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小小说大全!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大全 > 待你回眸
201505/09

待你回眸

小说大全 围观:
这一世,你遇见的,注视的,在乎的,珍惜的,最后也许都会离去;但是,你忽略的,淡漠的,遗忘的,最后也许才是你的永恒。
——题记

从未想过,今生今世还能与他相见。
不同于梦中,他挽着我,漫步在美丽的百花丛中,那时的我,看到的是触手可及却咫尺天涯的他。看着他的笑,他的优雅,他的怜爱,落在别人的身上,我妒忌,愤懑。但是无济于事,我清楚那只不过是梦,虚幻得都不愿去打破的梦。但即便是梦,也是我能遇见他的唯一方式。
这一次,我却是看到了真实的他,站在台下,轻扬着下颚,满脸是惊讶和挥之不去的倦意。我看到他沉醉在我的容颜里,看到他眼中泛着淡淡的惊奇。但,仅仅止于惊讶。我看不到一点点的怜爱。
他仿佛那千万的过客,将我当做了一个出身红尘,无法脱身的女子,我知道,我无法逃离这个身份,就像他穿着一身的便衣,却逃不开功名的束缚。名利,这世间男人尽皆拼命追逐的东西,为了这件东西,不知道多少人遗忘,抛弃,甚至残害。
我深深的望着他,一抹笑不自觉的浮现,辗转千百回,不就是为了在这一刻,遇见他,留住他么。他手拿酒壶,仰头喝个不停,眼里的惊讶,只留在最初的一面,待他再次转头看我的时候,我看到了挥之不去的冷漠。冷若冰霜,让我在那一刻仿佛再次堕落,坠入万丈深渊。我不甘。
我走到他身前,不去理会无数投来的惊诧目光,不去理会那些眼红而无力作为的过客,夺下他手中的酒坛,一口一口,仿佛他一般的灌入喉中。
“你……”他错愕之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烈酒入喉,我才知道,我做的一切也许都是枉然,他沉默的看着我,没有多说一句话,但是我自己,却被那入口的烈酒呛出了泪水。酒坛,无力的摔落在地,连同我的身体,在浓烈的酒香中,我缓缓沉睡,沉醉的来不及睁开双眼,再看他一眼。
梦,便是如此碎成了无数片。脑海中回荡着一句挥之不去的话语:你会后悔么?我迷茫的坐起,灰暗的世界里找不到一抹光芒,但是我的面前,却有一张仿佛指明灯般的面庞。
我坚定的告诉那个声音,我不会。
醒来的时候,枕头湿了一大片,眼角隐隐含着一丝冰凉,也许在那梦里,我没有想象的那样坚强,忍得住泪水的奔涌。一个人在这龙蛇混杂的地方,很难让自己坚强,很难让自己忘却。但这是我最初也是最重要的选择。
“青莲,你醒了呀?快打扮打扮,驸马爷来看你来了!”刺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漠然的低低应了一声,那是老鸨,是我寄身于此处必须要接触的人。对于她,我心存厌恶,但她永远在我面前都是一副笑容,我看着她的笑容,虽然觉得虚假,却又生不出气来。
从床上爬起,看了一眼铜镜中的那张容颜,即便是自己,在看到这张面庞之时,也会惊叹其美丽,但我知道,即便是倾世绝美的容颜,得不到他的一眼,那又有何用。
离开房间,老鸨站在门前,看到我出来,眼睛笑成一条线,我淡淡的说:“走吧。”驸马爷,第一次来,但是却久闻其名。
二楼的一间包厢,远远便是看到一道身影坐在其中,我看了一眼,并不是以往熟悉的人,心中已经是确定来人是第一次出现在这烟花之地中。
房门静静开启,老鸨抢先一步走了进去,那充满魅意的声音透过纸窗,传入了我的耳中。
“驸马爷你久等了,昨晚那喝醉的姑娘青莲已经来了,是否现在就让她进来?”听到这些,我面色大变,是他么?我转头去看,门后那道身影若隐若现,但是却看不真切。
“是你……”我一把推开遮住他身影的木门,跨了进去。看到那张无比熟悉的面庞,看到那满是惊愕的表情,我诧异的看着他,下一刻,笑容浮现在我的面庞上。却是想不到,他会专程来找我。
“青莲你……你没事吧?”老鸨迟疑的看着我,也许是她从未见过我笑的如此妩媚,如此不正常,所以心里没底,生怕招惹了眼前的驸马爷。
“你……先出去吧。”我看了一眼老鸨,目光便是一直落在他的身上,看着他身上的每一个变化,看看是否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他。
老鸨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他一眼,终于是笑着离开了房间,带上了木门。
“姑娘与我,可是旧识?”他那双好看的眼睛狐疑的看着我,也许是被我盯得有些不自然,一双眉毛在微微颤抖。
“你也许已经忘记了,但我仍记得你,多年的时间,我唯一坚持的便是你。”我缓缓说着,这是在我心底留存着练习了无数次的话,想说的多不胜数,但是真正到了嘴边的,却只剩这一句。
“青莲……恕我健忘,但我从不曾记得自己听过这样一个名字。”他疑惑不已,我微微一笑。
“五年前,你尚且还是一个书生之时,在杭州伽蓝寺……”






我叫青莲,长安城醉梦楼的头牌姑娘,在这醉梦楼中,凭借不凡的容颜,我有着特别的待遇,我愿意接的客,都是朝中官员。我在无数形形色色的男人中不断的游走,也在不断的寻找,我希望能找到心底所期待的那个人,五年来一直等待的人。
但是每一个我所走进的房间,我所看到的面孔,都不是我期待的那个人,所以在一次次的麻木中,我开始有所动摇,我开始不愿接客,我站在楼上,看着楼下走过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喝酒的人,终于,让我在一个不经意间,看到了一身白衣的他。
五年前,他在佛前祈求,让他远赴长安赶考能够金榜题名,就是那一面,他留在了我的心底。也许他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但是那是的他,一身浩然正气,温文儒雅,满腔热血,怀抱着一颗出人头地的心,我看到的他,深深的吸引着我,仿佛致命。
所以,我离开了杭州,用我的一切换取与他的一场相遇,我不知道相遇之后,他是否认得我,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在乎我,但是我的心已经一无反顾的来到了长安。
长安,却不像我的心想的那样简单。绝美的容貌让我成为了无数男人的猎物,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在这长安中,毫无生存下去的办法,因为我除了一张容颜,再无其他特别,所以最终沦落到了醉梦楼。
醉梦楼,一如它的名字,醉生梦死,四处充斥着迷离的气息,妖艳的女子,还有赤裸的诱惑,我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是对是错,但是我别无他法,为了遇见他,我陪那些大人喝酒解闷,但是坚决不会留下过夜。
我想着,终有一日,他金 编辑评语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于一个佛理爱情故事,看完猜猜是哪一个。(作者自评) 这一世,你遇见的,注视的,在乎的,珍惜的,最后也许都会离去;但是,你忽略的,淡漠的,遗忘的,最后也许才是你的永恒。
——题记

从未想过,今生今世还能与他相见。
不同于梦中,他挽着我,漫步在美丽的百花丛中,那时的我,看到的是触手可及却咫尺天涯的他。看着他的笑,他的优雅,他的怜爱,落在别人的身上,我妒忌,愤懑。但是无济于事,我清楚那只不过是梦,虚幻得都不愿去打破的梦。但即便是梦,也是我能遇见他的唯一方式。
这一次,我却是看到了真实的他,站在台下,轻扬着下颚,满脸是惊讶和挥之不去的倦意。我看到他沉醉在我的容颜里,看到他眼中泛着淡淡的惊奇。但,仅仅止于惊讶。我看不到一点点的怜爱。
他仿佛那千万的过客,将我当做了一个出身红尘,无法脱身的女子,我知道,我无法逃离这个身份,就像他穿着一身的便衣,却逃不开功名的束缚。名利,这世间男人尽皆拼命追逐的东西,为了这件东西,不知道多少人遗忘,抛弃,甚至残害。
我深深的望着他,一抹笑不自觉的浮现,辗转千百回,不就是为了在这一刻,遇见他,留住他么。他手拿酒壶,仰头喝个不停,眼里的惊讶,只留在最初的一面,待他再次转头看我的时候,我看到了挥之不去的冷漠。冷若冰霜,让我在那一刻仿佛再次堕落,坠入万丈深渊。我不甘。
我走到他身前,不去理会无数投来的惊诧目光,不去理会那些眼红而无力作为的过客,夺下他手中的酒坛,一口一口,仿佛他一般的灌入喉中。
“你……”他错愕之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烈酒入喉,我才知道,我做的一切也许都是枉然,他沉默的看着我,没有多说一句话,但是我自己,却被那入口的烈酒呛出了泪水。酒坛,无力的摔落在地,连同我的身体,在浓烈的酒香中,我缓缓沉睡,沉醉的来不及睁开双眼,再看他一眼。
梦,便是如此碎成了无数片。脑海中回荡着一句挥之不去的话语:你会后悔么?我迷茫的坐起,灰暗的世界里找不到一抹光芒,但是我的面前,却有一张仿佛指明灯般的面庞。
我坚定的告诉那个声音,我不会。
醒来的时候,枕头湿了一大片,眼角隐隐含着一丝冰凉,也许在那梦里,我没有想象的那样坚强,忍得住泪水的奔涌。一个人在这龙蛇混杂的地方,很难让自己坚强,很难让自己忘却。但这是我最初也是最重要的选择。
“青莲,你醒了呀?快打扮打扮,驸马爷来看你来了!”刺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漠然的低低应了一声,那是老鸨,是我寄身于此处必须要接触的人。对于她,我心存厌恶,但她永远在我面前都是一副笑容,我看着她的笑容,虽然觉得虚假,却又生不出气来。
从床上爬起,看了一眼铜镜中的那张容颜,即便是自己,在看到这张面庞之时,也会惊叹其美丽,但我知道,即便是倾世绝美的容颜,得不到他的一眼,那又有何用。
离开房间,老鸨站在门前,看到我出来,眼睛笑成一条线,我淡淡的说:“走吧。”驸马爷,第一次来,但是却久闻其名。
二楼的一间包厢,远远便是看到一道身影坐在其中,我看了一眼,并不是以往熟悉的人,心中已经是确定来人是第一次出现在这烟花之地中。
房门静静开启,老鸨抢先一步走了进去,那充满魅意的声音透过纸窗,传入了我的耳中。
“驸马爷你久等了,昨晚那喝醉的姑娘青莲已经来了,是否现在就让她进来?”听到这些,我面色大变,是他么?我转头去看,门后那道身影若隐若现,但是却看不真切。
“是你……”我一把推开遮住他身影的木门,跨了进去。看到那张无比熟悉的面庞,看到那满是惊愕的表情,我诧异的看着他,下一刻,笑容浮现在我的面庞上。却是想不到,他会专程来找我。
“青莲你……你没事吧?”老鸨迟疑的看着我,也许是她从未见过我笑的如此妩媚,如此不正常,所以心里没底,生怕招惹了眼前的驸马爷。
“你……先出去吧。”我看了一眼老鸨,目光便是一直落在他的身上,看着他身上的每一个变化,看看是否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他。
老鸨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他一眼,终于是笑着离开了房间,带上了木门。
“姑娘与我,可是旧识?”他那双好看的眼睛狐疑的看着我,也许是被我盯得有些不自然,一双眉毛在微微颤抖。
“你也许已经忘记了,但我仍记得你,多年的时间,我唯一坚持的便是你。”我缓缓说着,这是在我心底留存着练习了无数次的话,想说的多不胜数,但是真正到了嘴边的,却只剩这一句。
“青莲……恕我健忘,但我从不曾记得自己听过这样一个名字。”他疑惑不已,我微微一笑。
“五年前,你尚且还是一个书生之时,在杭州伽蓝寺……”






我叫青莲,长安城醉梦楼的头牌姑娘,在这醉梦楼中,凭借不凡的容颜,我有着特别的待遇,我愿意接的客,都是朝中官员。我在无数形形色色的男人中不断的游走,也在不断的寻找,我希望能找到心底所期待的那个人,五年来一直等待的人。
但是每一个我所走进的房间,我所看到的面孔,都不是我期待的那个人,所以在一次次的麻木中,我开始有所动摇,我开始不愿接客,我站在楼上,看着楼下走过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喝酒的人,终于,让我在一个不经意间,看到了一身白衣的他。
五年前,他在佛前祈求,让他远赴长安赶考能够金榜题名,就是那一面,他留在了我的心底。也许他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但是那是的他,一身浩然正气,温文儒雅,满腔热血,怀抱着一颗出人头地的心,我看到的他,深深的吸引着我,仿佛致命。
所以,我离开了杭州,用我的一切换取与他的一场相遇,我不知道相遇之后,他是否认得我,也不知道他是否会在乎我,但是我的心已经一无反顾的来到了长安。
长安,却不像我的心想的那样简单。绝美的容貌让我成为了无数男人的猎物,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在这长安中,毫无生存下去的办法,因为我除了一张容颜,再无其他特别,所以最终沦落到了醉梦楼。
醉梦楼,一如它的名字,醉生梦死,四处充斥着迷离的气息,妖艳的女子,还有赤裸的诱惑,我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地方是对是错,但是我别无他法,为了遇见他,我陪那些大人喝酒解闷,但是坚决不会留下过夜。
我想着,终有一日,他金 编辑评语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于一个佛理爱情故事,看完猜猜是哪一个。(作者自评) 榜题名成为大官的时候,也会到这样一个地方来寻欢作乐的吧,虽然我不希望他出现在这个地方,但是我却希望他出现在我面前。
“想不到,再次遇见你,你竟然已经贵为驸马爷,而我……”我沉默,心底的喜悦在这一瞬变得空洞起来,我所爱着的他,等待的他,竟然在这一刻再次出现在我生命里的时候,成为了别人的他。
“你……又为何成了这醉梦楼的头牌?”他犹豫着,还是问了出来,眼睛却没有看我,而是看桌上倒满的酒杯。
“为了等你。”我在心底里这样回答,但是却没有说出口,在这一刻我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是多余,我看的出他眼中的恍惚,他的目光没有焦距,即使他看着我,即使我拥有绝世容颜,也留不住他的心。
心口一阵绞痛,我看着他,沉默的说不出话来,终究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即使告诉他是为了他,又怎样挽回他。他会放弃公主,放弃到手的荣华富贵,而选择与我双宿双飞吗?我知道,我对于他,不过是一个陌生的过客,遇见,也许就已经是最大的奢望了。
“我想你也是被逼的吧。你知道我作为一个驸马,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样的地方吗?”他迷离的眼神看的我一阵心痛,他的话,含着我所不知道的故事。
他仰头喝下一口美酒,目光看向窗外的夜色,似乎沉浸到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回忆之中。
原来他叫秦沿,出生在杭州一个贫穷破旧的小山村中,从小便是父母的希望,父母拼尽一生的心血让他能在杭州的学堂中和其他富贵家的孩子一样,读书,期盼着有一天他能高中状元,光宗耀祖。
少年的童年,便是在那小小的学堂中,拼尽全力的念书,增长学识。但是他的父母却是为了供他上学,劳累过度,接连都身染重病,不久便相继离世,留下他一人,面对着浑浊的世界。
他便是在父母去世的那一年,选择离开杭州,踏上了进京赶考的路。然而这一路走去,走的并不是那么顺畅。还没赶到长安,他身上的一点盘缠就已经花光,只好留在一家客栈中打杂,受尽了白眼和屈辱,这一刻,他才真正的明白,功名利禄,对他究竟有多么重要。
半年之后,他终于赶到了长安,参加了科举会试。但是结果却令他痛不欲生,他落榜了。
一切都仿佛是安排好了的一样,他站在熙熙攘攘的长安街道,看着那些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状元榜眼们,他看不出那些人胸中有多少笔墨,在考场中,他看到这些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笔,但是却是高中榜首,这让他想不通,更是觉得人生再无意义。
直到,他那一夜遇到了一个人。
心灰意冷的秦沿走进了酒馆,一坛一坛的灌着酒,直到他再也喝不下,才晃悠悠的走在长安的街道上。是夜,静寂无声,他突然听到一阵整齐划一的步伐声,便是跟了上去,却不想招了一顿打,最后被抓了起来。
当他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关进了牢房,面对冰冷的铁柱,他无奈之下,只得咬破了手指将满腔的怒意书写在了墙壁之上。在这样的境遇下写出的文章积聚了他数年来的学识,也揭示了朝廷的不公和黑暗,最终传入公主耳中,不想却深的公主的青睐,传其入宫觐见。
见到公主,秦沿并没有任何畏惧,直言朝中阴暗,并吟诵了数首自己创作的诗,他的气度不凡,文采飞扬,加之长相英俊,深得公主喜爱,就招了他做了驸马。
“做了驸马是一件好事,为什么你却是这幅模样?”我看着他出神的模样,不禁问道。



“青莲,你想好了么?”浩渺的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世界,触不可及,但是却无比清晰的出现在我耳边。我没有任何的犹豫,若是一生甘于平凡,那么这一生即便是拥有永恒的生命,那和不存在又有什么区别。
我点点头,应了一声:“我愿意去寻他,纵然放弃一切。”
“既如此,便没有后悔路可走,你将拥有这世界上最美的容颜,但是除此之外,将一无所有,并且不能说出你真正的身份,当你说出来的时候,将会灰飞烟灭。这是你化身为人的代价。”
“我知道。”
“姑娘!姑娘你醒醒!”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传进我的耳中,我缓缓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照射在我的眸子上,让我一阵生疼。
眼前是一张孩童般的面庞,看上去只有十多岁,手里提着一个行囊,似乎是要出远门。我看着他,缓缓从地面上爬起来,他看到我醒来,忙上前将我扶住,一触到他的手掌,一股温热传入我的手中,我一惊,将他推了开去。
少年错愕的愣了片刻,这才低头,脸红的看着我,不好意思的说道:“对……对不起啊,是我鲁莽了。”
我看着他,没有开口说话,我还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因为我还没有适应用一个人类的身份出现,更不可能学会说话,但是我能听懂他说的每一句。
我摇了摇头,表示没事,然后缓缓站起身,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的太阳,阳光照射在我的身上,一股舒适的暖意传遍我的全身。这就是做人的感觉么?果然很好。以前的我,世界永远是灰暗冰冷的,没有如此多的温暖。
少年见我不说话,他也不介意,自顾自的说道:“你是不是要去长安,我正好也要去,不然一起结伴同行?”
我沉默着,看了一眼四周陌生的一切,我找不到那一条是通往长安的路,更不知道怎么去寻找秦沿,所以我朝少年点点头,不自觉的说出了我人生的第一个字:“好!”
少年呆楞的又看了我一眼,才笑着道:“原来你会说话,我还以为你是哑巴。”看着他天真的模样,我不禁微微一笑,这一笑,又是看呆了少年。
相遇便在是不知不觉间,我和这个莫名的少年,一起踏上了去往长安的路程,这一路,也不知道究竟走了多久,知道看到了高大宏伟的城门,我恍惚着,这也许是我此生走过的最长的路了吧,我也不会再去往别的地方。
长安,比起我想象的更热闹无数倍,那少年陪了我一路,说了许多他的见闻,那些就连我,都不曾见到过的美丽,我很疑惑,他为什么能知道那么多的东西,难道是我知道的太少了么,一个少年,也能说出那么多我没见过的一切。
这个疑惑,始终都没有得到解答,因为那个少年被抓走了。那是一个下着细雨的夜晚,我站在客栈的窗台前,看着楼下的人来人往,我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寻找秦沿,所以我站在这里,期盼能从这些不可能的路人中,找到一点属于我的希望。
但是站了一夜,却没有看到我想要的那个身影,倒是看到陪我来的少 编辑评语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于一个佛理爱情故事,看完猜猜是哪一个。(作者自评) 年,被一群官兵打扮的人给抓了起来。后来许久之后我才知道,他之所以被抓,是为了我。我不过是随口说了一句喜欢那绸缎庄中的一件衣服,他便是为了我去那庄子中偷出了那件衣服,却不想还没赶到客栈将衣服交给我,他就被赶来的官兵抓了去。
那时的我尚且不解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静静的在阁楼上看着那双明亮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失望,我往他那里看了一眼,便是冷漠的转了开去,因为那里没有我要找的人。
知道一切的来龙去脉的时候,我已经因为身无分文而被卖进了醉梦楼。而再见到那个少年,已经是三年以后的事情了。
再次见到,我几乎认不出他就是那个曾经天真的少年。因为他留了一头长发,遮住了半张瘦削的面庞,另半张脸上多了一条狭长的刀印。他的脸上多了挥之不去的沧桑,我不明白他究竟经历过什么,才能从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少年,变成如此沧桑带着我都看不透的眼神的人。
看到我,他那惨白的面庞上浮起了一丝笑容,一如曾经我在他脸上所看到的最多的表情,他问我:“最近还过得好吗?”
我看着他,忍不住的伸手触到了他面上的那条刀痕,我看到他嘴角微微抽搐,仿佛抽到了我的心底。
“很痛吧,为什么会这样?”
“为了你。”他说,紧紧的盯着我的眸子,我却不忍的转开目光,站起身背对着他说:“对不起,我……”
“我知道的。”他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丝毫的波动,也许他早就知道我的答案,只是心还不死罢了。
“你为什么会进了这里?这里并不是什么好地方……”他欲言又止,似乎害怕伤害到我。我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我在等他。”
沉默,再次蔓延了整个房间,他缓缓站起身,我听到他沉重的脚步声,以及木门的吱呀声,最后听到他在木门前留下的那句话。
“放心,我会赎你出去的。”
这一句话,真的让我放心,但是却没有让我真的脱离这个纷纷扰扰的红尘,我依然沉浸其中,依然默默等待,依然不断的寻找。
人来人往,一日一日,我在等着那个少年兑现他的诺言,或者说我在等待一个我期盼的珍惜,但是直到最后,我都没有等到那个说要赎我的少年。


“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更不是我梦想的未来。”秦沿如是回答我,我看着他,不明所以,但是真的看着他尽在咫尺,我却再也高兴不起来,他所诉说的一切,与我仿佛隔了一整个世界。
“她招我做驸马,其实并不是真的爱我,只不过是觉得我有才华,能让她有一个炫耀的资本,成亲几年,我从未真正与她洞房,你说,我做这样徒有虚名的驸马,仿佛一个傀儡一般,究竟有何意义?”他拿起酒杯,仰头喝了一口,似乎觉得不尽兴,又拿起桌上的酒坛,猛的灌了起来。
我坐在他身边,默默的看着他喝酒,默默的听着他的过往。原来,我所等待的他,这么多年来也过得如此的不好,顿时让我心生同情,我抢过他手中的酒坛,在他呆滞的目光中,再次喝了起来。
我很少喝酒,因为不喜欢,但是在遇见他的这两日,我却是让自己醉的不省人事。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也许是多年的等待终于得到了答案,我在高兴,也许是等待的结果让我悲哀,不管怎样,这一夜,我再次醉倒在他的面前。喝醉的感觉真好,怪不得,那么多的人喜欢买醉。
睡梦里,我隐约的听到一道声音,在问我,你会等我么?
我落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里,远处,有着唯一的一团火光,我抬眼望去,看到一个人影,背着刀的人。
另一道蒙着面的身影手持长剑,一剑就往那道人影的后心刺去,我看着两人,惊骇的想要出声呼喊,但是怎么也喊不出声来。就在那一剑快要刺到背刀之人的后心之时,那人却是猛的回身抽刀,一刀直劈在了持剑之人的面上,动作之快,一气呵成,持剑之人根本躲闪不开。
兹兹的血水飞溅声伴随着稚嫩的痛呼声传入我的耳中,我惊诧的看着那张蒙面黑纱被劈落之后露出的面庞,顿时心痛不已。
“我说过,只要你打得过我,你就能离开这里,否则,就得死在这里!”那冰冷的声音传来,大刀入鞘,只留下蜷缩在地面的少年,一双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伤口,无助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我看着他,拼命的呼喊着,但是却喊不出声来,我的泪水布满了整张脸庞。
猛的坐起身来,睁开眼睛看了一眼熟悉的房间,才发现原来自己做了噩梦,但是那鲜血淋淋的场景,真实的不像梦境。
阳光,通过纸窗照射进房间中,我走到窗台边,缓缓撑开了窗子,看了一眼窗外洁净的天空。此时的我也许是成为人类以来最轻松的一刻,没有期盼,没有等待,更没有遗憾。我想我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答案。
自那一夜之后的许久,我再没有见到秦沿出现在醉梦楼,也许这里已经没有他想要的东西了吧,他不来,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我还是猜错了。
半年之后,长安城中传出了一道让人遗憾不已的消息,公主的驸马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己的房间中,他死之前留下了遗书,痛批自己的无能,同时也痛斥公主从来不把他当成相公来看待,他觉得自己继续活在这世上也没有意义,所以选择了服毒自尽,在自己的房间中,喝下了毒酒。
听到这条消息,我的心微微一痛,但是并没有痛的难以自已。也许是他的身影在我的心底被另一道身影所替代了吧,所以即使还有眷恋,却再没有能让我义无反顾的感觉。我只是淡淡的悲伤,悲伤这个从来不曾属于我的人。
而我一成不变,站在阁楼上,看过往的每一个人,等待一道身影,等待那份属于我的坚定。日复一日,那个曾说要替我赎身的少年,那个肯为我偷窃的孩子,却始终没有出现,我站在能看到整条长安大街的地方,却是找不到我想要的那道身影。
你去了哪里,即便是无法替我赎身,我也在等着你的归来,不求你如何,只求你的一片真心。但是这些我曾经拥有的东西,却刹那之间,在我的冷漠中消失不见,我甚至都不知道一切为什么消失。
我等的他,终究不是秦沿,而是一个我至今记不住名字的人,他仿佛一个过客,却在我生命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悄然离去,待我回眸寻找的一刻,我才发现自己距离想要的一切那么的近,触手可及的一切,最终因为我的疏忽变成了触不可及。
我沉沦在茫茫人海中,十年,对于一个普通的女子来说,她的青春已然不再,她的美丽也伴随着渐渐浮现的皱 编辑评语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于一个佛理爱情故事,看完猜猜是哪一个。(作者自评) 纹变得廉价起来,我便是如此,十年的光阴让我再也等不下去,我看着铜镜中渐渐枯萎的容颜,心底一直在焦急,我想我穷尽一生,恐怕也再等不到想要等待的那个人。
就在十年之后,我快要绝望的那一天,我收到了一封来自他的信。
“青莲,很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也许你不知道,在那一日和你分别之后,我就被一个杀手组织收为成员,我消失的那两年,每一天都活在地狱之中,每一天除了受伤,就是杀人,那时候的我无数次忍受不住想要自杀,但是,我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你的身影,是你,给了我活下去的信念。所以我出来执行任务第一个要见的人,便是你。
我答应要替你赎身,所以在离开之后,我接了好几个赏金高昂的刺杀任务,希望能早一点凑够银子,但是我却忽略了自己的实力,在一次刺杀靖王爷的任务中,我失败了……”





“佛,请你告诉我,为何人间的真情,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最终却还难以在一起?”
“一切自有缘法,不在一起的情,难道就不是真情了么,在一起的情,难道就全都是真情么?”
我跪在佛前,望着那高大的佛像,祈求佛能解开我心底的疑惑。
“这样么,但我所追求的真情,是在一起啊!”
“你又怎么知道你们不在一起呢?”佛得声音不远不近,淡淡的传入我的耳中,我疑惑不解。
此时,一道淡淡的影子出现在我眼前,我看着它,不禁微微一笑,许久之后,才终于明白了佛的意思。我轻轻抬起手,那道影子缓缓落在我手中,是一只普通的没有一丝特别的蝴蝶,在它的翅膀上,我看到了一条浅浅的裂痕。
我本为伽蓝寺佛像手中的一枝青莲,十五年前,秦沿出现在寺中,我第一次看到他,他一身洁净的白衣,气度不凡,看到我瓶中干涸的水,他顺手加了几杯。我在他的目光中看到一股特别的光芒,将那时的我深深的吸引住了。
所以我在寺中苦苦的求佛,想要变成人,追寻秦沿的步伐,三日后,佛答应了我的要求,但是却有条件,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否则只有灰飞烟灭的下场。我答应了,所以我以女子的身份出现在了杭州。
不过,在我拼尽全力去追寻那虚无缥缈的爱情的时候,却忽略了身边的那只普通的甚至带着缺陷的蝴蝶。在我离开的那一刻,蝴蝶也出现在佛得面前,祈求将他变成一个人,追随我的脚步而去,他,便是那个带我去长安的少年。
而我,这么多年以来,始终忽略了他的存在,一味的等待秦沿的出现,却从来没有回眸去看,身后同样在追逐的少年。
看着手中的蝴蝶,我仿佛看到了那张稚嫩的面庞,带着微微的潮红,略显害羞的看着我。这一刻,我方才明白,真正的爱情原来并不需要无穷无尽的等待。
这一世,我遇见的,注视的,在乎的,珍惜的,最后都已离去;但是,我忽略的,淡漠的,遗忘的,最后才是我的永恒。
我跪在佛前,久久没有起身,我在默默的祈求,希望我能继续做佛手中的青莲,因为我已经彻底明白,真爱若在,便在你回眸之间,若不在,无需等待千年。 编辑评语这个故事的灵感来源于一个佛理爱情故事,看完猜猜是哪一个。(作者自评)
◇◇上一篇:爱,从未离开 下一篇:没有了 ◇◇