完,她迟缓的把饭送到嘴 编辑评语本故事纯属虚构(作者自评) 里。虽然是在吃饭,可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吃糠一样,食不下咽。
晚饭过后,小曦拉着慕钦云的手:“妈妈,快跟我来!”
她拉着慕钦云走到离别墅稍微远点的海边。这时,天已经暗沉了许多。
小曦惊呼道:“妈妈,你看……!”
她趁慕钦云目光投向那处迷人的景象时赶快跑开了,只剩下慕钦云一个人站在那里。
“小曦,你去哪儿……?”
见小曦跑开后,她一个人走向了那个闪闪发光的景象。
天空中,繁星点点,偶尔有流星划过,海风轻柔的吹在她的脸上,无数的霓虹灯围成了一个大大的一箭穿心的图案,图案下方写着:相爱永远,永不离弃。在‘一箭穿心’的四周各有一个被霓虹灯缠绕的柱子,每个柱子上方都有霓虹灯制作的实体爱心,柱子周围都贴得有很多张他们相处时照过的相片。
正当慕钦云看得迷醉时,叶少卿拿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花走了过来。
他说道:“曾经你问过我将会爱你多久?我回答你:无数年。曾经你问过我是否还会爱上别人?我回答你:天上的星星千千万万颗,我只要看懂一颗就够了;世上的姑娘千千万万个,我只要爱上你一个就够了。”
说完毕,他走到慕钦云的面前,把戒指和玫瑰花凑向她,单脚跪了下来。
“桃儿,嫁给我吧!三年前我们因为阻碍而分开,现在我只想跟你好好的过一辈子,不想再继续错过。我愿意放弃一切,只求能和你永不分开。”
慕钦云使劲的点点头,流下了感动幸福的眼泪。
小曦高兴的叫道:“太好喽,现在我有爸爸啦!”说着,她兴冲冲的跑到慕钦云和叶少卿的中间,用小手臂分别搂住他们。
海边夜景,出现了一家三口幸福的笑着的画面。
(五)
两个月后,婚期倒计时还差五天。
叶少卿为了心目中想给她的婚礼,便离开M岛到大陆选购物品。
在沙滩上,小曦正认真的建‘城堡’。突然,有几搜军事游艇朝M岛驶来。
小曦停下了建到一半还未完工的城堡,惊奇的瞪着大眼睛看着。她往别墅方向跑去,大声喊道:“妈妈,外面有很多衣服奇怪的叔叔要来我们家做客啦!”她用手指着军事游艇的方向。
慕钦云看着小曦指的方向,立即召集所有手下。
“雷洛,你快点把小曦带走,其他人都给我准备战斗。”慕钦云焦急的命令道。
“慕姐,还是你带着小曦走吧!让我留下和弟兄们一起战斗。”
“别说了!雷洛,现在我说的话,你要记好了。小曦是坤哥留下的唯一骨肉,她可是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所以你一定要把她带出去。别让我有后顾之忧。这是坤哥在瑞士银行的密码,务必请你把小曦抚养成人,让她继承这笔财产。拜托了。”她迅速的把那张写有密码的纸条给他。转身走到小曦身边,蹲下来抱着小曦亲了一下:“小曦,妈妈永远爱你!”
接着,她急冲冲的走开了。
“妈妈……妈妈……。”小曦感受到慕钦云将要和她分别,哭闹着企图挣来雷洛的束缚。“雷洛叔叔,快放开我,我要去找妈妈……呜……呜呜。”她抽噎道。雷洛不顾她的挣扎,把她带离了别墅。
警方的游艇已经靠岸,武装好的缉毒警们迅速跳下来,一个接一个的对别墅进行封闭式包围。
一个长官拿着扩音筒大声喊道:“里面的人都给我,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只要你们放下武器,就能得到酌情处理,快放下你们的武器……。”
“慕姐,那个警察真TM的废话,待我去毙了他。”说完,还没等慕钦云发话,他就冲了出去。他对说话的人开了一枪,却打偏了,险些打中那个长官。他刚要继续追打时,却被缉毒警们击毙了。
“小虎……。兄弟们,我们不能回头啦,快给我打……。”死掉的小虎的哥哥愤怒道。
“不要……!”慕钦云想要阻止,却晚了一步。
随着枪声响彻云霄,双方开始陷入一片激战。当叶少卿带着物品回到M岛时,只能看到慕钦云的手下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他想要冲上去救出慕钦云,却被好几个缉毒警抓住,不让他冲进混战中。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救她们,她们需要我……。小曦……,桃儿……。”不管他怎么挣扎,也都于事无补。警方人数越来越多,渐渐的,慕钦云的手下都全部阵亡。
她双手执枪,小心翼翼的隐蔽在别墅的一个角落。突然,一个穿着战警服的人出现在她的身后。她正转身准备和他搏斗,却被来人的模样阻止了。
她放下了武器,吃惊的问道:“没想到你跟我那么久,我却不曾怀疑你的身份。我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出卖我?”
“对不起,慕姐,这是我作为警察的任务。”雷洛平静的说道。
慕钦云冷笑了一下,根据多年对雷洛的了解,她直入正题的说道:“说吧,你希望我怎么做?”
“我不想伤害你,我只希望你能出去投降。”
她沉默着,闭上了眼睛把头向上扬起了一会儿,叹着气说道:“我答应你要求,但是也请你好好照顾小曦。等她长大了,千万不要告诉她,她的妈妈是个毒贩,请让她没有负担的生活。”说完,她向别墅大门走去。
当她出现在警方和叶少卿面前时,她偷偷从袖口拿出自身携带的小型手枪对着自己的头部。她对着叶少卿展开了微笑,用唇语表达道:我……爱……你,做你的星星,不离不弃!
接着,便听到从远方山谷间回荡着一声枪声。
医院里,叶少卿从床上惊醒了过来。一个年轻女孩陪在他的身边,女孩高兴激动道:“你醒啦?”
她用力的抱住叶少卿,深怕他会消失一样。
当叶少卿再次来到海边时,他静静的站立在沙滩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仿佛所有一切都不曾发生过。没有那个深爱的人,没有那个一代毒枭,没有那个深动的故事,更没有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编辑评语本故事纯属虚构(作者自评)
◇◇上一篇:听不见的眼泪荒芜了回忆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