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郭靖外传
201509/14

郭靖外传

小说大全 围观:
在大殿之上,一个衣衫篓烂蓬头垢面的少年斜躺在居中的木藤椅上正自闭目养神,蓦然从殿外传来惊叫声,紧接着一个形若乞丐之人奔入大殿直至木椅旁方才停住脚步口中嚷道:“老大,不好啦,有一群人杀进了郭富城。”躺在木椅上的少年闻言,险些跌了下来,他一骨碌从椅上爬起喝问:“是哪方毛贼,如此大胆,快随我去操家伙。”形若乞丐之人反倒拉住少年道:“老大,那些人是抬着金银财宝杀进来的。”少年怔了一怔,大叫道:“还不快去拿刀跟我一起打劫?”形若乞丐之人正欲去取刀,忽又停步道“:你经常教导我们侠仕一定要有仁贤之德,切不可做偷抢拐骗的事,现在要去打劫是不是有些违背初衷?”少年道:“我们这一年来过得就像个乞丐,现在去打劫些银子,也算是劫富济贫。”形若乞丐之人显得异常激动地道:“老大若早点明白这些道理,郭富城中的弟兄也不会散伙。”说完取来两柄刀,两人各执一把冲出大殿。
刚到殿门外,蓦见数十人手握兵器整齐而列,其中一个公子模样的人手握龙骨扇上前问道:“敢问哪一位是郭靖郭大侠?”形若乞丐之人不答反问道:“我们郭富城和阁下似乎并无怨仇,你们这等阵势是何意图?”公子模样的人反倒满脸堆笑道:“看这位老兄体格不凡,一定就是郭富城的城主郭大侠,失敬,失敬!”形若乞丐之人正色道:“在下乃是郭富城的副城主名叫尚无能。”说着指向身旁的少年道:“这位才是我们的城主郭靖郭大侠。”公子模样的人脸上更添几分笑容,恭敬地道:“久闻郭大侠威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当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位眉清目秀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英雄少年就是名震大江南北人人敬愄的郭大侠。”一番吹捧郭靖整个人直觉得如在云端,当即还礼:“请问公子高姓大名?”公子模样的人回礼道:“在下曾不凡。”郭靖不管是否曾听闻其名依旧抱拳道:“久闻大名,失迎,失迎。”曾不凡道:“郭大侠客气,唐突而来打搅之处还请见谅!”郭靖道:“不知曾公子有什么事需要在下效劳?”曾不凡更显恭敬地道:“在下此来是想请郭大侠为我救一个人。”说完命人将抬来的几个大木箱打开,里面竟装满白花花的银子,少说也有十余万两。郭靖顿时觉锝如在做梦,整个人呆立原处,半晌方回过神。曾不凡道:“这里有十万两银子暂且作定金,事成后另有重谢。”郭靖忍不住走到木箱前拿起银子仔细欣赏,许久才开口问道:“不知你要救的是什么人?”李连杰道:“乃是在下的表妹,只因我和表妹新婚在即一时心情舒畅,便租条小船顺流而下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小岛,岛上景色美不可言,我和表妹正玩得兴起,突然刮起一阵大风,紧接着飘下一人自称是吴奇龙,只见他手执郑伊剑脚踏温兆轮,凶神恶煞般的向表妹扑了过来我当时毫不犹豫地护住表妹,唰地一声拔出随身所带的屠龙刀。。。。。”说到此处郭靖蓦然惊讶道:“屠龙刀乃是武林至宝,负有屠龙在手唯我独尊的称号,曾公子既然有屠龙刀那个吴奇龙一定不是你的对手?”曾不凡长叹道:“此言差矣,如果屠龙刀真有这么厉害,表妹就不会落入他手,我也不会被打成这个样子。”说着指了指泛紫的黑眼圈和肿得老高的脸颊,额头尚还有两处贴着膏药,显然是重拳所致。
郭靖有些不解地道:“曾公子的屠龙刀能否借在下一看?”曾不凡道:“当然可以。”说着从袖中取出一把形如匕首之物上面赫然刻着“屠龙”二字。郭靖接过来看了一看:“传说中的屠龙刀乃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刀,阁下的刀似乎和它相差甚远?”曾不凡忙解释道:“这是在下平日里削水果用的刀,只因刻着“屠龙”二字,所以给它取个名字叫屠龙刀。”郭靖听罢险些跌倒,免强站稳还了刀,道:“承蒙看得起前来请在下相助,本人自当全力以赴,只是我对桃花岛的去向不太熟悉能否烦劳曾公子随同带路?”曾不凡见郭靖欣然答应,喜不自禁道:“当然可以。”郭靖收了银子吩咐尚无能看守郭富城,自己则随曾不凡前去救人。
离开郭富城未行几日便远远看见一座岛,登上岛屿郭靖四下看了看见并无异常径直往前走。忽然远处传来一声长啸,紧接着一道身影犹如怪鸟般从林中跃出,立于郭靖数丈远处。郭靖见对方身如飞燕,轻功不凡,心里暗惊。几乎在同时林中跃出一群手执兵器之人,将郭靖和曾不凡团团围住,曾不凡吓得急忙躲在郭靖身后。其中一个打扮怪异形如鬼魅之人嘶哑着声音道:“我以为你请来的是何方神圣,原来是个乡巴佬。”郭靖不由得怒从心起,大喝:“你是何方妖人竟敢如此猖狂?”那人自报家门道:“我乃是此处的岛主吴奇龙,你是何方人物?”郭靖道:“我就是郭富城的城主郭靖,我劝你赶快放了曾公子的表妹,否则就踏平你的岛屿。”吴奇龙丝毫未将郭靖放在眼里,不以为然道:“本岛主从来没听过郭靖二字。”郭靖不再多言,提双掌运集内力,倾刻掌心吐出一股劲风所到处飞沙走石,吴奇龙脸上的傲慢之情顿消,急闪身避开掌风喊道:“等一等。”郭靖收掌道:“有什么话赶快说。”吴奇龙道:“阁下刚才所用莫非就是降龙十八掌?”郭靖道:“算你有些眼力,在下所用正是降龙十八掌,识相的就赶快放人。”吴奇龙“哈哈”怪笑道:“笑话,我岂会怕一个乡巴佬,只不过本人对你的降龙十八掌颇有兴趣,如果你不介意我愿拿易筋经和你换降龙十八掌的秘笈,不知意下如何?”郭靖闻得对方竟用江湖上人人垂涎的易筋经换降龙十八掌的秘笈,忍不住怦然心动道:“但不知你的易筋经是真是假?”吴奇龙从怀中取出一本秘笈道:“这就是易筋经,如果你不相信现在就可以拿过去验明真假。”一旁的曾不凡低声道:“郭大侠千万要小心,其中一定有诈。”郭靖心中虽疑,但还是禁不住诱惑小心翼翼地接过易筋经翻阅了几页,蓦然神情恭敬地双手奉还道:“这本秘笈的确是易筋经,,只不过在下的降龙十八掌未曾带在身上,但不知吴岛主能否容我回去取来?”吴奇龙爽快地道:“当然可以。”郭靖言了一声:“多谢!”转身欲走却被曾不凡拉住手臂道:“郭大侠,你千万不能走,如果你走了我表妹怎么办?”郭靖蓦然醒悟复又回身道:“容在下办完正事我们再行交换如何?”吴奇龙收起秘笈道:“随时欢迎。”
曾不凡壮起胆量放声道:“吴奇龙,如果你有胆量的话就和郭大侠大战一百个回合。”吴奇龙道:“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话落人已近,右手出其不意地抓向曾不凡的咽喉,曾不凡本就武功平平,此刻 在大殿之上,一个衣衫篓烂蓬头垢面的少年斜躺在居中的木藤椅上正自闭目养神,蓦然从殿外传来惊叫声,紧接着一个形若乞丐之人奔入大殿直至木椅旁方才停住脚步口中嚷道:“老大,不好啦,有一群人杀进了郭富城。”躺在木椅上的少年闻言,险些跌了下来,他一骨碌从椅上爬起喝问:“是哪方毛贼,如此大胆,快随我去操家伙。”形若乞丐之人反倒拉住少年道:“老大,那些人是抬着金银财宝杀进来的。”少年怔了一怔,大叫道:“还不快去拿刀跟我一起打劫?”形若乞丐之人正欲去取刀,忽又停步道“:你经常教导我们侠仕一定要有仁贤之德,切不可做偷抢拐骗的事,现在要去打劫是不是有些违背初衷?”少年道:“我们这一年来过得就像个乞丐,现在去打劫些银子,也算是劫富济贫。”形若乞丐之人显得异常激动地道:“老大若早点明白这些道理,郭富城中的弟兄也不会散伙。”说完取来两柄刀,两人各执一把冲出大殿。
刚到殿门外,蓦见数十人手握兵器整齐而列,其中一个公子模样的人手握龙骨扇上前问道:“敢问哪一位是郭靖郭大侠?”形若乞丐之人不答反问道:“我们郭富城和阁下似乎并无怨仇,你们这等阵势是何意图?”公子模样的人反倒满脸堆笑道:“看这位老兄体格不凡,一定就是郭富城的城主郭大侠,失敬,失敬!”形若乞丐之人正色道:“在下乃是郭富城的副城主名叫尚无能。”说着指向身旁的少年道:“这位才是我们的城主郭靖郭大侠。”公子模样的人脸上更添几分笑容,恭敬地道:“久闻郭大侠威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当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位眉清目秀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英雄少年就是名震大江南北人人敬愄的郭大侠。”一番吹捧郭靖整个人直觉得如在云端,当即还礼:“请问公子高姓大名?”公子模样的人回礼道:“在下曾不凡。”郭靖不管是否曾听闻其名依旧抱拳道:“久闻大名,失迎,失迎。”曾不凡道:“郭大侠客气,唐突而来打搅之处还请见谅!”郭靖道:“不知曾公子有什么事需要在下效劳?”曾不凡更显恭敬地道:“在下此来是想请郭大侠为我救一个人。”说完命人将抬来的几个大木箱打开,里面竟装满白花花的银子,少说也有十余万两。郭靖顿时觉锝如在做梦,整个人呆立原处,半晌方回过神。曾不凡道:“这里有十万两银子暂且作定金,事成后另有重谢。”郭靖忍不住走到木箱前拿起银子仔细欣赏,许久才开口问道:“不知你要救的是什么人?”李连杰道:“乃是在下的表妹,只因我和表妹新婚在即一时心情舒畅,便租条小船顺流而下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小岛,岛上景色美不可言,我和表妹正玩得兴起,突然刮起一阵大风,紧接着飘下一人自称是吴奇龙,只见他手执郑伊剑脚踏温兆轮,凶神恶煞般的向表妹扑了过来我当时毫不犹豫地护住表妹,唰地一声拔出随身所带的屠龙刀。。。。。”说到此处郭靖蓦然惊讶道:“屠龙刀乃是武林至宝,负有屠龙在手唯我独尊的称号,曾公子既然有屠龙刀那个吴奇龙一定不是你的对手?”曾不凡长叹道:“此言差矣,如果屠龙刀真有这么厉害,表妹就不会落入他手,我也不会被打成这个样子。”说着指了指泛紫的黑眼圈和肿得老高的脸颊,额头尚还有两处贴着膏药,显然是重拳所致。
郭靖有些不解地道:“曾公子的屠龙刀能否借在下一看?”曾不凡道:“当然可以。”说着从袖中取出一把形如匕首之物上面赫然刻着“屠龙”二字。郭靖接过来看了一看:“传说中的屠龙刀乃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刀,阁下的刀似乎和它相差甚远?”曾不凡忙解释道:“这是在下平日里削水果用的刀,只因刻着“屠龙”二字,所以给它取个名字叫屠龙刀。”郭靖听罢险些跌倒,免强站稳还了刀,道:“承蒙看得起前来请在下相助,本人自当全力以赴,只是我对桃花岛的去向不太熟悉能否烦劳曾公子随同带路?”曾不凡见郭靖欣然答应,喜不自禁道:“当然可以。”郭靖收了银子吩咐尚无能看守郭富城,自己则随曾不凡前去救人。
离开郭富城未行几日便远远看见一座岛,登上岛屿郭靖四下看了看见并无异常径直往前走。忽然远处传来一声长啸,紧接着一道身影犹如怪鸟般从林中跃出,立于郭靖数丈远处。郭靖见对方身如飞燕,轻功不凡,心里暗惊。几乎在同时林中跃出一群手执兵器之人,将郭靖和曾不凡团团围住,曾不凡吓得急忙躲在郭靖身后。其中一个打扮怪异形如鬼魅之人嘶哑着声音道:“我以为你请来的是何方神圣,原来是个乡巴佬。”郭靖不由得怒从心起,大喝:“你是何方妖人竟敢如此猖狂?”那人自报家门道:“我乃是此处的岛主吴奇龙,你是何方人物?”郭靖道:“我就是郭富城的城主郭靖,我劝你赶快放了曾公子的表妹,否则就踏平你的岛屿。”吴奇龙丝毫未将郭靖放在眼里,不以为然道:“本岛主从来没听过郭靖二字。”郭靖不再多言,提双掌运集内力,倾刻掌心吐出一股劲风所到处飞沙走石,吴奇龙脸上的傲慢之情顿消,急闪身避开掌风喊道:“等一等。”郭靖收掌道:“有什么话赶快说。”吴奇龙道:“阁下刚才所用莫非就是降龙十八掌?”郭靖道:“算你有些眼力,在下所用正是降龙十八掌,识相的就赶快放人。”吴奇龙“哈哈”怪笑道:“笑话,我岂会怕一个乡巴佬,只不过本人对你的降龙十八掌颇有兴趣,如果你不介意我愿拿易筋经和你换降龙十八掌的秘笈,不知意下如何?”郭靖闻得对方竟用江湖上人人垂涎的易筋经换降龙十八掌的秘笈,忍不住怦然心动道:“但不知你的易筋经是真是假?”吴奇龙从怀中取出一本秘笈道:“这就是易筋经,如果你不相信现在就可以拿过去验明真假。”一旁的曾不凡低声道:“郭大侠千万要小心,其中一定有诈。”郭靖心中虽疑,但还是禁不住诱惑小心翼翼地接过易筋经翻阅了几页,蓦然神情恭敬地双手奉还道:“这本秘笈的确是易筋经,,只不过在下的降龙十八掌未曾带在身上,但不知吴岛主能否容我回去取来?”吴奇龙爽快地道:“当然可以。”郭靖言了一声:“多谢!”转身欲走却被曾不凡拉住手臂道:“郭大侠,你千万不能走,如果你走了我表妹怎么办?”郭靖蓦然醒悟复又回身道:“容在下办完正事我们再行交换如何?”吴奇龙收起秘笈道:“随时欢迎。”
曾不凡壮起胆量放声道:“吴奇龙,如果你有胆量的话就和郭大侠大战一百个回合。”吴奇龙道:“就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话落人已近,右手出其不意地抓向曾不凡的咽喉,曾不凡本就武功平平,此刻 更不知如何招架,就在他惊慌失措之际郭靖使出降龙十八掌拍向吴奇龙的要害。吴奇龙不敢大意,急收回右掌迎战郭靖。两人各使绝招战到二十个回合郭靖蓦被吴奇龙的掌力震得退出十余步才稳住身形,满脸惊骇道:“易筋经果然名不虚传。”吴奇龙道:“过讲,过讲,你的降龙十八掌也不同凡晌。”
曾不凡见郭靖落败,不禁含泪哀求道:“郭大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表妹?”郭靖长叹道:“在下已经尽了全力,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曾不凡突然抓住郭靖手臂道:“你已经收了我的定金,如果不想办法救出我表妹,我就去官府告你毁约。”郭靖有些无奈地道:“也罢,我们先离开再想别的办法。”言罢两人并肩杀出重围,直到觉得不会再有人追来方停住脚步。曾不凡喘息道:“幸亏有郭大侠相助,本人当真感激不尽。”郭靖道:“曾公子客气,现在仅凭你我二人之力,一时难以救出你表妹,不如我们找家客栈住下再作计较?”曾不凡道:“表妹一日未救出,我就一日寝食难安,还望郭大侠尽快想个办法。”郭靖突然灵机一动道:“既然吴奇龙用的是少林寺易筋经功夫我们何不去少林寺求助?”曾不凡闻言也眼前一亮,当即毫不迟疑地随郭靖直奔少林寺。
未过一日,二人来到少林寺,经和尚报入大殿,片刻走出个须发银白的老僧。郭靖上前施礼道:“在下郭靖多有打搅,还望大师见谅!”老僧道:“郭施主客气,但不知二位蹬门造访有何贵干?”郭靖道:“大师一定知道离少林寺不远有个岛,岛主吴奇龙不知从何处偷得少林寺的易筋经独霸一方为祸江湖,在下身为江湖中人委实不能置身世外,不料初次交锋就落败,为此在下只好前来少林寺烦请大师为武林除害。”老僧道:“原来施主是为了此事而来,善哉,善哉,并非老纳不肯前往,只因一年前我曾与他交过手,也是落败而回还丢了少林寺的易筋经。”郭靖吃惊地道:“莫非此人无人能敌。”曾不凡心生绝望,放声道:“既然救不出表妹,我也不想活了。”说完拔出匕往手腕割去,郭靖急抓住道:“曾公子千万不要冲动,在下一定能找到办法救你表妹。”老僧也有些被感动,道:“老纳虽然帮不了你们,但距少林寺往东不远有一个落尘谷,谷中有一位谷主武功超群,若能请得他相助,定能除掉此害。”
郭靖和曾不凡当即谢了老僧赶往落尘谷,行至天近黄昏,二人均已觉得有些疲惫,便来到附近的一个镇上寻馆住宿。正行间蓦然一个脸颊如玉嘴角叼着根稻草之人走近道:“看二位行色匆匆,一定是远到而来吧?”曾不凡停住脚步道:“正是,请问小哥可知什么地方有客店?”脸颊如玉的少年道:“遇上我算你们走运,这个地方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无论你们想找什么人,或去什么地方,本人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曾不凡欣喜道:“请问小哥可知去落尘谷怎么走?”脸颊如玉的少年先是一怔,随即笑道:“现在天色已晚,今日恐怕无法再赶到落尘谷,不防先找个地方住下,明日我带你们去如何?”曾不凡道:“我们也正有此意,请小哥带路!”
脸颊如玉的少年领着二人来到一家气势非凡酒楼停住脚步道:“二位初来乍到一定还饥肠辘辘,本人为尽地主之谊,请你们在此饱餐一顿再寻客店。”郭靖和曾不凡一日奔波,此刻已饥饿难忍,闻言感激不尽道:“多谢这位小哥!”脸颊如玉的少年豪爽道:“不必客气,请!”走进酒楼三个人选一雅座坐下,少年将店小二叫到近前吩咐道:“你们这里有什么最好的酒菜尽管摆上。”店小二应声而去,过盏荼功夫山珍海味摆上了桌面。
少年看着满桌的佳肴,挽起衣袖自顾自地大吃大喝起来。郭靖和曾不凡坐在对面看得口水直流。少年吃了半晌似乎想起什么,突然停住道:“二位为何不动碗筷?”郭靖道:“小哥没有吩咐我们岂敢!”少年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何必如此客气,请!”少年又一阵狼吞虎咽,最后美滋滋地喝下一杯酒,略带几分酒意地自叹道:“如果人生每天都是如此,可比做神仙还要快活。”他扫了一眼郭靖和曾不凡,突然按住小腹大叫:“好痛,好痛。。。。。。”郭靖和李连杰均一阵惊讶,少年一边呻吟一边自我解释道:“一定是我受了点风寒,今天又吃得太多,所以肚子才会不听使唤,二位在此稍坐待我到后院方便一下立刻回来。”说完按着肚子往后门奔去。
郭靖和曾不凡依旧坐在原处细细品尝美酒佳肴。直到太阳落山酒楼里撑起灯笼仍不见少年的身影,郭靖和曾不凡渐渐有些生疑,店小二走过来问道:“二位客官是否可以结账?”郭靖道:“请我们吃酒的那位小哥尚还没有回来,能否容我们再多等一会儿?”店小二冷笑一声道:“你们的那位小哥早就已经从后门离去,亏你们还在这里傻等。”郭靖和曾不凡听罢,齐声大呼上当,最后勉强付了账,出得酒楼身上已无银两住店,无奈下只得寻个无人处生起一堆火取暖。围着火堆郭靖和曾不凡忍不住互相埋怨对方,几乎欲大打出手。忽然从头顶上传来一声窃笑,郭靖不假思索猛地跃起挥掌拍在一根树干,随之一道身影从树上落下,他仔细一看竟是白日里骗他们在酒楼大吃一顿的少年,顿时怒发冲冠。少年不惧反笑道:“二位乃是江湖侠士,何须为了区区几十两银子大动干戈?”郭靖越发愤怒,握拳吼道:“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话未落拳已挥向少年。少年立在原处微微一斜,竟毫不费力避开一拳。郭靖已顾不得许多,双拳劈头盖脸地打来,少年只是躲闪。
转眼已过十招,郭靖竟未伤到对方毫发不由暗暗吃惊,心中明白遇上了对手这般打下去自然不是办法,他暗暗盘算片刻,忽然计上心来,当即佯攻一招露个破绽使出降龙十八掌化掌为指抓向少年的胸口,这一招看似下流倒也凑效。少年顿时慌了手脚,退避不及胸口被两只大手紧紧抓住。郭靖终于占了上风,正自得意,忽觉双手所抓之处既柔又软,几乎同时两个耳光打在脸上,少年嗔怒道:“下流。”郭靖撤回双手,抚着生痛的脸颊,心也跟着莫名地一阵乱跳,他怔了一怔歉意道:“在下并非有意,还请见谅?”少年显得有些委屈道:“不行,你吃了人家的豆腐就一定要负责。”郭靖吓了一大跳,口中道:“大家都是男人,让我怎么负责?”少年道:“我不管,从现在开始无论你去什么地方即使到天崖海角,我也要跟着你。”郭靖只觉得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曾不凡忍不住失笑道:“在下先行恭喜郭大侠得遇红颜知己!”郭靖见他此刻竟还幸灾乐祸,更欲捉弄其一番,道“这位曾公子不但英俊潇洒,仪 表不凡,府上更是富甲天下,小哥若跟着他这辈子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曾不凡闻言,吓得脸色骤变,少年却丝毫不为所动,道:“我既然已经选定郎君,是不会再改变。”郭靖既害怕又觉恶心,乘其不备之际转身欲逃,尚未奔出一丈,少年轻轻一跃拦住去路。郭靖此刻已无法脱身,突然双膝跪地哀求道:“英雄,求你放过我吧,就算来世做牛做马我也一定会报答你?”少年万没料到郭靖会向其下跪,先是一愣,正色道:“难道你就这么讨厌我?”郭靖道:“岂止是讨厌,我现在看到你就觉得想吐。”少年嘴角抽动了一下,沉默片刻缓缓转身离去。郭靖如释重负站起来得意道:“幸亏我用了最后的绝招,否则这辈子可就毁在他手上。”
不知不觉到了天亮,郭靖和曾不凡顺着老僧所指来到一座山谷,山谷入口处立着一座石碑,碑上刻着“落尘谷”三个大字。郭靖确认无误正待往前走,突然从山坡的隐蔽处传来一声娇唤:“表哥?”话落奔下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年,少年来到近前不由分说搂住李连杰的脖子在脸颊上深深地吻了一吻。曾不凡大惊,用力推开一看,忽又露出喜色,口中大呼:“表妹!”紧紧抱入怀中。郭靖诧异道:“莫非他们在搞同性恋?”过许久,曾不凡放开怀抱向郭靖介绍道:“这就是在下表妹小侠。”郭靖半信半疑:“这位姑娘看上去更像是一位公子?”小霞“嘻嘻”一笑摘下帽子露出齐肩秀发,看上去更显娇艳动人。郭靖好奇道:“姑娘是如何逃出魔掌的?”小霞颇为自得:“那个大魔头把我抓去后就逼我做他的夫人,我不肯就范,他就下令将我关起来,我是乘他没有防备才逃出小岛。”曾不凡感动道:“表妹,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保护你,绝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小霞撒娇道:“表哥,有你这句话我已经心满意足。”两人卿卿我我之际,远处骤然一道怪影飞来,郭靖脱口大叫:“不好,那个魔头追来了。”言罢挺身迎上。来者正是吴奇龙,他“嘿嘿”一笑道:“今天挡我者都得死。”双掌运集全力扑向郭靖。
激战多时,郭靖渐渐处于下风,最后仅乘招架之功。此刻险象环生他仍不忘吓得抱成一团的曾不凡和小霞,口中喝道:“你们还不赶快逃命?”就在他略一分神之际,蓦觉左肩一阵剧痛,身形随即倒飞而出。几乎在同时郭靖觉得整个身躯被一双手托住,紧接着一股迷人的芳香扑鼻而来,他定神一看,自己竟躺在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怀中,一颗心几乎停止跳动,陶醉之情溢于脸上。那女子见郭靖神情异样,似乎明白了什么,遂放开双手用力将郭靖扔在地上。郭靖发出一声惨叫,揉着生痛的身躯站起道:“姑娘既然诚心救在下,何必还要下此重手?”那女子淡淡道:“如果不是看在这两个可怜憷憷的情侣份上,我才懒得出手助你堂堂的郭大侠。”郭靖闻得对方竟唤出自己的名号,大为好奇:“敢问姑娘芳名?”那女子道:“我叫容儿,郭大侠还有什么问题吗?”郭靖含笑抱拳道:“容儿姑娘既然知道在下名号,定然。。。。。。”容儿打断他的话,道:“你们昨日刚刚请我吃了一顿饭,这么快就不认识啦?”郭靖有些不敢相信地揉了揉双眼,渐渐看出面前这位美若天仙的女子就是昨日骗他们大吃一顿的少年,呆了半晌面带惭愧道:“在下昨日多有得罪,请姑娘见谅!”不知何时曾不凡走到了近前大为惋惜:“如果昨日我就看出她是这么貌美如仙的女子,说什么也娶了她做老婆。”郭靖大怒挥拳打在曾不凡的脸上,脸颊顿时肿起老高。曾不凡委屈道:“你为什么打我?”郭靖一字一句道:“我生平最恨的就是那些无情无义喜新厌旧的人,这一拳是我替你表妹打你。”一旁的小霞急护住曾不凡道:“不要打我表哥。”远处的吴奇龙已有些不耐烦,嚷道:“你们说够了就快些出来送死,本岛没时间听你们打情骂俏。”容儿转向吴奇龙道:“你就是江湖上盛传,喜欢打财劫色的吴奇龙?”吴奇龙得意地一笑道:“你既然晓得我的名头,就赶快束手就擒。”容儿刚才已看到他和郭靖的比拼,知其功夫的确不凡,言语相激道:“听口气倒是不小,就是不知手上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如何?”
吴奇龙听闻对方称自己是三脚猫的功夫,心中大为不快道:“我就让你见识一番本岛主的三脚猫功夫。”不由分说弹身逼近。容儿伸手从腰间抽出一柄柔若游龙的宝剑,抖腕刺出,剑法之快令人咋舌。这出其不意的变化令心存大意的吴奇龙吃了一惊,急闪身后退,但胸口还是被剑尖划破一道血痕。容儿出手杀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手中宝剑犹如灵蛇般再次逼近,剑招同时绵绵不断地使出,每招直取吴奇龙的要害。
郭靖从未见过如此凌厉的剑法,禁不住赞叹:“如此美若天仙的姑娘再加上这么好的武功,我郭靖如果能娶她为妻,此生还有何憾?”曾不凡道:“郭大侠这么想就应该立刻向她表白,否则错过机会就真的成为遗憾?”郭靖点头道:“言之有理,待我去助她一臂之力。”他已顾不及受伤的左臂,挥掌加入战圈。吴奇龙本来已经完全被容儿的剑气罩住,只有招架的余地,此刻又遭郭靖夹击章法顿时大乱,容儿乘机使出一招仙女散花,剑尖带着一股劲风袭向周身穴位,吴奇龙拼命拍出一掌震退郭靖再欲避开剑锋已不可能,可怜十余处要穴仅眨眼间均被刺穿,郭靖运集全力挥掌拍在吴奇龙天顶穴,随着一阵经脉寸断的声响吴奇龙口吐鲜血倒地身亡。
容儿收起剑转身欲走,郭靖蓦拦住道:“容儿姑娘请留步,我有一句话要向你表白。”容儿停步道:“郭大侠有什么话尽管说?”郭靖单刀直入,:“我喜欢你,想娶你做老婆?”说到此处他那颗心扑扑乱眺,脸上也泛出红色。容儿略作思索道:“你曾说看见我就想吐,如果当真娶我今生不会后悔吗?”郭靖急忙道:“那是我失口说出的一句浑话。。。。。。”说着双膝跪地,对天立誓道:“我郭靖真心诚意愿娶容儿为妻,日后若有半个悔字就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容儿感动道:“看你这么有诚意,我就答应嫁给你。”郭靖高兴得一跃而起,双手将容儿抱在怀中直奔郭富城,曾不凡和小霞随后追去。
回到郭富城郭靖立刻张罗起婚事,并在婚礼当天陪同新娘亲手在城中挂起一面旗帜,旗上赫然写着“仁贤齐”三个大字。



◇◇上一篇:杀手情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