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余生
201505/17

余生

小说大全 围观:
一他离开了,仿佛他从未来过,只是一阵穿堂而过的风。
在余生的葬礼上,我只是静静地望着那张黑白照,仿佛就是一尊黑色的石像,听着周遭的泣诉声毫无感觉。只是心被一种叫悲伤绝望的东西捣鼓着,又勒得紧紧的。
我摇着轮椅离开了抑郁至极的葬礼,温和的阳光也没有让心拥有一点温度。为何你的离开总是那么决绝,再无回复的可能。如若我们从未相遇是不是便能假装以一副追求人生的姿势像是生命从来都是如此的鲜活。叶凡走过来,握住我的手,像是握着余生的希望。我看着他如井深般汲满怜惜的双眼,呆呆地说,余生死了。他伸出手拭去我的泪,原来不知何时,我已泪流满面。
再次遇见余生,是在大学校园的人工湖边。是夜,他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呆呆地望着不远处的古树发呆。月光洒在他的身上,仿佛他是一个黑色的灵魂,到世间寻求希望。晚风柔和地吹过他额前的碎碎的刘海,像黑色的大海涤荡着细细的波浪。他似乎是察觉到身后的我,回头。那刻我们的目光相遇,他慢慢地走近,像是时间都停止而我们是在满满人海中找到了彼此,像是,分散千年的恋人又在凡间聚首。
他说,苏晓,你好。我惊怯,难道他早就知道这么多个夜晚我一直在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像是仰望着毕生的信仰,那他,又为何不回过头来寻我,让我熬过一个又一个想念的夜晚。我直视他,像是获取了一生的勇气,轻轻地说,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你,几年不见,你还是一点都没变。他微笑着,不语,目光中流露出早已洞悉一切的亮光,有点冷,却又让人想靠近。
高一下学期余生转来我们班,进教室就径直走到最后一排到我身边坐下,仿佛这里从来都是他的故土,而他只是一个出外的浪子。下课时间,我忍不住偷偷地看着他,他的侧脸真好看,干干净净,睫毛很长,眼睛很深邃,恍惚之中,我觉得他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他的沉默,让我觉得他的内心有一堵厚厚的墙,谁都进不去。你干什么?他转过头,冷冷地对我说。我像是偷窃失败般急忙低下了头,只觉得温度骤升。就这样持续了很久,直到高三,我们也并无太多交集,只有偶尔讨论一些难题时才会说话。直到,我看见他在街角哭,才注定了我们今后的路。有次放学回家,我照常远远地跟在他后面,看着他高高瘦瘦的背影,真想跑过去抱紧他,然后跟他说我喜欢你。但我知道这没可能,或许今生都不会有可能,他只是一个偶然进入到我生命里的一个人,等到时间到了他离开了,或许我便释然然后忘了年少时这段从未见光的爱恋。忽然,他走进一条小巷。我跟了过去。他蹲在地上,肩膀抖动,然后慢慢地哭出声了。我站在巷口怔怔地看着他,从未想过他会落寞到哭,哭得那么撕心裂肺,哭声震得我的心都感到好痛,好痛,仿佛世界都要崩塌,而我却无能无力。

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轻声喊道,余生,余生。他惊措地抬头,胡乱用手擦了脸上的泪,大跨步地像是落荒而逃。我抓住他的手,说,余生,你怎么了。他突然像只咆哮的受伤的老虎,推开我,冲我喊,我的事不关你的事,你滚。他转身想要离开。我不知从哪来的勇气,跑上前去抱住他落寞的背,说,余生,发生什么事了?你跟我说,我陪你。他不动了,转过身,软软地趴在我身上。
我的家散了,我没有家了。他说的时候带着哭腔,好像世界真的散了。我紧紧地抱紧他,好似抱着我余生所有的期望。还有我,你还有我在。他看着我,我握紧他的手,直视他散乱的目光,好像这样便能成为他振作起来的信仰。
那,那你别离开我。他的语气带着乞求。我重重地点点头,有泪从我的眼中重重地掉落,是喜悦还是对未知的一种答复,我顾不了这么多了。人的一生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是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次是为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那天,我牵着他的手陪他走到他家门口,不再是像从前一样看着他的身影渐渐地挪离我的世界。
第二天上课,他对我笑了,没有了以前冷冷的目光。我跟余生就这样开始了我们青涩的少年爱情。在高考的紧张氛围中和着我们的甜蜜,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此吧。多年后当我想起这段恋情,我还是会不由自主地笑起来,有时却哭着。临近高考,余生走了,不留一丝痕迹。我走近教室,看着他空空的书桌,才知道他走了,那么决绝。接下来的日子我学会了上课睡觉,学会喝酒和在梦中哭着醒来,他走了,毫不犹豫。在听烦了父母的声泪俱下和老师的苦口婆心后,我一无反顾地坐上了前往拉萨的火车,据说,那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到达拉萨,我下了火车。抬头便看见大片大片的天空,天边的云踢到了晚霞和残阳,金色浸染了整片天空。远处游荡着大批的牛羊寻找自由的空旷。闭上眼,我感受到了生命的气息。坐在空旷的草地上,想起对余生的暗恋和与余生的爱恋,仿佛那只是个梦境。顿时,我明白,生命的历程原来并不完美,生命的意义也并不完整,一切的痛苦原来也只是对遥远的未知有太多的设想。原来,原来悲伤深处空无一物。隔天,我回了家,回到了余生还未到我生命中的那段时光。或许以后,我还会遇见你。

我就那么静静地陪着余生坐在人工湖边,他牵起我的手,说,对不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好好待你。我重重地点了点头,泪水重重地掉出我的眼里。这一幕仿佛昨日重现,在幽静的小巷中,他软软地趴在我身上,哭着对我说,那你不要离开我。此刻我抱紧他,那余生,余生你不要再离开我。他抚摸着我的头发在月光之下给我以永生的承诺,我想,这便足够了。对于他之前为何离开,我也不再苦苦追问,只想享受着这一刻的幸福。唯有失而复得,才会感激生命,因此也能够倾心付出,即使小心翼翼,好过,再无挽救的可能。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像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一样,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所有都看似很完满,但是我觉得我从未进入到余生的世界里。
余生,如果人真的有的选择,那我宁愿永远活在自己虚构的世界里,也不看见,你在别人的怀里沉醉。
我远远地跟着余生进入到一间乱糟糟的酒吧,推开一扇隔着人间与地狱的重门,浓重的酒精味刺激得我直打喷嚏,眼泪也不住地往外流。隔着一层朦胧的欲望,我看着余生跟另一个素面的女子热烈地接吻着,他抚摸着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没有以前的落寞,只有一种不明所以的快乐,或许,只是我不明所以。我也很想像所有刚烈的女子抓到出轨的男友一样 编辑评语这是第一次写小说,觉着还可以吧(作者自评) 一他离开了,仿佛他从未来过,只是一阵穿堂而过的风。
在余生的葬礼上,我只是静静地望着那张黑白照,仿佛就是一尊黑色的石像,听着周遭的泣诉声毫无感觉。只是心被一种叫悲伤绝望的东西捣鼓着,又勒得紧紧的。
我摇着轮椅离开了抑郁至极的葬礼,温和的阳光也没有让心拥有一点温度。为何你的离开总是那么决绝,再无回复的可能。如若我们从未相遇是不是便能假装以一副追求人生的姿势像是生命从来都是如此的鲜活。叶凡走过来,握住我的手,像是握着余生的希望。我看着他如井深般汲满怜惜的双眼,呆呆地说,余生死了。他伸出手拭去我的泪,原来不知何时,我已泪流满面。
再次遇见余生,是在大学校园的人工湖边。是夜,他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呆呆地望着不远处的古树发呆。月光洒在他的身上,仿佛他是一个黑色的灵魂,到世间寻求希望。晚风柔和地吹过他额前的碎碎的刘海,像黑色的大海涤荡着细细的波浪。他似乎是察觉到身后的我,回头。那刻我们的目光相遇,他慢慢地走近,像是时间都停止而我们是在满满人海中找到了彼此,像是,分散千年的恋人又在凡间聚首。
他说,苏晓,你好。我惊怯,难道他早就知道这么多个夜晚我一直在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像是仰望着毕生的信仰,那他,又为何不回过头来寻我,让我熬过一个又一个想念的夜晚。我直视他,像是获取了一生的勇气,轻轻地说,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你,几年不见,你还是一点都没变。他微笑着,不语,目光中流露出早已洞悉一切的亮光,有点冷,却又让人想靠近。
高一下学期余生转来我们班,进教室就径直走到最后一排到我身边坐下,仿佛这里从来都是他的故土,而他只是一个出外的浪子。下课时间,我忍不住偷偷地看着他,他的侧脸真好看,干干净净,睫毛很长,眼睛很深邃,恍惚之中,我觉得他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他的沉默,让我觉得他的内心有一堵厚厚的墙,谁都进不去。你干什么?他转过头,冷冷地对我说。我像是偷窃失败般急忙低下了头,只觉得温度骤升。就这样持续了很久,直到高三,我们也并无太多交集,只有偶尔讨论一些难题时才会说话。直到,我看见他在街角哭,才注定了我们今后的路。有次放学回家,我照常远远地跟在他后面,看着他高高瘦瘦的背影,真想跑过去抱紧他,然后跟他说我喜欢你。但我知道这没可能,或许今生都不会有可能,他只是一个偶然进入到我生命里的一个人,等到时间到了他离开了,或许我便释然然后忘了年少时这段从未见光的爱恋。忽然,他走进一条小巷。我跟了过去。他蹲在地上,肩膀抖动,然后慢慢地哭出声了。我站在巷口怔怔地看着他,从未想过他会落寞到哭,哭得那么撕心裂肺,哭声震得我的心都感到好痛,好痛,仿佛世界都要崩塌,而我却无能无力。

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轻声喊道,余生,余生。他惊措地抬头,胡乱用手擦了脸上的泪,大跨步地像是落荒而逃。我抓住他的手,说,余生,你怎么了。他突然像只咆哮的受伤的老虎,推开我,冲我喊,我的事不关你的事,你滚。他转身想要离开。我不知从哪来的勇气,跑上前去抱住他落寞的背,说,余生,发生什么事了?你跟我说,我陪你。他不动了,转过身,软软地趴在我身上。
我的家散了,我没有家了。他说的时候带着哭腔,好像世界真的散了。我紧紧地抱紧他,好似抱着我余生所有的期望。还有我,你还有我在。他看着我,我握紧他的手,直视他散乱的目光,好像这样便能成为他振作起来的信仰。
那,那你别离开我。他的语气带着乞求。我重重地点点头,有泪从我的眼中重重地掉落,是喜悦还是对未知的一种答复,我顾不了这么多了。人的一生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次是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次是为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那天,我牵着他的手陪他走到他家门口,不再是像从前一样看着他的身影渐渐地挪离我的世界。
第二天上课,他对我笑了,没有了以前冷冷的目光。我跟余生就这样开始了我们青涩的少年爱情。在高考的紧张氛围中和着我们的甜蜜,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此吧。多年后当我想起这段恋情,我还是会不由自主地笑起来,有时却哭着。临近高考,余生走了,不留一丝痕迹。我走近教室,看着他空空的书桌,才知道他走了,那么决绝。接下来的日子我学会了上课睡觉,学会喝酒和在梦中哭着醒来,他走了,毫不犹豫。在听烦了父母的声泪俱下和老师的苦口婆心后,我一无反顾地坐上了前往拉萨的火车,据说,那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到达拉萨,我下了火车。抬头便看见大片大片的天空,天边的云踢到了晚霞和残阳,金色浸染了整片天空。远处游荡着大批的牛羊寻找自由的空旷。闭上眼,我感受到了生命的气息。坐在空旷的草地上,想起对余生的暗恋和与余生的爱恋,仿佛那只是个梦境。顿时,我明白,生命的历程原来并不完美,生命的意义也并不完整,一切的痛苦原来也只是对遥远的未知有太多的设想。原来,原来悲伤深处空无一物。隔天,我回了家,回到了余生还未到我生命中的那段时光。或许以后,我还会遇见你。

我就那么静静地陪着余生坐在人工湖边,他牵起我的手,说,对不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好好待你。我重重地点了点头,泪水重重地掉出我的眼里。这一幕仿佛昨日重现,在幽静的小巷中,他软软地趴在我身上,哭着对我说,那你不要离开我。此刻我抱紧他,那余生,余生你不要再离开我。他抚摸着我的头发在月光之下给我以永生的承诺,我想,这便足够了。对于他之前为何离开,我也不再苦苦追问,只想享受着这一刻的幸福。唯有失而复得,才会感激生命,因此也能够倾心付出,即使小心翼翼,好过,再无挽救的可能。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像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一样,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所有都看似很完满,但是我觉得我从未进入到余生的世界里。
余生,如果人真的有的选择,那我宁愿永远活在自己虚构的世界里,也不看见,你在别人的怀里沉醉。
我远远地跟着余生进入到一间乱糟糟的酒吧,推开一扇隔着人间与地狱的重门,浓重的酒精味刺激得我直打喷嚏,眼泪也不住地往外流。隔着一层朦胧的欲望,我看着余生跟另一个素面的女子热烈地接吻着,他抚摸着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没有以前的落寞,只有一种不明所以的快乐,或许,只是我不明所以。我也很想像所有刚烈的女子抓到出轨的男友一样 编辑评语这是第一次写小说,觉着还可以吧(作者自评) ,将酒泼在他脸上,再给他一记重重的耳光,但我做不到,或许,只是因为他是余生,我失而复得的余生。这时一个满嘴酒精的人扯着我,就像抓到了渴望已久的猎物。我拼命挣脱,被那个人推倒撞到了酒柜上。余生察觉到动静,怔怔地看着我。我头上的血慢慢地流出,变深,扩大。直至眼前黑暗一片,昏厥之际,我听到有人在喊,苏晓,苏晓。我想说,余生,在这。但终究没能喊出来。我真希望那一刻,我的世界彻底昏睡过去,再不醒来。
当我醒来,黑夜柔柔地躺在我的被单上。我望着外面一棵光秃的枝桠发呆,直至开门声打碎了这片宁静。你还好吗?余生站在我面前怯怯地问。我积蓄了所有的力量,包括懦弱,问,那个女的,是谁?他不做声,像是犯错的小孩等待着批评。而我只是觉着累了,躺在床上,是因为太累,才没有办法克制住泪水吧!我转过头去,不再面向他,说,那我们分开吧!语气很平淡,像是编导早已准备好的台词,只等我流利而又略带悲伤地说出。他冲过来,紧紧地抱着我说,苏晓,我离开那个女的,你别离开我。他重重地吻了我,像是要把我都塞进他的身体,然后凭着人的本性进入到我的身体,很痛,但我没有拒绝。他一边做,一边哭着说到,你别离开我,别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整晚整晚我都在流泪。余生,你知道吗?我早就不能没有你了。过后,一切如旧,像是做了一场很恐怖的梦,只有额上的白纱带在提醒着我它真的就是现实。是夜,我抱紧余生。
余生,我们结婚吧!
结婚,好吧!

苏晓,对不起,我们分手吧!余生坐在我对面,极其平淡地说出了这句话,是我的幻觉吗?我看见他眼底深藏着的泪水,然后才发现自己错了,他握紧了那个叫雨念的女孩,像是一直妄图毁灭他们世界的人是我。我咬紧嘴唇,努力遏制眼中的泪水。
我有余生的孩子了,你,成全我们吧,当我们对不起你。雨念说着,一副楚楚可怜哀求的样子。
那谁来成全我?
走出咖啡厅,我摸着自己的肚子,那,谁来成全我?我只是想哭,却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拿出手机,拨通了叶凡的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好听的男音,温柔地问,谁?那一刻我声泪俱下,仿佛寻到了一条生的道路。
我,苏晓,叶凡,来陪陪我吧,老地方见。
远远地,我看见一个高瘦清爽的男子朝着自己走来,便奔上前去,躲到他的怀里大哭,要把满腹的痛和爱都哭给他听。怎么了?叶凡捧起我的头。
我遇见余生了。他轻“哦”一声,我全盘托出,末了,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叶凡看见了,他抱紧我。晓晓,让我来照顾你。相隔着很远的时光,如今他还是叫我晓晓。如果当初未执恋于余生,我便不会负了你,可是,我再也不是当初的模样。我默然,不曾给他任何答复,他却默默地照顾着我。
是夜,我又想起余生,想起他曾在月光之下赋我以永生的承诺,想起他的手紧握着雨念的手,哀求似地求我成全他们,不要恨他。我只能哭。跟余生在一起的时间,好像就注定要流尽我一生的眼泪。不知何时,叶凡进了我的房间,抱着我说,别哭了,别哭了,我在。我软软地倒在他的怀里。昏昏睡去。
那,那你别离开。余生,余生。
叶凡看着我,眼里噙满了泪水。晓晓,我舍不得你苦。
几天后的早晨,我醒来后不见了叶凡,看到了余生静静地坐在我的床头。抱着头,是在忏悔他对我的一切伤害,还是再来伤害我一次。我努力用平静的语气对他说,你走。他想抱住我,被我打落了他张开的双手。
苏晓,你有我的孩子了,怎么不和我说?他带着哭腔说着。
一切与你无关,你走。苏晓,雨念的孩子不是我的,她骗了我,你回来吧,别离开我。
听到他说的话,我冷冷地笑了。直视他的目光,我说,余生,该是我恳求你不要离开我,但现在,已经毫无必要,你放过我吧,跟着你我后半生都不会有幸福,我就快死了,你知道吗?放过我。沉默良久,他离开了。
或许是因为过去总在原谅和被原谅中折磨,在挽留和哭泣中周旋,争吵,哭泣,如今疲惫了也只能看着一段折磨得气数将尽,残缺不全的感情唏嘘着转身离开。没有再舍得或不舍得,纵使欢笑过后褪尽浮华尽显寂寥和悲伤,也只能重重关闭心上的大门,拒绝与外面的世界再相互碰撞,渐渐地,便衍生出一种叫孤独和恐慌的东西,缠绕一生。世界唯剩大片大片的荒芜。
我拨通叶凡的电话,叶凡,回来吧!
他应道,好。
然后,整个世界都该回归本来的面目。

我跟叶凡外出,外面下着雨。迎面而来的是雨念,我只想低着头,彼此无关地擦肩而过。突然,她发了疯似地抓住了我的肩,问的莫不是为何我要教唆余生离开她。叶凡努力地拉开她,在不经意间,我被重重地摔出马路,然后一切就像是电影情节,一辆车刚好开过来,但躺在血泊中的除了我,还有余生。他很安静,很安静地躺在一片红色的缎绸中,仿佛他只是睡着了,从未离开。
在医院中醒来时,叶凡就坐在床边,面露凝色得对我说,晓晓,孩子没了,你今后可能都不能走路了,不怕,我照顾你。那余生呢?我淡淡地问。
他死了。
哦!
我如此平静,好像余生只是我生命中一个未曾久留的过客。我哭不出来,泪水都在这之前早已为他哭干,生命,灵魂都枯竭了。
叶凡推着我的轮椅离开了余生的葬礼。当我第一次看着余生时,就好像仰望着一个余生的希望。
一切就好像一个悲苦的梦境,醒来后,才发现,原来悲伤深处空无一物,我的余生,空无一物。 编辑评语这是第一次写小说,觉着还可以吧(作者自评)
◇◇上一篇:爱情存折 下一篇:没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