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昨夜星辰昨夜风
201509/14

昨夜星辰昨夜风

小说大全 围观:
逝去的夏夜没有再来,我曾经看着爱情一日日饱满,然后又一天天凋敝。无数个新月的晚上,我都重复着那句话。那句话的分量,总把月钩坠得西沉。可是,不再有棕榈,不再有桂香,你不在我身旁,只有思念的悲怆,晚风般一阵阵掠过心底。
你把我从集体照中剪下,像剪去一切繁冗复杂的情节,我们的故事便可以沿着单纯的线索发展了。你把我剪成一个心形,把我藏在项链下紧贴你胸膛的位置。故事的开篇,我说你傻极了,哪有男孩在胸前挂这样的东西?你说,你要我一辈子就活在你的心里,在离你最近的地方,倾听心音。我的面颊涌上了红晕,生命在瞬间覆满了绿茵。我默许了你的话,从此,便成了童话故事中的女主角,开始了柔情蜜意。

那应该算是早恋吧,在同龄的朋友中,我是谈恋爱最早的一个。我一直自诩,恋爱和学业可以做到两不误,事实上,我真的没有耽误自己的功课,你也没有,我们互相鼓励着前进,三年的高中的生活,没有留下任何遗憾,学习名列前茅,爱情顺理成章。多少人羡慕我们,在爱情与学习中游刃有余,我整天美滋滋地享受爱情的滋润,总有一套理论说服我的父母,这世界鱼和熊掌就是能够兼得。
高考填志愿的那天,我们约在了一起,小心翼翼地核对每一个项目,生怕就出了错。因为我们的成绩在一个水平上,从学校到专业,希望能在一个学校继续我们俩的故事,即便不是一个专业,那也能天天见面。从城市到学校,我们是精心挑选的,城市离城市比较近,学校离学校不能远,就怕一不留神,两地相隔了。
上天垂帘了我短短的三年,高考却给了我一个重重的打击,你被一本学校录取,而我,退而其次,只能上二本。两个学校在两个城市,不算远,一个小时的车程,可是学业当前,要经常见面,也不大可能了。

临行前,我们在一起逛街,可是满心的惆怅,即将离别的滋味溢满了心间,酸酸涩涩的。
“子楚,别担心了,就隔了一个城市,很近,我可以每个星期都去学校看你。”你有意识地抓紧我的手,是在安慰我还不知道是在安慰你自己。
“萧寒,你说,我们的爱情会像泡沫一样破灭吗?”我脑海里这样的念头太强烈了,大概看多了电影,熟悉了惯用的情节,分别往往就是永别啊。
“想什么呢,是不是每个喜欢写字的女孩都有奇奇怪怪的想法啊?”你拧了一下我的鼻子,好温馨的感觉,一下子让气氛缓释下来。
“不是的,是因为生活中有太多这样的例子了,我真的担心了。”我在街边的一个长椅上坐下来,感觉很累,你也跟着坐了下来,就在离我最近的地方。“萧寒,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心思填志愿,结果还是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你说,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这是不是上苍注定我们不能长久?”
你把手搭到我的肩膀上,把我的头轻轻按在你的肩头,“这个肩膀还算宽阔,我的心跳还没有停止,你能感觉到吗?哪一天我瘦得扛不住你的头,哪一天我的心跳不再跳动,那我就离你而去了。”我最喜欢看你深邃的目光,似乎不是我们这个年龄该有的深沉。
“我不喜欢你这样油嘴滑舌,我不喜欢你用这样的甜言蜜语,会让我担心,哪一天你会说着同样的话,却把别人拥入怀中。”其实有哪个女孩不喜欢男孩捧着,说醉心的话,可是,就要分开了,我的心纠结起来,感情的纯粹,是我的期许。
“那也说不一定,说不定哪天遇上一个白雪公主,我就把你这个灰姑娘给甩了。”你居然不动声色。
我破涕为笑,伸出手挠你的痒痒,“你敢,你敢,看我怎么收拾你。”我知道你是在跟我开玩笑。
你一边笑一边躲藏,“小姐手下留情,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你就想笑着分开,笑着相聚。
“说真的,萧寒,三年来,我们每天都在一起,接下来四年的大学生活,我都不知道一个人要怎么过?”我敛起笑容,想想就有些害怕,离开父母离开家,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求学,原以为,不管去哪,都有你在我身边,可是现在,我的希望落空了。
“子楚,不用担心什么,也不要害怕,穿梭在两地间的爱情或许别有一番风情。”你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这个礼物,我选了很久才选到的,柏拉图的永恒,我要亲手为你戴上,就好比我的手一直缠绕着你。”这条手链,我很早就喜欢了,可是我没有跟你说过,哪知,我的心思与你如此默契。

我一个人坐在去学校的车子上,看着你渐行渐远的背影,无法抑制的泪水,顺着脸颊一直滴落在手背上,又顺着手背滑落到手链上,我赶紧拿出纸巾擦拭,你说那个链子就是你的手,我不可以让你担心。你一直说喜欢女孩子成熟一点,我不可以让你失望呀,我不能像个孩子一样放纵自己。
学校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很多,宿舍也要宽敞多了,好在宿舍的几个舍友几乎都是家乡人,感觉上亲切了不少,也让我刚来的恐惧减少了一大半。
比起高中的紧张生活,大学要宽松的多得多,除了日常课程和选修课程之外,还是有充分的时间过自己的日子。学习,似乎已经不再是大家生活中的主题,学校流行着一句话,竟然出自某个导师之口,“大学不谈恋爱,那就跟猪没有区别。”本来大学恋爱已经成为气候了,再加上这么一来,自习课的教室就成了谈情说爱的场所。
宿舍的朋友差不多都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宿舍也就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没有课的时候,我一个人待在宿舍,写自己喜欢的文章,写下无数个想你。我从星期一开始就盼着星期五的到来,因为一下课你就会往我这边赶,看你心急火燎的样子,我有说不出的心情。总觉得我们这样维系着感情,也挺不错。偶尔我会去你的学校,为你收拾整理一下床铺,听你舍友夸我的时候,我甜甜的笑中写尽了满足。
“萧寒,你老婆真不错,现在少有这样的女孩了,还帮你收拾东西。”舍友总是这样调侃我们,戏称我是你的老婆。是啊,这个称呼,我们都没有否认过。
你知足的坐在我的身边,看着我收拾,看着舍友眼馋,“那是当然,也不看是谁的老婆,我的眼光,能差吗?小子,你要睁大眼睛,找一个这样的,贤妻良母哦。”
“你少臭美吧,人家老婆可比我好多了。”说这样的话,我已经承认了自己是你的老婆,也或许是大学里的人都习惯这样称呼自己的男女朋友,倒也不觉得诧异。
“我就臭美就臭美,你怎么着吧?况且,我总相信,自 逝去的夏夜没有再来,我曾经看着爱情一日日饱满,然后又一天天凋敝。无数个新月的晚上,我都重复着那句话。那句话的分量,总把月钩坠得西沉。可是,不再有棕榈,不再有桂香,你不在我身旁,只有思念的悲怆,晚风般一阵阵掠过心底。
你把我从集体照中剪下,像剪去一切繁冗复杂的情节,我们的故事便可以沿着单纯的线索发展了。你把我剪成一个心形,把我藏在项链下紧贴你胸膛的位置。故事的开篇,我说你傻极了,哪有男孩在胸前挂这样的东西?你说,你要我一辈子就活在你的心里,在离你最近的地方,倾听心音。我的面颊涌上了红晕,生命在瞬间覆满了绿茵。我默许了你的话,从此,便成了童话故事中的女主角,开始了柔情蜜意。

那应该算是早恋吧,在同龄的朋友中,我是谈恋爱最早的一个。我一直自诩,恋爱和学业可以做到两不误,事实上,我真的没有耽误自己的功课,你也没有,我们互相鼓励着前进,三年的高中的生活,没有留下任何遗憾,学习名列前茅,爱情顺理成章。多少人羡慕我们,在爱情与学习中游刃有余,我整天美滋滋地享受爱情的滋润,总有一套理论说服我的父母,这世界鱼和熊掌就是能够兼得。
高考填志愿的那天,我们约在了一起,小心翼翼地核对每一个项目,生怕就出了错。因为我们的成绩在一个水平上,从学校到专业,希望能在一个学校继续我们俩的故事,即便不是一个专业,那也能天天见面。从城市到学校,我们是精心挑选的,城市离城市比较近,学校离学校不能远,就怕一不留神,两地相隔了。
上天垂帘了我短短的三年,高考却给了我一个重重的打击,你被一本学校录取,而我,退而其次,只能上二本。两个学校在两个城市,不算远,一个小时的车程,可是学业当前,要经常见面,也不大可能了。

临行前,我们在一起逛街,可是满心的惆怅,即将离别的滋味溢满了心间,酸酸涩涩的。
“子楚,别担心了,就隔了一个城市,很近,我可以每个星期都去学校看你。”你有意识地抓紧我的手,是在安慰我还不知道是在安慰你自己。
“萧寒,你说,我们的爱情会像泡沫一样破灭吗?”我脑海里这样的念头太强烈了,大概看多了电影,熟悉了惯用的情节,分别往往就是永别啊。
“想什么呢,是不是每个喜欢写字的女孩都有奇奇怪怪的想法啊?”你拧了一下我的鼻子,好温馨的感觉,一下子让气氛缓释下来。
“不是的,是因为生活中有太多这样的例子了,我真的担心了。”我在街边的一个长椅上坐下来,感觉很累,你也跟着坐了下来,就在离我最近的地方。“萧寒,我们费了这么大的心思填志愿,结果还是没有想象中的美好,你说,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这是不是上苍注定我们不能长久?”
你把手搭到我的肩膀上,把我的头轻轻按在你的肩头,“这个肩膀还算宽阔,我的心跳还没有停止,你能感觉到吗?哪一天我瘦得扛不住你的头,哪一天我的心跳不再跳动,那我就离你而去了。”我最喜欢看你深邃的目光,似乎不是我们这个年龄该有的深沉。
“我不喜欢你这样油嘴滑舌,我不喜欢你用这样的甜言蜜语,会让我担心,哪一天你会说着同样的话,却把别人拥入怀中。”其实有哪个女孩不喜欢男孩捧着,说醉心的话,可是,就要分开了,我的心纠结起来,感情的纯粹,是我的期许。
“那也说不一定,说不定哪天遇上一个白雪公主,我就把你这个灰姑娘给甩了。”你居然不动声色。
我破涕为笑,伸出手挠你的痒痒,“你敢,你敢,看我怎么收拾你。”我知道你是在跟我开玩笑。
你一边笑一边躲藏,“小姐手下留情,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你就想笑着分开,笑着相聚。
“说真的,萧寒,三年来,我们每天都在一起,接下来四年的大学生活,我都不知道一个人要怎么过?”我敛起笑容,想想就有些害怕,离开父母离开家,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求学,原以为,不管去哪,都有你在我身边,可是现在,我的希望落空了。
“子楚,不用担心什么,也不要害怕,穿梭在两地间的爱情或许别有一番风情。”你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这个礼物,我选了很久才选到的,柏拉图的永恒,我要亲手为你戴上,就好比我的手一直缠绕着你。”这条手链,我很早就喜欢了,可是我没有跟你说过,哪知,我的心思与你如此默契。

我一个人坐在去学校的车子上,看着你渐行渐远的背影,无法抑制的泪水,顺着脸颊一直滴落在手背上,又顺着手背滑落到手链上,我赶紧拿出纸巾擦拭,你说那个链子就是你的手,我不可以让你担心。你一直说喜欢女孩子成熟一点,我不可以让你失望呀,我不能像个孩子一样放纵自己。
学校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很多,宿舍也要宽敞多了,好在宿舍的几个舍友几乎都是家乡人,感觉上亲切了不少,也让我刚来的恐惧减少了一大半。
比起高中的紧张生活,大学要宽松的多得多,除了日常课程和选修课程之外,还是有充分的时间过自己的日子。学习,似乎已经不再是大家生活中的主题,学校流行着一句话,竟然出自某个导师之口,“大学不谈恋爱,那就跟猪没有区别。”本来大学恋爱已经成为气候了,再加上这么一来,自习课的教室就成了谈情说爱的场所。
宿舍的朋友差不多都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宿舍也就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没有课的时候,我一个人待在宿舍,写自己喜欢的文章,写下无数个想你。我从星期一开始就盼着星期五的到来,因为一下课你就会往我这边赶,看你心急火燎的样子,我有说不出的心情。总觉得我们这样维系着感情,也挺不错。偶尔我会去你的学校,为你收拾整理一下床铺,听你舍友夸我的时候,我甜甜的笑中写尽了满足。
“萧寒,你老婆真不错,现在少有这样的女孩了,还帮你收拾东西。”舍友总是这样调侃我们,戏称我是你的老婆。是啊,这个称呼,我们都没有否认过。
你知足的坐在我的身边,看着我收拾,看着舍友眼馋,“那是当然,也不看是谁的老婆,我的眼光,能差吗?小子,你要睁大眼睛,找一个这样的,贤妻良母哦。”
“你少臭美吧,人家老婆可比我好多了。”说这样的话,我已经承认了自己是你的老婆,也或许是大学里的人都习惯这样称呼自己的男女朋友,倒也不觉得诧异。
“我就臭美就臭美,你怎么着吧?况且,我总相信,自 己的才是最好的。”这句话我听了很受用,懂得知足的人才是懂得生活的人,我一直是这样跟自己说的。
我们的约会,从来不走的很远,就喜欢静静地在一个角落待着,互相倾诉一个星期的喜怒哀乐。

你的成绩很好,大三那年,你的导师就把你当成重点培养对象,经常让你在实验室出没,很多的课余时间,都被无止无境的试验占据了。我一直以为我不是一个喜欢计较的女孩,我也一直以为自己能识大体知分寸,可是某一天,我的忍耐在他的猛烈攻势下彻底崩溃。
他是我的同班同学,他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他们的恋情在校园是公开的,就连老师都戏称他们是金童玉女,我根本就没有想过他们俩会分手。他是本地的学生,不住校,走起路来总是风风火火的感觉,我曾经说过,总看见他屁颠屁颠地跟在小女朋友身后。要说他给我的印象,不是很深刻,因为住校与通学的学生很少有交往,还有一点,总觉得本地的学生比较拽,看不惯我们住校生。
“你长得真漂亮,江南的女孩跟江北的就是不一样的感觉。”因为大学的教室是流动的,那天,他突然坐在我的后面,跟我说这样一句话。
“呵,你女朋友那个才叫漂亮呢。”我是不喜欢这样直白的对话,况且是一个有女朋友的男孩对着另一个女孩子说这样的话。
“哦,我们已经分手了。”他笑着跟我说。
我回头瞅了他一眼,原本不是太好的印象,从他对感情的不屑一顾中,让我对他的看法多了一丝不堪。
“你真的很漂亮,是我喜欢的类型。”他趴在桌上,徒有一张阳光的脸,竟是如此玩世不恭。
我站起身,拎起书包,换了个位置坐下,再没有回头看他。
这是第一次跟他接触,他的言行举止让我觉得恶心,两年的感情,我看着他们搂搂抱抱,却在不经意间分开了,我一直认为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纯洁的东西,却从他那边看到了爱情是最容易背叛的。

我和你见面的时间变少了,每一次都不忍心看你跑来跑去,还要兼顾导师布置的任务,我告诉你,要好好经营自己的事业。你说,你要给我最好的生活,为此,你愿意付出更多的艰辛。我相信,你是那样爱我,五年来,这段感情,早已占据了你的心。
那天突然觉得很累,头皮上面出现了一个个小水泡,我一个人跑去医务室检查,然后被确定是水痘。宿舍的老师把我隔离开来,给了我一个单独的房间,空落落的房间,我一个人觉得害怕极了,晚上睡觉我不敢关灯,我一遍遍打你的手机,我在电话里哭得很大声,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子楚,我请假来学校看你吧。”你心疼了,我知道你的心情,恨不得马上来到我的身边。
我一遍遍摆弄着手腕上的柏拉图的永恒,“不用了,我没事,只是出水痘,发烧了。”我知道他的学习有多辛苦,况且,大学实行的是学分制,请假的时间长了会被取消考试的资格。“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你别担心,学习重要。”女人啊,为什么总是这样口是心非呢?
“别哭了,你好好休息,发烧了,多喝点水,我担心你呀,我还是来学校找你吧。”你一边安慰,一边焦躁起来。
“不,真的不用,萧寒,我好好的呢,再说了,这边宿舍的朋友会照顾我的,你别担心了。”反过来我在安慰你,可我心里矛盾极了,我想你了,真的想你了。
“我听你的话,我不来,可你要照顾好自己呀。”我的心里从你的那句“不来”中,又掠过一阵感伤,人在生病的时候比较脆弱吧,我是希望你来的,可你这一次没有读懂我的心思。
“嗯。”我答应了一声,就挂上了电话。
我不停地转动手上的链子,像是拨弄你的手指,我在找你的感觉,可是一下子怎么就疏远了呢?“啪”的一声,链子断开了,就像你的手撇开我一样,我的心倏地一下收紧了。是天意吗?我不知道,只知道我好孤单,舍友怕传染,偶尔在门口问候一声,也不进门,这也不奇怪,万一水痘在脸上留下一个痕迹,那么,娇美的面容是毁了。

宿舍楼里很吵,我听到一个男生的声音。
“你让我进去吧,阿姨,我是她男朋友,现在没人照顾她,你让我进去吧。”是他,虽然接触不多,但是那个自以为是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他。
“你是男生,不可以进女生宿舍的,你应该知道。”宿舍阿姨不肯放行。
“我知道,但是这不是特殊情况吗?阿姨,你怎么可以让她吃干粮呢?她发烧了,应该有人照顾的,就这样隔离,太不合乎人情了。”他在据理力争,这是我生病后第一次听到有人还关心我。
“好吧好吧,你快去快回,不要耽搁太久。”
他手里拿着饭盒,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依然没有太多的感动。
他就在我床边的凳子上坐下,打开饭盒,用开水泡了一下筷子。“这个要消毒一下,比较卫生,呵呵。”他还在笑,我用手捂着脸,因为满脸的水泡泡,让我的脸又红又有些肿。“你把手放下,没那么严重,难看怕什么呀,吃饭的时候你总不能用手捂着吧,要不然我来喂你?”他说话总是这样挑逗。
“谁要你喂呀,我自己来。”怕什么呀,豁出去了,况且我跟他又没有关系,美与丑不关他的事。
饭菜的味道好极了,在学校吃食堂习惯了,没有像今天这样好吃的。
“谢谢你,味道很好。”
“那是当然了。”他从我手中接过饭盒,递上一碗汤。
“还要喝汤?我已经很饱了,这饭菜啊,有妈妈的味道。”我想到了妈妈,很久没有尝到的味道。“对了,哪里买的呀,我给你钱。”光顾着吃了,总不能让人家送了还白吃吧。
“这个啊,你到哪都买不到,因为,是我特意为你做的。”我把眼睛睁的很大,不敢相信,他还能做菜。“怎么?不相信吗?下回带你去我家,我给你表演。”
“谁要去你家了。”我接过汤,喝了一口,甜中带鲜,是我们江南人喜欢的口味。
“好喝吧,我是照着菜谱熬的,很补的,呵呵。”他在我舀起的汤中吹了又吹,我注视着他的认真表情,似乎在我的印象中,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这汤啊,书中说喝了是清热解毒的,我尝过,味道真的不错啊,你怎么就不喝了呢?”他注意到我在发呆。
“哦,好喝,真的好喝,我喜欢。”我一口口往嘴里送,他端着碗,不停的吹,生怕烫着我。“没想到你会做菜,真是看不出来。”
“不是每个人都能让我下厨的,我只为我心爱的人放下身段。”这一次, 他没有笑,很严肃的表情,似沉思。
我挪了挪身体,浑身上下都是酸疼酸疼的,“你是不是经常这样哄女孩子呀,一副油腔滑调的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把以前对他所有的不满都摒弃了。
“我给你的印象好像不太好,怪我以前太张扬了,你不喜欢这样的,我可以改。”
“不用吧,随便说说而已,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他对我很好。”脑子里真是这样想的。
“可是你生病,为什么不来?”
“他学习很忙,我没事。”
“还说没事,都这样了,请几天假有什么关系,男人应该对女人有责任心。”这句话我不否认,在我内心深处,是严重支持的。
“好了好了,别说了,你快回去吧,一会阿姨该催了。”我不想再提不愉快的话题,我的脸又开始发烫,眼皮都倦怠地抬不起来了。
“你先躺会吧,没事,阿姨过来我会跟她说,我在这里陪你一会。”他在我的枕头边上拿过一本书,坐着看起来,没有想走的意思,我实在是很累,累到懒的说话。

水痘一天比一天多,烧一会退,一会又冒起来,弄得我睡不好觉。他一日三餐都准时送到我的面前,陪我说话,给我解闷。你时不时会打电话过来询问我的情况,可是你不知道,我的心在一点一点被他征服。中午看着他离开,我会盼着晚上他早点过来,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就跟当初给他的评价一样,似乎也同样在开始着一场叛变。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这句话我听的时候一点也不突然。
“不行,我有男朋友。”我回答的很干脆,却一点也不硬气。
“抓住身边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难道你这么聪明,不理解吗?”
“不,不能这样,五年了,我们恋爱五年了。”我没有强调我的爱有多深,只是一味提醒他这是一段五年的爱情长跑。
“五年不代表一辈子,我们还有机会不是吗?”说实话,距离能产生美,在我此刻的感觉里,爱情在距离的阻隔中是苍白无力的,是一个空洞容易被穿透的墙。“你这样不累吗?”我不累吗?我累,两年了,就在两地之间奔忙,真的有些累了,特别是现在,在我需要你,想你的时候,身边却不是你。
“爱情到底是什么?我不明白。”我的坚持在逐步瓦解。
“你不会对我没有感觉,这,足以证明,时间不是决定爱情的因素。”他一步步紧逼,我捂起耳朵,再听,我就彻底陷进去了,我不敢听了。“一个星期了,我们面对面在一起足足有一个星期了,我确定我喜欢你。”他轻轻拨开我捂着耳朵的手,他的目的就是要征服我。
事实上,我已经做了他眼睛里的奴隶,我的坚持只是徒劳,我的眼睛背叛了我的心。

你打来电话,我看着屏显上你的号码,却不敢伸手去接,我要怎么样面对你?他拿起了振动的手机。
“你好,你是萧寒吗?”他知道是你,他知道我的心已经靠他很近了。
“是,请问你是谁?子楚呢?怎么是你接的电话?”你一连串的问号,你紧张了,你迫切地想知道我怎么了,想知道电话另一端的男人是谁,跟我是怎样的关系。
“子楚现在已经不发烧了,她挺好的,我是他的男朋友。”他毫不掩饰,不管我同不同意,他这样跟你说了,我在一旁,没有做声。
你沉默了一下,“你可以让子楚听电话吗?”
我接过电话,没有说话,也没有解释,等着你。
“子楚,他真的是你的男朋友吗?”好久,这个声音才打破了死寂。
我顿了顿,添了一下干裂的嘴唇,“是!”就一个字,从牙缝里蹦出来是那么艰难,我自己没有想过,真的承认了我和他的关系。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行吗?”你很平静,静的能让我听到你呼吸的声音。
“柏拉图的永恒断了。”我从枕头底下摸出那一串已经断开的手链,“你的手从我的手心里撤了回去。”我曾经把那个永恒看成是我腕上的情结,珍惜。
“因为这次生病吗?我说过我来陪你,可是你……”
“不要再说了好吗?是我的错,我的心背叛了你。”我不想听你说可是,可是的后面还是因为我。
“真的是五年不及一周,女孩子的心意,我不明白。”你颓废的话语是在否定自己,还是在指责我对感情的不忠贞?
我来不及说话,我也无话可说,你挂断了电话,只听见一片“嘟嘟嘟——”,跟我的脑子一样,“嗡嗡”作响。

病好之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舍友曾经支持我重新开始一场恋爱,一场身边轰轰烈烈的爱情,可是真的当我说及我的新恋情,真的说到自己放弃了五年的感情时,我只听到一片可惜的声音。
他还是每天给我送饭,他说食堂的饭菜没有营养。我一时间被自己的爱情迷得神魂颠倒,我说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我以为这样的感动会一直延续下去,我的幸福会伴随着我一生一世,那是多么傻气的想法。
他的思想太前卫,永远是我追不上的潮流。在他的眼里,女朋友是件衣服,随时都可以更换,这一点我早就该想到。是我太笨,明知道爱情于他是游戏,却钻进去成了他游戏的主角。
“子楚,我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管是思想还是行为,有太大的差异,不适合生活在一个空间里。”他连分手的语言都是这么冠冕堂皇。
我苦笑,这一天,早应该在我的预料之中,“呵呵,你想分手就分手吧。”一段感情,闪电般的迅速,本来就经不住生活的打磨。
很干脆,没有太多纠缠,就像当初开始的时候。

我一个人去了网吧,打开很久没有聊的QQ,你还在我的好友名单里,可是昵称却成了“五年不及一周”。
我记得,你的QQ密码是我的生日,我试图用这个密码再进去看看。没有变,密码没变,里面熟悉的一切都没有变,加密的相册里,我们灿烂的笑容依旧,只是多了一条说明“五年情爱一周了,昨夜星辰昨夜风”……

◇◇上一篇:10万个包子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