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君生我未生
201506/16

君生我未生

小说大全 围观:
丛染决定学吐火罗语的那个下午,刚刚发高考成绩,她的高考成绩,真的很高。她终于如预料中的做了人生第一次蹩脚的告白,也终于如预料中的,被委婉的拒绝,至于为什么委婉,她想,对方是被她的成绩吓到了,毕竟,在外人眼里,她完全属于屈身下就,可那又怎样,还是被拒绝了。她看到那一个个专业,突然就想学吐火罗语,别人能学,她为何不行?
“老师。”她站在一脸和善的老教授面前,突然有那么一点点后悔,听说老教授只有两个徒弟,一个是她,另一个也已经成了教授。可毕竟这条路太难走,她不知道会不会幸运的走完。
“倒杯茶吧。”老教授笑眯眯的,很是平易近人。她用力思考这句话背后有没有深意,会不会是一种礼节,比如说敬茶。可最后她还是默默的自己倒了一杯茶,又给老教授也续了一杯。
“老师。”周浦就在这个时候进来了,穿着白色v领的羊绒衫,一脸阳光和煦,小麦色的皮肤颇有几分闪闪发亮的意味,翩翩俗世佳公子,这是丛染的第一个念头,可是毕竟,周浦已经三十五岁了,就算再钻石王老五,十七岁,她真的不能把这样一个男人和她构想的美好联系在一起。
之后,她不知道算不算有之后。
“这里翻译的很好,你宋词的功底很深啊,只是这样适合文学鉴赏,你再把它通俗化翻译一下。”
“好。”
“你看这首诗,有没有后现代美学运动的感觉。”
“确实,不过风格上还是偏保守了一些。”
“对,我也这么想,可是不知道怎么改好啊。”
“把语序调一下,把‘这个’改成‘这’,省一个字试一下。”
“好像通顺一点了,不过,你看,如果把这句的顺序打乱,是不是更有朦胧感。”
“对,层次叠加的很好。”
他们并不算无话不谈,更多的是在老教授的家里,泡上一杯茶,喝着茶交流交流文学,至于生活,好像从没有涉及,所以总让丛染有种幻灭的不真实感。
转眼,夏熬成秋,秋遇见冬,冬盼望春,春又转回夏的身旁。老教授没熬过那个冬季,他们在丧礼上像对待自己家人一样,泪雨滂沱。
“如今,只剩你我。”她无限感喟,无法心安。
“我不会走。”
“我知道。”他的话似乎像一剂良药,她除了说知道,并没什么可说。
她也毕了业,成了硕士,也成了中文系的讲师,吐火罗语,依然只有他们两人。他们被派去公办出差,她忙里偷闲非要拉着他去逛逛江南古城,她看上一把油纸伞,被那种细致的做工震撼到,偏就不走了。
“你是来出差,还是逛街啊?”他低头浅笑。她觉得不好意思,默默低下头,但仍然不想走。“阿染,不过你倒是有眼光。”她抬眼,对上周浦满眼的宠溺。“服务员,这伞多少钱?”他掏出钱包就付了钱,又把伞递给她:“阿染,心满意足了?”
“心满意足。”她突然有那么一刻庆幸,她拜在老教授门下,所以,他们是师兄妹。可是想着如今已经快到四十岁的他,突然有些心酸,还是,差距太大。
春节,他们还有一个研讨会议,丛染不能回家乡,父母却来送了一些海产品,可惜的是父母不留下过年,家里还有姥姥姥爷爷爷奶奶需要照顾,春节那天,她提了大包小包和各种海鲜去周浦家,一开门,周浦就被她的一堆东西吓了一跳。
“怎么了,被,赶出来了?没钱交房租吗?”
“什么啊,这都是带给你的年货,而且,大年三十,我总不能一个人过吧,谁让你把我留下开研讨会的。”
“怎么就是,我把你留下了呢?是学校工作。”
“那你也得收留我。我来都来了,而且,还不空手。”
“是是是,当然,快进来,”他接过东西,皱了一下眉“怎么这么沉,你也自己提上来,你应该打个电话给我,我下去接你,没抻着吧。”
“心虚了吧,你这属于收受贿赂,知道吧。”
“算了,为了表示,我不占你便宜,送你个礼物。”
“什么?”
“本来想明天再送,可是既然今天来了,就今天送。”他拿出一串手链,一看就是玉雕,她虽然不懂玉,可是也明白不会便宜。
“很贵吧。”
“我这样,不算收受贿赂了吧。”他没有回答,她却已经知道了答案,却没有拒绝,只是小心翼翼的放到盒子里装好,正要放到包里,却被他拦住。
“玉也是要养的,戴在手上才物尽其用,好了,快戴上。”
“可我还要弄鱼,会脏的。”
“怎么,信不过我的手艺?”他一挑眉,似乎有点得意。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他会做饭,而且,不是一般的好吃。
“师兄,过了年,就四十了吧。”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早看你的眼神就不是什么好眼神。以前我是眼高于顶,不投缘就不要,现在,是找不到了。我都四十了,标准大叔一个,谁跟我啊。算了,一辈子跟吐火罗语谈恋爱了。不比你们小年轻了,听说有个法学系的追你,还有个金融系的追你,中国律师可很少有挣钱的,你这辈子别想挣什么大钱了,可不能再找个——,不过,就一点参考意见。”
“你关心的也多。我看他们,都没你好。”
“你这话,退回十五年去说,我或许觉得你说的有道理,虽然我是你师兄,但按年龄,我也算你叔叔了,跟叔叔说这种话,安慰性质太强了吧。不过,我在那一群发福秃顶的里面,算是鹤立鸡群了吧。”他自嘲似的笑笑,她才发现,其实,他也有白发了,只是很少,几根,可还是老了。
那天晚上,他们喝红酒,在灯光下看春节联欢晚会,笑着笑着笑出了眼泪。
他卧轨的那个晚上,是他的生日,她想给他一个惊喜,去了他家,却没有人,她试了好久的密码锁,最后密码,竟然是她的生日,她有些惊讶,本来已经把他摆在亲人的位置上,可心,还是不争气的动了一下。很晚了,他还没回来,她想,说不定和谁有约了,她回了家,第二天,却听到他的死讯。再几天后,有律师找她,说周浦先生的保单以及遗嘱上,财产,全部留给她,还不错的数字,可她没什么感觉,一直觉得,这或许,就是个荒唐的梦,醒来之后,会看见他的未接来电,问她昨晚是不是去过他家。可是没有,她把一部分钱抽出来做葬礼费用,其他的就用作游学基金和慈善费用,一切,妥妥当当。可是,她看哭不出来,她看所有的东西,回忆一切,可就是找不到任何能说服自己这一切是真的的蛛丝马迹,她不懂,为什么他会选择那样一种方式离开。直到她收拾 编辑评语很早就想写一篇这样的文,还是写得不好,等我文笔更好一点,会再尝试(作者自评) 他的东西,打开了那台电脑。
“我猜你的好奇心还是在的,所以一定会看到。别惊讶,我只有你一个亲密的朋友,也没有亲人,用你的生日作密码,也是方便你查看我的东西。我猜,你拿出一部分钱做了葬礼费用,另一部分应该用于研究吐火罗语,如果省着点,或许还可以做慈善。怎么样,很了解是吧。给你答疑,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最终会选什么方式死,可是毋庸置疑,我不是活不下去了自杀,而是我生了病,我可不想插满管子在抢救室里死,所以随便找个天蓝蓝的地方,就这么死了。我倾向于卧轨,这样尸体能很快被发现,你千万帮我安抚一下司机,这是我的错,不关他事。我得了脑癌,晚期,所以奉劝你,身体最重要。别伤心,我就算不自杀,也不过多活几个月,何必呢,而且,我受不了痛苦的,这也算解脱了。抱歉,还是要麻烦你了。”
她觉得好像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却有如刀割的痛,脑癌,晚期,他的头痛从来没引起她的注意,可没想到,竟是这样,她到底,忽略了多少。该陪伴他的时候,她又在做什么?她在那所房子里哭的昏天黑地,直到那个金融系的男生打电话给她。
“小染,你在哪?我打你手机你也不接,我知道你很伤心,让我陪着你好不好,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我在老师家,**区**楼。”
她谈了恋爱,结了婚,还青春的年华,这些事,顺理成章。果然和周浦说的一样,金融系的男生很有出息,多金而多才,对她也很好,她专心教课,专心研究吐火罗语,很快变成了年轻的副教授。那年,她二十七岁。
她准备卖了周浦的那套房子,去收拾东西,他急急跑来,不让她卖。
“小染,我现在赚的钱足够,我们的生活,绝对用不上这所房子贴补。”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想,有些事,也该结束了。”
“如果你这么想,那,也好。”
她又开始收拾东西,从抽屉的最里面拿出一个蒙尘的玉壶,她用抹布擦干净,上面的字一下映入了眼帘: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眼泪,不自知的流下来,却被一双更温暖的手擦去。
“小染,还有我。”
“我知道。”
“我不会走。”
“我知道。”就像当年老教授死后周浦说的话一样,丛染庆幸,她总是能找到对的人,这一次,她不会再放手,不会。 编辑评语很早就想写一篇这样的文,还是写得不好,等我文笔更好一点,会再尝试(作者自评)
◇◇上一篇:妹妹,你是哥哥心头永远的痛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