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时光不重来
201509/14

时光不重来

小说大全 围观:
许小染用了九年的时间来回忆,俞言,杜微微,林月,陈佳雪,陆可人六个人的故事。
六月的阳光很热
还是夏天,许小染从世界的另一边回到这里。
学校变了很多,但寝室楼边的那棵香樟树却没有变,还是那么高。
学校的后门没有拆,但换了一扇新门,也安了摄像头。估计是怕晚上有人偷偷爬门出校吧!
街上的那家她们常去的面馆早已不见了,现在变成了一家服装店。
许小染好像隐约看到曾经她们四人难忘的笑脸,也唇角上扬,释怀的笑了。
时光回到十年前……

杜微微是班里最喜欢热闹的人,许小染是这么觉得。
因为此时教室外的走廊上里围了比我们高一级的学姐。她们都围在一个男生身边,拿出手机拍下和他的合影。男生没有什么表情,木然的让学姐们拍照。
男生有一头乌黑的头发,没有留发型。典型的乖学生,男生的眼睛很美,是丹凤眼、薄唇,大概有一米八的样子。
他叫俞言,杜微微喜欢俞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杜微微坐在许小染座位上使劲的揪着语文书,恨恨的盯着那群高一的学姐。许小染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中的《红楼梦》,好像世界毁灭了天地她也不动半分,。
杜微微见那群学姐走了才放过手中不成样子的语文课本。
“小染,我们这节课换座位吧!”
许小染推了推黑色的框架眼镜,见杜微微满怀希望的眼神,微微一笑,说
“这节是班主任的课”
杜微微立即晴转多云,拉拢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
“怎么可以这样啊!可恶的老班!”
“微微,赶快回座位,老班来啦!”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束着高高的马尾,她就是女汉子林月,有名的混世小魔女。
“知道了!”
杜微微恋恋不舍的看了俞言座位一眼回到座位上。
杜微微、陈佳雪、许小染和林月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而且从小学到初中都在同一所学校,用林月的话说就是她们四个就是孽缘不浅,因为她们性格相差太多居然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下课铃一响,饿了一上午的学生们纷纷冲向食堂。教室瞬间空了!
“喂!这周五是俞言的生日,你们说我改送他什么好呢?”
杜微微邹着娃娃脸。林月翻个大白眼
“我先去买点零食回来,等我啊!”
陈佳雪连忙喊
“大师兄,别忘了多买一瓶水回来”
“知道啦!”
杜微微依旧满脸愁容,就连平时要买的零食也提不起她的兴趣。许小染仿佛入定般抱着书不动,不经意间看到杜微微的愁容。不禁想,微微是真的喜欢俞言吧!从未见过像这样认真的微微呢,因为微微从来都是大大咧咧的眼光般的女孩啊。
“小染,你说我该送什么给俞言呢?”
陈佳雪吐槽“你问小染还不如不问,她一天就知道看书。我看你就送杯子好了,寓意一辈子嘛!”
杜微微暗淡的眼睛明亮起来,溢满开心。“对啊!可以送杯子诶。”
许小染眼睛盯着书,嘴上却说出让杜微微沮丧的话。
“送杯子不好,悲剧~”
杜微微才亮起来的眼睛又暗淡了下去,哀怨“啊!那送什么?好烦啊!“
“把你自己打包送给他好了!看你那怨妇样儿“
林月提着零食走了进来,杜微微红了脸。
“林月~“
“送音乐盒吧!“
杜微微和陈佳雪同时转过身来看向许小染,只是许小染依旧看着手中的书,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许小染身上,度上一层暖色,微风将刘海吹得轻轻摆动,就像是整个炎热的夏天也变得清凉。
俞言和许小染是同桌,所以杜微微才回和许小染换座位。俞言也是一个话不多的人,所以尽管两人是同桌,说的话却很少。
星期五早上,是一个大晴天。杜微微几人连早饭也没吃就回到了教室,趁大家都还没有回教室的时候把音乐盒放在了俞言的课桌里。那时许小染只记得杜微微很幸福的笑脸,比任何一次都要好看。尽管俞言不喜欢杜微微……
初三那会儿学习抓得特别紧,更何况又加了一门陌生的学科――化学。林月和杜微微觉得化学就是那个后母给她带的姐姐,专门来欺负她的!因为两人默写化学方程式没过关。被老师留下来,下雨放学后什么时候默写到了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家。
陈佳雪的哥哥来了,陈佳雪只好先走了。只剩下许小染陪着林月和杜微微。
林月拿着课本一边往手心写小抄,还不忘对许小染说“小染,等会儿记得在旁边帮我们啊!不然偶回家就要摸黑路了“
杜微微也可怜兮兮的望着许小染,“我们就拜托你了“
许小染拿着书呆呆地点点头,因为是在老师办公室里,所以三人间的距离隔得很远。而三人前面的化学老师端着茶杯目光犀利的盯着林月和杜微微,根本没有说话做小动作的可能。
林月和杜微微认命的乱写,不负众望,两人被老师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又重写。等两人写过关已经到了傍晚。
三人到街上已经没有车了,杜微微拉拢着脸,歉意的说“小染,对不起啊!让你等了那么久“
许小染摇摇头,杜微微只好自己走回去了,林月也边走边骂老师惨无人道的政策。许小染拿着从不离手的书静静地站在校门口,林月和杜微微回家的方向和许小染方向相反。所以在校门口告别。
傍晚的夕阳就像是金黄色的奶油面包一样,带着浓浓的温暖。许小染难得放下手中的书。
她的头发很短,留得是学生头,脸上也总是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但她却不近视。
目光触及,街上被夕阳染成金黄的色彩,像一副温暖的画。许小染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已经没有车了,我送你回去”
陈述句,俞言就这样突然的出现在许小染面前。
许小染愣了一下,再看向俞言,额角铺满一层淡淡的细汗,脸上的笑容很温暖,很心安,就像是这夕阳。
这是许小染第一次看到俞言笑,或许是俞言第一次笑,就连平常平淡的丹凤眼眸里也有暖暖的笑意。仿佛温柔的夕阳都成了这个温暖少年的陪衬。
这一刻,许小染心里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感觉。俞言说他回来要找一个人,但没有找到,又碰到了这么晚在校门口等车的许小染,顺便帮帮忙。
许小染想的是为什么他要解释这些。但还是做上了俞言的自行车。至少坐车比走路好多了。
许小染觉得俞言有时候真的是一个奇怪的人,会让她忍不住探索,他是 许小染用了九年的时间来回忆,俞言,杜微微,林月,陈佳雪,陆可人六个人的故事。
六月的阳光很热
还是夏天,许小染从世界的另一边回到这里。
学校变了很多,但寝室楼边的那棵香樟树却没有变,还是那么高。
学校的后门没有拆,但换了一扇新门,也安了摄像头。估计是怕晚上有人偷偷爬门出校吧!
街上的那家她们常去的面馆早已不见了,现在变成了一家服装店。
许小染好像隐约看到曾经她们四人难忘的笑脸,也唇角上扬,释怀的笑了。
时光回到十年前……

杜微微是班里最喜欢热闹的人,许小染是这么觉得。
因为此时教室外的走廊上里围了比我们高一级的学姐。她们都围在一个男生身边,拿出手机拍下和他的合影。男生没有什么表情,木然的让学姐们拍照。
男生有一头乌黑的头发,没有留发型。典型的乖学生,男生的眼睛很美,是丹凤眼、薄唇,大概有一米八的样子。
他叫俞言,杜微微喜欢俞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杜微微坐在许小染座位上使劲的揪着语文书,恨恨的盯着那群高一的学姐。许小染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中的《红楼梦》,好像世界毁灭了天地她也不动半分,。
杜微微见那群学姐走了才放过手中不成样子的语文课本。
“小染,我们这节课换座位吧!”
许小染推了推黑色的框架眼镜,见杜微微满怀希望的眼神,微微一笑,说
“这节是班主任的课”
杜微微立即晴转多云,拉拢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
“怎么可以这样啊!可恶的老班!”
“微微,赶快回座位,老班来啦!”
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束着高高的马尾,她就是女汉子林月,有名的混世小魔女。
“知道了!”
杜微微恋恋不舍的看了俞言座位一眼回到座位上。
杜微微、陈佳雪、许小染和林月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而且从小学到初中都在同一所学校,用林月的话说就是她们四个就是孽缘不浅,因为她们性格相差太多居然成为了最好的朋友。
下课铃一响,饿了一上午的学生们纷纷冲向食堂。教室瞬间空了!
“喂!这周五是俞言的生日,你们说我改送他什么好呢?”
杜微微邹着娃娃脸。林月翻个大白眼
“我先去买点零食回来,等我啊!”
陈佳雪连忙喊
“大师兄,别忘了多买一瓶水回来”
“知道啦!”
杜微微依旧满脸愁容,就连平时要买的零食也提不起她的兴趣。许小染仿佛入定般抱着书不动,不经意间看到杜微微的愁容。不禁想,微微是真的喜欢俞言吧!从未见过像这样认真的微微呢,因为微微从来都是大大咧咧的眼光般的女孩啊。
“小染,你说我该送什么给俞言呢?”
陈佳雪吐槽“你问小染还不如不问,她一天就知道看书。我看你就送杯子好了,寓意一辈子嘛!”
杜微微暗淡的眼睛明亮起来,溢满开心。“对啊!可以送杯子诶。”
许小染眼睛盯着书,嘴上却说出让杜微微沮丧的话。
“送杯子不好,悲剧~”
杜微微才亮起来的眼睛又暗淡了下去,哀怨“啊!那送什么?好烦啊!“
“把你自己打包送给他好了!看你那怨妇样儿“
林月提着零食走了进来,杜微微红了脸。
“林月~“
“送音乐盒吧!“
杜微微和陈佳雪同时转过身来看向许小染,只是许小染依旧看着手中的书,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许小染身上,度上一层暖色,微风将刘海吹得轻轻摆动,就像是整个炎热的夏天也变得清凉。
俞言和许小染是同桌,所以杜微微才回和许小染换座位。俞言也是一个话不多的人,所以尽管两人是同桌,说的话却很少。
星期五早上,是一个大晴天。杜微微几人连早饭也没吃就回到了教室,趁大家都还没有回教室的时候把音乐盒放在了俞言的课桌里。那时许小染只记得杜微微很幸福的笑脸,比任何一次都要好看。尽管俞言不喜欢杜微微……
初三那会儿学习抓得特别紧,更何况又加了一门陌生的学科――化学。林月和杜微微觉得化学就是那个后母给她带的姐姐,专门来欺负她的!因为两人默写化学方程式没过关。被老师留下来,下雨放学后什么时候默写到了什么时候才可以回家。
陈佳雪的哥哥来了,陈佳雪只好先走了。只剩下许小染陪着林月和杜微微。
林月拿着课本一边往手心写小抄,还不忘对许小染说“小染,等会儿记得在旁边帮我们啊!不然偶回家就要摸黑路了“
杜微微也可怜兮兮的望着许小染,“我们就拜托你了“
许小染拿着书呆呆地点点头,因为是在老师办公室里,所以三人间的距离隔得很远。而三人前面的化学老师端着茶杯目光犀利的盯着林月和杜微微,根本没有说话做小动作的可能。
林月和杜微微认命的乱写,不负众望,两人被老师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又重写。等两人写过关已经到了傍晚。
三人到街上已经没有车了,杜微微拉拢着脸,歉意的说“小染,对不起啊!让你等了那么久“
许小染摇摇头,杜微微只好自己走回去了,林月也边走边骂老师惨无人道的政策。许小染拿着从不离手的书静静地站在校门口,林月和杜微微回家的方向和许小染方向相反。所以在校门口告别。
傍晚的夕阳就像是金黄色的奶油面包一样,带着浓浓的温暖。许小染难得放下手中的书。
她的头发很短,留得是学生头,脸上也总是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但她却不近视。
目光触及,街上被夕阳染成金黄的色彩,像一副温暖的画。许小染很享受这样的感觉。
“已经没有车了,我送你回去”
陈述句,俞言就这样突然的出现在许小染面前。
许小染愣了一下,再看向俞言,额角铺满一层淡淡的细汗,脸上的笑容很温暖,很心安,就像是这夕阳。
这是许小染第一次看到俞言笑,或许是俞言第一次笑,就连平常平淡的丹凤眼眸里也有暖暖的笑意。仿佛温柔的夕阳都成了这个温暖少年的陪衬。
这一刻,许小染心里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感觉。俞言说他回来要找一个人,但没有找到,又碰到了这么晚在校门口等车的许小染,顺便帮帮忙。
许小染想的是为什么他要解释这些。但还是做上了俞言的自行车。至少坐车比走路好多了。
许小染觉得俞言有时候真的是一个奇怪的人,会让她忍不住探索,他是 因为她是他的同桌才送她回家吗?
这时,车子突然一抖,许小染因惯性向前倒去,贴在了俞言的背上,他身上有一种不知名的香味,反正不难闻。
“小染,抓着我的衣服。”俞言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担心,许小染下意识的抓住俞言腰间的衣服。
虽然许小染觉得他们之间还没有熟悉到可以叫她小染那么亲密,但她并不排斥。
车子不知不觉中走过了很多地方,曾经许小染都没有好好看过这些简单的风景,她想,她以后也要买辆自行车。
“这里很漂亮!”
俞言嘴角上杨,回答“是啊!,今天这里真的很漂亮”因为你在身旁……

周日,太阳刚从天边慢慢升起。许小染早已到了学校看书,让和她做了几年的好朋友的三人都很不解她是怎么做到的。
今天林月不在,听说她的亲亲男友来看她了。而他们又不是同一个学校,所以见一面很难的。
从今天来陈佳雪和杜微微看许小染的眼神很复杂,而且杜微微总是时不时的看一会儿许小染,又转眼看俞言。许小染想,杜微微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中午的太阳特别炽热,她们的学校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烤箱,而她们就是烤箱里快要烤熟了的食物。
陈佳雪和许小染并排坐在学校那棵比宿舍楼还要高的香樟树下,许小染怀里抱着一本书,看向前面红色的塑胶跑道,思绪飞远。
还记得有一次她们四个上体育课迟到,被老师罚跑步,就是在这里,趁老师离开跑到这儿悄悄的乘凉。
“小染,俞言说他喜欢你。”陈佳雪说
许小染眼眸微缩,俞言喜欢她?许小染不懂她的意思,但她知道杜微微喜欢俞言。虽然他的笑容让她很温暖心安。
“我初中不回谈恋爱,而且,我――不喜欢他”或许。
陈佳雪沉默,两个人都是她的好朋友,而俞言也是他的弟弟,他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
昨天她问俞言,俞言直接说他喜欢许小染。从初一开始就喜欢她了,比杜微微喜欢他的时间还要长。
许小染心里不舒服,不知道为什么?“佳雪,走吧,她们还在外面等我们吃饭呢!”
陈佳雪心里不知是什么感觉,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嗯,走吧”
“……”
“小染,微微她也知道了”
“嗯……”

林月的男朋友比她大3岁,已经高三了,很大方的请她们吃饭。有免费的午餐几人肯定会推辞,更何况他们时好朋友。
下午要上课,几人赶忙回学校赶作业,让几人不得不感叹,好像每周都是如此循环,从家到学校,然后疯玩一上午,下午拼命的赶作业。
太阳西沉
林月将手中的笔使劲往桌子上一丢,全身摊在桌上,苦着脸
“好饿啊!”
杜微微也放下笔,看向许小染旁边的空座位。陈佳雪也看向仍在看书的许小染。沉默在四人间蔓延……
林月又拿起桌上的笔,发出巨大的响声。
“算了,我们还是赶快把作业做完,晚上就要交。下了晚自习再去买零食填肚子”
“今天不是陈叔当值,咱们怎么出去?”杜微微说。
“不是吧!那么倒霉,我感觉我的前途一片灰暗~”林月又哀嚎着使劲在纸上哗哗的声音,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陈叔是学校的门卫之一,和四人关系很好,晚上可以悄悄的放她们出去,到但另一个人却特严格,只要有谁在校门口逗留久了就会叫教导主任来抓人。四人最怕碰到他当值。
陈佳雪见许小染没看书,脸上堆满讨好的笑容坐在许小染前面,
“小染,你作业做起了吧?”
“嗯”
“那你帮我把英语测试卷做一下嘛~”
“笔给我”
“耶,小染,我最爱你了!”
陈佳雪立即把笔递给许小染,生怕她反悔。杜微微听着,她觉得她和许小染是好朋友,好朋友不能抢好朋友喜欢的东西。所以许小染不能和她抢俞言,而杜微微也相信许小染不会。
不知从何时开始,杜微微也学会了忧郁这个对于她来说很陌生的情绪,并时常把它放在脸上。
晚自习后,学校后面,四人鬼鬼祟祟的学校后门移动,林月带头,许小染结尾。
“林月,我怎么感觉有种不好的预感。”走在第二的杜微微说。
“微微,我也有这样的感觉~”陈佳雪揉了揉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臂。
林月利落的爬上铁门一跃而下,好像电视里演的特别帅的女特工一样。
“你们别废话了,我快饿死了!要是要是再不走,等会儿要是被抓住了,就真的不好了,快点,快点~”
陈佳雪和杜微微也翻过去,只剩下许小染。
“小染,快点!”杜微微催促道!

许小染爬到铁门上面,正欲往下爬,这是却隐约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脸色变得紧张起来。
看了地面一眼,直直的跳了下去,摔在了地上,低吟了一声便不动了,三人下了一跳,连忙跑过去扶起许小染,“小染”
“小染”
“小染”
而此时说话声越来越近,林月三人扶着许小染迅速的离开。

街上的小面馆里,三人松了一口气,庆幸没被抓住。
许小染的脸色有些苍白,陈佳雪看到了,担忧的问“小染,你怎么了?刚才是不是摔着哪儿了?”
杜微微和林月紧张的看着许小染,
“小染,你的手受伤了?”
杜微微肯定的说,许小染点点头。林月拉起许小染僵着的手,轻轻的按了按手腕,许小染倒吸一口凉气,那里就像有把小刀在割似的!
“你这是把手筋拉伤了,我帮你揉揉,再去药店买点药油擦擦就好了”
林月一边帮许小染揉手腕一边叮嘱。手腕已经可以看出来轻微的红肿,许小染叹口气,心道难道最近我比较倒霉!?
正说着,热腾腾的牛肉面被店老板端了上来,几人也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牛肉面上,看到色香味俱全的面口水直流。
“大师兄,你口水都流到碗里了!”陈佳雪打趣道
“二师弟,最近皮又痒了是吧!”林月假装恶狠狠的瞪着陈佳雪
“大师兄,二师兄,表闹”杜微微摇头晃脑的对两人说。
“切!沙师弟”林月和陈佳雪异口同声。杜微微立刻可怜兮兮的看向许小染“师父,她们欺负我。。。呜呜。。。”
“徒儿,面――凉――了”
林月哀嚎一声,吓退千军万马,“啊~啊~我的面!”
两人笑做一团,这一刻,她们忘了心中的烦恼,许小染想,时光如果能够停留,她多么希望时间 就定格在这一刻,只听见她们放肆开怀的笑声,只记得她们青春洋溢的笑脸。
但她想不到的是这一晚的嬉闹追逐竟成了她们四人最后一次的相聚,而最后剩下的全是悲伤和跨越半个世界的离别。

杜微微向俞言表白了,在周五放学后。
“俞言,我……我喜欢你~”杜微微低着头,脸红的像那天边的落日。她想她不能在这么静静的等下去,那么他永远不知道杜微微她喜欢俞言,不能让他喜欢上别人,那样她会受不了的!
俞言沉默,杜微微喜欢他,他知道,但他不喜欢她,他喜欢的一直都是那个很安静的女孩,她安静的就像空气一样,但他就是注意到了她,并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她,她就像是毒,他沉醉其中,哪怕死亡……
杜微微羞红的脸在俞言的沉默中慢慢转变为苍白,一步一步后退,脸上全是泪水,然后哭着跑开了。
直到杜微微的身影消失不见,林月担心的追了出去。许小染依旧觉得杜微微悲伤的哭泣仍盘旋于耳边。
陈佳雪异常的沉默,最后被家长接走了。只剩下许小染和俞言站在原地。俞言低着头不动,阳光很大很刺眼,照在人身上生疼,也许就像此刻杜微微的心,也生疼生疼的!
“我送你回去”俞言对许小染说。
许小染看向俞言,他眼里那么平静,平静的像一摊死水。他怎么能这么平静的接受杜微微的告白?
“不用”
俞言也看向许小染,仿佛知道许小染在想什么是的,说“你希望我接受她?”
许小染目光怔愣,她希望吗?她不知道。但她很珍惜这份友谊。
“微微很喜欢你”
“他喜欢我,我就喜欢她吗?”那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俞言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愤怒。
许小染无话可说,他喜欢谁是他的自由。“车来了,我走了,再见”
许小染坐上车,俞言依旧站在那里,像一座雕像,静静地目光注视着许小染。不知道是灼热的阳光还是什么,许小染觉得心脏里的空气在翻涌,压抑。
俞言看着许小染坐的车离开,脸上笑得苦涩,为什么你就不能平等的对待我和杜微微,友谊很重要,那我呢?
这个夏天对于他们来说好像变得苦涩,就连甜甜的冰淇淋都没有了甜蜜的味道,余下的也只是苦涩……

许小染好像更加沉默了,一天绝对不会说出超出十句话,杜微微也不爱到处凑热闹了,仿佛变成了另一个许小染,一整天拿着笔,不停的在纸上写写画画。不让任何人看。
陈佳雪,林月和许小染都很担心杜微微,生怕她做一些傻事。
其实杜微微也是一个很固执的人,所以才回那么在意俞言。
下午
许小染收到两封信,一封来自杜微微,一封来自俞言。杜微微信上只有一句话,“小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可不可以不要和我抢俞言。”
俞言的信很长,长到许小染想哭,他说他喜欢她,从初一报道的时候看到她的第一眼开始,并不是一见钟情,而是在以后的日子里,他的生命中多了一个叫许小染的女孩,在他的心里占着一席之地。他说他喜欢她是他一个人的事,他说他不喜欢杜微微,他说他每次都在她身后看她坐上了车才离开,他说……
这一刻,许小染的泪控制不住的落下,她才明白,俞言那次不是碰巧遇见她,带她回家,而是专门送他,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也在这一刻,许小染知道她或许也是喜欢俞言的,但她知道,杜微微爱死了俞言。所以她和俞言之间隔得太远,隔着一个杜微微的距离。

杜微微再也没有和许小染说过一句话,而许小染也没有和俞言说过一句话。无形的苦涩将三人紧紧的围绕。
“陆可人,你居然喜欢俞言!”这句话尤如平底惊雷,响遍了整个教室,像绳索一样紧紧的将杜微微和许小染两人的心绑住,收缩再收缩……
这也许是个玩笑话吧!陆可人怎么可能喜欢俞言,他们之间只说过几句话而已,连朋友都算不上,杜微微想。
许小染看向俞言和俞言的目光碰个正着,许小染不懂俞言的目光是什么意思,呆呆地看着俞言。
杜微微的手心被指甲掐出印记仿佛不知道似的,目光看向的正是许小染和俞言,他们就那样静静的注视,不顾一切了吗?许小染,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明明说好不和我抢俞言的,你骗我!亏我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你居然抢我喜欢的男生,你不要脸!不要脸!

时间飞快,不会因为某个人停留。
周五
许小染仍是一个人在校门口等车,今天难得是个阴天,这个夏天好像一直都是晴天呢!
四周都灰蒙蒙的一片,街上也只有零星的几个人,也匆匆的离去。这样寂静的街道许小染觉得就像是一座死城,她就站在门口。
“陆可人!”
尖锐的声音传的很远,许小染都听到了,她知道那是杜微微的声音。
学校不远处的巷子里
杜微微撕扯着陆可人的头发,表情狰狞,嘴里也骂着那些肮脏的话。
“陆可人,你特么就是个婊子,抢别人男朋友……啊!……”
“杜微微,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男朋友!哼,你也好意思说,俞言喜欢的可是你的好姐妹许小染呢!……哈哈哈哈!……”
陆可人扯着杜微微的衣领嘲笑。林月和陈佳雪沉着脸,她们不明白杜微微怎么变成了这样。俞言推着自行车冷眼看着杜微微像泼妇一样的嘶骂。
许小染就站立在巷口,看着这副场景。她真的不想留在这里,她在这场游戏里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还是会受伤……
“小染,你来了正好”陈佳雪看到了许小染。杜微微和陆可人也停止了嘶骂。俞言也看向巷口那抹单薄的身影。
杜微微眼神和陆可人如出一辙,嫉恨和害怕。许小染觉得眼睛酸酸涩涩的,好想哭啊!
林月从来就是直性子,直接问许小染“小染,俞言他喜欢你,可是微微也喜欢俞言,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不希望你们伤心,可是……小染……你喜欢俞言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许小染,期待、恐惧、威胁、祈求!
“小染,你没有俞言也能好好的生活,而我只有俞言啊!我不能失去他!小染!”
杜微微的话像一把刀,许小染的心在流血。俞言一直安静的站着,目光那么澄澈平静,好似许小染的回答对他并不重要。
“我――不……”
“小染!”
俞言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清澈的眼眸里不见了方才的平静,盛满了受伤和绝望。就那样看着许小染
“小染, 不要说出来,好么!”
我的心已经伤痕累累了,经不起你的这一句话,在你心里,她们永远都比我重要,为了杜微微你就能这样伤害我吗?
许小染僵直着身体听着俞言几乎祈求的语言,心疼得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杜微微的手紧握着,指甲把手心掐出了红痕。俞言,你真狠心,我比许小染更加喜欢你啊!你为什么不接受我!
“许小染,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说啊!”
杜微微尖锐的声音穿透耳膜,好像许小染成了她的仇人。杜微微从来没有和许小染这样说过话啊!
“俞言,我……”
“别说,小染”
“许小染,你说啊!”
“小染”
“许小染,你快说,快说啊!”
许小染脑海里只剩下她们的声音,来回的播放,心就像被揪住似的疼,脑袋一阵眩晕,困难的呼吸着空气!脸色苍白的像白纸一样,忍不住伸手捂住胸口蹲下身体,头埋在臂弯里。
“轰…隆……隆!!”
雷电过后,一场倾盆大雨打在了每个人身上,疼,冷的彻骨。就像许小染的心……
杜微微觉得许小染不回答就是喜欢俞言,自己的好朋友居然和她抢俞言,她不能够接受!
猛地冲到许小染身前双手紧紧的抓着许小染的双肩使劲摇晃,目光狰狞的质问
“许小染,你也什么不说?是心虚了吗?你根本就是喜欢俞言对不对,你一直在骗我,啊……你个贱女人……!”
许小染被推到了地上,雨水全打在她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真实悲哀啊!这……就是她一直以来坚持的友谊吗?
“杜微微,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杜微微早已眼泪横流,怨毒的目光让许小染心寒。
没人看到许小染本来就跟苍白的脸色变得青紫,呼吸微弱到没有。许小染觉得她好累,好想就这样睡着,再也不要醒来,但是她还是不舍……
“哈哈,许小染,你是个什么人我看透了!背着我偷偷坐俞言的车,偷偷和他说我的坏话,勾引他,文文静静也是装的,你骨子里就是一个贱女人,亏我还把你当成最好的朋友,我是瞎了眼了,呜呜……呜呜……呜……你不要脸……不要……脸……我恨你!我恨你……!!”杜微微痛哭出声,
许小染呆愣着,已经听不清周围的声音。雨越下越大,把杜微微的哭声淹没,许小染觉得周围都没有了空气,心就像掉入了绞肉机,碎成了粉末,天地都在旋转,她都站不稳了!
许小染最后只记得在意识模糊间传来的惊呼声,然后所有的一切归于黑暗。
这个夏天变得安静清凉,连下了几天的雨,冲刷了以往的沉闷,却像加了黄连,从头到尾都是苦涩……

新的一学期
在一个校园里,在杜微微几人的生活中再也没有一个叫许小染的女生,不回静静地听她们说话,不会整天拿着书和她们一起走。不会和她们一起疯,一起留下来听着化学方程式。
她就像风一样,走的那么匆忙,什么都没有留下,就连她的课桌都随着她搬走了。
俞言似乎还是老样子,只是比以前更不爱说话了。但却成了陆可人的男朋友。林月和陈佳雪没变多少,但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杜微微变化最大,成熟了不少,她很后悔,她只是爱惨了俞言。其实俞言送许小染的时候杜微微看到了,心里很难受,再从陈佳雪那里得知俞言喜欢许小染,心里嫉妒许小染又因为许小染是她好朋友而忍着,但她在向俞言表白被拒时绝望了,她才给许小染写信。只是没想到俞言也会写信给许小染,于是就找俞言单独淡淡,只是没想到中间冒出个陆可人,也想不到许小染会出现,然后病发……最后离开她们……
俞言也从没想过许小染的身体不好,以为平时安安静静是因为她的性格就是如此,只是不曾想她只是情绪不能过激,更不会想到许小染那么单薄的身体居然会得心脏病,而病发的原因确是因为他们。
他没有等待许小染的回来,他接受了陆可人,或许是为了成全许小染,为了报复杜微微,为了逃避,但这一切都过去了,时光不重来……
也许只有一本书,一阵秋风,落叶飘零,那些曾经酸甜苦辣的画面也只能定格在记忆里,在剩下的日子里怀念……


许小染心脏病发后就被父母接到海外的私人医院治疗,终于找到匹配的心脏,做了换心手术,之后昏睡了整整一年,醒来后记忆变得模模糊糊。却再也没有回去当初那个地方。
她有了健康的身体,有了新的生活,不再像以前许小染的样子。
也许是天意,残存的记忆十年来终于清楚了。许小染想到了那些人……也许是执念,便回到了记忆最深的那个地方……
◇◇上一篇:为什么会这样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