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洗衣机里的哭声
201509/14

洗衣机里的哭声

小说大全 围观:
深夜,宿舍里的鼾声断断续续,偶尔也会有磨牙、放屁的声响,就像个二流的乐队,各自踩着鼓点打着节奏,相辅相阿诚,互不相扰。阿诚晚上喝了些酒,可能是有点儿上头,回到宿舍后,就早早的躺下休息了。大概是凌晨三四点左右,他明显是口干的不行了(喝多酒的人估计都有这感受),所以在那里不停地翻身,床板咯吱咯吱的响个不停,估计是难受极了,没准梦里面还在到处找水喝呢。
突然,宿舍外一声巨响,直接就是把睡的正浅的阿诚给吵醒了。他自然是十分不满,九分可恨呀。任谁在熟睡中被别人吵醒都没有个好心情的,扰人睡眠本身就是一件十分不地道的事情,让人火冒三丈。阿诚嘴里面好像是念叨了句什么东西(很有可能是问候了一下某某的一家人),接着翻了个身,打算继续沉睡过去。但是酒劲明显是没有缓过来,他只觉得胃里面还是非常的难受,加上嘴上干的,喉咙里都快冒烟了,所以呢,他一时之间也没有睡着。这时,门外走廊好像又有什么声音响了一下,阿诚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在这么大风的天里,风吹的东西到处响早就是习以为常了。
阿诚用手在床上摸了摸,想找个手机看看时间,但是找了一会也没找到。只能作罢,他无奈的用手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这时候才睁开眼睛,发现眼前还是黑呼呼地。
“妈蛋,什么鬼天气,都几点了天还这么黑!”他实在是难受的不行了。没办法,只能下床摸黑找点水喝。
下这张床对阿诚来说是个轻车熟路的活儿,大学几年来上上下下不知道多少回,即使是一点儿光亮都没有,阿诚还是拖着死晕的脑袋爬下了床。宿舍还是挺乱的,从可以看出平时的生活状态。鞋子摆在桌面上,脸盆倒扣在椅子背上,袜子一只能看见是丢在白色的线衫上,另一只不知道飞哪里去了。这时候他的眼睛已经是稍稍适应了这样的环境,倒也没碰倒什么东西。阿诚在地上拾起了裤子,在裤兜里面掏了掏,依旧是没有找到手机,又在其他零散的衣服里面找了找,但是还是没有找到。没办法,不管现在几点,先喝水才是王道。很快,他在宿舍一角找到了水壶,又用力晃了晃,听声音里面只有最后一点儿,倒到杯子里面果真没有一口。于是阿诚打算出去打点水去,说起来也是,大好的活人,总该不能渴死在宿舍了。他随便套了件外套,在桌上拿了张水卡,手里提溜着水壶,就出宿舍门了。
宿舍楼道在这个时候,早就是空无一人了,只有些暗黄的灯光洒落在地上,地面又将光线反射到四面八方,所以倒也不至于显得太暗,只要仔细辨认,还是能勉强看到楼道上的路。走廊尽头的窗户外还是风声呼呼,窗户早先就已经是锁好的,所以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倒也没怎么觉得冷。阿诚径直走到洗漱间那边,把水卡往水箱上面一插,没有“滴”的声音,里面没有水出来。他晃了晃脑袋,看到水箱上面的指示灯也没有亮,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学校提倡节俭,晚上十二点之后水箱的电都会被关掉的。
“完了,不至于真被渴死了吧,那明天还真得上头条了!”阿诚嘲讽了一下自己,就真的准备离开了。
“轰”!
一声巨响又是凭空响起,阿诚大叫了一声“啊!”。阿诚只觉得声音是在自己耳边炸响的,这么近的距离,足足把他吓了一大跳。他心里想着还好旁边没人,不然准得给别人笑话,这么大人还这么胆小。不过话说回来,这到底是什么声音,刚才好像是这声音吵醒了,现在又差点给吓尿了。真晦气,不会是撞鬼了吧,大晚上的。阿诚连忙呸呸呸……了几下,大晚上的什么鬼不鬼的,别自己吓自己,他这样自我安慰了一番,瞬间觉得好多了。阿诚四处看了看,发现没什么不对劲的,就没往下找。
也不知道是被刚才的巨响给吓清醒了,还是怎么的。他脑子以兆亿的速度运转着,他想啊,这TMD是洗漱间,洗漱间里有什么?(答案不是翔)有水呀!没水怎么洗漱?对吧。然后,直接跑到自来水管那边,打开水龙头就咕噜咕噜几大口灌下来,爽的不行不行的了。
“哇啊……哇啊……”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将沉浸在久旱逢甘露中的阿诚拉回了现实之中。
阿诚的心脏一颤“不会吧?这么邪门?”明显是给这突如其来的啼哭声给吓到了。大晚上的怎么好端端的有小孩子的哭声,而且听这声音,明显是离阿诚很近,阿诚心里不免一阵忐忑。
呼……阿诚重重的吸了一口气,随手关掉了水龙头,就四处看看,可是走廊的那么暗淡的光,也照不进洗漱间这边。他那是一个后悔呀,怎么出门没带个手机呢,不然也不至于连个灯光都没有啊。很快,阿诚就发现了一旁的洗衣机好像有点什么声响,因为外面还在刮着大风,树枝不停地拍打着窗户,发出些刺耳的声音,所以他也不确定这声响是从洗衣机里面传来的。
阿诚缓了缓紧张的情绪,慢慢靠近放置在角落的洗衣机。洗衣机还是前一阵子学院给配置的,说是冬天来了,学院为了照顾同学们的身体健康,不用亲手在冰水里洗衣服,每个楼层都配上了这么一台。“不会是洗衣机坏了吧?”他心里这么想着,就走到了洗衣机跟前。他发现这个地方好像比洗漱间其他地方更冷一些,后背都有种凉嗖嗖的感觉。婴儿的啼哭声还是时不时地传来,阿诚心里已经是紧张的不行了,至于害怕?刚才那股子害怕的劲儿过去了,现在倒也没觉得什么。
阿诚拿手在四处探了探,觉得的确是有很大的风,不知道从哪个缝隙透了进来。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原先洗漱间的这个角落是有一个小小的落地窗的,没人知道它是用来干什么的,从落地窗那边可以直接扯到外面的树枝,有些同学说这儿可以透过个人,方便工人去外面的墙坝上工作,也有人说,这是为了美观,专门设计的。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这儿曾经是有扇小小的落地窗的,这是个毋庸置疑的事实。只是把洗衣机往这里一摆,阿诚直接就忘了这么一扇窗户的存在了。
“说不定风就是从这里透过来的。”一边这么想,阿诚一边就动手把洗衣机挪动起来。很快,阿诚就证实了他的猜想,这扇落地窗,很有可能是被外面的枝条在大风的情况下给抽破了。风呼呼地往里面挤,声音倒真是像极了婴儿的啼哭声。既然是知道了原因,阿诚也就慢慢舒缓了他那根绷紧了许久的神经了。
很有可能事实是这样的:那几声巨大的声响就是枝条抽打窗户发出来的,现在玻璃碎了,风刮进来的声音又似小孩的啼哭。这下,阿诚倒是佩服起自己来了。除了自己勇气可嘉之外还有自己 深夜,宿舍里的鼾声断断续续,偶尔也会有磨牙、放屁的声响,就像个二流的乐队,各自踩着鼓点打着节奏,相辅相阿诚,互不相扰。阿诚晚上喝了些酒,可能是有点儿上头,回到宿舍后,就早早的躺下休息了。大概是凌晨三四点左右,他明显是口干的不行了(喝多酒的人估计都有这感受),所以在那里不停地翻身,床板咯吱咯吱的响个不停,估计是难受极了,没准梦里面还在到处找水喝呢。
突然,宿舍外一声巨响,直接就是把睡的正浅的阿诚给吵醒了。他自然是十分不满,九分可恨呀。任谁在熟睡中被别人吵醒都没有个好心情的,扰人睡眠本身就是一件十分不地道的事情,让人火冒三丈。阿诚嘴里面好像是念叨了句什么东西(很有可能是问候了一下某某的一家人),接着翻了个身,打算继续沉睡过去。但是酒劲明显是没有缓过来,他只觉得胃里面还是非常的难受,加上嘴上干的,喉咙里都快冒烟了,所以呢,他一时之间也没有睡着。这时,门外走廊好像又有什么声音响了一下,阿诚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在这么大风的天里,风吹的东西到处响早就是习以为常了。
阿诚用手在床上摸了摸,想找个手机看看时间,但是找了一会也没找到。只能作罢,他无奈的用手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脑袋,这时候才睁开眼睛,发现眼前还是黑呼呼地。
“妈蛋,什么鬼天气,都几点了天还这么黑!”他实在是难受的不行了。没办法,只能下床摸黑找点水喝。
下这张床对阿诚来说是个轻车熟路的活儿,大学几年来上上下下不知道多少回,即使是一点儿光亮都没有,阿诚还是拖着死晕的脑袋爬下了床。宿舍还是挺乱的,从可以看出平时的生活状态。鞋子摆在桌面上,脸盆倒扣在椅子背上,袜子一只能看见是丢在白色的线衫上,另一只不知道飞哪里去了。这时候他的眼睛已经是稍稍适应了这样的环境,倒也没碰倒什么东西。阿诚在地上拾起了裤子,在裤兜里面掏了掏,依旧是没有找到手机,又在其他零散的衣服里面找了找,但是还是没有找到。没办法,不管现在几点,先喝水才是王道。很快,他在宿舍一角找到了水壶,又用力晃了晃,听声音里面只有最后一点儿,倒到杯子里面果真没有一口。于是阿诚打算出去打点水去,说起来也是,大好的活人,总该不能渴死在宿舍了。他随便套了件外套,在桌上拿了张水卡,手里提溜着水壶,就出宿舍门了。
宿舍楼道在这个时候,早就是空无一人了,只有些暗黄的灯光洒落在地上,地面又将光线反射到四面八方,所以倒也不至于显得太暗,只要仔细辨认,还是能勉强看到楼道上的路。走廊尽头的窗户外还是风声呼呼,窗户早先就已经是锁好的,所以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倒也没怎么觉得冷。阿诚径直走到洗漱间那边,把水卡往水箱上面一插,没有“滴”的声音,里面没有水出来。他晃了晃脑袋,看到水箱上面的指示灯也没有亮,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学校提倡节俭,晚上十二点之后水箱的电都会被关掉的。
“完了,不至于真被渴死了吧,那明天还真得上头条了!”阿诚嘲讽了一下自己,就真的准备离开了。
“轰”!
一声巨响又是凭空响起,阿诚大叫了一声“啊!”。阿诚只觉得声音是在自己耳边炸响的,这么近的距离,足足把他吓了一大跳。他心里想着还好旁边没人,不然准得给别人笑话,这么大人还这么胆小。不过话说回来,这到底是什么声音,刚才好像是这声音吵醒了,现在又差点给吓尿了。真晦气,不会是撞鬼了吧,大晚上的。阿诚连忙呸呸呸……了几下,大晚上的什么鬼不鬼的,别自己吓自己,他这样自我安慰了一番,瞬间觉得好多了。阿诚四处看了看,发现没什么不对劲的,就没往下找。
也不知道是被刚才的巨响给吓清醒了,还是怎么的。他脑子以兆亿的速度运转着,他想啊,这TMD是洗漱间,洗漱间里有什么?(答案不是翔)有水呀!没水怎么洗漱?对吧。然后,直接跑到自来水管那边,打开水龙头就咕噜咕噜几大口灌下来,爽的不行不行的了。
“哇啊……哇啊……”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将沉浸在久旱逢甘露中的阿诚拉回了现实之中。
阿诚的心脏一颤“不会吧?这么邪门?”明显是给这突如其来的啼哭声给吓到了。大晚上的怎么好端端的有小孩子的哭声,而且听这声音,明显是离阿诚很近,阿诚心里不免一阵忐忑。
呼……阿诚重重的吸了一口气,随手关掉了水龙头,就四处看看,可是走廊的那么暗淡的光,也照不进洗漱间这边。他那是一个后悔呀,怎么出门没带个手机呢,不然也不至于连个灯光都没有啊。很快,阿诚就发现了一旁的洗衣机好像有点什么声响,因为外面还在刮着大风,树枝不停地拍打着窗户,发出些刺耳的声音,所以他也不确定这声响是从洗衣机里面传来的。
阿诚缓了缓紧张的情绪,慢慢靠近放置在角落的洗衣机。洗衣机还是前一阵子学院给配置的,说是冬天来了,学院为了照顾同学们的身体健康,不用亲手在冰水里洗衣服,每个楼层都配上了这么一台。“不会是洗衣机坏了吧?”他心里这么想着,就走到了洗衣机跟前。他发现这个地方好像比洗漱间其他地方更冷一些,后背都有种凉嗖嗖的感觉。婴儿的啼哭声还是时不时地传来,阿诚心里已经是紧张的不行了,至于害怕?刚才那股子害怕的劲儿过去了,现在倒也没觉得什么。
阿诚拿手在四处探了探,觉得的确是有很大的风,不知道从哪个缝隙透了进来。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原先洗漱间的这个角落是有一个小小的落地窗的,没人知道它是用来干什么的,从落地窗那边可以直接扯到外面的树枝,有些同学说这儿可以透过个人,方便工人去外面的墙坝上工作,也有人说,这是为了美观,专门设计的。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这儿曾经是有扇小小的落地窗的,这是个毋庸置疑的事实。只是把洗衣机往这里一摆,阿诚直接就忘了这么一扇窗户的存在了。
“说不定风就是从这里透过来的。”一边这么想,阿诚一边就动手把洗衣机挪动起来。很快,阿诚就证实了他的猜想,这扇落地窗,很有可能是被外面的枝条在大风的情况下给抽破了。风呼呼地往里面挤,声音倒真是像极了婴儿的啼哭声。既然是知道了原因,阿诚也就慢慢舒缓了他那根绷紧了许久的神经了。
很有可能事实是这样的:那几声巨大的声响就是枝条抽打窗户发出来的,现在玻璃碎了,风刮进来的声音又似小孩的啼哭。这下,阿诚倒是佩服起自己来了。除了自己勇气可嘉之外还有自己 的推测能力居然也是这么6,不禁点赞。
阿诚没有去管那些碎玻璃,他知道明天就有人发现了过来清扫的。至于洗衣机呢?还是要复原的,总不能放在洗漱间中央吧。这般想着,阿诚就着手去把洗衣机挪回原位。
呼哧……阿诚的拖鞋一滑,接着就觉得脚上一阵刺痛,应该是踩到玻璃渣了。他拿手轻轻地拍了拍脚掌,想把玻璃渣拍掉下来,手立马就摸到了一些粘稠的感觉,看来是出血了。
“TMD,真倒霉!喝个水闹这么多事,一惊一乍的,吓老子一跳。话说,这洗衣机怎么突然这么沉了?”阿诚心想,刚才自己把洗衣机拖出来,都没怎么费劲,现在推进去怎么还?不由觉得一阵莫名其妙。
阿诚穿回了拖鞋,想去看看洗衣机里面有什么东西,就用手去拉洗衣机的上盖,谁知道一下还没有拉开,这下阿诚就觉得奇怪了,这盖子放在平时就连没什么力道人都打得开,怎么今晚各种怪事连连的。阿诚用力一扯,盖子竟然是直接给掉下来了,差点往后面摔倒了。阿诚暗骂了一句,这真是传说中的喝凉水塞牙缝,放屁都会砸脚后跟,这是出门没看老黄历,不然上面肯定是写着诸事不宜的。阿诚没管坏掉的盖子,只想看看里面是个什么东西这么重,但是里面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很清楚,阿诚试着探了探脑袋,往里面凑了凑。
……
这是立冬之后少有的几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寒风依旧是不停地在这夜空下肆虐着,天上乌云堆得浓密,像魔鬼一般变换着各种奇怪的形状,将月亮笼罩其中。地上很难再见到几丝亮光,除去偶尔云层被风不小心撕去一块,能够有幸投下一点光亮,其余的在阿诚看来只有黑和很黑的区别了。
阿诚艰难的把头探进洗衣机里瞅了瞅,但是实在是暗黑一片,什么也没发现。于是又拿手进去摸了摸,感觉好像有摸到一个圆圆的东西,接着有感觉好像上面有很浓的粘稠感。阿诚心一紧,不会是?很好奇那是个什么东西,于是把眼睛睁的老大了。这时,天空的乌云不知怎么的就裂开了个不大不小的口子,囚禁许久的暗月一找到机会,就拼了命的往下面滴落一点。月亮的光点,从天空洒落,透过落地窗掉到地面上渐渐变得昏沉,从地面反弹到阿诚的眼中,就变成了猩红色,阿诚用那猩红的目光盯洗衣机里面。
“啊……”

阿诚被送进了医院,已经是天亮之后的事情了。据说第一个看到阿诚晕死在洗漱间的孩子被吓得不轻,他在事后是这样说的:那天天蒙蒙亮,我早上内急起来上厕所,走在走廊上就看到一个水壶摆在洗漱间的门口,旁边还有个手机,手机还是亮着的,我没看清楚上面是个什么东西。我当时没有很在意,因为实在是憋的慌,火急火燎的往军事基地走去。谁知道刚走进里面就差点摔了一跤,这时候才意识到地板上很滑。我低头一看,发现满地的血红色,我真不知道那满地的是血,否则当时就吓晕过去了。我顺着红色一眼扫过去,结果就给吓尿了。看到一个人趴在洗衣机里面,只有两个脚倒立的留在外面的,洗衣机还在那里不停转着,里面还有些怪声音。等到我回过神来,大家都已经是被我吵着赶过去了。
尽管那个人是那么说的,但是很多人都知道,他当时看到阿诚那样子,大小便早就是失禁了。至于后来大家怎么赶过来的,他是完全没有印象了。不过说实在的总还是要感谢他的。医生说要是再晚一点儿送到医院估计就不行了,所以倒也没有人无聊的去嘲笑他。
当时的现场,阿诚的确是倒插在洗衣机里的,而且地上到处都是血。水壶和手机一并丢在洗漱间门口的(后来他还是很疑惑,当时是没找到手机的)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失血过多了,还好输血及时给抢救过来了。现在的状况就是精神挺恍惚的,而且人也是极其的憔悴,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就一阵后怕。在医院已经是调养许久了,但就是不见好。
事后,他回忆说当时月光照进来,他才发现他之前在洗衣机里面摸到的是一个婴儿的头,他睁大眼睛看个究竟的同时,那个婴儿满眼是血的看着他,阿诚一直表示那是他见过最恐怖的瞳孔了,上面没有黑晕,只有清一色白瞳。他们俩就这样相互看着,大概过了数十秒钟,但是阿诚说感觉像是有了数十年。紧接着婴儿开始哇哇大哭,还一边用小手扯着他的衣领。阿诚也没有想到那双手力气很大,直接是把自己扯了进去,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现在说到这些,阿诚还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可见对他的打击确实是大了一点。
阿诚的妈妈在阿诚出事之后就赶到医院去了,她听阿诚这么说就觉得这事情挺邪乎的。农村那边或多或少的发生过一些怪异的事情,她猜测着可能家里的长辈知道。于是阿诚妈妈就把这事传到家里去,家里的老人一听就知道是阿诚可能是碰了些什么不该碰的东西。阿诚妈妈当然就立马来问阿诚了,可是阿诚绞尽脑汁也没有想起来那天晚上喝多了酒之后发生些什么事,倒是后来问了和他一起喝酒的舍友才知道的。原来,那天晚上大家都喝得挺多的,觉得差不多了就开始往宿舍这边赶,回来的途中,大家都被那泡尿给憋的不行,于是在路边随便找个角落就开始放起水来,也没看仔细那地儿有什么怪异之处。阿诚倒是觉得挺搞笑的,于是就拿出手机出来偷偷的拍了个照,要是没人动手机的话,照片估计现在还在手机里。
听到这里,家里老人就知道出了什么事了。吩咐了阿诚妈妈和阿诚的舍友带着走了一趟那条路。就在学校旁边的那个小树林那边,这一看啊,果真是冒犯了人家的地头。经打听还真没有搞错,这处坟还是不久之前刚立起来的。说起来也是个悲剧,因为那孩子家里人忙,手里头还有活没干完,就将孩子放在一旁洗衣机上,自己去门外面拿了个什么东西,结果洗衣机可能是年久,上盖早就旧化了,结果孩子就那样掉进去,等家长回来的时候孩子已经是被洗衣机搅的血肉模糊。
事情就真相大白了,阿诚妈妈紧接着就带着阿诚买了些纸钱去烧了,告饶了一些罪孽。说来也真灵,之前怎么补都不见恢复的阿诚,立马就觉得身体舒服多了。阿诚家人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就知道事情应该是已经过去了。很快,在妈妈的精心照顾下,阿诚的身体就日益康复了,又重新回到了学校。
尽管学校为了避免负面影响封锁了这个消息,但是还是有些同学多多少少知道些什么。不过好在那些同学知道这件事怪诞的慌,相互之间也是当做玩笑话说过几次。至于其他的,我就再也没有听说过了,只是偶尔也会有同学说自己晚上在洗 漱间听到过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有的说是孩子哭的声音,有的说是水龙头流水的声音,大家也没多在乎了。既然大家都不知道,那这段故事就不知道的为好了……
愿世道安昌,人鬼殊途,相安勿扰!
◇◇上一篇:连理诀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